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小说
2020小说排行榜前十推荐

《两晋风云乱》全集免费在线阅读(日出迁乔)

《两晋风云乱》小说简介

热门网文大神日出迁乔的新书两晋风云乱墙裂推荐给大家阅读书中主要讲述了:诸葛胤回到寝宫,他的两个仆人,一个文伯,一个小青子见二人这么快就回来了,很纳闷,同时迎了上来。诸葛胤吩咐道:“收拾东西,拣要紧的带,马上走。”二人愣了,文伯跟了诸葛胤一辈子,知道诸葛胤的脾气说一不二,……

《两晋风云乱》全集免费在线阅读(日出迁乔)

《两晋风云乱》 免费试读

诸葛胤回到寝宫,他的两个仆人,一个文伯,一个小青子见二人这么快就回来了,很纳闷,同时迎了上来。

诸葛胤吩咐道:“收拾东西,拣要紧的带,马上走。”

二人愣了,文伯跟了诸葛胤一辈子,知道诸葛胤的脾气说一不二,见他脸色不对什么都没问,转头收拾东西去了。

小青子岁数小些,也跟了诸葛胤七八年:

“公子为何走得这般急?发生什么事了吗?”

诸葛胤摆摆手:“别问了,快去收拾,马上就走”

曹复见先生真的要走,急得眼圈都红了:

“先生要去哪?先生不要复儿了吗?”

曹复很喜欢先生,在曹复心里,先生是比父皇更像父亲的人,他舍不得先生走。

诸葛胤低头看向曹复,眼神怜悯,曹复聪明伶俐,两年相处下来,他很喜欢这个孩子。

他身子孱弱,没有娶妻生子的打算,这两年一直把曹复当成自己的子侄辈教导。

诸葛胤矮下身子把曹复揽在怀里,问他:

“还记得前两日,先生给你讲的‘君不密则失臣,臣不密则失身,几事不密则害成,是以君子慎密而不出也’是什么意思吗?”

曹复使劲点头:

“记得,意思是说,君上说话不慎密,会失信于臣子;臣子说话不慎密,会祸及自身;重要的事情不慎密,会引来祸患。所以君子处事说话要谨守慎密,不该乱讲话的。”

诸葛胤挤出个笑容,赞道:

“复儿乖,记得真好。

曹复被先生夸奖,高兴得小脸放光。

诸葛胤又道:

“先生今天最后给你上堂课,那句话还有一个意思,复儿一定要记住。”

曹复乖乖点头:“复儿听先生教诲。”

诸葛胤一字一顿道:

“如果君上谋事不慎密,会失去臣子的拥护;臣子谋事不慎密,会失去官位甚至生命;进行中的事不慎密就会办不成。所以君上应言行谨慎,思谋再三而动,才会取得出其不意的效果。听明白了吗?”

曹复鼓着小脸,点点头又摇摇头:

“好像明白,又好像不明白,是今天父皇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吗?刚才父皇说夏帝少康,还有那个高祖,他们是谁?父皇问他们是什么意思?是父皇说错话了吗?先生是因为这个要走吗?”

曹复大大的眼睛里满是疑问。

诸葛胤叹口气,眼神愈发怜悯,以他的判断,曹髦马上就要大祸临头了,他救不了曹髦,曹髦疯了。

他不能说曹髦不对,只能说曹髦太心急了。

几个月前,有人声称在宁陵的井里发现黄龙,其意是贬损曹髦这个真龙天子被司马氏困得动弹不得。

曹髦深有感触,当即赋诗一首:

伤哉龙受困,不能跃深渊。

上不飞天汉,下不见于田。

盘踞于井底,鳅鳝舞其前。

藏牙伏爪甲,嗟我亦同然。

隐喻他这个天子被困在深宫中,既出不去,也不能劳作于民间为百姓排厄解难,每天像只受伤的龙,看着小鳝鱼们在他面前耀武扬威,虽有利爪却只能藏起来,毫无用处。

等诸葛胤知道这件事时,《潜龙诗》已传遍京城了。

司马昭得知后大怒,第二天就进宫逼曹髦下旨封他为晋王予以还击。

曹髦愤怒难当,却不得不下旨封司马昭为晋公,‘公’跟‘王’如何能比,司马昭固辞不受。

算上这次,曹髦前前后后下过十次圣旨封司马昭为晋公,都被推辞了,不是司马昭高风亮节,而是嫌‘公’太小。

事后,司马昭阴碜碜道:

“陛下,您今日舍不得封臣晋王,明日臣给自己的封号就不是晋王了。”

说完,不怀好意地瞧瞧曹髦头上的金冠,嚣张地大笑离去,气得曹髦当时就吐血了。

他来魏宫后,屡屡劝谏曹髦要忍,要暗自筹谋,不是有万全的把握,万不可提前发动,初始曹髦还听,近半年越发不听劝了。

曹髦说:“先生总说让我忍,可司马老贼还能给朕多少时间?先生看不出来司马老贼的刀已经架到朕的脖子上了吗?”

他劝曹髦:“陛下不忍,只有死路一条,再忍忍,或许就忍出一线生机。”

曹髦不听,他今天带着曹复去见他,就是想再劝劝曹髦,想让他在做事前多想想儿子,万一他出事,曹复怎么办?

结果刚走到殿前就听到刚才那一幕。

从三位大臣的回答上看,王经或许是在为曹髦考虑,他也劝曹髦要忍,而那两位大臣就说不好了。

诸葛胤不相信他们不明白曹髦什么意思,万一有人告密,曹髦的祸事就在眼前了。

曹髦手里一丁点倚仗都没有,就耐不住性子公然和臣子们讨论夏帝少康和汉高祖刘邦孰高孰低,这就是刚才他跟曹复说的‘君不密则失臣’。

曹复见先生的眼神愈发暗淡,扯扯诸葛胤的袖子:

“先生不要走,先生告诉父皇他说错话啦,父皇会改的。”

曹复不知道父皇说错了什么,惹得先生要走,但他信任先生,认定是父皇说错话了才惹先生不高兴。

诸葛胤把曹复抱在怀里,这两年他天天跟曹复在一起,真心喜欢这个孩子,明知曹髦大祸临头,却不忍心把曹复抛下。

可曹复是当今魏帝之子,不是普通百姓家的孩子,他怎能说带走就带走。

少东堂的气氛很不好。

王经正在苦劝:

“鲁昭公不能忍受季氏专权,讨伐失败,失掉国家被天下人耻笑。陛下难道忘记前人的教训了吗?如今权柄落入司马氏昭手中已久,朝廷大臣只为他效命,这不是一两日的事了。陛下在宫中无人相助,力量弱小,您一旦去讨伐司马昭,祸福难料啊!”

曹髦反驳:

“那是因为大臣们不知道朕的心意,司马老贼谋划数十载,突然发动政变,我曹氏一族措手不及,没能及时举起大旗反抗司马氏,若那时有我曹姓子孙竖起大旗,朝中大臣和在外的将士们定然一呼百应,绝不是今日之局势。”

王沈、王业没说话,互相对了眼神。

曹髦又道:

“刚才王恃中说夏帝少康能成事,是因祖宗留下来的旧臣还在,明里暗里会有不少相助于他的人,难道我曹氏经营江山数十载会无人相助?

更何况司马家近些年来行事猖狂、专权无忌,朝中大臣颇有微辞,外任将领也多有不服气的,怎会一点儿胜算都没有?退一万步讲,我为君,他为臣,君要臣死,他怎可不死!”

王经还要再劝,曹髦伸手止住他,看向王沈、王业二人:

“二位爱卿认为朕意如何?”

王沈拱手长揖到地,大声道:“陛下圣明。”

王业见王沈行此大礼,也跟着长揖到地:“陛下圣明。”

王经见这二人不但不劝,还附和,脸涨得通红,指着他们:“你……你,你们……”

他气得说不出话来。

曹髦得意道:“王爱卿,你瞧朕的侍中和散骑常侍都认为朕说得有道理。”

说完,他从桌上抽出一卷轴,示意身后的小侍拿给三位大人看。

王经看完神色巨变,这是讨伐司马昭的诏书。

王沈神色不变,面色坦然。

王业面色微变看向王沈,见王沈一派泰然处之的模样,心下稍安。

曹髦见三人看完了,微笑道:

“三位爱卿,举事就在今夜,众爱卿等着朕的好消息吧。”

小说《两晋风云乱》试读结束

>>>点此阅读番茄小说正版《两晋风云乱》全文<<<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