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悬案》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第九章 掩盖真相

《大明悬案》小说简介

热门新书《大明悬案》上线啦,它是网文大神吴钩w的又一力作书中主要讲述了:三五分钟过后,果真如他二人所料,这层石灰泥下遮掩着一张大约六十多岁的脸。但是,为了进一步挖掘与案件有关的蛛丝马迹,二人不忙将尸体埋葬,而是蹲在尸体旁仔细观察。“一位老人,谁这么心狠手辣!”李忘愤怒道。……

《大明悬案》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第九章 掩盖真相

《大明悬案》第九章 掩盖真相 免费试读

三五分钟过后,果真如他二人所料,这层石灰泥下遮掩着一张大约六十多岁的脸。但是,为了进一步挖掘与案件有关的蛛丝马迹,二人不忙将尸体埋葬,而是蹲在尸体旁仔细观察。

“一位老人,谁这么心狠手辣!”李忘愤怒道。

“无怨无仇谁会犯案!”

“莫非死者是渠水县很多人认识的?不然,凶手干嘛还特意用石灰泥遮掩他的脸。”

“大人理解的对极了。但也有可能是单纯的制造假象而已,目的是与李大壮的妻子做完美假象。如今看来,李大壮妻子之死与这老头之死两者毫无瓜葛,凶手是两个人。是害死老头儿的凶手借李大壮妻子制造出来的。也有可能是杀害李大壮妻子的人借一老人尸体制造出来的假象。不管凶手残害的人是谁,但目的也许只有一个!”

“我知道,就是故意制造出一对奸夫淫妇的假象。”

“大人说对了。”

“也许不完全对,看来事情有些复杂。这个李大壮面对一具男尸压在自己妻子尸首上为何没有一丁点儿反应,简直是置若罔闻。这里面有文章啊!”

“大人,我们还得从李大壮开始调查。”

“同时还得调查关家矿山!仵作说了,这人是在矿山工作出事的。”

“大人,这关家可不好惹啊!这关天云可不简单呐!他不但朝廷有人,而且家财雄厚,可以说能呼风唤雨,也是朝廷重视的人才。四大世家其中就有关家。”

“四大世家?我怎么未曾听说。”李忘痴痴地望着吴老三,需要他详细道来。

“四大世家先帝御封的,他们主要为朝廷效力,有青州的青瓷王陆天成,他们的青花瓷器尤为出名,被御封为青瓷世家;渠水县的矿产王关天云,矿产量大得惊人,得封矿石世家;还有凉州的马啸山,幽州的张元宝……”

“罢了,罢了!陆天成灭族惨案……唉!我的棂儿呀……”提起青瓷王陆天成李忘就揪心,因为他日思夜想,情有独钟的陆棂儿。

“大人,快埋掉尸体,咱们去找那李大壮。”

“看看你,死人的鞋子掉了都不管。人死了,但也要穿得体面点儿吧!”李忘指着刚才不小心崴倒自己的地方道。

原来,死者的一只鞋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掉在那里了。吴老三立刻后退几步捡起来。正要重新为死者穿上之际,却发现李忘傻呆着盯着尸体不知道啥时候裸露的肩膀。

“李大人,发什么愣呢?李大人……”吴老三竖起鞋子挡住李忘的视线,并且摇晃不停。

李忘像中邪似的无动于衷。吴老三唤了数声仍旧没有反应。

既然这样,吴老三只好以下犯上,扬起鞋底儿朝李忘脸上拍去。

“啪……”一声,不重也不轻,不痛也不痒,就是这吴老头胆儿挺大的。

“喂!你有病吧!”李忘吓一跳,瞪眼朝吴老三骂道。

“大人,皇上给的三个月时间很快就过了,得争分夺秒,我是替您着想啊!”

“本大人这不正发现疑点了么!”

“什么疑点?”

“看死者的肩膀。”

“没什么啊!死前留下的伤疤而已。”吴老三特意靠近尸体的肩膀查看。

“仔细看紧挨着伤疤的地方。”

“大人眼睛真好使,不过那也只是个小伤疤。”

“废话!虽然都是伤疤,有大有小,但是时间不一样。看仔细,其实这小伤疤是个烙印,而且有好些年了。而大伤疤却是近几天被利器击伤所致。”李忘干脆撕开死者肩上的衣料,认真仔细检查那两道重叠,新旧不一的伤疤。

“原来大伤疤掩盖了小伤疤,新伤掩盖旧伤。”吴老三也看出来了。

“是凶手故意在掩藏什么!”

“这被新伤压着的旧疤我咋看咋像个字呢?烙印烙的字。”吴老三用力去抠,想把那块儿大伤疤抠掉,然后就能一眼看到那旧伤疤到底是伤还是烙印。反正,那里曾经烙着一个字。

“别白费力气了,再抓,恐怕整个肩膀都会稀巴烂。虽然看不全,那不是还露着半截儿字吗?看看是啥字?”李忘不识字,只好让吴老三来辨认。

“不就是个‘小’字嘛!”

“这只是一小部分,如果要是能全部辨别出来那可是个大秘密啊!”看着这个被人故意捣乱的线索李忘深感惋惜。

“大人无需太过惋惜,记住这是烙上去的烙印,眼下虽然只留下一小半儿,只能看出一个‘小’字,但只要找到使用烙印之人便可查明一切,就可以知道整个字。”吴老三非常有信心。

“毫无头绪,怎么查?”

“烙印嘛,就应该出现在铁匠铺。”

“铁匠铺!”

“大人这下应该好办了吧!”

“方才不是有老百姓议论前几天东城巷子关家铁匠铺的老板死掉了吗?”

“对,所以我们得查查他的死因,查关家铁匠铺。”

“看起来非常复杂,但是必须查!我很想知道死者肩上到底烙的是个什么字!这背后到底掩藏着什么大秘密……”

“大人……”

“又怎么了!”

“别动!”吴老三突然伸出手做出停止的手势竖在李忘眼前。

“搞什么鬼!”李忘冒火道。

“大人脸上有东西。”吴老三准备伸出手去摸李忘的脸。

李忘迅速后仰,自然反应抬起头往自己脸上抹了一把,手掌沾满了淤泥。另外,还有许多干燥的灰尘颗粒,“呸呸!脏,这都是拜你所赐!竟然敢拿死人的鞋子扇我的脸!”李忘指着吴老三大骂。

“大人,不对啊!”吴老三越想越奇怪。

“什么地方不对?”

“仵作验尸说死者是在关家岭矿山出事的吧?”

“没错,所以这鞋底儿沾满了矿井里的泥巴……”李忘话说到此,突然又想到了什么,惊叫一声道:“呀!不对!既然在矿井里劳作,那整个鞋底儿应该会沾上厚厚一层湿泥巴。为什么我脸上会出现干的石粉土灰,还有干燥的粉尘颗粒!这鞋底儿上只是一层湿泥巴而已。这是凶手故意伪造的凶案线索,目的是掩盖真想,或者是误导追案者。”说罢,赶紧脱下死者的另一只鞋子,用石子在鞋底上刮,一层湿泥巴就剥落了,一个干巴巴,一拍就灰尘飞扬的鞋底儿呈现在眼前。

“凶手故意制造这么一出,难道就是想栽赃嫁祸给关家岭矿山?”

“不确定。凶手或许与关府的人有深仇,要么就是这关家岭本身存在问题。”

“查,一定要下决心去查!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李大壮、关府、关家岭矿山、东城巷子关老板的铁匠铺,统统彻查!”

“立刻回城。”

突然,一阵凄美、忧伤的箫声在柳林间流动,让人听着有些悲悯。这箫声仿佛是在同情所有冤死之人。

“吴老,哪来的箫声?”李忘惊讶地问。

“那边,最高的那棵柳树。”吴老三指向箫声流入耳畔的方向。

“虽然有些伤感,但还是那么的中听!把我都吹晕了。”

“大人,是醉了。陶醉。”吴老三汗颜道。

“好像是个俏姑娘呢!”李忘伸长脖子拼命在柳林间搜寻人影。

“大人,是侠女,而且很漂亮,我看清楚了。”吴老三盯着一处,目不转睛道。

“在哪啊?”一听说是姑娘,而且是侠女李忘有些急。

“那!”吴老三双掌夹着李忘的脑袋猛然偏左一转,脖子都“咯噔”一响。若是旁人听了,还以为脖子扭断了。

李忘倒是没在乎自己的脖子断或脑袋歪,因为此时他正全神贯注地盯着某一点,那是一棵高大枝叶纷繁的柳树。树丫上躺着一位紫衣姑娘,正专心致志地吹着箫。箫声凄美却也动听,足够打动人心。那紫色的衣袂在风中飘动,还有她那被风吹散的长发,像轻轻柔柔拂动的柳条,飘逸又自然。

李忘撒腿就跑,好比那百米冲刺,因为他要以最快的速度接近那紫衣姑娘。

他不顾崴脚的危险踏过许多坟墓,乱石窟窿,终于跑到那棵柳树下,累得气喘吁吁。

“喂,喂……”李忘用很不礼貌的方式打招呼。

箫声突顿,那紫衣姑娘不曾看一眼李忘,但开口回话了。

“我不叫喂,本姑娘有名有姓。”

小说《大明悬案》第九章 掩盖真相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