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夫人 宁三小姐小说全文免费阅读,《重生三小姐她娇又软》最新章节

小说:重生三小姐她娇又软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橙子味儿橙子

角色:宋夫人 宁三小姐

简介:锦瑟无端五十弦 ,一弦一柱思华年锦瑟不知自己与那民国时期少帅周策最有名的红颜知己宁三小姐有着什么样的渊源。但无端成为宁锦瑟后,面对动荡的时局与已知的结局,锦瑟表示压力山大。暨洲督军府唯一的女儿,要什么男人没有。能将一手王炸好牌打的惨不忍睹,宁三小姐也是着实有些本事。既然接手了别人的人生,且知道结局,锦瑟表示决不重蹈覆辙。能否改写结局,结局又是如何?

书评专区

重生三小姐她娇又软

《重生三小姐她娇又软》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东都大帅府门前

导游背着小蜜蜂,摇着小红旗子,张嘴就是一口浓浓的东北大碴子味儿,对着面前十几人的小队伍道:“大帅府就是咱们今日参观的最后一站了,大帅是谁相信大家都知道了吧,不用我多介绍了吧。”

队伍中一个大高个子男人傻傻一笑,道:“东都大帅周宗盛谁还不知道呀,小学课本上都有,咱可是接受过正宗的九年义务教育的。”

又小声嘟囔了句,“电视也没少播大帅的故事,主要还是他儿子少帅流量大。”

“少帅周策可是人尽皆知的花花公子耶。”大高个子男人身旁的女朋友对着大家一副‘你懂的’表情说道。

“好啦好啦,别扯犊子了,赶紧进去吧,别堵在门口了。”导游挥了挥小旗子,招呼大家进府。

一群人跟着导游悠闲的走进了大帅府。

“大帅府,周策,周子卿……”

“锦瑟,你发什么呆呢,念叨什么呀,导游都进去了,咱们也快点进去吧,逛完大帅府咱们就可以回京了。”落在队伍后面,一身淡黄色连衣裙,娃娃脸的短发女孩推了推她旁边一身蓝裙,清瘦的女孩。

蓝裙女孩像是清醒过来,眼眸微闪,淡淡一笑,道:“没什么,绵绵,进去吧。”

刚走进大帅府便听到导游指着主楼外的两尊雕像道:“这便是少帅与夫人的雕像了,这大帅府啊,到处都可见少帅与宋夫人之间感人至深的感情啊。”

“导游,少帅与夫人既然感情至深,那么为什么少帅又留下了个花花公子的名号,据闻少帅当年冲冠一怒为红颜,为了那位宁三小姐可是差点与这位宋夫人离婚。”大高个子的女朋友不满导游的讲解,瘪了瘪嘴,不高兴的掐了大高个子一下。

大高个子被掐的一个激灵,知道自己女朋友是少帅与三小姐的cp粉,忙帮腔道:“是呀,少帅与三小姐在一起时可没有什么花花公子的称号,可惜了三小姐红颜薄命,不到三十岁就去了,之后少帅才整日留连风月场所的,可见宋夫人完全就是个摆设。”

“没有一个女人在宋夫人活着的时候进少帅府,这不也证明了少帅对夫人的尊重与爱吗?”导游郑重其事的道。

“我想导游肯定是站大房宋夫人的,肯定是宋夫人的粉丝。”黄衣女孩绵绵小声对身旁的锦瑟道,“不过你说电视上那么多关于少帅的故事,到底他最爱谁呀。”

“他自己吧。”锦瑟看着面前一身军装打扮的少帅铜像淡淡道。

爱宋夫人,那又为何会出现宁三小姐,让她难堪;爱宁三小姐,那又为何不娶她,让她受尽世人调侃。

他还是最爱自己,最爱他的权势。

大高个子的女朋友与导游各执己见,为少帅到底爱谁吵个不停,大高个子打圆场道:“少帅真正爱谁与咱们其实也没什么关系,不是当事人,永远没办法了解当事人的想法。”

“好啦,接下来是自由参观时间,你们随便逛逛吧。”导游许是听腻了这样的争论,不想再做多介绍,毕竟大帅,少帅太出名,也无需过多介绍。

“我想一个人去西阁看看,绵绵你一个人逛ok吗?”锦瑟对身边兴致一般的绵绵道。

绵绵挥了挥手,“你去吧,我去帅府后院溜达溜达,这帅府可真大。”

锦瑟点了点头,便一个人走向了偏僻的西阁。

走进西阁,便觉得一阵阴寒,一点阳光都照不进来,确实不是适合人居住的地方,照理说这样的房间应该是当时大户人家的杂物间或者储存室才对,可大帅府的西阁却家具饰物摆放的井然有序,俨然一副有人常住的样子。

到底是谁住在这里?

大帅府有那么多值得参观的地方,她却偏偏被这里吸引,一门心思的想往这里来,到底是为什么?

她在巴黎普修斯顿学院学设计,如今正是考研阶段,却因为每晚都重复做的一个梦越来越清晰,像着了魔一般回国来到了东都。

梦中的男女好像是宁三小姐与少帅,梦中的宁三小姐似乎和自己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锦瑟在这阴冷的西阁两眼无神,放空。

我记得这西阁的所有东西,挂在墙上的那副万一白大师的落霞图,欧式风格的家具,主卧里梳妆台上那个精致的百宝匣子,每一件都像是我自己亲手摆弄过的。

都说西阁是大帅六姨太的住所,可我觉得不是。

“锦瑟,百年了,你想知道为什么吗?”

突然凭多出一道声音,如寒冰般清冷的女声。

“谁在那说话,什么百年。”锦瑟一时间少了往日的淡然,急切的神情挂了满脸,好像快要寻到答案,却又迟迟不得的样子。

“百年了,我只能在你梦中出现,不断的召唤你回来,到了该回去的时候。”

“你是谁?”锦瑟紧绷着的神经突然像是得到了突破口般笃定的道:“你是宁三小姐。”

“是,我是宁三小姐,宁锦瑟,也是你,回去吧,很多人等着你。”

“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可能是你,你生在民国,而我却是地地道道的现代人。”

“回去吧,别再被爱情困住了,为自己活一次,也别再伤害那些真正爱你的人了。”

声音无限悲凉,听的锦瑟眼眶发红,泪珠忍不住的滑落在脸上。

突然脑子一片空白,失去了意识。

“锦儿,快快长大,我的锦儿以后定会一生平安无忧,爸爸一定会保护锦儿一辈子的。”

“锦儿,快看,大哥考上西林军校了,大哥终有一天也会像父亲那样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保护锦儿。”

“瑟瑟,快来呀,据说这次程夫人家举办的舞会少帅也会参加哦。”

“你叫锦瑟,锦瑟无端五十弦,可真美。”

“你忘了锦瑟的最后一句是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你认为他是真的在乎你吗,小姑娘,你真的太天真了,你让他现在就和妻子离婚,娶你,看他会不会答应。”

“宁家的脸都被你,宁三小姐,丢尽了,什么不学,偏偏去爱人家有妇之夫,真是有辱门风,宁家之不幸啊。”

“奔为妾,就算你宁家再家大业大,你也进不了我周家大门。”

“我现在不能娶你,但是终有一日我会同她离婚,我同她不是你想的那样,你要相信我,我会迎你进门的,再等等,等我。”

“他将你丢在西阁中自生自灭,你还对他心存幻想吗?该醒醒了,锦瑟。”

“锦瑟,值得吗,他不会来了,忘了他吧,跟我走,你不是一直都想去法国吗,到了那里,我会照顾好你的。”

“锦儿,乖锦儿,该回家了。”

“锦瑟……”

似乎有很多声音在告诉我这个故事有多糟糕,但我好像着了迷般一头扎了进去,所有人都劝我不能,不可以。

离家出走,为爱私奔,让家族蒙羞,插足别人的婚姻,这好像都是说的我。

他说他和夫人只是名义上的夫妻,他说夫人有爱的人,只等这一场战事结束他们便能彻底结束这场荒唐的婚姻了,他让我等。

为了他的一个等字,我死在了东都的雪天里,再也回不到暨城,再也见不到父母兄长了。

值得吗?

到最后我都不知这辈子到底值不值得,浑浑噩噩了一生,尽管不过区区二十六载。

好想认认真真的重来一次,做个别人口中优秀的人。——宁锦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