《茅山术师》小说章节列表免费试读,《茅山术师》小说txt在线下载

《茅山术师》小说简介

小说《茅山术师》是由网文作者一只蕉所著书中主要讲述了:闻言这墓穴已经没用了,任发急忙说道:“那怎么办?总不能让我爹的尸体一直这么放着吧!”“我建议,就地火化!”九叔态度很坚决,这任老太爷的尸体已经开始僵化,如果处理不得当的话,很容易尸变变成僵尸,到时候就……

《茅山术师》小说章节列表免费试读,《茅山术师》小说txt在线下载

《茅山术师》 免费试读

闻言这墓穴已经没用了,任发急忙说道:“那怎么办?总不能让我爹的尸体一直这么放着吧!”

“我建议,就地火化!”

九叔态度很坚决,这任老太爷的尸体已经开始僵化,如果处理不得当的话,很容易尸变变成僵尸,到时候就麻烦大了!

“什么?火化!”

听着九叔的建议,任发闻言连连摆手,大声说道:“不行,绝对不能火化,我爹生前最怕的就是火!”

“任老爷,这尸体不火化的话,怕是有麻烦!”

既然是来受了九叔和任发的委托,适当的时侯补充一句话,对于张玄陵来说还是十分有必要的。

“不行,绝对不能火化!”

任发的态度还是十分坚决,随后对着九叔连声说道:“九叔,这件事情我可是拜托给你和张大夫的,我爹另外下葬的事情,请您一定务必办好!”

任发虽然是恳求的态度,但是语气中还多了一丝威胁。

作为任家镇第一大家族的家主,任发在这里可谓是土皇帝一般的存在,即便是镇长见到他,也要礼让三分。

因此对于九叔处置自己父亲尸体的建议,任发表示着不满,随后一脸严肃的看着九叔,等待着他的答案。

“哎。。。”

九叔闻言长叹了一口气,毕竟自己的道场在这任家镇,还要因此而生活。

如果因为这件事请而惹恼了任发,只怕会得不偿失。

再说了,任发给了自己一大笔酬劳,再加上这任老太爷的尸体只是有变僵尸的可能,但会不会尸变,还是另一回事。

想到这,九叔开口回答着:“那就先把棺材抬回我们义庄吧,等到我为任老太爷找好新的墓穴,再择吉时安排下葬!”

“既然如此,那就有劳九叔和张大夫了!”

任发听闻九叔的回答,这才露出一丝笑容,随后转身对着常威吩咐着:“帮九叔把我爹的棺材运到义庄去,不得有半分闪失!”

“是,表姨夫!”

常威连忙答应着,随后安排了一众手下,亲自护送任老太爷的棺材回义庄。

“九叔,这里就麻烦你们了,我和婷婷先回去了!”

任发表情严肃,转身拉着任婷婷就坐上了轿子,启程回家。

“算了师兄,话都已经说到这份上了,他不听,我们也没办法!”

瞧着九叔一脸无奈的苦笑,张玄陵上前安慰着。

九叔点了点头,对张玄陵说道:“只希望接下来的这段时间里,不要出什么差错!”

说着,九叔把秋生和文才喊到了近前,吩咐着说道:“你们两个一会在墓穴旁烧一个梅花香阵,烧成什么样记得回来告诉我!”

“是,师傅!”

瞧着九叔一脸的不悦,秋生和文才也不敢多言,急忙点头答应着。

“对了,每个分头也都要祭拜烧香,不要漏掉!”

九叔再次吩咐了一句,便转头对着张玄陵说道:“师弟,咱们俩先回义庄,我想做一些预防措施!”

“好的,师兄!”

张玄陵点头答应着,便和九叔一同向着义庄方向出发。

此时,远处一片密林之下,一个黑袍身影正在注视着任老太爷墓穴所发生的的一切,瞧着任老太爷的棺材被人抬走了,嘴角扬起了一丝微笑。

“呵呵,任威勇,当年你所犯下的罪恶,就由你这些后代子孙来偿还吧,嘿嘿嘿嘿。。。”

义庄内,在保安队的护送下,任老太爷的棺材被平安送到,九叔看着眼前的棺材,陷入了沉思,而张玄陵则是站在一旁没有说话,等着对方的开口。

“师弟,对于这任老太爷的尸体,我打算先用墨斗线弹在这棺材上面,驱除四周的尸气,起到镇尸的效果!”

“可以,我赞同!”

九叔的做法和电影里的情节如出一辙,对此,张玄陵没有什么异议。

而就在此时,秋生和文才一脸慌张的跑了进来,急匆匆的来到了九叔近前,大声说道:“师傅,你看这香,怎么会烧成这样!”

“糟糕!”

看见文才递过来的檀香,九叔惊叹不好。

秋生和文才也都是一惊,急忙问道:“师傅,这香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不是这香有问题,而是任家有问题!”

九叔瞧着这烧成了“两短一长”的檀香递给了张玄陵,摇头说道:“人最怕三长两短,香最忌两短一长,想不到我越害怕什么,就来什么!”

“这香烧成这样,关任家什么事啊!”

文才喜欢任婷婷,因此听到九叔提到任家有问题,第一个站出来询问。

这时张玄陵把檀香扔进了香炉里,拍了一下文才的脑门,训斥的说道:“平日里师兄教你们的一些茅山常识,都学到什么地方去了!”

“我。。。我。。。”

文才揉着脑袋,不好意思的说着。

张玄陵见状开口解释道:“正所谓家中出此香,肯定有人丧!任老太爷的墓穴出现这种香阵,那么就标志着任家近期内将会死人!”

“啊?死人!那任小姐会不会有危险!”

“是啊,她会不会有危险!”

文才和秋生两人第一时间想到的是任婷婷,而不是任发,很明显,两人的心思全都在对方的身上。

九叔没好气的拿起藤条在二人的身上一人抽了一下,生气的说道:“你们两个除了会惦记女孩子,还会知道什么?难道任家就只有一个任婷婷吗!”

“师傅的意思是任家所有人都有危险,其中也包含任老爷?”

秋生捂着刚刚被打的手臂,开口询问着。

“当然。”

张玄陵抢先回答了一句,继而对着九叔说道:“师兄,我觉得咱们还是有必要在任家做一些防护措施的,即便这尸体真的发生了尸变,咱们还是有一定的周旋余地的!”

“嗯,你说的没错!”

九叔听闻张玄陵所说的建议,低头思索了一番,开口说道:“有些事情还是早做防范的好,如果非要等到亡羊补牢的话,只怕为时已晚!”

张玄陵的建议九叔十分同意,一来可以提前加以应对,了却自己的一块心病,即便是真的尸变了,也不会造成太大的伤亡。

再有,这一次的接的任家这次生意,九叔格外的看重,决不允许出一点差错,如果因此发生了尸变而咬死了任家上下的话,只怕自己在任家镇的威望和名声,也会大打折扣。

“师傅,师叔,你们说的我怎么听得糊里糊涂的啊,为什么要在任家做保护措施啊?”

听着九叔和张玄陵商量应对之策,秋生和文才感到十分好奇,跟随九叔学道多年,还从来没有见过九叔和张玄陵如此谨慎小心。

“这任老太爷的尸体已经有了尸变的趋势,如果不早一点入土安葬的话,只怕会变成僵尸!”

“啊?僵尸!”

秋生和文才闻之一愣,随后跑到了任老太爷的棺材近前,使劲的推开了棺材板。

“哇塞,这任老太爷发福啦!”

“什么?”

九叔急忙跑到棺材近前打眼看去,只见这任老太爷身上的尸气比之刚才还要浓郁了许多。

不仅如此,其身体表面的黑色金属光泽更加凝重,表皮也开始僵化,而最为明显的,则是他双手的指甲已经变得又长又尖。

“赶紧把棺材盖上!”

“是,是!”

秋生和文才不敢耽搁,急忙重新盖上了棺材盖。

见状,九叔不停地摇头,随即安排秋生和文才准备好了符纸,鸡血等一应法器,最后将制作好的墨斗交给了两人,严肃的说道:“拿墨斗线把棺材弹上,每个地方都不要漏!”

“是,师傅!”

秋生两人不明所以,但还是接过了墨斗,按照九叔的吩咐开始行动。

弹了一会,文才又开口问道:“师傅,刚才的问题您还没回答我呢!”

“哎,让你师叔说吧,我喝杯茶!”

九叔此时心乱,不愿意多说什么,便把摊子扔给了张玄陵。

张玄陵也不介意,走到两人近前,一边看着两人弹墨斗线,一边说道:“人如果在死之前,发生了憋气,生气或者闷气的话,便会有一口气凝聚在喉咙处不散,这样的尸体,往往在受到一些外界原因的干扰之后,会发生尸变变成僵尸!”

“僵尸?是不是四目师叔赶的那些又蹦又跳的尸体?”

“当然不是!那些不过是行尸!”

张玄陵拍了一下文才的脑袋,继续说道:“僵尸和行尸完全不同,他们力大无穷,身坚如铁,更是以人血为食。而且僵尸一旦形成的话,那么他的首选目标必然会是自己的至亲之人,所以我和师兄才会想在任家提前做好保护措施,以防万一!”

“嘶,原来是这样啊!”

文才恍然大悟,秋生也在一旁听得仔细。

不到一会的功夫,两人便用墨斗线弹满了整副棺材,就连电影里忽略掉的棺材底,也在张玄陵的监督下弹上了墨斗线。

在张玄陵看来,能做的预防都已经做了,如果这任老太爷真的尸变变成僵尸的话,那么就一定是天意了!

九叔听着张玄陵把自己所顾虑的事情说给了两个徒弟之后,紧皱的眉头松弛了许多,站起身来说着:“既然如此,明天一早就去任家做准备!”

听到九叔这么说,文才和秋生二人相视一笑,急忙走到九叔近前,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起了灿烂的笑容。

“师傅,让我去吧,我去比较合适,我和任小姐,哦,不对,和任老爷还一起喝过咖啡呢!”

“师傅,我去吧,我身手好,到那里布置东西一定得爬高爬低,这些苦活累活肯定离不开我!”

“我去,我去,选我去!”

“师傅,我最合适,还是让我去吧!”

一时间秋生和文才两人就像是两只叽叽喳喳的小鸟一般,在九叔的耳边叫个不停。

本身就心情烦躁的九叔见着两个徒弟这般争先恐后的去任家做预防措施,就有一股火气涌上心头!

这哪是去布置措施的,这简直就是为了那个任婷婷任大小姐去的。

九叔二话不说,抬起腿来照着二人的屁股一人就是一脚,很是生气的嚷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在想什么,谁都不许去!”

“哎呦!”

九叔的力道很大,两人只感到屁股一阵疼痛,哭叫了两声便不敢说话了,但是眼睛中还是透露出了渴望的眼神。

“哎。。。”

九叔长叹了一口气,而一旁的张玄陵也表示十分理解。

当初收秋生以及文才为徒禀报师门的时候,就受到了来自所有师叔伯的阻拦。

但是九叔觉得着二人品行正直,为人善良,是可塑之才,这便力排众议,还是收下了二人,对此,师叔伯们也是再也没多说过什么。

但是这几年下来,九叔发现,自己的这两个徒弟的资质实在是太差了。

秋生性格鲁莽,就只喜欢一些拳脚上的功夫,对于修道,并没有太大的兴趣。

文才就更不用说了,性格唯唯诺诺,还爱耍小心眼,这么些年下来,连一些基础的茅山法术都没有学会,这让九叔感到大大的头痛。

“师弟啊,明天我还要带着这两个家伙去为任老太爷找寻合适的墓穴下葬,任家的事情,我想拜托你去办!”

“可以,没有问题!”

张玄陵猜到了九叔会找自己来帮忙,毕竟那秋生和文才是两个极为不靠谱的家伙。

“那就多谢师弟了,不过还是希望师弟低调一些,我不想让任老爷有太多的怀疑,毕竟咱们以后的日子还要在这继续过不是?”

张玄陵自然明白九叔的顾虑,当下也是连声答应,表示理解。

“哈,我差点忘了,师弟啊,上次任老爷给我的汇票我已经全部折现了,抛去那些所用的祭拜的东西,还剩下不少,等我拿给你啊。。。”

说着话,九叔转身就向着里屋走去,等到他拿着一袋大洋走回来的时候,哪里还能看到张玄陵的半个影子?

“你们师叔呢?”九叔询问着秋生和文才。

“师叔说他不缺钱,然后就溜走了!”

秋生指着门外的方向解释着,随后一脸坏笑的看着九叔,开口说道:“师傅啊,我和文才两个人为了这次迁葬,也卖了不少的力气,您看能不能分给我一些辛苦钱啊!”

“是啊,师傅,我这衣服也都破了,你看要不你给我们分点,我去买件新衣服?”

文才瞧着秋生在一旁问九叔要钱,立刻就加入到了他的讨薪阵营之中。

“哦?想要钱?”

九叔皱了一下眉头,一脸饶趣的看着两人。

“是,是!”

“好啊,那就分你们点吧!”

九叔的话就像是一道美味佳肴一般,瞬间吸引了秋生和文才的所有注意力。

只见九叔拿着装满了大洋的小布袋,不停地二人面前上下晃动着。

“哗啦哗啦,哗啦哗啦!”

一声声清脆的大洋撞击声不断的挑动着二人的心脏,见状,文才擦了一下口水,目不转睛的盯着钱袋,笑着说道:“师傅,这里面是有多少啊,五十大洋吗?”

“不,十大洋!”

九叔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

任发给的二百大洋九叔并没有花掉多少,那些祭拜用的纸扎以及香烛一类的东西,全都是从义庄取出来的,没有花一分钱。

主要都是用在了置办三牲,以及人工物料上面了,但也不过是花了二十大洋而已。

“嘶,还剩这么多啊!”

秋生忍不住的惊叹着,而文才更是擦了一把快要流出来的口水,一脸的兴奋。

“别说师傅我没有想着你们啊!”

说着,九叔打开了钱袋,随后从里面取出来了两块大洋,交到了二人的手中。

“就!就每人一块大洋啊!”

文才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拿着这一块大洋在眼前不停的晃着,向九叔大声的询问着。

“是啊师傅,您这也太抠门了吧,就给我们一块大洋啊!”

秋生也在一旁忍不住地埋怨着。

虽说这一块大洋在这个时代可以买很多的东西,不是一笔小数目,但是这师傅有足足十大洋,就给自己两人每人一块,这也太抠门了吧!

“怎么?不愿意啊,不愿意就还给我好了!”

“愿意!愿意!”

瞧着九叔动手就要把两人手中的大洋收回去,二人急忙把大洋揣进了怀中,连连后退。

“哼,跟我斗!”

九叔小声嘟囔了一声,没好气的说道:“不要觉得你们师傅我抠门,这些钱我是替你们存着的,将来移民大城市替你们置办房产的!真是一点都体会不到为师的苦心!”

秋生:@#%*!

文才:@#%*!

鬼才信你这么说的是真的,能把抠门说成这样子,这世间也只有师傅你了!

“怎么?我感觉你们俩好像不太高兴的样子,要不咱们再掰扯掰扯?”

“不,不,我们明白,我们明白!”

瞧着九叔的脸色微变,秋生和文才急忙连连摆手,赔上了一副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哼,这还差不多!”

说罢,九叔指着桌子上的一叠符箓,吩咐着说道:“一会把这些镇尸符贴在棺材上,贴完之后秋生就回你姑妈家去,文才你留下来看着。”

“啊?就留我一个人!”

一听九叔这么说,再联想到刚才几人所说的任老太爷尸变的事情,文才吓得浑身都在哆嗦,急忙喊道。

“怎么?要不我留下来?”

九叔皱着眉头看着文才,脸上满是不悦的表情。

文才:@#%*!

“哈哈,今晚就辛苦你了!”

一听没自己什么事,秋生蹦着高的就来到了桌前,把镇尸符一张一张的往棺材上贴着。

文才是欲哭无泪,也没有任何办法,眼下只能祈祷这任老太爷不要尸变,九叔快点找到合适的墓穴把他安葬!

否则这么长时间停放下去的话,自己还没被僵尸害死,就已经吓死了。

午夜,九叔早就已经睡下,而秋生也回到了姑妈家里。

停尸间里面原本还十分害怕的文才早就已经躺在了床上呼呼大睡,嘴里面还时不时的念叨着任婷婷的名字。

“咚!”

“咚!”

。。。。。。

慢慢的,任老太爷的棺材开始有了动静,一声声沉闷的撞击声不断的从棺材内传出。

就连整副棺材,都开始轻微的有些摇晃。

文才睡得香甜,完全没有注意到发生了什么,即便自己是离棺材最近的人,也丝毫没有注意到异动。

“吱嘎。。。”

慢慢的,棺材板渐渐的被一股力道顶了起来,发出了阵阵声响。

一直漆黑干枯,长满了锋利指甲的手掌慢慢的从缝隙中伸了出来,不断的摸寻着。

“滋啦!”

仿佛是一声腐蚀般的声音传来,那手掌在触碰到棺材上的墨斗线之后,瞬间冒出了阵阵白烟,继而整只手瞬间缩回了棺材之中。

“砰!”

刹那间,棺材板重重的落在了棺材上,而这一声响,让刚刚入睡没多久的九叔瞬间惊醒。

确定了是停尸间传来的声响之后,九叔披上衣服就风一般的跑到了停尸间。

还好,棺材没有任何异动,整个停尸间都环绕着文才起伏规律的呼噜声。

“睡得跟猪一样!”

九叔嘟囔了一句,随后拿起一旁的油灯,缓步的走到棺材近前。

仔仔细细的观察着棺材上的细微变化,生怕会有什么意外发生。

“砰!”

就在九叔快要检查到刚才那只手掌触碰到的棺材墨斗线地方的时候,一声闷响传来。

只见文才整个人从床上翻了下来,四仰叉的躺在了地上,但是却没有苏醒,和刚才一样,呼噜声此起彼伏。

“哎,这家伙还说怕,我看他看义庄最合适!”

九叔上前将文才重新扶到了床上,忍不住的埋怨着,但还是关心的替其改好了被子,随后走出了停尸间,回屋休息去了。

第二天一早,吃过早饭,张玄陵便带好了所需要的一切东西,来到了任家。

此时任发和任婷婷正坐在客厅里喝咖啡聊天,气氛十分融洽。

见到张玄陵来访,任发有些意外,不过还是上前走了过去,打着招呼说道:“张大夫,不知您一大早来所谓何事?”

“张大夫好!”

张玄陵将自己的疾病彻底治愈,这让任婷婷感到十分开心,而且近几日来睡得也很香甜,就连气色也好了许多。

瞧着张玄陵到来,自然是上前客气的招呼着。

“任老爷好,任小姐好!”

张玄陵先是恭敬的打了个招呼,随后便把自己这次的来意说给了两人听。

不过当然不能说实话,而是按照提前编好的谎言说了一番。

大致的意思就是这任老太爷的墓穴的风水被破坏了,而且任老太爷现在也没有入土为安,在这种情况之下,对后世的子孙是会造成一些影响的。

因此张玄陵便和九叔商量好了,在任府上下,尤其是任发和任婷婷的房间贴上一些趋吉避凶的符箓和法器,这样便可以避免一切不好事情的发生。

等到任老太爷重新下葬的事情完毕之后,便可以撤去这些自己安置的符箓和法器了。

“想不到九叔和张大夫你二人想的如此周到,真是我们任家之福啊!这样,张大夫您先去布置一下其他的地方,我让下人打扫一下我和婷婷的房间,您再去布置如何?”

任发听闻张玄陵此行的目的,点头称赞,并且开口询问着。

“那是自然!”

说着,张玄陵点了点头,便向着门外走去,布置所需的符箓和法器。

“婷婷,快去收拾一下你自己的房间,一会张大夫要布置东西,断不能让人家感到失礼!”

这边张玄陵刚走出门口,任发就小声对着身旁的任婷婷吩咐着。

听闻这事,任婷婷俏脸一红,这自己的闺房从小到大还没有任何一个人进入过,一想到待会张玄陵要进去,就忍不住的有些害羞。

“是,爹,我知道了!”

不过任婷婷还是答应了一声,带着两个跟随的丫鬟,就快步跑进了自己的房间。

张玄陵在任府的院子里走了一会,无非就是在一些显眼的地方贴上了几张镇尸符罢了。

毕竟这次来的目的只是虚晃,真正需要认真布置的,则是任发和任婷婷的房间。

“咦,玄哥,您怎么在这呢?”

张玄陵这边刚刚贴好了几处的镇尸符,就听到了身后传来了保安队队长常威的声音。

“嗯,我在这贴一些平安福,对任家有帮助的!倒是你,今天挺闲啊!”

张玄陵随便回答了一句,便询问着常威。

今天的常威没有穿保安队的制服,而是一身不太合身的西装,这让张玄陵有些好奇。

“嘿,这不是衙门也没什么事情嘛,我就来我表姨夫家里看看有什么能帮得上忙的!嘶,这是平安福啊!玄哥能不能也给我来一张,我也求求平安!”

说着,常威搓着双手一脸期待的看着张玄陵,好似张玄陵手中的不是镇尸符,而是一叠叠钞票。

“行,给你一张吧!”

说着张玄陵递给了常威一张镇尸符,对方如获至宝一般塞进了口袋里,随后一脸笑容的说道:“玄哥,还有哪些地方需要贴,我帮你啊!”

“不用了,剩下的就是任老爷和任小姐的房间了,我自己来就好了!”

张玄陵拿着镇尸符便再次回到了大厅,此时任发和任婷婷已经在大厅里等候了一会了,瞧着常威也跟过来了,有些意外。

不过常威和自己是亲戚,平日里走动的也比较多,因此任发没有理会常威,而是走到张玄陵面前,笑着说道:“张大夫,房间都已经收拾完毕了,我这就带你去!”

“有劳了,任老爷!”

说罢,张玄陵便在任发的带领下,来到了二楼。而任婷婷和常威也想跟着去,却被任发给拦了下来。

“张大夫,这间就是我的房间,最里面的那间是婷婷的,需要怎么布置,就全听您的了!”

“好说,我自己布置就好了,任老爷不用跟着我一起!”

“好的,那张大夫您自便!”

张玄陵的人品任发十分清楚,他不会担心对方在自己的房间里做一些偷鸡摸狗的事情,因此对于张玄陵的吩咐,也欣然接受,没有半分怀疑。

任发的房间并不像自己所想的那样富丽奢华,除了一些木质家具以及古董字画之外,显得十分古朴。

张玄陵环视了一周,便开始进入了正题。

最主要的地方,就是任发书桌正对面的这扇窗户,在电影里,任老太爷尸变之后可就是从这里跳了进来,将自己的儿子当场咬死的。

因此,张玄陵拿出了提前准备好的糯米,在窗框的边上撒上了一层厚厚的糯米,随后还贴上了几张镇尸符在上面。

随后,张玄陵将镇尸符贴在了许多显眼,并且容易被发现的地方,比如桌子,书柜,房门上等等。

更是拿出了两面卦镜挂在了房间的两个角落里,有一面,还正对着那扇窗户。

一番操作下来,算是将任发这个房间彻底布置完毕了,希望到时候任老太爷出现的时候,会有一定的效果。

布置好了任发这间房,张玄陵便推开房门,向着任婷婷的房间走去。

谁知刚刚推开房门,就看到任婷婷早就已经坐在了屋子里,正一脸笑容的看着自己。

“嗯?任小姐,你怎么会在这里?”

听着张玄陵的询问,任婷婷笑出了声,随后给张玄陵倒了一杯茶,开口说道:“这是我的房间,我为什么不能在这?”

“我不是这个意思!”

张玄陵摇了摇头,不再说话,既然对方执意在这,也没什么可说的。

私下观察了一番,这任婷婷的房间倒是收拾的干干净净,梳妆台前堆满了各种各样的胭脂水粉,倒是挺符合对方的爱好。

“那么张大夫,您打算怎么布置我这里啊?”

原本任婷婷是和任发以及常威在楼下大厅的,只是听说张玄陵要在自己的房间里布置东西,任婷婷感觉还是自己在那比较好,毕竟自己是女孩子,万一被张玄陵发现了一些其他的东西的话,还是会很尴尬的。

不过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常威总是很暧昧的看着自己,让自己搞得很不舒服,因此跟任发说了一声,任婷婷便独自一人跑回了房间,等待着张玄陵的到来。

“嗯,不对劲!”

张玄陵此时发现了任婷婷的房间有些不一样的情况,一种阴冷的感觉传遍了全身,更是闻到了丝丝的鬼气。

瞧着张玄陵没有搭理自己,任婷婷有些不高兴,准备再一次向张玄陵询问,却别对方直接用手捂住了嘴巴。

“嘘,别说话!”

“呜呜!”

张玄陵的手掌很暖,被对方这么捂着嘴巴,任婷婷只感觉胸口的小鹿怦怦乱跳,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只能本能的点点头,表示同意。

“哼,找到你了!”

张玄陵一边捂着任婷婷的嘴巴,一边四下观察着房间内四周的情况。

最后,张玄陵在床后边的窗帘那里发现了一个身影,嘴中冷声说道。

“出来吧!”

只见张玄陵抬手一挥,一道精芒顺势而出,瞬间飞驰进了窗帘之中。

“啊!”

伴随着一声惨叫声传来,只见一个浑身骨瘦如柴,面色枯槁的男鬼从闪现了出来,腿上扎着一枚金针,脸上满是痛苦的表情。

“你。。。你是什么人!为什么可以伤到我!”

鬼魂没有实体,所以说普通的物理攻击对其根本就没有效果。

但是这个男鬼却可以清楚的感受到腿上这枚金针扎在身上的那股钻心的疼痛,瞧着张玄陵站在眼前,愤怒的咆哮着。

“呵呵,我还没问你,你倒是先问起我了!”

张玄陵闻言冷冷一笑,随后也终于明白了任婷婷为什么会阴气入体的真正原因。

“张大夫,您在和谁说话?自言自语吗?”

这边张玄陵将藏匿的鬼魂揪了出来,但是任婷婷却是感觉云里雾里很是迷糊。

她不明白张玄陵在和谁说话,也不知道他刚才手中飞出的金光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一时之间感到无比的好奇。

“当然不是,你的屋子里有鬼!”

张玄陵闻言,指了指前方空荡荡的地面说道。

“啊?有鬼!真的假的!你别吓我啊!”

任婷婷本就胆小,听这张玄陵说自己房间里有鬼,吓得急忙躲到张玄陵身边,浑身都在打颤。

“我为什么要骗你,那只鬼就趴在地上!”

“可是我,可是我为什么看不见呢!”

任婷婷又是害怕又是好奇,伸长了脖子顺着张玄陵指的方向小心翼翼的看去,可除了床和窗帘以及地板之外,根本就没有其他的发现。

“因为你没有开阴阳眼,所以看不见!”

张玄陵和其他人不同,重生在这个世界之后,便有着阴阳眼,这一点是九叔等人所不具备的。

“啊?阴阳眼!那是什么!”

任婷婷又是惊讶又是好奇,着急的询问着。

“嗯,可以帮你看到那些你平时看不见的鬼魂!”

说着张玄陵准备松开紧抓着自己衣服的任婷婷,走向那只男鬼。

可任婷婷却是双手死死的抓住自己的衣服,不肯松手,一脸胆怯的说道:“我。。。我害怕!”

“没事,你身上贴着我给你的聚阳符,寻常鬼魂接近不了你!”

张玄陵轻轻拽开了任婷婷抓着自己的双手,随后又递给了她一张驱邪符,安抚着说道:“这张驱邪符也给你,如果实在害怕的话,就去房间外面站会吧!”

“我。。。我还是待在你身边觉得安全点!”

任婷婷接过张玄陵递过来的驱邪符,小心翼翼的拿在手里,轻声念叨着。

虽然看不见那只所谓的鬼魂,但是他知道张玄陵是不会跟自己开这种玩笑的。

联想着自己体内的阴气以及总是感觉到有一双眼睛看着自己,任婷婷就感到十分的后怕,还好今天张玄陵来到了自己的房间,否则这屋里的鬼魂,不知道还要住到什么时候!

“看你这一身的打扮,起码死了三十年以上了,说罢,到底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走近一瞧张玄陵才发现,这个瘦弱的男鬼竟然还留着一个清朝的大辫子,有些意外。

而男鬼则是一脸警惕的看着张玄陵,大声的说道:“我。。。我不想干什么!我只是想陪在这位姑娘的身边,保护她!”

男鬼虽然瘦弱,但还是挺直了胸膛指了指张玄陵身后的任婷婷。

“保护她?”

张玄陵气笑了:“人有人途,鬼有鬼道,你死后不去投胎,在这里纠缠阳间少女,你说你是为了保护她,你觉得我很好欺负吗?”

说着,张玄陵手臂轻轻一甩,一把桃木剑瞬间就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说,到底为什么缠着她!”

任婷婷瞧着张玄陵这一番对着空气的对话,感到十分的不解和好奇,但更多的还是惊吓。

小心翼翼的站在张玄陵的身后,不敢发出一丝声响,尤其是瞧着他瞬间就拿出了一把桃木剑,忍不住的捂住了嘴不敢说话。

“道长息怒!道长息怒!”

见张玄陵拿着手中的桃木剑指着自己,一股浩然正气就迎面而来,让男鬼瞬间感到浑身十分的不自在,犹如在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坐立不安,急忙连连摆手,大声的说着。

“我本是前清的秀才,在上京赶考的路上丢失了行囊,还遇到了山贼,最终没能逃过劫难,死在了山上,就连尸骨也无人掩埋!哎。。。”

男鬼一边说着,一边悲伤的苦笑摇头。

“像我们这些枉死的鬼魂,想要去阴司入轮回就只有两种出路。一种是找替身,另一种就是继续游荡在这阳间,等到那生死簿上的真正死期到了,才可以再入阴司。”

“所以你在这阳间一直飘荡,而没有寻找替身?”

对于男鬼的解释,张玄陵十分的意外,要知道对于这些孤魂野鬼来说,多在阳间停留一天,便会多一分的危险。

因此许多孤魂野鬼会选择找替身,而不是慢慢的等待自己真正的死期。

“是的,我在这山上已经飘荡四十年了,那一日,这位好心的姑娘从我的尸骨前路过,见状竟然将我的尸骨收敛了起来,入土安葬,还为我立了墓碑,我十分的感动!

所以我暗暗发誓,从此以后守在她的身边,不让她受到任何伤害,直到我可以再入阴司的那一天!”

说完这些话,男鬼瞧了一眼腿上的金针,无奈的说道:“可惜,我怕是我等不到入阴司的那一天了!”

“嗯,对于你的遭遇我很同情!但是你知不知道这么做的话,差点要了这位任小姐的命!”

张玄陵不是在开玩笑,如果任婷婷不是找到了自己医治她阴气入体的疾病的话,只怕随着她每日血量的不断加剧,只怕用不了多久,任婷婷便会血崩而亡。

“我错了,我错了!”

男鬼闻言脸上充满了愧疚,连连叩首求饶:“我也不知道会给这位姑娘带来这么大的影响,还请道长您放过我,让我回山中慢慢度日吧!”

“放了你,没问题!”

说着,张玄陵大手一挥,那柄桃木剑瞬间又消失不见,继续说道:“不过你不用回山里了,我送你入阴司报道!”

小说《茅山术师》试读结束

>>>点此阅读番茄小说正版《茅山术师》全文<<<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