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破天霄免费阅读,剑破天霄最新章节目录阅读

《剑破天霄》小说简介

热门新书《剑破天霄》上线啦,它是网文大神东山谢安的又一力作书中主要讲述了:传说天霄生天河,万古不尽,后为大能者所断,一分为三,于天墟为霄汉,于北陆神州为苦海,于九幽冥府为黄泉。北陆神州,大符王朝,谯郡治下,鄜州城外,村庄名琼花,偏远安宁,与世无争。正值早春二月,低矮的琼树枝……

剑破天霄免费阅读,剑破天霄最新章节目录阅读

《剑破天霄》第1章 琼台十万花 免费试读

传说天霄生天河,万古不尽,后为大能者所断,一分为三,于天墟为霄汉,于北陆神州为苦海,于九幽冥府为黄泉。

北陆神州,大符王朝,谯郡治下,鄜州城外,村庄名琼花,偏远安宁,与世无争。

正值早春二月,低矮的琼树枝丫不知何时发出了嫩芽,不盈半月之后,白绒绒的琼花便会从顾安家,沿着村子小路,独绕过打铁大叔家,追着驼峰似的落花坡开入山的那头。

“仙乡琼台八千树,霓坛无双十万花,这琼花都是仙人种的,狗娃子你再折,小心肚子疼。”

打铁大叔头也不抬,摆弄着手里的铁尺子,脚下飞来的花骨朵仿佛已经告诉他是小顾安干的。

“萧大叔,你天天锤那把破尺子,你不闷嘛,后山溪里的鱼可肥了,喏,这是我和桐生抓的,大吧,还有村长给的琼花酒,可香咧。”

顾安拎着东西从树后转了出来,憨笑的脸上却怎么看都有股贼气。

“哼,你小子是那树上的麻雀,没食儿会起早?又想…嗯?哈哈,狗娃子,你惨了。”

打铁大叔瞧着顾安突然笑了起来,“镫”“镫”的打铁声都盖不住。

“是顾,不是狗!你才惨…”

话未说完,蓦的抬头,见着太阳的光色,顾安撒开丫子就往家跑。

顾安只有十五岁,棱角分明的脸上还带着些稚气,身形微瘦,可跑得却是飞快,顾安曾说自己跑得比豹子都快。

桐生没见过豹子,只承认说顾安比齐大嫂家的大黑还快,大黑,黑漆漆的,追兔子,一溜烟就没影了。

顾师言早已坐在棋盘旁边,手中拈着玉子如雕像一般,盯着旁边的沙漏,还有三息,二息,一息…

“呼呼”

沙子漏尽的一刻,伴着一阵风,顾安如计算好一般一屁股坐在了爷爷对面的椅子上,一把看不见的椅子,其实就是扎着马步。

顾师言从他五岁起,便规定顾安每个晌午必须陪他下棋,说是陪,可已经十年,顾安也没下过棋,因为顾安只能看看爷爷落子。

记得他第一次看时,爷爷只落一子,他便汗流浃背,瘫坐在了地上。

那棋仿佛有魔力似的,望着手中的玉子,如有千斤巨石般镇压着他的神经,片刻也难以支撑,如此已十年。

顾安已经可以看到第五子,他不知道爷爷为什么要让他看这个,爷爷不解释,他也只能照做。

但或许也是因为如此,让顾安与常人有些不同,桐生没见过豹子,顾安却见过,不但见过,他更是觉得,自己如果全力会比最年轻的豹子还要更快。

第三子了,顾安背上开始有些出汗,不过还很轻松,甚至有心思想萧大叔今晚会给自己讲什么故事。

萧大叔是村里的铁匠,帮村子里的人打所有的农具和猎具,可脾气古怪,没人愿意和他说上三句话。

顾安却不一样,和他玩得很要好,也只有他一个人知道打铁大叔的名字,萧尺木。

他每天去偷村长家的琼花酒,便是为了听故事,萧大叔的故事像装满了肚子一般。

什么侠士神医,皇子公主,甚至还有飞天遁地的神仙,斩落恶龙的强者,搬山填海的巨人,神魔大战,光怪陆离,总之让年少的顾安欲罢不能。

正想着,顾师言已举起了第四子,顾安已不能分心,此时,眼睛开始胀得通红,额头上的青筋也开始绽开。

他感觉自己面前的玉子慢慢的变成了一只无比强大的洪荒巨兽,比故事里的恶龙更加可怕。

他绷紧着全力,感觉身上的所有毛孔开始裂开,汗液和血液如石缝中的泥浆般粘稠的往外挤出,缓慢而痛苦。

足足一盏茶的时间,爷爷才将子落下,顾安全身都已湿透了,身上全是浊泥一般的东西,黏着全身,但他不敢放松,还未结束。

第五子,刚举起瞬间,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袭遍全身,如坠烈火,又如处万年寒冰,又像全身被锋利的长剑扎满,刺痛着每一寸肌肤。

顾安瘫倒了,如他五岁那年。

当他醒来时,又在那个大铁锅里,厚重的大耳缺了一只,三足而立,可能不是锅,但顾安从小便这样叫它,药香四溢,好像要把他煮了。

但顾安没有丝毫不适,反而舒服极了,身上也早已没了污秽,充满了活力。

顾安甚至觉得自己更壮了,像一用力就能蹿上村口的树头,但他不敢起,因为旁边的沙漏未完,又是规定。

终于时辰到了,顾安开始吃饭。饭桌就在爷爷的棋盘边,顾师言还在下棋。

这副棋顾安已经看着爷爷下了十年,甚至已经知道每一步会落在何处。

“下十年,不闷么?”

顾安受不了闷,但他不敢言。

“爷爷,明天村长要去城里献琼花酒,答应带我和桐生一起去,那个…我听说城里很大,有很多好看好吃的,唔唔…”

顾安没去过城里,也不敢继续说下去,开始扒拉饭,他知道爷爷的脾气。

顾师言还在和自己下棋,仿佛没听见似的,顾安小心翼翼的盯着爷爷手里的棋,连饭都忘了嚼。

“双飞机独迫,偏正变须通,先向九三压,终图四七攻。”

“嗯?爷爷,错了…是四九位,不是四七!”

顾安突然失声道,这幅棋他早已烂熟于心,可爷爷今天落的子却不在以前的地方,顾安并不爱下棋,只是觉得变了,便情不自禁的呼了一声。

“哦?”

顾师言按着那子,似乎并没有意识到,但双眉有些微皱。

“胜负未分,何来对错。”

不过转瞬,他苍老的眸却似闪过一道亮光,难得对顾安展开一丝笑颜说道。

“哦,那我可以去城里吗?”

顾安并不关心胜负,在他看来,自己和自己下哪有什么输赢,有些嗫喏道。

“可以,明天我送你。”

顾师言沉吟了一会,收起棋盘转身道。

顾安愣了,没想到爷爷答应得这么痛快,他甚至忘了开心,半晌才雀跃的去找桐生,分享这好消息。

夜色降临,一轮明月挂空,顾安溜出家轻车熟路的来到打铁大叔家里,月光如镜,四壁皎洁,鱼香酒香满室。

打铁大叔一边摩挲着那把尺子,一边温着酒,看着那眉眼里都带着笑的顾安,似早已等着他。

“狗娃子,今天够早的呀,看你脸上,笑开花了,莫不是你爷爷给你许了个大姑娘?来来,正好今天你萧大叔给你弄了这么一桌子喜宴,喏,还有喜酒。”

萧尺木一边招手一边哈哈大笑起来。

“呸呸,不害臊,你才许了大姑娘,是我明天要随村长和桐生他们去城里献琼花酒,爷爷已经应了,到时我给你带城里的酒回来。”

顾安兴奋道。

“对了,是顾娃子,不是狗娃子,哼!”

一边嘟囔,一边不客气的开始吃鱼。

“城里?”

打铁大叔一怔,不过很快平复道:

“也是,你都十五了,终不是一生都待在这琼花村的人。”

打铁大叔今夜却不在讲故事,只一杯一杯的饮着琼花酒,沉默了好一阵子,似在思索着什么事。

顾安许是今天太高兴了,也并不在意,只是不断的说着城里该有什么新鲜玩意儿。

反正打铁大叔亦不是每夜都讲的,况且今天的鱼也确然有些好吃。

肴残酒尽,顾安吃的有了些醉意,眼见听故事无望,便要起身告别回家了。

“等等。”

打铁大叔突然叫住他。

“啊,干嘛?故事可以等我回来再讲呗,等我带回城里的美酒,再上山给你抓一只大肥狍子,嘿,我现在可厉害了,我跑快…力气…大,呃…”

确然醉了,顾安回头道。

“顾家娃子,你要去城里,大叔送你个东西。”

说着竟是没叫他狗娃子,把怀里的东西递了过来,是那把顾安从知事起就看见被萧尺木拿在手里的尺子。

须知以前纵是顾安与他感觉亲如父子般,却也从不肯让他把弄的。

“好啊,抠大叔,以前我想玩你连看都不肯让我看一眼,今晚怎么如此大方,其实不就是把破尺子嘛,小气劲。”

话如此说,手却早已伸了过去,小村庄对顾安来说实在太无聊了,能让他好奇的东西越来越少,这便是其中之一。

刚接过手,一丝凉寒直窜顾安手心。

“呼”

寒气让顾安轻呼一声,酒也醒了几分。

“怎么这么凉。”

这才更清晰的看了看他叫了十年的破尺子,长约三尺多,通体碧青,泛着一股黑色。

其中一端已不再是平尺,而是被磨出锋芒,霜刃已开,另一端仍是粗糙,和村里谭木匠的木尺一般。

那寒光似有吸引般,顾安不觉伸手去抚那锋芒,谁料刚刚触及。

“哎”竟将手指划了一道伤口。

“你这个尺子好锋利啊,萧大叔。”

顾安也顾不得疼痛,只是讶异,自己从和爷爷观棋药浴之后,就没破过伤口了,连去落花坡后逐鹰也未曾被那利爪划破过。

看着铁尺上的鲜血,萧尺木竟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帮着顾安包扎了伤口,接过尺子,从怀里又拿出了一柄不知什么做的皮鞘。

“你小子,就是这么横冲直撞,该!这可不是什么尺子,它是一柄剑。”

“剑,你少哄我咧,这玩意这么短也是剑么。”

顾安嫌弃道,不过心里却是十分欢喜得很。

“得了便宜还卖乖,狗娃子,既然送你了,你便给他取个名字吧。”

说着抚了抚剑身递还给顾安,眼中竟有种父亲嫁女的不舍,不过顾安却是没注意到。

“嘿嘿,”

顾安傻笑道:

“名字,对,应该有个像我一样好听的名字。”

“那好办,就叫狗娃剑吧,好不好,狗娃子?”

“呸,老不正经,嗯…它长得就像山里的瀧湫草一样,就叫它瀧湫剑吧,对,瀧湫,哈哈。”

“瀧湫?不错,随你喜欢吧,好了,你该回去了。”

萧尺木开始送客了。

顾安不在意,欢喜得踏出了门口。正要离去。

“顾家娃子,此去你要牢记,剑如人,于君子为礼器,于恶人便是凶兵,善藏之,不可轻示人。”

萧尺木说道,也不等顾安回答,已闭上了门。

——

作者有话说:

新人推书,欢迎指教

小说《剑破天霄》第1章 琼台十万花试读结束

>>>点此阅读番茄小说正版《剑破天霄》全文<<<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