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小说
2020小说排行榜前十推荐

穿书后宿敌变可爱了!小说大结局免费阅读

《穿书后宿敌变可爱了!》小说简介

经典古代言情小说穿书后宿敌变可爱了!推荐大家阅读,本小说作者容容容与是个网文大神书中主要讲述了:林千煌穿梭在街上的人流中,躲过一个又一个卖冰糖葫芦和糖人的小贩,还要提防别把谁家孩子一脚踢开。虽然她觉得他们好碍事。这个风寒影,长了四条腿么,跑那么快!刚才明明看见他朝不远处的另一座桥走过去了,怎么都……

穿书后宿敌变可爱了!小说大结局免费阅读

《穿书后宿敌变可爱了!》 免费试读

林千煌穿梭在街上的人流中,躲过一个又一个卖冰糖葫芦和糖人的小贩,还要提防别把谁家孩子一脚踢开。虽然她觉得他们好碍事。

这个风寒影,长了四条腿么,跑那么快!刚才明明看见他朝不远处的另一座桥走过去了,怎么都追到桥上了还不见人影?

林千煌黑着脸喘气,耽搁一分钟都有可能对她的命运造成极大的扭转,她必须把沈清菱见到风寒影的机会扼杀,就算不为她自己……林千煌愣了一下,就算不为她自己?她怎么会生出这样的想法,不为她自己还能为谁?

对面没有风寒影的影子,林千煌一转头,猛地看见桥下树荫处,站在一个小摊前的黑色身影。

那是一个卖各式各样点心的摊,风寒影驻足在前,不知道在看哪一种。不过周围倒是有不少姑娘在偷偷看他就是了,各个面色绯红,含羞带怯的,造孽啊。

“唔,龙须酥,枣泥糕,绿豆糕,玫瑰酥,关东糖,哇还有马蹄糕……小兄弟,你这点心还挺全啊,京城的不是京城的都有。”

林千煌不知何时凑到了风寒影背后,探个头出来,一双眼睛在点心摊上转了个圈。

小贩笑逐颜开,袖子一撸就开始表演:“这位小姐您可算是有眼力,这每年花灯祭啊,就属我这最全,连那天香楼呀,也不一定有我这的好吃呢!”

天香楼是京城最大的酒楼,建的和个小塔一样,前后别苑都有八座,这人也真敢吹。

林千煌心想吹就吹吧,架不住风少爷喜欢,随即笑眯眯问他:“你喜欢哪个?我买给你吃。”

风寒影转身就走:“不劳大小姐费心。”

林千煌也不恼,看着风寒影的背影,突然福至心灵:“小兄弟,把这个给我包上。”

点翠河穿京城而过的地方,有两座桥,相隔不远。相传在以前点翠河还是国界线的时候,有一对夫妻,妻子送丈夫前往千里之外的他国,在这里分离,说好三年便回,没想到三年之后又三年,妻子跨过点翠河去寻也不曾寻到,于是化身石桥苦苦等待,而无数年后丈夫垂垂老矣才得以回到故乡,听闻妻子早已故去,也一并化作了石桥。两相对望,好不凄美。后来还流传下一个习俗,人们在花灯祭这天,会约心仪的人来这里见面,女子便等在妻子化身的桥上,男子则等在丈夫化身的桥上,如果对方出现在另一座桥上,就表示委婉地拒绝;若是同意,便会来所等之桥相会。

林千煌和风寒影一前一后走在丈夫化身的桥上,她无语:原来营销手段不管什么年代都差不多啊。这八成是建桥的人胡诌出来的,不然现在怎么那么多人把这当名胜景地呢,这不,百里亭就这么来的。

林千煌看着风寒影挺拔的背影,无端生出一种孤独感,她三两步跑上前,将手里的东西举过去:“喏。”

油纸包下,是白色的糖。

风寒影雷打不动的石头脸终于出现了一丝裂纹。

“你……”他有点踟蹰地看向林千煌,“你不是在对面吗?”

林千煌回头看向另一座桥,重华他们早都没了影子,有些莫名其妙:“是啊,我跑过来的。”

风寒影失语,他不是问这个。但是心里那股从刚才突然生起的没来由的焦躁感却一扫而空,他接过关东糖:“为什么要买这个?”

“猜你喜欢。”

确实是猜的,风寒影出身雁门关外,据她知道的情报,这是他第一次来京城,若说喜欢的点心,也怕只有关东糖了。

“小时候吃过一次。”风寒影眼神里既无怀念也无怨愤,只是淡淡的把糖包好塞入怀中,“谢过林小姐。”

林千煌心是真累,她真想拉着风寒影促膝长谈两小时,告诉他她和林家不是一伙的,最好的结果就是两个人能握手言和从此天各一方。

“我说风公子,你能不能……”林千煌无奈地看向风寒影,然后愣住。

她没看错,冷漠如他,刚才还是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

听见她说话,风寒影恰到好处地收敛:“林小姐说什么?”

“没什么。”林千煌闷闷地答,她本来想说什么已经不重要了,她突然意识到现在的风寒影不过弱冠,比那些十七八岁的少年大不了多少,没记错的话,书里写风寒影第一次出场的时候是二十二岁。

和她一样大。虽然现在她只有二十岁了。

但风寒影背负的却不是二十二岁应有的。

全家被灭门,从小孤苦无依,靠着复仇的信念才能活下来的人,让他笑就和让他去相信别人一样难吧。

想着想着林千煌就开始母爱泛滥,她突然有点同情风寒影,以前只把他当纸片人的时候还好,现在怎么看怎么觉得这个人有血有肉,一点都不像她命中注定的宿敌。

“砰————!!!”

一声震天动地的响声把林千煌从幻想中拉回来,她呆呆地拽了拽风寒影的袖子:“这还有烟花啊?”

话音刚落,就见对面桥上蹿下来两三个黑衣人,瞬间就淹没在了人群中,几乎同时,那座代表着妻子的“念君桥”,塌了。

“……”林千煌和周围所有的人一样,没反应过来。

直到有哭喊声开始传来,她才猛然清醒:“救人!”

风寒影步子已经迈了出去,犹豫了一下又退回来,箍住林千煌的肩膀道:“离开桥上去安全的地方,去找重华!”说罢飞身入水。

肩膀隐隐作痛,林千煌愣愣地看着他在水里救人,眼眶有些湿润。

不管了,不能让风寒影操心,先跑再说!

但是人群已经乱了起来,所有的人都在哭喊,有的人的亲朋好友在对面桥上,现在已经掉到河里不见踪影,三月的点翠河寒冰刺骨,若是妇女儿童掉下去,存活的几率很小。

重火宫呢?怎么不去救人?!

林千煌一边挤着人群朝对岸走,一边四处寻找重华,照理说这么大动静,附近林府的高手早都应该赶来了,怎么不见人?挤着挤着她不进反退,回头一看,正好看见黑衣人消失的方向,站着几个方才重华带来的林府门徒。

重华从一条暗巷中走出,脸色沉郁,说了句什么,那几个人就分别朝几个方向散开,他看了眼河面上的一片混乱,目光冰冷地隐去了身形。

林千煌一身的血液温度骤然降至冰点。

不管这场爆炸是哪一方势力做的,但是从这一刻起,林千煌对重华和重火宫的厌恶终于升至了顶峰,那是不同于看书时的愤怒。水下这些人是活生生的人命,重火宫自诩名门正派修仙正途,竟然罔顾他人性命!

我呸!她以前还将风寒影归类于重华之流,现在想想真是齿寒,钥匙十元三把重华配吗?

“阿爹,阿娘,你们在哪里呀,呜呜呜……”

不远处突然出来哭声,林千煌闻声而望,一个看上去不过四五岁的小姑娘正被人群挤着不断向桥边退去,这桥虽有护栏,但小女孩身量小,加上如此拥挤,很容易就会被推下去。周围的人已经自顾不暇,没有人顾得上她的哭喊。

林千煌使出浑身的力量往前挤去,这具身体柔弱得要命,和没骨头一样,换做以前她早都挤到对岸了,现在可好,半天了也没挪个一米。

“别怕,姐姐来救你!”

小丫头缩在桥边泪眼汪汪,看着林千煌忍不住就伸出手要过来,林千煌一把抓住她往怀里一捞,长出一口气。要命了,感觉体力快不行了,看来林家大小姐有个外号得叫林黛玉吧。

刚才这么一动,林千煌也到了桥边,她堪堪扶稳,突然感到背后有一股力量将她朝前顶去,她手忙脚乱地抓着小姑娘喊:“别挤,别挤,大家都能下去!”

背后的力量猛地一加,似曾相识的感觉袭上心头,林千煌将小姑娘往中间一推,自己则被狠狠挤下了桥。

靠,这次如果死了,估计就没这么好的运气再来一次了。

林千煌下意识地去寻找风寒影,还没找到,冰冷的河水就将她裹了进去。幸好会游泳,但她身子太弱,挣扎地扑腾了几下,马上力气就见底了。

关键时刻,林千煌使尽全身最后的力气:“风寒——”

水下,有人一把将她拽了下去。

林千煌是在风寒影的怀里醒过来的。

天已经全黑了,只有他们旁边架起的火堆散发着阵阵热量,两人的外袍都挂在一边,林千煌虽然垃圾小说看了一堆早都不纯洁了,但她还是摸了摸自己的胸口,确认一下其他的衣服还在不在。

风寒影抱着她靠在一颗树旁,正安静地睡着,却仍旧蹙着眉,一脸倦容。

没死的感觉真是太好了。

冰冷的水没过口鼻的时候,林千煌脑子里闪过了许多东西。

她上辈子活着的时候就父母离异一人独居,现在的林家她也没有感情,水里要杀她的人也好,对她好的若雪也好,都是因为她是“林千煌”。

她想了许多,她究竟算谁。答案其实很简单,她就是她,可这些她不能说也不敢说,说了就无法在这个世界生存下去,说了也不会有人理解她。

林千煌最后想的还是风寒影,风寒影孤身一人,其实她也是。如果她死了,风寒影就会像以前那样,再去走一条充满荆棘、无比孤独的复仇之路。所以她想活着,不管最后会怎么样,至少活着的时候,她能同风寒影讲讲话。

风寒影没让她死,是因为她是林千煌吗?

“你醒了?”

林千煌抬头就对上那双如墨般的眸子,只是这一次那双眼睛里没有了冷漠,不知是被河水洗去了,还是一旁的火光太过刺眼。

“你救了我呀?”林千煌笑道。

风寒影把她扶起来,摸了摸袖口:“干了,怕你失温才出此下策,冒犯林小姐了。”

“我们这也算过命的交情了吧,风公子,客套话能不能少说两句,也不嫌烫嘴。”林千煌嫌弃地看着他。

“……”

风寒影无语半晌,张嘴想说什么,最后又闭上了嘴。

林千煌也不逼他,相处这种东西不能急于求成,风寒影封闭自我封了那么多年,没有那么容易向他人敞开心扉。

“你怎么知道我掉下来了?”林千煌转移话题,不然两个人就得永远在这里大眼瞪小眼。

风寒影闻言眼神转冷:“我看见有人推你下桥。”

林千煌点点头,在桥上的时候她就觉得奇怪,后面那人的力量明显是要把她推下去的,那个遭天杀的王八蛋,只是她来不及回头看。

双压,林千煌满意地笑出声。

“那你看清是谁了吗?”

风寒影摇头:“不过,在水里拽你的那个人跟了我们一路,他打不过我,一出百里亭就放弃了。那人手臂上有一处海蛇刺青,应该是九毒门派来的。”

林千煌瞳孔地震,好家伙,一百多章才出来的帮派现在就出来了,她单方面宣布,她手上的剧本没用了。

原著里九毒门是沿海的一个小帮派,帮里人都擅用毒,水性也好,以为首的九位长老更甚,大长老是个女人,江湖人称“毒蝎子”,不是个好相与的角色。九毒门的剧情本来是帮中派去重火宫打探宝物的一位弟子,见钱眼开地偷了重火宫的一株药草,风寒影趁此机会将九毒门一网打尽,划为重火宫的势力,彻底取得了重火宫掌教的信任。

现在可好,林千煌这一脑袋的剧本没处用了,望着天直叫苦。

“奇怪,九毒门一向不牵扯京城事务,和林府也并无冤仇,为何要杀你?”风寒影皱着眉道。

对啊!林千煌一拍大腿,虽然剧本可能没用了,但是她知道的细节还是很多,知识总是能派上用场的,九毒门现在就出现一定有理由。

“桥炸之后,我看见几个黑衣人分头跑了,会不会也是九毒门的?”

“不好说,这件事有点蹊跷,说到底,炸桥的意义何在?”

“唔,确实。对了,人都救上来了吗?”

风寒影敛目:“我尽力了。”

林千煌想起他跳下水的样子,拍拍他的肩膀:“我知道你尽力了,尽力就好。”

风寒影看着她欲言又止,放在身侧的一只手缓缓攥紧。

“你是不是想说重火宫?”林千煌故意似的眨眨眼,凑到他面前。

“?”

林千煌的表情实在太欠揍了,堂堂千金大小姐,长得不说倾国倾城也算百里挑一,怎么能露出这么贱兮兮的笑容,风寒影理解不能。

“我看见重华了。他和林家那几个门徒没去救人,应该是分开去追黑衣人了。”林千煌脸上一副“我知道只有你去救人了,好样的”表情。

“……”他过于关注林千煌的表情,以至于没听出来她话里无意识地将她自己和“林家”分开的奇怪之处。

风寒影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你好像不怎么喜欢重火宫?”

林千煌瞬间垮起了脸:“谁说的?”

她冷着脸深吸一口气:“岂止是不喜欢,我烦死他们了,尤其是重华。”

风寒影有一瞬间是心真累,好不容易问出口,林千煌一个大喘气整的他提心吊胆,万一问错了得罪她,今后还怎么和林左乾相处。

可是听到她的答案,风寒影想的却不是林家的好处,而是太好了,她不喜欢重火宫。

“真的?”不会是装的吧,风寒影又问了一遍。

林千煌想到重华那个样子就烦,摆摆手道:“太真了。你是没见当时重华的样子,还名门正派,那么多人在他面前掉下水,街边还有被炸碎的石桥伤了的人,他能无动于衷到那个份上,我真的佩服他。好歹装一装吧?”

但是这也反映出,那伙黑衣人对重火宫太重要了,比声望更重要。

到底会是什么由头呢?

林千煌想了半天也想不出有什么人会让重火宫如此惧怕,只好看向风寒影:“那我也问你个问题。”

风寒影眼神示意她继续。

“你救我,因为我是林千煌?”

林千煌心里有一个答案,就好比她对风寒影好是为了活命一样,风寒影因为她的身份救她也理所应当,没什么好委屈的。

风寒影靠着树屈起一条腿,“不是。”

“真的?”林千煌又问了一遍。

风寒影有些好笑地看她:“那么多人,都是你林家的?”

林千煌摸摸脸:“也对哦。”

“就是可惜了糖。”风寒影从怀里摸出一包浆糊,有些嫌弃地放到一边。

那个表情太好笑了,太像一个普通人,林千煌大笑着锤他:“没事,下次再给你买!”

长夜漫漫,篝火堆不时发出噼里啪啦得细碎响声,但这一刻,是林千煌穿越后最开心的一刻。

她知道了,风寒影没让她死,不仅仅因为她是林千煌。

小说《穿书后宿敌变可爱了!》试读结束

>>>点此阅读番茄小说正版《穿书后宿敌变可爱了!》全文<<<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