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小说
2020小说排行榜前十推荐

霁红谜局最新章节,霁红谜局免费阅读

《霁红谜局》小说简介

热门新书《霁红谜局》上线啦,它是网文大神惜墨的又一力作书中主要讲述了:进了桥北花园的大门,霍灿往西走,林见鹿站下说:“霍灿,我住在东区。明天见。”这时,霍灿才想起走在身边的林见鹿。至从霍灿回答林见鹿‘一直在回想在哪儿见过霁红瓷瓶,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后,两人一直沉默着走到……

霁红谜局最新章节,霁红谜局免费阅读

《霁红谜局》第六章 霍灿的实话 免费试读

进了桥北花园的大门,霍灿往西走,林见鹿站下说:“霍灿,我住在东区。明天见。”这时,霍灿才想起走在身边的林见鹿。至从霍灿回答林见鹿‘一直在回想在哪儿见过霁红瓷瓶,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后,两人一直沉默着走到桥北花园,以至于有些魂不守舍的霍灿几乎都忘了自己是在和林见鹿同行。

现在见林见鹿喊住自己,霍灿颇有些不好意思,感觉自己冷落了林见鹿。想要和林见鹿说点什么客气的话,却又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倒是林见鹿很体贴地说:“小霍儿,不管发生什么事儿,都别上火,保重身体。哦,对了,忘了告诉你了,你和叶姨出去的那儿会,我听张总说,那个霁红瓶大约也就是一个仿品,是他花500块钱在省城的北市场淘的。既然不值什么钱,张总也不会太在意,过些日子他也许就忘了。”

霍灿“哦”了一声,然后又说了声“谢谢”,顿了顿后又说:“再见”。

其实霍灿根本不在意那个霁红瓶值不值钱。

之前对林见鹿的回答,霍灿并没有说实话。霍灿一直没有讲实话,因为这实话太诡异、太离奇。连她自己都不相信的实话,谁又会相信?这话说出来,只会加重人们对她的怀疑。

当霍灿站在霁红瓷瓶前凝视良久之后,突然之间,思绪逆着时光的河流汹涌而来。她的脑海中出现了这样一幅画面,一个眼眶青肿,嘴角还流着血的女人,慌乱地把一个红瓷瓶用婴儿的尿布一层层裹好,塞进一个布包里,然后对着一个哭泣的小女孩儿说;“这是你的,妈妈替你拿着,绝对不能落到他的手里。”说完,抱起一个婴儿,背起那个布包儿,匆忙走进漆黑的夜色中。霍灿感觉那个小女孩儿和自己有着某种特别亲近的联系,好象是自己,又好象不是。而那个女人,却绝对不是自己的妈妈。

霍灿就是被头脑中的这个场景,搅扰得魂不守舍。而恍惚间,她有种错觉,觉得博古架上的这个霁红瓷瓶就是她的。她有种想把这个霁红瓷瓶拿到自己手上的冲动。她被自己的这种感觉吓了一跳。于是也从恍惚的思绪中惊醒过来,一扭头,正碰上叶玉贤疑惑的目光。后来,霍灿想,叶玉贤之所以那么怀疑自己,是不是那一刻,她看透了自己的心思?难道这世上真有会读心的人,而叶玉贤就是一个读心人?

霍灿租住的是西区二栋六层临街的一间卧室。本来这是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子,房东七隔八隔,隔成了九间,每一间都单独出租,霍灿住的这间是由原来的一间卧室,一隔为二后的一间。

霍灿一进到自己的房间,就一头倒在床上。今天一天,她实在是太累了,不是身体上的累,而是心里的累。之前在外面,她一直在挣扎在博斗,每根神经都绷得紧紧的,随时准备投入到反击战斗中。现在终于回到了自己的天地,所有的神经一下子都松懈下来,于是她瘫软在床上。

但还没等霍灿的身心彻底放松下来,小玲的电话打了过来:“喂,灿灿,我微信你,你怎么一直不理我?”

此时的霍灿哪有闲心刷微信。她说:“哦,我一直没看手机,才到家。有什么事吗?”

“我能有什么事儿?还不是今天下午那事儿。今天下午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那个什么红瓶子怎么就赖你拿的了呢?那个男的是谁啊?是下午你领来的那个女的儿子吧?娘俩长得还真象。那个女的不是你们张总的媳妇嘛。是你们老总家丢了红瓶子啊?哎呀,你们老总赖你拿了那瓶子?哎呀,那可不好办了,后来找着没?现在还赖你拿的不了?”小玲一连串的发问,让头脑本来就已经不太清楚了的霍灿,越发地昏头胀脑。

于是霍灿也不想她的问话,就把今天发生的事,从头到尾地跟小玲儿说了一遍,当然,她省略了她看到霁红瓷瓶时恍惚间想到的一切。

听霍灿讲完,小玲马上说:“灿灿,我跟你说。那个瓷瓶肯定是你们老总儿子藏起来的。然后又诬陷你。”

“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啊?我和他无冤无仇,而且这之前,他表面上对我还挺客气的呢。”

“唉,傻灿灿。为什么?还能为什么。为了钱呗。象他们这种纨绔子弟,哪个不是花钱如流水,我约莫他肯定是手里缺钱了,他爸是老总,就是家里有钱也不能让他随便花,他爸得注意影响啊。现在不是反腐倡廉嘛,他爸怕他儿子给他惹祸,肯定是控制他花钱了。今天他家人多,于是他就偷拿了家里这个花瓶,正好可以赖别人。你没看鉴宝节目吗,有的花瓶值几十万甚至上百万上千万呢。哎,他们家的那个瓶子值多少钱?“

“我听林哥说,哦,就是老总的司机说,那个瓶子是局长花五百块钱从省城的北市场淘的。”

“五百块钱?”小玲沉吟了一下,说:“根本不可能。五百块钱的瓶子还值得他们家那么兴师动众地找?再说了,你信你们老总家古董架上摆五百块钱的瓶子?说是花五百块钱从北市场淘的,那是掩人耳目罢了。他越是这么说,越说明他这个瓶子不是好路来的。对了,你不是说你们那个司机说要报警,你们老总说不报警,怕影响你们前途吗?他这是骗鬼呢吧,这你也信?我看他多半是怕报警后,他说不清楚这瓶子的来路吧。还有后来你说报警,他反应那么强烈,为什么?肯定是他害怕报警,他怕报了警,牵扯出他这瓶子的不正当来路。”

霍灿也感觉小玲说的有道理,但现在她不想追究这瓶子是怎么来的,她想知道的是这瓶子是怎么没的。真的如小玲说的那样,是被张浩远藏起来了吗?

之前霍灿一心只想着怎么洗脱自己的嫌疑,并没有花多少心思去怀疑别人。现在静下心来想这件事的来龙去脉,这个张浩远确实挺可疑的。如果不是他拿了瓶子,那可能真的是只有是鬼拿了吧。

“哦,还有灿灿,今天他来我们店,如果瓶子不值钱,他不可能来找。如果值钱,那么值钱的一个瓶子丢了,他应该没闲心看妹子吧。可我看他那双眼睛,一个劲儿地撩我们店里的妹子。看我也是上一眼下一眼的,一看就是一个色鬼。黄赌毒都是费钱养的,这小子赌毒有没有我不知道,但黄他肯定是犯的。”小玲又分析到。

对张浩远霍灿并不了解。其实就是他爸爸,她的领导张德茂,她也不是太熟识的,更不要说了解了。听了小玲的分析,霍灿基本上已认定,就是张浩远拿了那个霁红瓷瓶,然后嫁祸于自己。

小玲的话,让霍灿郁闷的心情,有了一个透气的出口。她想,怎么能抓住张浩远拿了霁红瓶的把柄,还自己一个清白呢?

由于一直在想张浩远的事,再加上白天一天神经紧张,思虑过度的霍灿一晚都没睡好,第二天早晨起来她有了一双明显的熊猫眼。

霍灿到单位的时候,段小双正坐在办公桌前化妆。往常段小双看到霍灿来了,都是热情地叫着‘小霍’打招呼。今天霍灿进来,她似乎没看到她。

霍灿放下包儿,拿了水杯去茶水间接水,段小双才说:“小霍儿,帮我带一杯。”

霍灿帮段小双也接了一杯水。

一上午,霍灿和段小双两人都正常工作,谁都没有提昨天的事儿,就仿佛昨天的事儿根本就没发生过。

在接下来的几个天里,也是风平浪静,丢瓶子的事儿似乎就这么过去了。

周四的时候,办公室的刘刚带来一个年轻的女人,介绍给段小双说:“这是新来的田蕊,以后也在你们财务部工作。”

介绍完田蕊后,刘刚又给田蕊介绍了段小双和霍灿。田蕊的到来,让霍灿有了种不好的预感。

小说《霁红谜局》第六章 霍灿的实话试读结束

>>>点此阅读番茄小说正版《霁红谜局》全文<<<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