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完结小说《长乐里:盛世如我愿》全文免费阅读

《长乐里:盛世如我愿》小说简介

经典都市小说长乐里:盛世如我愿推荐大家阅读,本小说作者骁骑校是个网文大神书中主要讲述了:“女士优先。”赵殿元说,他经常出入高端场合,懂得洋人的规矩,女性享有一切优先权,杨蔻蔻狡黠一笑:“我先说,我想问你找我什么事?”“楼下……要不……”赵殿元话没说完整,因为他已经留意到杨蔻蔻脸上护食的表……

已完结小说《长乐里:盛世如我愿》全文免费阅读

《长乐里:盛世如我愿》 免费试读

“女士优先。”赵殿元说,他经常出入高端场合,懂得洋人的规矩,女性享有一切优先权,杨蔻蔻狡黠一笑:“我先说,我想问你找我什么事?”

“楼下……要不……”赵殿元话没说完整,因为他已经留意到杨蔻蔻脸上护食的表情。

杨蔻蔻自有一番道理:“不是我没有同情你,可你想过没有,凯司令的蝴蝶酥有多贵,周家平日里吃的又是什么,你这次让小囡尝到甜头,明天后天还要吃蝴蝶酥哪能办?所以千万不能心软,这是害人害己,不信你试试,周家姆妈一定恨死你。”

赵殿元心悦诚服,自己怎么就没考虑这么周到。

“蝴蝶酥我留着当点心的,自己都舍不得吃,对了,你饿不饿?”杨蔻蔻忽然露出跃跃欲试的笑容,赵殿元没觉得饿,刚吃了大餐回来怎么会饿呢,他觉得杨蔻蔻也不是真饿,而是馋。

“吃小馄饨吧,我请你。”杨蔻蔻说,“你听~”

赵殿元打开老虎窗,叫住弄堂里游动的小贩,说要一客小馄饨,杨蔻蔻在背后提醒:“三客。”他又改口,要三客。

小贩放下担子,他的担子前头挑着炭炉子,架锅加水,再从后头竹制箱笼里取出馄饨皮和馅料现做,用筷子头点一星馄饨馅抹在薄皮里,手掌一捏馄饨就成型了,这边锅里的水烧开,馄饨下锅,不多时出锅,上面用绳子吊着竹篮下来,篮子里有钱和锅,一锅热腾腾的小馄饨拉上去,用细瓷碗盛了,馄饨皮薄的近乎透明,里面五彩缤纷,粉红的是肉,绿的是葱花,棕的是香菇,金黄的是蛋皮,汤里加了虾皮、小葱、紫菜和芝麻油,本土的馄饨香压过了西洋蝴蝶酥的奶香。

杨蔻蔻盛了两碗,剩下的一客连锅端给赵殿元,朝下面努努嘴,赵殿元会意,端着锅下了阁楼,不大工夫,周家小囡的哭声终于停下,赵殿元回来,手中多了一把椒盐蚕豆,不用问就知道是周家阿婆给的。

周家阿婆是周阿大的丈母娘,六十多岁,每天坐在竹椅子上不是剥豆子就是折锡箔,从来如此,老太太精明而客气,凡事都拎得清清爽爽,你敬我一尺,我也敬你一尺,不多一寸也不少一寸,正正好好的一尺。

现在赵殿元和杨蔻蔻面前各摆着一碗小馄饨,用瓷汤匙吃宵夜,深夜的阁楼上一起吃东西和在菜馆大快朵颐的心境是很不一样的,赵殿元正踌躇着聊点什么来佐餐,杨蔻蔻就率先开口了,她问赵殿元哪里人,怎么来的上海,这简直是一个打破尴尬的万能句式,上海这座城汇聚了几百万人,哪个人讲起自己的故事来不是滔滔不绝呢。

赵殿元告诉杨蔻蔻,自己是关外人,长在松花江畔,就和歌里唱的一样,我的家乡漫山遍野都是大豆高粱,地上有森林,地下有煤矿,只是不知道何时才能归故乡。

“是啊,何时才能归故乡,和爷娘团圆。”杨蔻蔻轻叹一声。

赵殿元放下汤匙:“我没有爷娘,我打吃奶起就跟着屯子里烧锅上的赵罗锅,我喊他爹,他拉扯我长大,供我念书,央先生给我取了学名叫殿元,指望我高中状元,殿试第一,我没给爹丢人,念书从来第一。十年前,爹收留几个抗联在烧锅住了一宿,第二天日本宪兵就上门了……爹是被刺刀攮死的,烧锅一把火烧了,我亲眼看着的……后来我一个人流浪到关内,到处漂泊,要过饭,卖过苦力,在轮船上干过水手,去过重庆、汉口、南京,后来跟着船到上海,在十六铺码头下船,就留下了。”他扭转头,悄悄擦一下泪痕,将话题抛给杨蔻蔻:“你呢?”

“你不吃吗,都凉了。”杨蔻蔻用故事下饭,自己那碗小馄饨已经见底,正眼巴巴的觊觎这一碗没动的,赵殿元只得将这一碗推过去。

楼梯响动,是夜归的服务生小丁,但动静不是一个人,这也不奇怪,小丁是单身汉,一个人住晒台上搭建的小屋未免浪费,偶尔他会带人回来住,每次都不一样,听声音是个同样年轻的男子。

最后的房客也回家了,苏州娘子不再等候丈夫,她上了门闩,回屋睡觉,周家小囡闹够了也进入了梦乡,二十九号终于安静下来,杨蔻蔻道一声晚安,回了左边阁楼,赵殿元洗脸洗脚,上床躺下,这回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

隔壁轻微的鼾声传来,杨蔻蔻却双眼紧盯着天花板,忽然她站起来,走到老虎窗前,眺望潘家花园,夜色浓郁,透过树荫,小楼灯火通明,尽收眼底。

……

钱如碧是潘老爷的第三房姨娘,二十三年前嫁入潘家,那时候还没有潘家花园和长乐里,潘克竞的事业还处于蛰伏期,全家住在法租界亚尔培路上的一处石库门房子里,新姨太太带来滚滚财运,嫁进来第三天,潘克竞在期货交易上就发了一笔横财,随后与人合股做房地产,在沪西买了地皮,建造了潘家花园和长乐里,花园落成之时,三姨太的肚皮也瓜熟蒂落,给老爷生了一个大胖小子,从此潘老爷专宠三姨太一人,而钱如碧也不负众望,帮老爷料理日常事务得心应手,久而久之,潘家大权就落在她手上,老爷中风之后就更是如此,钱如碧成为潘家真正意义上的当家人。

钱如碧给潘克竞生的儿子叫潘骄,也是潘家唯一的独苗千里驹,最好的教育,最好的衣食,却养出个异数来,不愿意接班从商也就罢了,好好钻研学问也是个正途,可这孩子偏偏喜欢最危险的政治,从英国回来后就一直和左翼人士搅合在一起,让爷娘操碎了心。

这年头,搞政治不但会死人,还会连累整个家族,钱如碧想了个办法,对外宣称儿子偶染风寒,实际上将潘骄软禁起来,另一方面通知慈溪亲家,让他们把女儿送过来完婚,男人成了家总会安分一些,至不济还能指望第三代,可是潘骄得知消息后,竟然在结婚前夕离家出走。

这就尴尬了,日子定了,请帖发了,慈溪亲家也把人送来了,见不到新郎怎么结婚,准儿媳父母双亡,杨家也败落了,但终归是世家门第,不好随意打发的,钱如碧急中生智,差遣管家龙叔在外面寻了个体貌特征接近的人来滥竽充数,好在潘骄多年留学在外,认识他的人不多,总算是糊弄过去了,可当晚又横生枝节,正所谓祸不单行,送亲的慈溪亲家在回旅馆的路上遭遇警匪驳火被流弹打死,儿媳妇也随即失踪了。

办一个假婚礼就够丢人的了,再闹出儿媳妇跑丢的事情就更没有脸了,潘家不敢声张,只派人到处寻找,好在儿媳妇慈溪娘家已经败了,没能力上门要人,不然可就真的颜面尽失了。

钱如碧是个坚韧性子,她一边拿了五千块钱抚恤亲家,一边在报纸上刊登了结婚启事,底片上做了手脚,将儿子的头像换上,没有米也强行煮成了饭,不管潘骄承认与否,都是个已婚人士了。

上午十点,钱如碧起床,梳洗打扮,吃早午饭,抽鸦片,她是嘉兴人,喜欢吃粽子,厨房里专门有一个老家来的娘姨负责包粽子,粽子馅一定用上好的鲜肉,搭配人参鸡汤、红枣枸杞炖燕窝,鸦片一定要用云土,烧烟膏的时候要用热河土、土耳其土调味,中午十二点起,潘家花园进入热闹时段,各路人马等候在一楼小客厅,到下午两点钟,钱如碧开始处理事务,轮船公司面粉厂以及潘家各处产业的大事小情,她了如指掌,游刃有余,到下午五点钟事情处理的差不多了,继续抽鸦片,吃晚饭,到七八点钟,第二波人开始聚集,晚上客厅里要开四桌麻将牌,厨子佣人们最忙的也是这个时候,鸦片香烟水果夜宵走马灯一样上,直到凌晨三四点才逐渐散去,钱如碧上楼就寝,日日如此。

日本人占领上海后,搜罗了不少失意官僚、落魄文人为他们出面维持,潘家作为上海滩工业界的翘楚,自然也被日本人盯上,潘克竞早年中风,瘫痪卧床,反而成了塞翁失马,钱如碧更是以一介女流不便出面为由拒绝了日本人。

杨蔻蔻远眺潘家花园之时,潘家掌舵人钱如碧正在牌桌上酣战,铺着绿呢的麻将桌上,精致的象牙牌在一双双戴着钻戒金表的白皙手中翻飞,长长的尾指甲、象牙烟嘴含在红唇中,考究的花呢西装外套下,是花纹如巨蟒的领带和腋下隐约可见的皮枪套。

坐在钱如碧对面的中年男子叫潘克复,是潘克竞的叔伯兄弟,谁也搞不清他的底细,只知道他的奥斯汀小汽车风挡下放着日本宪兵司令部发的特别通行证,平日里枪不离身,只有进了潘家,才会把那支小巧的花口撸子交给门房保管,用他的话说,不想吓着嫂嫂们。

钱如碧自诩是个巾帼,又怎么会被区区一把枪吓到呢,当年十几个悍匪闯进潘家,还不是被她以柔克刚,从容应对过去。

要怕的,不是枪,是人心。

小说《长乐里:盛世如我愿》试读结束

>>>点此阅读番茄小说正版《长乐里:盛世如我愿》全文<<<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