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晓薇 陈阳小说《睁开眼,美娇妻夜夜喂我喝药》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睁开眼,美娇妻夜夜喂我喝药

小说:都市

作者:骑熊钓鱼

角色:秦晓薇 陈阳

简介:【重生年代+夜夜爆更】陈阳很凌乱,公司上市前夕,重回九十年代他忍了,身体零部件有毛病,天天喝药也忍了,可多了个言听计从,一心嫁鸡随鸡的天仙媳妇儿+乖巧可爱小拖油瓶???几个意思,就拿这个考验我陈阳,哪个哥们经得起这种考验……

睁开眼,美娇妻夜夜喂我喝药

《睁开眼,美娇妻夜夜喂我喝药》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老铁们,相聚就是缘分,作者菌保证前100章贼精彩,要是不好看,你拿刀砍我好伐嘿嘿

……

“阳哥,求求你醒醒,别吓我好不好!”

“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可小晴不是野种,你怎么能听信村里流言,怀疑我背着你偷人……”

“三年前我就发过誓,我秦晓薇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这辈子都是你的人……”

迷迷糊糊间,陈阳听到有女人在他耳边低声抽泣,鼻间翕动,有淡淡成熟异性身上的幽香窜进来。

靠,这特么哪儿啊,咋还有女人哭哭唧唧的声音。

陈阳腹诽着,别喝多了乱了性,人家怕自己提裤不认人,跟自己玩起了苦情戏。

毕竟他的公司刚上市,年龄也是刚过四十,正是各路拜金女钓凯子的最佳对象。

他努力想睁开眼,感觉头疼欲裂,昏昏沉沉的,身体像是冻僵了,手臂又僵又麻。

当他费力地睁开眼时,只见一个有些眼熟的大美女,正搂着他睡得香。

准确地说,是陈阳脑袋钻到人家敞开的破旧花棉袄里,温热富有弹性的身体紧贴在他身上,像是在为他取暖。

堪比隔壁岛国写真女星的犯规身材,险些让陈阳鼻血都给飙出来。

为什么要说眼熟呢,这女人粉面桃花,娇俏可人的鹅蛋脸型堪称绝美,秀气的琼鼻挺翘,水润润的唇瓣饱满。

跟上世纪港台姓周的玉女掌门,有几分相似。

唯一破坏这份完美的,便是脸颊一侧红通通的醒目手掌印,以及两道我见犹怜的梨花泪痕,分外惹人心疼。

不过,这美女谁啊,忽然一大片陌生的记忆潮水般涌来。

大脑传来针刺般的疼痛,好半天,他才回过神来。

原来是他重生到了这副身体上,此时处于九十年代。

而眼前的美女叫秦晓薇,是原主的老婆。

看着眼前的秦晓薇,他渐渐记起来了之前的事。

原主也叫陈阳,三年前赴高考路上,遇到了要被几个痞子强来的秦晓薇。

热血上头的他,冲上去跟几个痞子扭打在一起,结果被人一板砖呼在脑门上。

醒过来后已经是高考当天,中度脑震荡的他,顶着伤情参加高考,不出意外考砸了。

多年的寒窗苦读付诸东流,这些年来家里为供他上学,早已欠了一屁股债,撑不起他继续复读,只能回家种地。

秦晓薇或许是出于愧疚,竟然推了家里人定好的婚事,不惜跟家里父母决裂,嫁给了陈阳。

本来也算是英雄救美得一良缘,谁知道洞房花烛夜之时,他发现,自己竟然无法行房。

虽然秦晓薇极力隐瞒,寻医问药还是露了马脚。

整个村子里都知道他陈阳是个怂货,整日被一帮老娘们嚼舌头根,在村里都抬不起头。

时间久了,原主自尊心逐渐崩溃,变得敏感易怒,稍有言语不当,便对老婆秦晓薇非打即骂。

平日里跟着一帮狐朋狗友胡吃海喝,酗酒赌博。

老婆秦晓薇每月从城里寄回来的钱,花得精光不说,还欠了一屁股债。

前年秦晓薇为了给他筹钱治病去城里打工,过年带回一个女娃儿回来,说是路上捡的弃婴。

这一下子整个村子炸了,都说这女娃是秦晓薇在城里跟野男人生的。

一开始他不信,说的人多了,原主不由的怀疑起来。

今年除夕,秦晓薇又带着女儿从城里打工回来,村子里人又开始风言风语,甚至有说亲眼看到秦晓薇是坐野男人的车回来的。

暴怒至极的原主,不仅跟秦晓薇大吵一架,还出手狠狠扇了她一巴掌,而后一个人隆冬腊月的,喝高了踩空栽进了沟里。

“这不扯呢吗!”

陈阳怎么也想不到,这扯淡的重生会落他身上,原主被冻死了,他却过来了。

他从一个农村娃摸爬滚打,好不容易熬到了公司上市,身家过亿,堂堂钻石单身汉,一睁眼倒好,又要重头苦逼一遭了。

“玛德!我真没想重生啊!”

他在心里咒骂了一句,凝神看着睡美人般,紧紧搂着自己的秦晓薇。

自己虽然不是花丛老手,可曾经跟逗音老中医学过些偏门手段,只需轻嗅几口,便可分辨女人破瓜与否。

眼前的秦晓薇身上还散发着丝丝乳檀香味,分明还是黄花大闺女。

如果真破身生过孩子,体内会不自觉透出淡腥味。

这股味道是瞒不过陈阳这种老司机的。

咳咳,上面的都是瞎扯淡。

“秦晓薇……”

陈阳若有所思,望着眼前熟睡中的美好侧脸,脑子里飞快地想起了上一世那场震惊全国的大火凶杀案。

一个凶杀案能引发如此轰动,除了自媒体的推波助澜,最重要的是新闻封面上的凶手实在太漂亮了,清纯国色,足以惊艳所有人的眼球。

这样漂亮,据说性格也很温柔的女人,居然纵火烧了整栋别墅,从里面抬出的数具尸体,几如黑炭。

上一世,这个案件闹得沸沸扬扬的,社交媒体上到处能看到这篇报道。

因为有幸存者,案子很快便破了,挖掘出了不少内情。

案件的女主角名叫秦晓薇,早年曾嫁给一个乡下怂货,也就是陈阳这具身体的原主。

原主自卑敏感,暴躁易怒,见秦晓薇带回一个小女孩,听信村里人的闲言碎语,对秦晓薇从最开始的指桑骂槐,发展到时不时的拳脚相加。

直到昨晚,秦晓薇带女儿回家,原主伸手要钱去赌,秦晓薇苦苦哀求,反手被抽翻在地。

原主扬长而去,到狐朋狗友家里喝酒吃肉耍到大半夜,醉醺醺地往家里走,醉得狠了栽进了沟里,再也没爬起来。

寒冬腊月的,活活冻死了,秦晓薇抱着陈阳冻僵的尸体,失声痛哭。

原主死后,秦晓薇带着女儿回到娘家,父母和兄弟不待见她,满脑子盘算着把她嫁出去换彩礼。

在父母的安排下,秦晓薇接连相亲了数次,对方都不愿意她带着女儿上门,父母气急了逼她把孩子扔出去,反正不是亲生的。

秦晓薇舍不得女儿,偷偷带着女儿去了城里打工。

直到家里传来弟弟的噩耗,弟弟财迷心窍,赌场出千,被人家当场抓住。

对方狮子大开口要一百万,否则就剁了弟弟的双手双脚,还要叫人煽了他。

父亲被弟弟气得旧病复发,躺在医院急等着做手术。

手术费用高昂,两者加起来足有一百二十万!

在那个年代,几乎是天文数字!

懦弱的母亲,将全部重担推到了秦晓薇身上。

秦晓薇很清楚,自己浑身上下能卖上价的,只剩下一张漂亮的脸,和清白的身子。

所以,在耗尽数年打工来的积蓄,变卖了老家的房子,跟亲戚朋友借了十几万后,她选择了卖掉了自己。

给一个垂涎她已久,年纪都能给她当爸的煤老板做了小三。

做小三的日子并不好,煤老板时不时的暴力相向,就连对方的原配,也找上门撕了她好几次,甚至将她当小三的事传得满城风雨。

讽刺的是,老家的父母兄弟得知消息,竟也怒骂她不知廉耻,要跟她断绝关系。

秦晓薇却选择默不作声,从她卖给这个男人起,一切就已经注定。

好景不长,煤老板的生意一落千丈,负债累累,对秦晓薇和女儿的态度也越发凶暴起来。

直到端午节的一个晚上,煤老板来到别墅,醉醺醺地将母女俩扯到客厅。

扯着女儿的头发告诉她,花钱投资在娘俩身上这么多年,今晚该还债了。

要娘俩伺候陪人睡一觉,她要是敢不听话,就把女儿卖到国外让人糟践,到时候可就不能怪他心狠手辣了……

那一刻,看着女儿在那里苦苦挣扎,看着头顶上那张包养自己的男人狰狞的脸。

往日里生活的重担,命运的不公,已然彻底压垮了她。

再然后,一场突如其来的骇然大火,出现在城郊别墅。

大火烧了整整一个晚上。

事后,搜救人员在房间角落里发现了一具烧得焦黑的尸体,身下死死护着一个烧得遍体鳞伤的少女……

七八个人费了老大的劲,才将双方分开。

很快,搜救人员发现少女除了身体被大面积烧伤,并未死去。

经过急救,总算救了回来,竟是秦晓薇的女儿,专案组从她的口中得知了当晚的详情。

这桩案件轰动一时,据说里面牵扯某个大人物,上面对此非常重视。

新闻一出,无数人为之扼腕叹息,所谓红颜薄命,命运不公,将一个本是良善温柔的女人逼到了如此田地。

至于秦晓薇的女儿,据说身体烧伤过于严重,几乎等于毁容,后面听说离开了这座城市,去向不明……

哪怕时隔多年,陈阳对这起案件记忆犹新,他也曾为秦晓薇的命运感慨过。

这个世界上,有人过得风光无限,有人却生不如死。

那时陈阳在心里叹息,希望秦晓薇和她的女儿下辈子不再命运多舛,能遇到一个好男人,安安乐乐一辈子。

只是没想到,自己竟然重生到了原主陈阳的身上,成为了秦晓薇的男人,一切悲剧的起点。

或许是造化弄人,老天爷执意要将母女俩幸福一辈子的差事,交到自己手上了。

他又想起迷糊间听到秦晓薇说的话,结合上辈子的新闻。

“小晴确实是她捡的弃婴,这三年错怪小丫头了,想必她跟着我也受了很大委屈。”

陈阳叹了口气,四周打量了一眼,借着微透的光亮,才发现自己竟然躺在麦秸垛里面。

这是老农村把夏天打场后的麦秸秆,堆到一起形成的,多半是昨晚秦晓薇出门,找到醉倒在沟里的自己。

见他浑身冻得梆硬没了呼吸,情急在麦秸垛里面掏了个洞,抱着他就钻在这里面。

娇柔温热的呼吸混含着芬芳吹在脸上,痒痒的。

也不知道是他喝多了情绪高涨,只觉秦晓薇这种纯天然的美,是他见过的无数女人中绝无仅有的,竟然感觉到一股火龙,硬生生有了起势。

“……靠,哥们你不是萎哥吗?怎么还起来了?”

陈阳隐隐感觉到哪里不对劲,没来得及细想,只见怀里的秦晓薇的长睫毛,柔柔弱弱颤动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