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宿主不是傻白甜小说,快穿之宿主不是傻白甜无广告版阅读

《快穿之宿主不是傻白甜》小说简介

经典小说快穿之宿主不是傻白甜是网络作者蚊姐的代表作书中主要讲述了:苏语睁开眼的时候,发现眼前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是没天亮?还是……停电了?她摸索着准备坐起来,冷不防额头被狠狠地撞了一下。不,确切地说,是她的额头撞到了某处。“靠,疼死我了。”苏语左手揉着额头,右手……

快穿之宿主不是傻白甜小说,快穿之宿主不是傻白甜无广告版阅读

《快穿之宿主不是傻白甜》 免费试读

苏语睁开眼的时候,发现眼前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

是没天亮?还是……停电了?

她摸索着准备坐起来,冷不防额头被狠狠地撞了一下。

不,确切地说,是她的额头撞到了某处。

“靠,疼死我了。”

苏语左手揉着额头,右手小心翼翼地往四周触摸,发现自己竟被关在一个密闭的小空间。

“系统,在吗?请问我这次的出场方式怎么有点不对头呀?”

自从意外遭遇车祸后,苏语便成为了久瘫在床的植物人。直至某日,她突然莫名接到了系统的邀请,说只要完成了系统派发的一系列任务,便能变成健康的正常人。

从此,她便开启了快穿模式,一直在不同位面穿梭,帮助宿主渡过难关,完成任务。

而她的所有宿主,无一不是惨兮兮的小可怜或小透明。因此,她每每穿越一次,都要努力让宿主摆脱困境,成为一个优秀的好孩纸。

“什么鬼?我这次是被绑架,还是怎么了?”

苏语小声嘀咕着,下意识地伸了伸懒腰。

就在刚挠头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头上竟然还插了一大堆的首饰。再一摸宽松冗长的袖子,她似乎懂了。

金步摇,玉簪子,耳坠,珍珠项链,玉镯,戒指,玉盘扣,玉佩……想不到自己身上竟然叮叮当当挂满了值钱的玩意。

“看来我这次是快穿成了被绑架的古代千金呀,貌似还是挺有钱的单位。”

苏语一边嘀咕着,一边用力推开头顶上方的木板盖子。

刚刚她胡乱推的时候,指尖上扎了两根木刺,所以她估计自己是被人关在了木箱或木柜子里。

臂力不够,脚力来凑。推来推去都推不动,苏语干脆屈起双膝,脚底朝上,用力一蹬。

“咚”地一声,木板盖子终于被她蹬开了。

几乎是一瞬间,明黄又刺眼的光线差点亮瞎她明亮的大眼睛,吓得她立刻闭上了眼睛。

十几秒过后,她才一点点睁开了眼睛,渐渐适应了这个新环境。

“系统,不带这么坑人的,这也实在是太没人性了吧。”

苏语睁开眼,环视四周后,立刻毛骨悚然。

她这才发现自己所处的地方原来是个墓室,关着自己的也不是什么木箱子,而是一副棺材。

对,一副华丽的小棺材。

为什么说是小棺材呢?因为自己旁边有一副更为夸张、更为华丽的大棺材。

再看自己身上,一袭喜庆的大红嫁衣,上面纹着吉祥的图案,脚上是一双精致的红色绣花鞋,身上的每一个配饰无不彰显着身份的尊贵。

“所以,我不是什么被绑架的富家千金,而是个刚入土的新娘?”

苏语喘了口气,然后从棺材上爬出来,接着双手放在大棺材前。

系统从来不会做没意义的事,自己既然重生在棺材之中,必然和这幅大棺材里头的人有关。

虽然有点害怕,但她还是硬着头皮打开棺材。

希望这里头不是丑八怪,不是糟老头子,也不是面目全非死状惨烈的无头尸之类的。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棺材盖终于被苏语打开了。

在见着棺材里头躺着的人之后,她终于长松了一口气。想不到竟是个面如冠玉,鬓若刀裁,眉如墨画,鼻如悬胆的俊美男子呀。

“喂,系统,我这次的任务是什么?你好歹说句话呀。”

“随便。”终于,一个低沉机械的声音冒了出来。

“系统,你终于舍得吭声了。你如果再不说话,我都要怀疑你是不是死机了。”

“你如果再多说几句,你的任务次数将继续延长。”

“哥,我错了。我就开个玩笑而已,你千万别放在心上。对了,你刚刚的‘随便’是什么意思,我不是很明白这个概念。”

“自由发挥。”系统再次机械答道。

“哦,好的,我知道了。”

既然系统都这么说了,那苏语自然不再啰嗦,飞快地跑向出口,头也不回地走了。

她现在可是活人,墓室不可久留,能快点离开还是快点离开为好。

墓室的四周是一排精致的油灯,昏黄的灯光一路延伸至前方。

苏语粗看了一眼,见每盏油灯下方都有一个特殊的桶状装置,估计里头都是灯油,因此这些油灯可以燃烧很长一段时间。

穿过数十米的墓道,她终于走到了尽头,面前是一堵厚厚的墙。

她对着这面墙又是踢又是挖,忙了一通之后,最终还是老老实实地回到了墓室的大棺材边。

她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系统要说“随便”了,因为她如果单单凭借自己的力量,根本就不能离开这个墓室。

这系统真是够了,没有一点人情味,害她白跑了一趟。

苏语用手指戳了戳这俊美男子的脸庞,触手只觉温暖而柔软,根本没有僵硬冰冷之感。

“醒醒,喂,快醒醒。”

她摇了摇男子的身体,对方却似熟睡一般,没有任何反应。

没反应,醒不来,怎么破?

紧接着苏语对着这男子又是掐人中,又是捏耳垂,又扎手指。

折腾了一大通之后,对方却仍然无苏醒的迹象。

苏语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斜靠着棺材闭上了眼睛。

系统让自己出现在这具棺材旁边,定然表示自己的任务和此人有关。而这人尚有体温,却无气息,分明是假死状态。摆在眼前的难题是,怎么把这人救活。

她冥想了一会儿,脑子里细细回忆小说和影视剧中的情节。

一般古代的假死方法都是服用假死药,过段时间再服用解药,方能恢复正常。

系统下发的任务皆是在她范围之内,既然自己没解药,又无人搭救,这说明对方不是服假死药而死。

那,还有什么方法能让人假死呢?

冷冻舱?

呸,看来是科幻片看多了,怎么会联想到这个呢,现在可是古代呀。

脑子突然灵光一现,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

金针?对,或许是金针封穴。

一想到此,苏语立刻站了起来,双手摸向男子的脑袋。

果然,没多久她便在男子的颅顶摸到了一根细针。毫不犹豫地,苏语轻轻把这枚细针拔了出来。

不多时,躺在棺材之中的男子终于睁开了眼睛。

“你是谁?本王为何在这里?”

小说《快穿之宿主不是傻白甜》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