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小说
2020小说排行榜前十推荐

酒神娘子不爱天下只爱钱爱吃柚子的袖子,酒神娘子不爱天下只爱钱免费阅读

《酒神娘子不爱天下只爱钱》小说简介

最近非常热门的一本书《酒神娘子不爱天下只爱钱》,它的作者是爱吃柚子的袖子书中主要讲述了:司婉清狐疑,你能不能站起来跟我有什么关系?又不是我干的。一段记忆浮现脑海,虽然有些模糊,但还能有些大概印象。当今圣上还是皇子的时候,与太子分庭抗礼。陆子逸与太子一奶同胞,全力都支持太子,从来都看陆子荣……

酒神娘子不爱天下只爱钱爱吃柚子的袖子,酒神娘子不爱天下只爱钱免费阅读

《酒神娘子不爱天下只爱钱》 免费试读

司婉清狐疑,你能不能站起来跟我有什么关系?又不是我干的。

一段记忆浮现脑海,虽然有些模糊,但还能有些大概印象。

当今圣上还是皇子的时候,与太子分庭抗礼。

陆子逸与太子一奶同胞,全力都支持太子,从来都看陆子荣不顺眼,两方势力,明里暗里争斗不断。

司婉清的父亲司将军,十分看好陆子荣,甚至希望女儿能入宫为后。司婉清自然跟着父亲站队,什么事情都为了陆子荣着想。

那是陆子荣刚刚继位那几天,司婉清带着一群人,踹开了庆安王府的大门。已经失势的庆安王府人丁稀少,连通风报信的下人都没有。

很快就找到了在后花园喝酒的陆子逸,不知道因为什么,那时候的司婉清很激动。二话没说,就赏了他一顿毒打。

一个黑袍老人拦住了她,“小姐息怒,还是老夫来吧。”

“好,虽然不能杀他,但也绝不能轻饶他。”看着倒在地上,疼得龇牙咧嘴的陆子逸,司婉清咬牙切齿的说道。

“小姐放心。”

黑袍老人居高临下的看了看陆子逸,一手掐在陆子逸的脉门上,不知道用了什么诡异的手法,陆子逸痛苦难当。黑袍老人运力一掌打在陆子逸胸口,陆子逸喷出一口血,自此经脉受损,武功尽废,身体孱弱,经常卧床不起。

这就是他现在站不起来的原因,还真的是“我”打的,甚至废了人家一身武功,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起不来就在那儿坐着吧!”

司婉清莫名觉得理亏,不想再谈下去,转身进屋看看。不知道这屋子能不能住人,但愿皇帝能仁慈一点,留一床被褥。

陆子逸看着她的背影,心中却止不住狐疑。为什么跟上辈子不一样呢?

上辈子喝完药,她就死在院子里了啊。

房子以前的主人设计得很好,不过时间久了,东西都破败不堪。从外面看觉得屋子不大,没想到里面空间利用的还不错。进门是一个正厅,只有一个瘸腿的桌子和一个长条凳子,已经是家里拿得出手的家具。

司婉清小心翼翼地坐下试试,还好能禁得住自己,很好很实用。

左手边就是卧房,两个人的箱笼都摆在这屋,屋里家具除了一个大床外什么也没有,空空荡荡,不过有了床,就应该叩谢皇恩了。

司婉清摸了摸床上的被褥,面料丝滑,被褥也十分柔软,虽然没有皇家常用的云海纹路,单从手感上就知道价格不菲。看样子,应该是从王府带来的,毕竟司将军府被封,什么都拿不出来。

被褥很大睡两个人绰绰有余,难道晚上要同床共枕?

司婉清很不好意思得胡思乱想,第一次见面,这样不太好吧,虽然他长得挺帅的,不过两个人仇恨那么深,没等培养到浓情蜜意那一步,就得被杀了吧。

想了想刚才陆子逸的脸色,司婉清觉得被杀的可能性非常大。

右手边是厨房,厨房里的东西一应俱全,能有个做饭的地方,真是太好了。

不过很奇怪,这么破的房间,怎么会有这么新的炊具呢?他们俩来的时候买的?

一个站不稳的王爷和一个千金小姐,谁会做饭?

心里有很多疑问,可如果去问陆子逸的话,他会说吗?

记忆没有完全的吸收,只有遇到一些事情,才能想起相关的记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还是先不问了。

司婉清趴在桌子上,感觉怀里有东西,探手入怀拿出一个小包裹,层层打开,发现里面竟然是两块玉佩、一枚金钗、两个镯子,虽然司婉清不是鉴宝专家,但也看得出非常值钱。

看来之前的司婉清是携款潜逃啊,这一定是两个人最后的家当了,嗯,钱还是拿在自己手中放心。

快速的整理好,放回怀中。

“贱人,你给我出来!你个不要脸的娼妇,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给脸不要,竟然敢打我家小姑!”门外叫骂声震天响,人还没进院子,屋子里都能听得清清楚楚,这嗓门堪比大观园里的王熙凤啊。

司婉清看了看外面的架势,可能还要打架,可别弄坏了我怀里的宝贝。赶紧把值钱的东西放到厨房的罐子里,摸了一个木棍绑在裙子下小腿上。

慢条斯理走出来,看到一个农妇模样的女人,牵着哭哭啼啼的袁秋,站在院门破口大骂。这是袁东媳妇宋氏,今天她家男人就因为送司婉清出城,结果被好一顿毒打,现在还躺在床上下不来地。

丈夫可是家里唯一的劳力,这要是以后都不能干活,这家以后还怎么过!

刚刚送走大夫,小姑就哭着回来告状,宋氏就像吃了炮仗一样,炸了!

领着小姑来找场子!

“你个挨千刀的煞星,都是因为你,我当家的才会挨打。你要死怎么不自己死,抱着别人家孩子跳井,活该你家死绝了!”宋氏越骂越气,原本家里就不富裕,这次又花了不少钱治伤,都是因为这个贱人。

“你把嘴给我放干净点,再满嘴喷粪,别怪我对你不客气。”司婉清长这么大,从来没听过这么难听的话。虽然很抱歉连累袁东,但他老婆要是再乱说话,她也不介意帮忙上一堂素质教育课。

“你不客气?我要看看你怎么不客气!”

司婉清没心思跟她废话,“你来这儿到底是要干嘛!”

“赔钱!我家那口子就是因为送你才挨打,现在不能下地干活,你得赔钱!我告诉你没有三十两银子,今天咱就没完!”

“要钱没有,人又不是我打的!谁打的找谁要去!”袁东大哥对不起了,等我变卖了收拾就赔给你,今天真的给不出钱。

“你还打我家小姑子,看这脸打的,你也得赔钱,少了十五两,我今天就把你们破房子烧着!”

袁秋一听嫂子提到自己,配合着放声大哭,好像有天大的委屈,如同死了嫂子一般。

袁家两次上门闹事,在村子里引起一阵骚动,邻里乡亲不少都来看热闹的。

人多嘴杂七七八八说什么的都有,“哎呦,这给人家孩子打的,刚才孩子哭得可惨了。”

“就是,一个大人跟孩子较劲,下手也没个轻重。”

“袁家那小子我去看了,就剩一口气吊着了,要不是因为送她,人家能遭这罪吗?”

“可不是,还是京城来的呢,这点钱都不给。”

“家里闹成这样,男人也不说句话,真没用。”

陆子逸刚缓过来点力气,想起身回屋,听到这些话,又阴沉着脸继续坐着。

小说《酒神娘子不爱天下只爱钱》试读结束

>>>点此阅读番茄小说正版《酒神娘子不爱天下只爱钱》全文<<<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