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小说
2020小说排行榜前十推荐

完整版《锦玉良婿》免费阅读

《锦玉良婿》小说简介

小说《锦玉良婿》是由网文作者霜染长安所著书中主要讲述了:宁威就把买冰的事说了,当然都推在小姐身上,潘理文呃了一声,抬起头看了他一眼,似乎有点不相信。因为这种事之前的宁威是不会去管的,他居然亲自跑一趟,让大家都很吃惊。晚饭时没人提上坊街林家新开的那家酒楼,看……

完整版《锦玉良婿》免费阅读

《锦玉良婿》 免费试读

宁威就把买冰的事说了,当然都推在小姐身上,潘理文呃了一声,抬起头看了他一眼,似乎有点不相信。因为这种事之前的宁威是不会去管的,他居然亲自跑一趟,让大家都很吃惊。

晚饭时没人提上坊街林家新开的那家酒楼,看得出来,所有人都不愿意提。

宁威隐约觉得这里面一定有什么事,但就算有啥,他也没法知道。

但有件事,宁威却上心了,过了两天,他托人打听了一下,终于弄到了林世杰新作的那首赋文。

“凉风荷田此去路。纵然雕鞍留不住。柔情胜似钗头凤,痴泪多如陌上雨。

重楼画幕无知数。叹得江边楼船往。若待眉间霜情更,还须朱笔照月颜。”

………

翻来覆去念了几遍,颇觉意境不错,宁威不禁暗暗赞叹,这林世杰果然不愧是江宁城才俊,这首词虽然称不上大作,但意境隽永,柔情中颇有豪气。

他本来还想着自己能否合一首,看看孰高孰低,也罢了念头。

正自沉吟,外面婵儿跑进来,喊道:“姑爷,姑爷,庆余堂的方先生来了,你快过去看看吧。”

“哦,方先生来了,我这就过去。”

宁威站起来,收起桌上的那首词,跟着婵儿向旁边的小楼走去。

潘小姐得的是痨病,但在古代那种条件下,几乎很难根治,只能长年吃药。

那方仲儒,原本是朝中的一个太医,因为出了错被贬出太医院,回到江宁开了家庆余堂药铺,头上顶着太医的名气,所以声名远扬,江宁城有头有脸的人看病都找他。

潘小姐住的小楼就在宁威旁边,因为病的时间实在久了,大家习以为常了。方仲儒每次来看,府里其他人几乎不会过来,只是宁威过去看看。

进了楼上,方仲儒坐在纱帐外面,正在给小姐揣脉象,宁威和婵儿悄悄进去,没有惊动方仲儒。

里面的潘小姐轻微地咳嗽了一声,又沉息了。过了一会儿,方仲儒试完脉,捋须思考了一下,拿过一张纸写了药方,递给宁威。

纸上龙飞凤舞写着药方,宁威一个字也不认识,他也不懂医学,点点头,让婵儿待会儿拿给下人去药铺抓药。

方仲儒和宁威到了外面,坐下,婵儿端上茶,方仲儒轻轻喝了一口,才开口道:“宁兄弟,老朽开了几样药,等下照着去抓,早晚煎服,切莫忘了。”

“方先生,您看小姐这病啥时能好?”

“这个嘛”方仲儒捋着山羊胡子,沉吟着说:“暂时还不行,再有个一年半载吧,这种病难啊,唉。”

宁威没再往下问,他自己也知道白问,这病都十几年了,不知换了多少医生了,瞧了一眼里面,心情沉重,很不是滋味。

像潘小姐这种情况,目前的夫妻也是徒有虚名,两人之间显得很隔膜,潘家人心知肚明。所以,不管宁威在潘家怎么,潘家人也不会管他,只要他不做出过分失格的事,没人会管他。

但宁威心里却抱着一丝希望,他盼望小姐的病能好起来,毕竟潘小姐不过才十七岁,红颜薄命。

方仲儒看宁威的眼神里也有一丝同情,叹息了一会儿,就告辞走了。虽然没明说,但宁威看得出来,小姐这病怕是遥遥无期了。

宁威把方仲儒送下楼,走进里屋,纱帐里面,潘小姐睁开眼看了他一眼。

“婵儿呢?”

“她去让下人抓药去了。”

潘小姐哦了一声,闭上眼,不再说话了。她不能多说话,否则就气喘,两人平时交流基本上都是寥寥几句。

她长得很美,五官好看,但脸上带着一种病态的苍白,是长期缺乏光照造成的。

宁威心里堵得慌,也无话,坐着等婵儿回来。婵儿进门,说:“姑爷,你有事就忙吧,这里有我呢。”

于是,宁威就起身回去。

过了几日,一件事在江宁城传开了,就是林世杰所作的那首词,江宁城本就崇尚读书,读书人遍地,文化气氛浓厚,林世杰那日邀请的孔伯元,孟德龄,李锦儿,周显皆是本城名士,经他们口口相传,一下子火遍了秦淮河。

本朝重文,倘若能作一首好诗词,自然名扬全城,人人敬仰。林世杰这下是露了大脸,走到哪里都有人在吟诵他的词作。

这件事传开后,对于潘家来说,潘家老辈不用说心里都不舒服,看着竞争对手的文才出众,而自己的儿孙没一个能行,自然难受。潘家后辈中,也是不是滋味。

独独宁威,极是淡然,反正他在潘家的地位尴尬,也轮不到他担心。

他甚至在去夫子庙时和高贤文也谈起林世杰那首词,高贤文对此评论是词固然强,但脂粉气息太浓。

宁威哈哈大笑。

江宁城的生活很悠闲,宁威每天都过得很充足,读书,锻炼,花园干活,去夫子庙游玩。除此之外,也去看五嫂和女儿李冶捕鱼。

清晨,苍茫的河上,两个女子撑着渔船在江上撒网,收网,她们动作轻盈,协调,像舞蹈动作,等船靠岸,就是满满的一篮鱼儿。

这场面,宁威每每感叹,如果他有锦园画师秦道荣的本领,他真想画下来,可惜没有。

五嫂对他倒是一直很友好,可是李冶却始终对他“偷猫”耿耿于怀,三句话就要呛他。

宁威毫无脾气。

傍晚,五嫂和李冶就提着篮子去市场卖鱼,母女两人就靠打鱼为生。这种生活,在宁威眼里充满了诗情画意,令人羡慕。

当然,五嫂还不知道宁威的身份,倘若她知道宁威是潘家赘婿,不知道会怎样想。

这样的生活按部就班地进行着,宁威从刚穿越过来的迷茫变得越来越平静了。那种平静,是内心深处的安宁,对这个世界的接受。

沉静下来无聊时,宁威就教婵儿下棋,琴,书,画是要有天赋的,唯独下棋最容易。宁威棋艺并不高,平时也只是和高贤文对弈一二局,所以也只能教婵儿走简单的步法。

“姑爷,白子为什么要走下边?”

“姑爷,我不走这一步了,反悔行吗?”

…………

这一年是庆朝大观十三年,帝国垂暮,边境地区烽火不断,但在这糜糜之风盛行的秦淮河畔,宁威和所有人一样沉浸在浑噩中。

小说《锦玉良婿》试读结束

>>>点此阅读番茄小说正版《锦玉良婿》全文<<<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