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小说
2020小说排行榜前十推荐

财富大明免费全文在线阅读,财富大明最新章节

《财富大明》小说简介

小说《财富大明》是由网文作者琅琊老马所著书中主要讲述了:从宫中出来时天色已晚,朱由检跨坐在枣红色烈马上,满腹心事的样子。徐应元已经听闻宫中的动态,他和王德化、高起潜等一众太监跟在身后,小心翼翼伺候王爷。转过前面的巷口,不远处便可回到王府。拐角过后,一人一骑……

财富大明免费全文在线阅读,财富大明最新章节

《财富大明》 免费试读

从宫中出来时天色已晚,朱由检跨坐在枣红色烈马上,满腹心事的样子。

徐应元已经听闻宫中的动态,他和王德化、高起潜等一众太监跟在身后,小心翼翼伺候王爷。

转过前面的巷口,不远处便可回到王府。

拐角过后,一人一骑挡在前面,他掀开头上的斗篷,夜色掩映下露出一张肉嘟嘟的脸。

朱由检认识他,恰是在刚才的乾清宫,他跟着皇后张嫣。

此人滚落下马,恭顺的行了大礼,自我介绍道:“奴才陈德润,皇后坤宁宫的管事太监,有事向信王殿下禀告。”

朱由检从马背跳下,与他并肩走了几步,拉开与身后人的距离。

不出所料,陈德润奉皇后旨意,在此等候多时。

“殿下,娘娘告诉你,阉党树大根深,并非轻易可以撼动,劝殿下小心谨慎。”

娘娘只说这个?

在朱由检看来,“树大根深”是地球人都知道的事实,“小心谨慎”之类的说辞全是废话,原因是没有执行的标准,只是告诉你态度端正并无其它作用。

陈德润看出朱由检的迟疑,凑近耳边道:“娘娘说了,闭门谢客!铁甲护卫!”

总算有点实际内容,闭门谢客的意思是不见人,因此可以避免误会,不会掀起波澜。铁甲护卫指的是加强防备,避免被人暗杀。

两句话结合在一起,意思是像个乌龟一样缩在壳里,只要保住性命,皇位便跑不了。

不得不说,皇后的头脑很清醒,她准确看出其中的关键。皇帝病危,性命存否在须臾之间,信王必须做好继位的准备。其中最关键的是保护自己,预防被人干掉。

朱由检客气道:“皇嫂用心良苦,本王感激不尽。不过呢,请陈公公转告皇后,本王会谨记教诲,定然小心谨慎!”

陈德润告辞离开,不经意间摇了摇头。他知道信王的意思,小心自然是小心的,却未必完全听从皇后的劝告,多半不会在家里闭门不出。

临走之际,他提醒道:“皇后娘娘还说,陛下的旨意另有深意,请殿下好生揣摩。”

朱由检在皇帝和众位大臣面前请旨,他要去顺义皇庄,目的和张嫣一样,那就是确保继位前的人身安全。

张嫣以为家里安全,信王待在府内可保万无一失。但她显然是不够了解信王府,此处除了刘太妃安插的人手,剩下的多半是魏忠贤的人,其中尤以李永贞为首。

即便有高起潜统领护卫,有王德化负责饮食,还有徐应元主持日常事务,可偌大的王府,上千名太监、宫娥,难免会有可乘之机,朱由检在家中并不能高枕无忧。

所以,朱由检才会自请外放,去顺义皇庄。

他请求操练京营,为的是握住兵权,避免被人攻打。他还要为皇帝建造行宫,目的是有个新的住处,躲开府里以前的老人,由此便不会被人轻易暗杀。他还申请招揽人才,目的是组建自己的私人班底,拥有一个战斗力强,能够在他继位后迅速让国家机器运转起来的团队。

有军队,有地盘,有人才,这便是朱由检的如意算盘。他之所以选择顺义皇庄,因为这里是顺天府九大皇庄中最大的一个,距离京城六七十里的路程,说远不远,走官道快马驰骋的话仅需两个时辰,真有事情每天可以打来回。

朱由检领了皇后的好意,却没打算照她吩咐的去做,他必须加紧准备,尽快离开京城前往皇庄。

至于今晚,他要和两位夫人共进晚餐,然后让她们侍寝。

哇卡卡卡…… 快乐的生活要开始了!

想到两位夫人,朱由检心情大悦,翻身上马后神采飞扬,给人一种迫不及待的感觉。

已经能看到王府的大门,朱由检的处男生涯即将结束,偏偏又一次出现拦路虎。

这一次,对方好像不是主动的。

一个少年,看年纪和自己相仿,衣衫有些褴褛。不过,朱由检能看出,此人气质颇佳,像个读书的贵公子,只是最近落魄了。

少年身上带血,跑得很快,可惜有些踉跄,许是体力邻近透支。

他看到朱由检,仿佛见到救星一般,急切喊道:“可是信王爷到了?”

朱由检点点头,并未说话

少年说道:“在下黄宗羲,浙江余姚人,父亲曾为都察院御史。今日被人追杀,还望王爷搭救!”

徐应元等人示意朱由检不要管,眼下正是敏感时刻,皇位摆在面前仅一步之遥,还是不要节外生枝。

朱由检却要管,他对明末的历史谈不上熟悉,但他肯定知道黄宗羲。

此人是著名的思想家,与顾炎武、王夫之齐名。他还有“明末清初五大家”、“海内三大鸿儒”等光荣称号。

朱由检最看重的不是这些,而是后人对他“中国思想启蒙之父”的评价。纵观整个世界历史,思想启蒙是启迪思想、解放思想的伟大运动。在欧洲,思想启蒙是文艺复兴后的第二波思想风暴,彻底改变了社会,让人们接受新思想、新理念,并由此诞生现代科技和现代文明,以至于迅速拉开与东方古国的差距,在两百年后用坚船利炮轰开我们的国门。

可以说,大明朝的陨落,也可以说是别人的飞速进步,恰恰发生在思想启蒙这个节点上。

如今,这位大师级的人物就在眼前,朱由检怎能不救?

“高公公,带他上马,快走!”

高起潜得令,不放心的问:“殿下,你呢?”

“本王自有处置!”

时候不长,追兵到了,来人属南城兵马司,足足几百名军士。

朱由检轻车简从,人数远不如对方,但他在马上稳如泰山,完全挡住道路。

有将官呼喝道:“南城兵马司公干,闲杂人等速速让开!”

朱由检不动如山,看起来毫无惧意。他身侧的徐应元喊话道:“信王殿下在此,何人胆大如斯,信王爷是闲杂人等吗?”

军士们明显吓了一跳,不少人露出畏惧的眼神,纷纷退后少许。

唯独领头的将官,他并没有下马,只是仔细看了看,故作惊讶的言道:“吆!信王殿下呢?莫将军令在身,不便行礼,恕罪则个!”

朱由检没法打招呼,只能故作高深的保持沉默。他没有这具躯体以前主人的记忆,根本不认识人家。

旁边的徐应元看出端倪,故意提醒道:“原来是南城兵马司的指挥冉兴让冉大人,寿宁公主的驸马,失礼!失礼!”

朱由检知道了,来的是驸马爷冉兴让,丈母娘是郑贵妃,万历朝时因为郑贵妃受宠,他们是地位最显赫的一批人。

时过境迁,郑贵妃早已在宫中养老,没什么能量。你这个驸马爷见到亲王不行礼,只拿一个不便当作借口?

冉兴让有他的道理,老子是寿宁公主的驸马,乃是你的长辈。如果在民间,你得喊我老姑父,到底谁给谁行礼?谁才是不讲礼数的那一个?

朱由检在家中被恶仆和悍妻欺负,进宫受魏忠贤挤兑,走在路上还遇到个以“老姑夫”自居,蛮横无理的家伙。

“原来是冉大人,此处紧邻本王的府邸,你带几百人在此横行无忌,是何用意?”

冉兴让答道:“莫将追捕朝廷要犯,只因犯人逃往此处,因此才会叨扰,还请殿下见谅!”

话说的没问题,不过态度依然倨傲,在亲王面前,他没有要下马参拜的意思。

朱由检纯粹在拖延时间,希望高起潜能安置好黄宗羲。

冉兴让似乎看破朱由检的意思,大声说道:“殿下,莫将还有军令在身,恕不能奉陪!”

朱由检没有退开,只是面带笑容看着他。

还是徐应元替他发话,“放肆!信王殿下在此,岂能容你先行?”

你是长辈没错,但你的爵位不行,相比于亲王差了很多。你们俩在路上碰见,自然是地位高的先行,然后才是你。

冉兴让有些为难,“军令紧急,不能再有迟疑,明日去府上认罪,殿下以为如何?”

朱由检眼珠子一转,借助他不多的地理知识,问道:“此处并非你南城兵马司的辖区,冉大人为何在此?”

“莫将追捕逃犯,他逃到哪里,我自然追到哪里,此刻还分什么南城、北城?”

“不对啊,犯人骑马了吗?若是步行,冉大人怎会这么久追不上?又怎会从南城越界追到此处?”

冉兴让更加确信朱由检是知情的,不能再犹豫了,冲吧!反正信王府没几个人!伤了信王明日赔罪就是,毕竟自己是驸马爷的身份,没什么好怕!

这时候,徐应元低声一句话,吓坏了他!

冉兴让始终没打算下马行礼,但是徐应元用这句话告诉他,不行礼是不可以的。

“圣旨已下,信王为皇太弟,赴顺义督办练兵、揽才与建造行宫事宜。”

冉兴让一个哆嗦就下来了,右腿一软险些跪倒,最终还是跪下,对朱由检行大礼。

什么盔甲在身,什么公务繁忙,全部是借口,只看他想跪不想跪。

在冉兴让眼里,亲王没什么好怕的,去了封地只是供养丰厚的一头肥猪,不得干涉任何朝政,权势远不如他这个驸马。可皇太弟就不一样了,将来是皇帝,掌握自己的生死,焉能不怕,又焉能不拜?

这一刻,哪怕朱由检下令不准追了,他也会同意的。

但朱由检不会说,他只能偷偷救下黄宗羲,并不适合做的更多。

看着时候差不多,朱由检道:“驸马爷,起来吧!本王无意扰你公务,速去公干吧!莫要误了国事!”

冉兴让心里苦,谁误国事了,还不是你?

朱由检先行离开,冉兴让这才敢上马追击。

有军卒喊:“这里有血迹,贼人跑不远!”

朱由检一想坏了,黄宗羲负伤,身上在不停流血,冉兴让等人顺藤摸瓜,还是会找到他。到时候,高起潜会被发现,信王府将牵扯其中。

太监王德化嬉皮笑脸的靠近,禀告道:“殿下勿忧!那血迹是奴婢故意为之。”

说话的同时,他伸出布条包住的胳膊。

趁着朱由检拦住追兵的功夫,王德化给自己放血,意图将敌人引到错误的路线上。

朱由检感叹道:“算你狠!”

王德化大声道:“为殿下分忧是我们做奴婢的本分!”

徐应元嘴里常提起的马屁精,并非一无是处。他虽其貌不扬,虽然人缘不好,机灵劲还是有的。

朱由检现在最缺的,就是人才,各色各样的人才。

——

作者有话说:

感谢编辑,此书已签,以后很长一段时间,我会用心完成这本书。

小说《财富大明》试读结束

>>>点此阅读番茄小说正版《财富大明》全文<<<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