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长乐里:盛世如我愿》免费阅读

《长乐里:盛世如我愿》小说简介

推荐一本网络作者骁骑校的新书《长乐里:盛世如我愿》,这是一本都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赵殿元这一觉睡了个对时,醒来后他只觉得额头滚烫,浑身疼痛,脸上有口子,肋下有骨折,全身上下遍布各处都是青肿瘀血,他想喝一口热水,可疼的没力气下楼去老虎灶打水,他饥肠辘辘,可是一贫如洗,连买张大饼的钱也……

完整版《长乐里:盛世如我愿》免费阅读

《长乐里:盛世如我愿》 免费试读

赵殿元这一觉睡了个对时,醒来后他只觉得额头滚烫,浑身疼痛,脸上有口子,肋下有骨折,全身上下遍布各处都是青肿瘀血,他想喝一口热水,可疼的没力气下楼去老虎灶打水,他饥肠辘辘,可是一贫如洗,连买张大饼的钱也没有,雪上加霜的是,因为在户外昏迷许久导致受寒感冒,缺医少药,衣被不暖的话,很容易发展成肺痨。

救了赵殿元一命的是住二层阁的阿贵嫂,阿贵是个烟鬼酒鬼加穷鬼,人送外号阿鬼,但阿贵嫂还是阿贵嫂,伊信佛,勤快热心,见赵殿元两天不下楼,便和二楼厢房的周家姆妈一起上楼查看,见到这副光景,邻居们问清楚和记营造厂的电话号码打过去,厂里派人送了些钱过来,但实在抽不出人手照顾,只能央阿贵嫂帮忙,请了医生给赵殿元包扎伤口,开了药,每天做两顿饭续命。

就这样,赵殿元在阁楼上躺了七八日,终于捡回一条命来,可是房租到期了,平日里慈眉善目好说话的二房东太太变了一副尖刻嘴脸,絮絮叨叨没有好听的话。

赵殿元不得不出门工作,他央阿贵嫂把自己的一口皮箱拿去当了,买了双旧鞋穿上,强撑着病体出来,出了总弄大门,眼前车水马龙,一切照旧,到底是年轻人,身子骨硬朗,见了阳光精神振奋,恢复了一些元气,许久没运动了,他干脆不坐电车,蹒跚着前行。

不知不觉间,一辆汽车跟在赵殿元身后,车里的人不断打量着他,赵殿元下意识的回头望去,看到车里坐着四个男人,急忙收回目光,他不怕事,但是也不会主动惹事。

轿车突然加速超过赵殿元,戛然停下,锃亮的黑色车身填满视野,车上下来几双黑色皮鞋,后鞋跟镶嵌的铁掌在石板上敲击出清脆的声音,赵殿元把身子往后缩了缩,可万没想到这些人是冲自己来的,皮鞋们停在赵殿元面前,他的目光顺着裤管向上游走,长衫礼帽,鹰钩鼻,饱经风霜的一双眼睛,正上上下下打量着自己,就像人牙子在看货,赵殿元被盯得发毛,忍不住一阵狂咳。

“小赤佬,侬走运了,半天辰光,廿块钱,跟我走。”鹰钩鼻说。

赵殿元已经隐约认出这是潘家花园的汽车,牌号没错,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不过既然是生意上门,不是自己主动揽的生意,那就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五十。”赵殿元说。

“最多三十。”鹰钩鼻说。

“各让一步,四十五。”赵殿元说。

“册那,四十!去不去。”鹰钩鼻佯怒。

“成交!”

生意谈成,赵殿元坐进轿车后排,问道:“让我做什么?”

“去了侬就晓得了。”鹰钩鼻耸了耸鼻翼,眉头微皱:“先拉去汏浴。”

赵殿元生活节俭,但个人卫生一直保持的很好,天热的时候他去老虎灶洗澡,正常来说老虎灶是只做热水生意的,但是夏天热水需求少,店里就预备几个木盆,用布帘遮挡起来就是廉价的浴室,洗一次只需要六个铜钿,比浴室便宜一大半。但天冷就必须去公共浴池花上十五个铜钿享受热水了。

这辆奥兹莫比尔小轿车停在沧浪池门口,这是一栋二层建筑,一楼接待普通浴客,二楼是贵宾雅间,白相人们上午皮包水,下午水包皮,指的就是泡在浴池里喝茶看报,打发时间,赵殿元经常在一楼消费,脱了衣服交给伙计用长竹竿挂在天花板上的横档上,步入热气腾腾的水池,洗去疲乏与污垢,但二楼他从来没有涉足过,单间和小池子与楼下截然不同,连池子里的水都是清澈的。

鹰钩鼻考虑的很细致,赵殿元身体虚脱,这时候洗热水澡会晕堂子,他先安排手下去附近餐馆买了一份大馄饨让赵殿元吃了,这才更衣沐浴,在池子里泡了半个钟头,出来找个扬州师傅上上下下搓了一遍,然后坐起来理发修面,请的不是寻常剃头匠,而是白俄理发师,家伙事就带了一皮箱,一手推子一手剪刀上下翻飞,又调了肥皂沫用小刷子抹在脸上,用剃刀脸上刮得干干净净,完了之后,一面镜子拿到赵殿元面前,镜子里的人面颊干干净净,理着当下时髦的飞机头,一丝不苟,发蜡锃亮。

接下来是更衣,里外全套的新衣服,三件套的黑色华达呢洋服,雪白的衬衫,衣领浆洗过,挺刮无比,银袖扣,金怀表,锃亮的皮鞋,打扮停当的赵殿元陷入困惑,束手束脚,不敢轻举妄动。

鹰钩鼻很满意自己的作品,人靠衣装马靠鞍,一点不假,一个钟头前还蓬头垢面的瘪三,捯饬一番居然成了阔少小开,效果着实不错。

这全赖赵殿元底子好,他是个野种,爹是戏班子武生,人称活赵云,娘是大户人家的小姐,生的千娇百媚,赵殿元继承了父母的优点,身量高,细腰乍背,剑眉星目,天生一副好皮囊,就凭这相貌身板,吃软饭都够了,可他骨子里是个硬汉,从不屑于利用这种优势讨生活。

鹰钩鼻打开金质烟盒,递了一支香烟给赵殿元:“侬吃香烟伐?”

赵殿元接了,就着火柴点燃,刚抽了两口就被鹰钩鼻喝令掐掉。

“不要抽第三口,咳嗽两声我听听。”鹰钩鼻交代道。

赵殿元学着痨病鬼的样子咳了两声,鹰钩鼻满意的点点头。

从沧浪池出来后,司机看赵殿元的眼神中竟然多了一丝恭敬,帮他拉开车门,依然坐在后座,脱下来的旧衣服卷成一包丢在车厢里,车窗上的帘子拉起,汽车行驶在熟悉的道路上,静安寺路,大西路,转弯,长乐里的大铁门打开了,门房老张举手敬礼,汽车沿着总弄的主路驶向尽头的77号大门,那里是潘家花园。

鹰钩鼻向赵殿元交代了待会要做的事情,让做什么照做就是,少说话,少和别人进行眼神上的交流,隔一阵子就咳嗽两声。

“咳嗽的时候用这个。”鹰钩鼻子递过来一块白色绣花手帕,赵殿元注意到手帕边上绣着JP的缩写字母。

潘家花园的黑色铁门缓缓打开,仿佛另一个世界的大门在开启,整个花园占地极大,一多半是花园,种植着龙柏、香樟、黑松、银杏,一栋白色的西洋建筑在花园的中心位置,汽车可以一直开到大门口门廊下,草坪灌木大树,户外的遮阳伞下摆着木质桌椅,面对着就是网球场。

赵殿元被引入洋楼,一楼进门就是舞厅和餐厅,黑白相间的瓷砖地,旋转楼梯,白衣黑裤的佣人们穿梭忙碌,他们在准备一场西式冷餐会,没人关心这个西装革履的不速之客,鹰钩鼻子先把他带到二楼的吸烟室,烟雾缭绕中,一对男女躺在烟榻上,男的苍老呆滞,女的颧骨高高,一袭碧绿色旗袍。

这想必就是潘家的男女主人了。

鹰钩鼻上前耳语几句,碧绿旗袍摆了摆手,赵殿元被请出吸烟室,鹰钩鼻带他进了一间卧室,说:“老爷太太很满意,你先在这里等一歇,待会我会来叫你。”

赵殿元点点头,屋门关上了,他观察自己身处的这间卧室,和石库门房子的客堂间一般大,打蜡地板,西洋雕花铜架子床,红木家具,中西合璧,有青花瓷瓶和西洋油画,最后他的目光落在床头柜上的相框上,相片上的青年个头很高,背带裤白皮鞋,五官身量与自己竟有六七成相似。

窗外汽车声不断,陆续有轿车驶入潘家花园,在墙边一字排开,楼下热闹起来,赵殿元猜到了一些事情,但又猜不透其中的原委。

门开了,鹰钩鼻进来,已然换上了簇新的黑缎子马褂和蓝缎长袍,胸前一根金色怀表链熠熠生辉,他说你叫我管家或者龙叔都行,你跟着我,切记别乱说话,见人笑笑点头就行,有人问你话,你就咳嗽。

赵殿元点头,跟着龙叔下楼,当他出现在楼梯上的时候,下面欢声雷动,一群衣冠楚楚的宾客手拿香槟杯,笑容灿烂,乐队开始奏乐,小提琴欢快的乐曲声响彻花园,后来赵殿元才知道,那是《婚礼进行曲》。

果然有人和赵殿元搭讪,他依着龙叔的嘱咐只是微笑不语,或者捏着手帕捂着嘴咳嗽,别人看到他喘不上气的模样,也就识趣的走开了。

忽然宾客们闪开一条道路,赵殿元惊呆了,红地毯的另一端是穿着白色婚纱的新娘,虽然遮着面纱,但他还是能认出那是杨蔻蔻。

赵殿元明白了,自己是被拉来跑龙套的,不,是配角甚至主角,演的是新郎,这活脱脱就是一场没有彩排的话剧,现拍现映的电影,所有人既是演员又是观众,只是没有导演喊CAMERA喊CUT而已。

小说《长乐里:盛世如我愿》试读结束

>>>点此阅读番茄小说正版《长乐里:盛世如我愿》全文<<<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