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小说
2020小说排行榜前十推荐

小说《血狩穹苍》张志淳,段奕锋在线全文阅读

小说:血狩穹苍

小说:玄幻

作者:宸哲

简介:天降大旱,百姓遭荒。同时异族羯人大军南侵,北地失陷。
大周朝建祯帝御敌崩于阵前,大周北朝随之覆灭。此后大周朝仅存血脉姚可禧隔澄河于南方登基,是为建隆帝。历史由此进入大周南朝时期。
十年后,几经辗转的少年何乐自北地来到南朝,并进入他心驰神往的修行圣地云檀宗。只可惜世事难料,一切都没有按他所想进行……

角色:张志淳,段奕锋

血狩穹苍

《血狩穹苍》第二章 北地归来免费阅读

建隆三年春,一队五十多人的难民由北而来。他们衣衫褴褛,面黄肌瘦。从建隆二年与羯人签订盟约后,北地难民已少有南渡澄河者,大多选择沿澄河定居下来,毕竟只要有水还是有希望,再说到南边同样是自己养活自己。

在难民中有三名十二三岁小孩比较特殊,其中一人默默远眺新的都城临安,心中翻涌着滔天巨浪。他叫何乐,名字是代师傅取的,取仁者乐山,智者乐水,何乐而不为之意。而他此前的名字叫何二蛋。

“何乐,还在想什么,还不快走!”代师傅本名张志淳,年约四十出头,为云檀宗第二十三代弟子,也是建祯三年寻找天人降世六支队伍中的一支。当年他们的方向是北方,也因此遭受的磨难最多。原本二十人的寻访队伍,到现在仅剩下五人,曾是领队的四师叔也为保护他们而被羯人围困战至力竭而死。但总算不辱使命,共找到三名最符合天人特征的小孩,其中一人更是他父亲拼尽最后力气送来。生逢乱世,人命贱于草。

“是。”何乐默默转过身,看着另外两名同伴。他们一男一女,都为同年同月所生,只是他们的命运同样惨烈。那女孩叫燕祺云,本是富庶人家,据说出生时房顶曾有彩云盘聚不散。可惜羯人来时全家尽数惨遭屠戮,仅有她被藏在地洞才躲过一劫。而那名男孩,叫严天厥,父亲本是酉阳州有名的武道中人。据说他出生时,从天而降一柄玄铁短枪,枪上还有铭文:天厥。

“哼!”严天厥不轻不重的哼了一声,在他眼里何乐就是个混吃混喝的小无赖,根本不配与他们一起进入大周朝最大修行宗门云檀宗。

旁边的燕祺云漠然看着,对于两名与她同龄的男孩,她没有任何感触。父母亲人的惨死,令她对世间多出几分漠然。只想着依代师傅所言,学成一身武艺,为惨死的亲人报血海深仇。

何乐对于严天厥的轻蔑不置一词,垂下头沉默的跟着众人身后朝云檀宗走去。

他们是最后回来寻访队,此前五队共找回十名近似的天降之人,经过几年的筛选仅有四人通过测试。

十三年风雨,山河破碎,先皇守国门而崩天,黎民生离死别颠沛流离。行代师傅职责的张志淳看着眼前一切,也是五味杂沉。原先的翩翩少年,现已杂虬鬓髯,心生沧桑。十几年间看尽生死,自己也几度身临绝境,虽不负皇恩,却负了青春锦时。

“师兄又在感慨了!”

张志淳回头看着师弟,当年他还是青涩少年,现在也年近而立。

“走吧,回家了!”他吐出一口浓重的浊气,感觉心里轻松些许。

回家的路他们走了十三年,这一刻众人才感觉到几分快意。

云檀宗内没有作出特别的姿态来迎接北归游子,仅有张志淳的师叔出面安顿他们的住宿。至于确认天人,那自有专人来安排。而对于张志淳他们而言,与这三个孩子的关系至此也就结束。并非是云檀宗无情,实在是宗门太过庞大,论在修弟子就足有一万。自大周朝立国,云檀宗就与朝廷并存,不参与国事也不得接触军队。主要职责还是监管江湖游侠,再就是有宗教祭祀等。

虽说云檀宗超然物外,但依旧由凡人组成,所以也不得不涉及凡俗事物,也会有自己的易货往来。发展至今云檀宗已成半仙半俗的存在,既有求仙问道的高人,也有处理俗务的杂项专人。

单就寻访天人六降一事,开始几年宗门内的高层也还重视,但云檀宗迁来到临安,建祯帝姚可禛崩天,一系列事件后高层对于寻访之事也就不再上心。毕竟天人之事全是死去的张之若所说,加之前几年寻回的小孩中好几个分明是有人串通造假,宗主震怒后对整个寻访也开始不那么上心。待到建隆帝姚可禧登基,对于天人六降之说更加不当回事。

凡此种种,也就导致何乐他们仅被安置在云檀宗前山的一处杂院,与今年刚刚招入的新晋弟子同住。

“我可是降世的天人!”严天厥拉住领他们来此的小哥,神情倨傲。路上他幻想过无数种可能,不说锦衣玉食,但也应有隆重的迎接,丰盛的宴席才对。现实是只有间住着几十人的大通房,在这天气都能闻到酸臭味。

“嘿嘿,别急,先熬上几年。”小哥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开。

严天厥紧紧缠在背上的铁枪,嘴崩着,手上的血管隆起又平复。虽才十三岁,但他身上已经隐隐有种暴戾的气息浮现。

燕祺云在旁边无助的看着,一路南来代师傅张志淳很是照顾于她。每每住宿也都会让她单独住,前几年甚至还找来妇人照看。谁知来到期待以久的云檀宗,却反而要与一大群陌生人住大通铺。再听那小哥说熬几年,她不觉间流下委屈的泪水。

何乐沉默的看着,想了想后转身走进通铺,找个明显没人睡的角落躺下。代师傅张志淳为他改名何乐,是想他能多笑笑,不要每天都板着脸。但他做不来,尤其是小代师傅段奕锋为救他们而死以后,他就变得更加沉默。段奕锋比他们大不了几岁,据说他对炁流有种特别的感应,所以十二岁就跟着寻访队出来。何乐就是被他第一个认可,后来也是段奕锋对他照顾有加,还教他认字。只可惜一年前遇上羯人的千人队,段奕锋为救他们被乱箭射死。

何乐躺在角落,拿出段奕锋送给他的书《太乙炁贯篇》,据说这是云檀宗入门心法。如果没人教,这书外人拿着一百年也学不会其中所载。何乐当然会,其实严天厥和燕祺云也都会,只是严天厥仅用月余就将全篇融会贯通,而燕祺云用五十天,何乐则到现在还没摸清门道……

说起这事段奕锋也曾很无奈,甚至当时有人说会不会是弄错了,何乐根本就不是降世的天人。可段奕锋很坚持,哪怕严天厥表现极强修炼天赋,哪怕燕祺云也有着不差的天资,段奕锋也依然认为何乐肯定是降世的天人。每当那个时候,何乐都会更加沉默,他也想学会,但在对心法的学习中,却始终摸不到门路。当时段奕锋无数遍教他,无数次解释,可在何乐体内就是产生不出一丝一毫的炁。他就是凡夫俗子,任何牵引也触动不了他那死物一般的身体。现在将《太乙炁贯篇》拿出来看,并不是他多爱学习,仅仅是在怀念段奕锋,那个亦师亦友的好人。

“你们是新来的?”一个刚刚修炼回来的男孩躺到何乐身边,眼睛直盯着他手上的书。

何乐随意的将书收起,尽量让自己的表情柔和一点,坐起来回复:“我叫何乐,刚从北方来,被安排在此暂住,以后还请照顾。”

“切!”一旁不屑的严天厥早就不顺眼,借势在旁冷笑到。

那男孩约有十六七岁,练得一身腱子肉,自是不会将他们三个小孩放在眼里。听到严天厥的嘲讽笑声,立刻坐起来,拿眼睛直盯着他看。

“怎么,不服气?我可不是那个孬种可比,不信就试试!”严天厥想到要在这通间熬上几年,就觉得难以接受,此时正是借机闹将起来,才有可能为自己寻得转机。

“哦!原来还是个刺头!”男孩站起来身高比严天厥高个头,加上强壮的身板,看着竟似比他大有倍余。

何乐见他们言语不合就要动手,立马知趣的闪到旁边。此举看在燕祺云眼中,换来她鄙视的眼神。可他不在乎,正如他那窝囊老爹说的,活着才重要,要活下去。

男孩出手,没有用任何招式,就是伸手抓过来。而严天厥却不躲不闪迎面撞上,就听轰的一声,男孩被撞出几米远,砸破墙壁跌倒在地吐血晕倒。

何乐知道严天厥仅用三成功力,要全力以赴,毫无防备的男孩能被他撞死。

“怎么回事!”一声大吼,有人从外面奔过来。

三人都没有说话,看着跑进来的老头。

这老头约五六十年纪,一身素袍,只是在腰间系根黑色束带。云檀宗崇尚洁简,无论宗主还是杂役都着素袍,仅凭腰间束带加以区分。宗主系五彩带,其下则分别是赤、青、蓝、紫、黑,再下众人则统一为白束带。张志淳此次任务交接后可系紫带。由此可见老头的身份并不高,仅是宗门内普通管事之人。

“你们三个小崽子,想造反了吗!”老头声色俱厉,丝毫没把他们放在眼里。

严天厥抿紧嘴,一脸的不屑。

“你,过来!”老头眼力很毒,手指着何乐。

何乐也很无奈,果然这个世界也是欺负软弱者。虽说心中不愤,但他还是走上前去。

“谁干的!”

何乐好奇的看着这个老头,似乎想在他那一脸的皱纹中找出过往的内容,然后他那无奈的表情慢慢变得好玩起来,张口说:“不知道,我刚来。”

旁边的燕祺云第一次换种表情,原本她以为何乐会干脆的供出严天厥,没想到他会硬扛。

“啪”的一声,响亮的耳光在何乐脸上开花,很快又红肿起来。

何乐还在笑,笑得很好玩,仿佛他早就知道会遭此劫,因此一点也不吃惊。

“谁干的!”老头甩完耳光,再次瞪大眼睛看着何乐。

>>>点此阅读《血狩穹苍》全文<<<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