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王妃她一人干翻了全场小说免费资源

《王妃她一人干翻了全场》小说简介

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王妃她一人干翻了全场》推荐各位书友一读,这本书的作者是九月生书中主要讲述了:唐俊下了早朝。官轿刚到府门前,管家急忙忙跑到跟前,“老爷,姑娘回来了。”唐俊一时有些不明所以,方脸上露出几分疑色,“是不是玉儿又贪玩跑出去了?”管家急得汗都出来了,“不是,是二姑娘。”听到这个陌生又熟……

求王妃她一人干翻了全场小说免费资源

《王妃她一人干翻了全场》第6章 姜氏不配做主母 免费试读

唐俊下了早朝。

官轿刚到府门前,管家急忙忙跑到跟前,“老爷,姑娘回来了。”

唐俊一时有些不明所以,方脸上露出几分疑色,“是不是玉儿又贪玩跑出去了?”

管家急得汗都出来了,“不是,是二姑娘。”

听到这个陌生又熟悉的称谓,唐俊一时有些怔忡,右脚悬在石阶上方,过了一会儿才放下,踩在实地上,接着继续朝府里走。

“她在哪里?”

管家用胖手擦着冷汗,连忙回道:“刚刚在夫人房里,这会儿怕是不在了。”

唐俊神情一顿,“她什么时候回来的?”

“回老爷,有一两个时辰了。”

唐俊朝后宅走去,边走边问:“夫人房里有人来报过你吗?”

“是。”管家犹豫了一下,仍说道:“说姑娘将夫人的脸弄伤了,大夫刚走。”

“什么?”唐俊眉心跳了跳,不由停下脚步,“你是说唐璎把夫人的脸弄伤的?”

管家头埋得低低的,这事听起来确实匪夷所思,“是夫人房里的人亲口说的。”

“走,先去看夫人。”

主仆二人刚走到后花园的游廊处,唐俊便听见一声唤,“父亲。”

这两个字透着生疏,在这层生疏之下,还裹挟着更多的陌生的冷漠。

唐俊循着声音望去。

一个黑衣少女站在游廊下,长发挽成一个髻,高高的束在头顶,用一根月牙白的玉簪固定住,露出那张明媚动人的脸,双手垂于身侧,深邃的眼睛直直的望着他,脸上嘴边似乎浮着浅笑,“多年不见,父亲安否?”

唐俊有些恍惚。

眼前的少女与多年前那个性情刚烈的女人重叠在了一起。

同样的眉眼,同样的神情。

这个自己失踪多年又突然重归的女儿看上去却更为深沉,不可琢磨。

而且,她的眼睛竟然大好了。

黑衣衬得她比深秋还要清冷,那种冰冷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浑身散发着拒人千里的气息,让入世多年的唐俊都不由微微发愣。

从九品大的芝麻小官混到如今的正三品的太常寺卿,唐俊识人断事的本领比姜氏不知高明出多少倍,纵使心中有再多疑惑,这时也强自压下,“我一切安好,璎儿你呢?”

“我也很好。”唐璎淡淡的说。

唐俊比她想象的要老道,从前她还是燕锡的近身侍卫时,于皇家祭祀大典上倒与这人说过两句话,此人处事圆滑,是个长袖善舞的家伙,所以才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从一个从九品爬到了正三品的位置。

唐璎暗自嗤笑,嘴上说道:“唐家新换了府邸,我差一点都找不到门了。”

唐俊竟不知如何接话。

父女俩一个站在廊上,一个在廊外,中间隔着一道坚实厚重的栏杆,底下一条小溪从中间横穿而过,潺潺的水声将父女之间短暂的沉默衬托得略显尴尬。

横亘在二人之间的,不止这厚重的栏杆,也不是这土地之下的溪流,而是一段长达六年的龃龉,以及身份转换所带来的空白。

小唐璎对这个父亲是有些感情的,但是这些感情随着母亲和弟弟于大火中无故丧生,父亲的无动于衷,早已消失得一干二净。

她并非真正的唐璎,所以对这位唐大人更是没有半分念头,所以怼起人来毫不留情面。

唐璎眼中没有映出唐俊的面容,她抬头四顾,故意说道:“这院子比从前阿娘住的要大上许多。”

听女儿主动提起已逝的母亲,唐俊有些措手不及,半晌才干干的说:“这府邸是陛下亲赐。”

“所以,姜氏变成了正头夫人,封诰命了吗?”

唐俊正色道:“为父虽是正三品,于国家尚无大功,何来诰命?”

唐璎敛眉浅笑,“说得也是,常言道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父亲连这家都无法齐整,又如何为于社稷有功之事呢?”

“放肆!有你这样跟父亲说话的吗?”

唐璎微仰起下巴,目光中倾泄出几丝睨傲,“姜氏德行有亏,哪里配做这唐府的当家主母,父亲难道就不怕德不配位为唐家带来灾殃?”

唐俊脸色铁青,见女儿越说越离谱,“胡闹!姜氏从前虽是妾室,但向来循规蹈规,为人处事小心谨慎,当家的这几年也是克敬己责,将这个家打理得很好,我明白你因为当年的事对她存有误会,但这只是你单方面的想法。”

唐俊在官场上为人做事颇为圆融,这府中之事他并非全不知晓,只当作不知罢了。

小说《王妃她一人干翻了全场》第6章 姜氏不配做主母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