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小说
2020小说排行榜前十推荐

已完结小说财富大明在线全文阅读

《财富大明》小说简介

火爆新书财富大明是由网络作者琅琊老马所编写的历史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皇城根下的东厂胡同,大太监魏忠贤回到府邸。他的孝子贤孙纷纷登场,众星烘月般将其围在中间,义父、爷爷的喊个不停,还有人喊老祖宗,不知到底差了多少辈分。魏忠贤是个干瘪的老头,只是地位让他意气风发,脸上竟然……

已完结小说财富大明在线全文阅读

《财富大明》 免费试读

皇城根下的东厂胡同,大太监魏忠贤回到府邸。

他的孝子贤孙纷纷登场,众星烘月般将其围在中间,义父、爷爷的喊个不停,还有人喊老祖宗,不知到底差了多少辈分。

魏忠贤是个干瘪的老头,只是地位让他意气风发,脸上竟然有了几丝红晕。舞台上唱着酥软的昆曲,他躺在长椅上,在婢女丝绸扇的凉风吹拂下,摇头晃脑听着。

宫里事务繁杂,唯有此时,魏忠贤真正感觉享受。他的孝子贤孙们很知趣,露面后自觉退出几步,保持一个恰当的距离,让魏忠贤召唤时立即现身,又不至于扰了他老人家听小曲的雅兴。

这时候,有个人膝行上前,跪倒在魏忠贤面前。

魏忠贤很不高兴,却没有说什么。

他的侄子魏良卿距离最近,见状斥骂道:“不懂事的夯货,找死吗?”

此人哀求道:“老祖宗,大事不妙,你要替孩儿做主啊!”

魏忠贤的眼睛撑开一条缝,仍旧没有说话。

哭诉者正是信王府的右长史李永贞,“九千岁,信王无礼,居然当众踢踹孩儿,他哪里是踢我的屁股,分明是在打九千岁的脸啊!”

呃……

似乎哪里不对。

在魏良卿的逼视下,李永贞改口道:“信王根本不给九千岁面子,据说他还要进宫私自拜见刘太妃。”

魏忠贤睁开了右边整只眼睛,反问道:“刘太妃是信王的祖母,祖孙之间见面有何不可?哪来的‘私见’一说?”

一句话问傻了李永贞,他改而说道:“信王打孩儿,他没拿九千岁当回事。打狗还得看主人不是……”

“他为何打你?”

“……”

李永贞不知如何回答,平日里魏忠贤可不是这样。无论对错,他最擅长护犊子。

魏忠贤教训道:“你只是信王府的属官,平日里作威作福,连主子都不放在眼里,信王打你又有什么不妥?”

这……

李永贞憋了半天,言道:“信王好像知晓太液池落水的事。”

魏忠贤似乎早已料到,继续训斥道:“你在大庭广众下谋害主子,现场的人都听命于你。信王即便再傻,又怎会看不出来?”

李永贞不再言语,他禀告说给信王点颜色看看,魏忠贤没反对,但并未明说要杀了信王。如今刺杀失败,反倒招惹信王的反感,简直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得不偿失啊!

恰在此时,有下人呈上名帖,信王已经到了。

“让他进来吧!”

孝子贤孙们纷纷退下,李永贞更是抱头鼠窜,现场留下魏忠贤的亲侄子魏良卿,以及两名伺候的婢女。

朱由检出现,酥软的昆曲还在唱着,面前是一个躺在椅子上的老人,以及一名黄脸的庄稼汉。

朱由检不敢大意,这位黄脸汉可不一般,几年前还在田间地头修理地球,如今官居太师,封宁国公。

不得不惊叹,此人寸功未立,待遇比本朝的开国名将徐达都高。

魏忠贤微微抬头,冲朱由检一笑,算是打过招呼。

他没有出门迎接,甚至没有起身。

朱由检身为亲王,按品级比魏忠贤高,可人家在朝堂一手遮天,权力赋予他更高的价值。

魏忠贤见朱由检行礼,足够客气,却也恰当,并无一丝谄媚之处。他不由心中微惊,在得知朱由检近期的举动之后,总有种感觉,这位年纪轻轻的王爷似乎不好对付。

此时朱由检已经落座,魏良卿陪在一侧,魏忠贤仍旧半躺着。而陪同朱由检的徐应元保持站立,他冲朱由检使了个眼色,两人似乎有所交流。

朱由检在客套之后,干脆利索的将话头引入主题。

“九千岁,小王有个不情之请,还望成全!”

魏忠贤没有言语,但是他听到了。

“您老知道,小王即将年满十七,年初娶了王妃及两位夫人,按大明惯例可赴封地。今日来给九千岁带了些薄礼,同时请九千岁开恩,允许小王之籓。”

之籓就是去封地,成为标准意义上的成年王爷,从此以后没有诏命不得回京。

魏忠贤在侄子搀扶下坐起,其实他身子骨尚硬朗,只是平日里被人伺候惯了,不免有了几分娇气。

“殿下,此事急不得。当年福王之籓洛阳,封地四万顷,军士几千人。前年桂王之籓,封地也在两万顷以上。眼下大明国库紧张,尚需时日准备。”

朱由检答道:“小王并不讨要诸般封赏,因王妃是苏州人氏,多次吹来枕边风,让小王求取苏州为封地。”

魏忠贤摇了摇头,心中清楚的很,朱由检的话水分太大。几乎每一天,信王府的消息都会传到耳朵里,信王和王妃婚后从未同床,哪来的枕边风?

“若是它处,咱家或许能帮忙,只是这苏州……”

苏州怎么了?

“江南为天下粮仓,自太祖开始,南北直隶、浙江等地不可为藩王封地。更何况,苏州非同小可,恐怕信王爷难以如愿了。”

“苏州怎么了?请九千岁明示!”

“殿下从未听到坊间传言?大明有五等人。一等王室,二等官吏,三等汉人,四等南人,这五等嘛…… 恰是苏州府、松江府的人。”

朱由检没听说过,不经意间看了眼徐应元。

魏忠贤解释道:“当年太祖争霸天下,那盐商张士诚占据江南负隅顽抗,百姓被其蒙蔽。尤其是苏州、松江二府,在太祖得天下多年后仍旧祭拜张士诚。因此,太祖传下祖训,苏州、松江赋税最重,两府人氏不得为户部尚书,凡此种种作为惩戒。”

朱由检听明白了,原来还有这等事。

好在,他并非真心求取封地。之所以提起“之籓”,主要是寻一个由头,掩饰自己的真实意图。

魏忠贤也在想,信王来府上到底为了什么,肯定不是讨一块封地那么简单。

朱由检决定说出来,那是一个故事,他讲给魏忠贤听。

“顺天府的顺义县两年前有个案子,两名犯人偷窃被抓,并没什么证据与证人,如果他俩死咬着不承认,按大明律两人都会被释放,顶多挨顿板子,在牢房里吃点苦。但如果一个招了,另一个没招,主审官承诺过,那个招供的人将功补过,将很快得到释放,另一个倒霉了,估计要流放边地。九千岁请猜,他们招了没有。”

魏忠贤年近六旬,人情世故岂会不懂,直言道:“不但招了,而且两人都会招供。”

“九千岁说的没错,两人熬不过审讯,双双招供,然后一同被流放关外。”

如果不招,都没事。如果招了一个,只有一个人遭殃。结果是最坏的一种,他们做出看似正确,其实害人害己、两败俱伤的选择。

故事完了,朱由检起身告辞,在昆曲声中悠然离去。

魏忠贤身体坐直,思索半天没有结果,抬头问送客归来的侄子:“良卿,信王刚才的话什么意思?”

魏良卿一个庄稼汉,从未读过书,闻言摇了摇头,疑惑道:“顺天府真有这么个案子?叔父若有兴致,侄儿愿意亲往查问。”

“……”

魏忠贤很无语,这个贼子,酒囊饭袋一个。

这时候,孝子贤孙们从帘后走出,为首的是个老头,看起来比魏忠贤年纪都大,却喊魏忠贤“义父”,一个老不要脸的。

此人是兵部尚书崔呈秀,他知晓答案,趴伏在魏忠贤耳边说了几句。

魏忠贤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在故事里,朱由检打了个比方,他和魏忠贤是那两个嫌犯,在如今的朝局下,一旦皇帝驾崩,他们通力合作一定会共赢,谁都不会受到法律的惩罚。但两人缺乏信任,都觉得对方会对自己动手,那么就会像故事里说的那样,因为害怕自己死扛、对方招供的恶果,做出对自己最优的选择:与对方为敌。

这种选择的后果很严重,两败俱伤!

昆曲声里,魏忠贤陷入思考。好一个信王,他用故事告诉自己,彼此协作方能共创辉煌,选择对抗只有死路一条。你魏忠贤权势大,或许能搞垮信王,但结局很悲惨,你一样得不到善终。

东厂胡同外,朱由检跨上枣红色烈马。很奇怪,似乎是这具躯体肌肉记忆的原因,他会骑马,会射箭,而且还挺厉害。

徐应元跟在身侧,一脸疑惑的看着朱由检,刚才的故事什么意思?

朱由检笑着回答:“《博弈论》里有个囚徒困境的典型理论,主要讲述一种常见的现象,哪怕双方合作共赢,仍然很难保持稳定合作。因为趋利避害的思想在脑中作祟,他们多半会背叛彼此,双双陷入困局。”

徐应元听不懂,估计又是信王说的什么经济学。

他曾经问过,什么是“经济”?

信王回答 :“经世济民!”

这是大贤之士的立世准则,让社会繁荣,让百姓安居。

街道上人多,并不能驰骋,烈马慢悠悠走着,朱由检安坐马背,转头问徐应元,“听闻徐公公与魏忠贤有旧,他为何安插李永贞在王府,而不是用徐公公你呢?”

徐应元惊道:“殿下是怀疑老奴的忠心?”

朱由检摇头,非也!

“不瞒殿下,无论是赌场还是饮酒作乐,老奴与魏忠贤曾多年相交。不过呢,只是酒肉朋友,并无深厚情谊。更何况,老奴与他年纪相仿,彼此知根知底。当年先皇还是东宫太子之时,安排差事时让魏忠贤跟了当今皇帝,让老奴照顾殿下起居,从此我二人并无太多交集。”

朱由检叹道:“父皇只是简单的分工,不料结果天差地别。跟了皇兄的魏忠贤权势熏天。徐公公跟了本王,真是委屈你了,只能做王府里的左长史,与魏忠贤如今的权势完全不能同日而语。”

徐应元连称“不敢”,伺候主子天经地义,怎能妄论将来的富贵?

朱由检不信邪,决定许他一场荣华富贵,“徐公公莫要妄自菲薄,今日一见,魏忠贤比你未必强到哪去。若有机缘,你将在他之上。”

话说到这个份上,徐应元翻身下马,郑重其事的跪谢恩德,立下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承诺。

朱由检看着马下的徐应元,心中得到一丝宽慰。

以前看穿越小说时,别人振臂一呼应者云集,身后小弟成群结队,既有才又忠心,什么难题都能迎刃而解。如今换成他,才发现做成一件事情是多么的艰难。

他的起点是个王爷,如果历史轨迹没有太大改变,他将很快升级为皇帝。东北方的女真人刚刚被大炮轰走,西北边的陕西只有零星的叛乱,江南一带富庶繁华,整个朝局还算稳固,按理说是一个比较容易的开局。

但朱由检的体会并非如此,仅仅是王府内一个恶仆、一个悍妻,他已经被搞得焦头烂额,努力至今还不能让李永贞跪地求饶,让周婉言脱光上床。

好在他的努力有些进展,今日终于见到魏忠贤,把自己的意思很委婉的告诉他。明日预约去慈宁宫见刘太妃,不知是祖孙俩重逢后的喜悦,还是两人间另有玄机。

明天的事,明天再说。

信王府很快到了,朱由检将缰绳交给仆人,自己迈入信王府的大门,正看到周婉言杏目圆睁。大庭广众之下,她在训斥两位刚被请回的夫人,那副样子好似要吃人一般,凶残极了!

——

作者有话说:

好久没写东西,不知道求什么,各位看着办,喜欢就收藏下吧!

小说《财富大明》试读结束

>>>点此阅读番茄小说正版《财富大明》全文<<<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