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这个镖师有点刚》txt下载

《这个镖师有点刚》小说简介

推荐一本网络作者好风长吟88的新书《这个镖师有点刚》,这是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北方晚春的子夜还是异常寒冷。虽然脸上蒙着厚厚的软布,程老二还是冻得直哆嗦,拎着缰绳的手冻得快要握不住了。前头探路的夏护卫倒不似白天的蠢样,他自跳上马背的那一刻起,就变成了一头刚出笼的豹子,蒙头蒙脑地直……

小说《这个镖师有点刚》txt下载

《这个镖师有点刚》 免费试读

北方晚春的子夜还是异常寒冷。

虽然脸上蒙着厚厚的软布,程老二还是冻得直哆嗦,拎着缰绳的手冻得快要握不住了。

前头探路的夏护卫倒不似白天的蠢样,他自跳上马背的那一刻起,就变成了一头刚出笼的豹子,蒙头蒙脑地直往前冲。

他身边几点忽明忽暗的灯火指引着后头的程老二前行。

程老制定的路线是经伊川,汝阳,南召几县,打南阳郡过,然后直奔雍州,尽量走最简短的路线。

因为是后半夜出行,从洛阳城内到近郊一带,他们一直不敢疾驰,卯时初才出了伊川县境,向南往汝阳行去。

此时天边已有了一丝丝若隐若现的亮光,寒气好似更甚了。

程老二听得自己的马儿正呼呼地喘着粗气。

她驾的是两乘马车,上面坐了三个人,马儿必须休息一会了,人也要吃点东西才行,太冷了。

她吹了个响哨,哨音在空寂的狭长官道上显得清晰无比,前头的人听到了,放慢了速度,等着程老二的马车靠近。

“前头右手无林处拐进去,有个小庙先歇会儿,马不行了。”程老二常年在外,对这段道路十分熟悉。

所幸开始的这一段还算安全,估计是谁也料不到他们会子时出门。

可是接下来呢?白天又会是怎样的情形?一个富家小姐,只带两名仆婢上路,还是在大半夜,到底有何隐情?这一路行去真的安全吗?

春雪服侍小姐坐在火堆边,她自己倒是神色正常,显然也有些武功底子,不过那小姐颠簸得脸色有点难看,正蔫头耷脑的。

程老二活动了几下已经快要冻僵了的四肢,心里想着,那边到底发生了何事,让这位小姐非去不可?

春雪拿出水囊揣进怀里想热一热再给小姐喝几口,程老二看了眼,便自车底取出一杆小吊锅来,倒了些水吊火上热着。

“这种天气要喝点热水才行,你再去那边打点水,预备着在路上喝,我给你家小姐活活血。”

春雪如临大敌,死活不让程老二近身,这人身上一股子寒气,要冻着小姐了如何是好?

没想到程老二抬脚便踢来,春雪便滚到了一边,半天晃不过神来,夏恩抽刀瞪着程老二,被小姐摇头制止了。

“嘿,嘿,天气冷脾气大,最好照我说的去做!一个两个的真是叫人头痛!”

春雪去打水,夏恩警戒。

小姐无可奈何地看了程老二一眼,程老二转头一笑,立即又是一副沉静温婉的样子。

坐不得马车的人,能颠簸得吐出五脏六腑。

程老二用布包了自己的手掌,然后执起小姐的右手,轻按其虎口,给她推宫过血。

估计是程老二的手太冰了,小姐冻得直哆嗦,程老二莞尔轻笑:“到底是坐马车里面暖和,我那镖银也不是那么好挣的。”

小姐只好垂下眼眉,不去看她,不过也在心里嘀咕,这人居然做了这么些年的镖师,是如何熬过来的?

夏护卫狠狠地刮了程老二一眼:老子那三十多两的赔偿呢?喂了狗?

啧,啧,啧,砸坏别人家东西,是要照价赔偿的,你师父没教过你吗?

春雪打得水上来,见一副“岁月静好”的样子,不禁忧虑万分:小姐只怕被程老二吓傻了。

如果小姐知道她在想什么,只怕会说,终于能好好眯一会了。

夏护卫撞了下春雪,像个好奇宝宝小声地问道:“她刚才踢你,你怎么不还手?”

“她掸了你一指香灰,你怎么不还手?”

“那不是……”夏护卫心下赫然。

俩人对视一眼,感觉不要太美妙了:千挑万选派来保护小姐的人,居然被人家的一个小指头震慑住了。

春雪无端地想起三年前一件往事,有晚,小姐一身是伤的回到府上,一路大声斥责闻讯赶来的众多仆婢和太医,一路跌跌撞撞地跑到后院,小姐点了一把,烧了一寓偏院,然后一脸冷漠地回房了。

紧跟着赶来的六少爷眼睁睁地看着小姐点火,看着小姐烧屋子,自始至终没说一句话,只在小姐走后,一个人守着那堆灰烬坐了一晚上,任谁去劝都不管用。

向来心疼六少爷的小姐对此不闻不问。

那晚过后,六爷就再也没来过府上,小姐不久后也搬走了,再也没回过自己府上。

春雪记得那个偏院之前空置了好几年,小姐从不许任何人靠近,只有在六爷来时,姐弟俩才会进去坐坐,至于那里曾住过谁,为什么会不让人进去打扫,府上人一问三不知,甚至还告诉春雪,主子的事最好不要过问。

不过,总有些人知道些枝末,偷偷说起,那屋似是住过一个叫阿陌的女子,打架很厉害的那种,其他的就不太清楚了。

自春雪被派往小姐身边护卫以来,除了大少爷和六少爷,她从未见过小姐对谁这么亲近过,小姐虽然未曾给过程老二好脸色,但小姐的言行举止中流露出来的信任让春雪不得不惊诧:

这人到底是谁?

春雪远比夏护卫机敏聪慧,便低声嘱咐他:

“她是小姐指定要找来的人,不可轻易得罪了。”

“你说主子认识程老二?不可能,主子根本就不搭理她。”

“这样才怪嘛,按说……”

其实,春雪真正想说的是,小姐不是偷偷看过程老二几眼吗?天下能有几人值得小姐偷眼看的?

她感觉这些话对一个男子说出来不妥,便转头对夏护卫说道:

“我守着便是,你去休息下。”

夏护卫也不客气,吃了点干粮倒头便睡在了火堆边,接下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都不能强撑。

因为保的是哑镖,不能插镖旗,也不能喊镖,遇着荒山野岭,只在车轱辘打油悄然而过。

其实这种镖护起来更加考验人,毕竟山匪路霸不知道你是哪条道上的,你不说他就当不知道,自然不会以江湖之礼相待,见到人他们就抢。

想着要赶时间,程老二提醒自己,不能再按以往昼行夜伏的走法了,只得仔细算计着下个落脚点的位置,尽量减少餐风露宿的时间,下半夜是无论如何都要找地方住下,以免节外生枝。

夏护卫倒是越来越机灵,被程老二摔打过几次后,每到停靠点,总会先于程老二去查看四周环境。

落脚点的饮食,春雪也检查得十分仔细,每次都是她自己食饮后再请自家小姐品尝。

程老二暗叹:到底是大户人家出来的女婢!倒省了我不少功夫。

小姐自出发后未曾在言语上催促过程老二,也不过问路线如何安排,只满腹心事的样子。

他们四人三马一路穿县越郡、跑跑停停,停停跑跑,小心谨慎地向东南行去。

小说《这个镖师有点刚》试读结束

>>>点此阅读番茄小说正版《这个镖师有点刚》全文<<<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