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弱咸鱼被迫营业中汤圆好吃,病弱咸鱼被迫营业中免费阅读

《病弱咸鱼被迫营业中》小说简介

推荐一本网络作者汤圆好吃的新书《病弱咸鱼被迫营业中》,这是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夜幕降临,窗外的雨淅淅沥沥的下着,一阵一阵的拍打着大地,发出让人心烦意燥的声音。而此刻的京市裕和医院内却是一阵吵闹。“他人呢?让他给我出来!”“一命抵一命,他医死了我儿子,我让他偿命!”“你们医院就是……

病弱咸鱼被迫营业中汤圆好吃,病弱咸鱼被迫营业中免费阅读

《病弱咸鱼被迫营业中》 免费试读

夜幕降临,窗外的雨淅淅沥沥的下着,一阵一阵的拍打着大地,发出让人心烦意燥的声音。

而此刻的京市裕和医院内却是一阵吵闹。

“他人呢?让他给我出来!”

“一命抵一命,他医死了我儿子,我让他偿命!”

“你们医院就是让这种庸医来给我儿子治病的吗?”

“你叫他给我出来,我要当面问问他,就是这么当医生的吗?”

被保安拦在门口的一对中年夫妇此刻正在心外科闻医生的办公室外闹事。大有种不见到闻宿不罢休,见到了也非要给他扒层皮的架势。

“闻医生真是倒霉,碰上这种事。”

“可不是吗,这种人。”

“这也不能怪闻医生,当时那种情况,换谁来都没用。”

“也不知道闻医生能不能解决。”

小护士们站在护士站后面替闻医生打抱不平,但谁都不敢上前去阻拦,毕竟这对夫妇杀伤力太大,从他们抓伤两个保安就能看出来。

事情还得追溯到几天前,心外科送来急诊,一个半大的小男孩,因为送来的时间太晚,抢救不过来,当场死亡。那场手术恰好是闻医生主刀。

上了手术台下不来的事情很常见,但医闹同样也存在。闻医生的优秀他们都有目共睹,如果因为这次医闹毁了闻医生的前途的话,实属可惜。

外面动静颇大,办公室里的闻宿却一动不动,没有一丝情绪起伏。

沉思片刻,他拿起了手机,拨打了一个不常用的电话号码。

“秦助,医院有人闹事,过来解决”依旧是冷冰冰的声音。

“明白,二少。”

这边沈括沈医生刚到,正准备在闻宿面前一展雄风,就看见这对夫妇直接被一群黑衣人架走。

沈括回过神来大步流星的朝着闻宿所在的办公室走去,推开门就直奔主题。

“小宿宿,你家老头出手了?”

“没有,是我”办公桌那头的人头也不抬的说道。

“这次怎么肯让闻家插手?”沈括忍不住的问出了声。

他知道这位闻家二少爷为了做医生和家里闹得不是很愉快,大学那几年甚至到后面出来工作都没有动用过闻家的一分钱乃至一条关系线,这次却肯让闻家插手确实很匪夷所思,难道他要改邪归正了?呸,接手闻家了?

“在我还没出生时,老头子就给我订了亲。”

“?定亲?指腹为婚?”沈括一头雾水,对他的这个答非所问的解释很迷惑。

“嗯。”闻宿不以为然。

“那你见过人家没有?”沈括觉得新奇,他们这种家庭出生,见多了商业联姻。这种指腹为婚的娃娃亲倒是不常见。

“没见过,只依稀记得小时候见过她一面。”

多小来着?三岁?四岁?反正他只记得对方跟个豆芽菜一样。谁会特地记住一个豆芽菜长什么样。

“你还没说这次为什么妥协了呢?”沈括对他这门娃娃亲没多大兴趣,任何女人放到闻宿身边都挺倒霉的,大冷脸又不爱说话,哪有他沈括招人喜欢啊!显然他对闻医生更受欢迎这件事视而不见。

“要么接受这门婚事,要么回闻家。”闻宿一想起他家老头给的条件就头疼。接受一位妻子,老爷子就与他和好如初,否则他之前所做的一切努力都白费,照样得被打压后愤懑不平的回到闻家。

“那你这算是和闻爷爷和好了?”

“嗯。”

“所以你这是不用白不用啊兄弟。”

闻老爷子逼着他接受这门婚事后就高高兴兴的去找其他老头下棋去了,间接的表示跟他和好。老人家都递台阶了,就没有不下之说,虽然这台阶踩着烫脚。

闻言,闻宿丢给了沈括一个白眼,转身离去。

这几天闻宿思考了很多,譬如之前的医闹,他给家属做过工作,给过不菲的赔偿,可他们还是贼心不死的到医院来闹,这样做无非是想再要一笔赔偿金罢了。他闻宿不是没有办法对付他们,只不过影响了医院和其他病人就不好了。

正闭眼假寐的闻宿听到手机不停的响,他实在无法入睡,不得不起身去关掉手机。正当他准备关机,沈括一个电话就打过来了。

“哎哎,白天忘了问你,你的订婚对象是谁?”沈括在电话那头略显激动的喘着气。

这边是闻宿实在是不能理解,大半夜打电话过来就是为了问我的订婚对象?怎么感觉哪里不对,头上似乎……

“是不是林颦颦?”那头的沈括久久等不到回答便先行问了出来。

“你怎么知道?”闻宿诧异。

“大哥,今晚我值班好吗?而且林颦颦是谁,有名的林氏病秧子,我刚刚出去遇见她了。”

林颦颦,这绝对是二十多年以来他听过的次数最多的名字,没有之一。

尽管听过这么多次,对方还是他的未婚妻,他都没有一点要去看看对方是什么人长什么样的意思。左右也不过是个花瓶罢了。而且能不能订成婚还不一定呢。能订婚,他照样可以退婚。

“就为了说这个?没事别打扰我睡觉。”

听见电话那头的声音逐渐不耐烦,沈括心想,你到时候肯定会后悔你现在的态度的!哼!

正被他们挂在嘴上的林颦颦本颦,此刻正躺在她的舒服温暖的床上…煲剧…

“颦儿,别老躺在床上,大师说了你要多运动,才能有精气神。”林母一推门进来看到的便是浑身都泛着病气的少女神色厌厌的躺在床上,精致的小脸上没有一丝人气。无趣的看着手中的iPad。

“妈妈,怎么那个癞头和尚说什么你们就信什么呀,而且我刚刚才从医院回来,医生说我没毛病。”床上的少女撅起嘴朝着林母撒娇,每每这个时候她要什么想干什么林母都会妥协,她的小宝贝当然只能宠着。但她又想起大师说过的话。立刻正色起来。

“颦儿,大师说的不无道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再说,多锻炼锻炼对你没坏处。”

看着自己怎么撒娇都无动于衷的林母,林颦颦只能认命的从床上爬起来。准备出去散步,但心里对那个癞头和尚的怨气只增不减。

她林颦颦。二十一世纪新时代女性,梦想就是成为什么都不用操心什么都不用干的咸鱼废物大小姐,事实上她也这么度过了二十多年。

直到前两天,家门口莫名其妙的路过了一个和尚,还非得给她算一卦,不算不走的那种。当时林颦颦心里只有嗤笑,真当她是绛珠仙草了还。

没想到这和尚把她的病症说的一清二楚,还说她这两年必须结婚,否则她的病症将加重。

没错,听着非常狗血的算一卦确实发生在她身上。

可她还是懵了,不是黛玉妹妹的剧情吗?怎么还跑偏了?她可不管这么多,结婚,结婚唉,这难道不是想要她的命嘛!身为咸鱼,身为废物,怎么能结婚!

因为林家只有林颦颦这一个独女,家族产业都打算给旁支继承了。但大师说颦儿能有所好转,不会再出现时不时气虚咳血的症状了,林父喜出望外。

这些年访遍名医,都拿颦儿的身体没办法,只能用中药将养着。现在有机会能好起来,再也不用走两步喘三步了,他可不得把产业交给颦儿继承,让家族有后嘛!

癞头和尚来的那天,林父激动的多吃了两碗饭。嘴里还时不时的念叨,让林颦颦多出去走走,把病气都赶走。出门前还在和林母小声的商量:

“突然给颦儿订婚…怕是不妥吧。”林母到底还是舍不得。护在手掌心养大的女儿,说嫁人就嫁人了。林父又何尝不是呢。

“可这大师给颦儿开的药,你我也是有目共睹的,之前颦儿吃了那么多药,从来没有想这次这么有效。我觉得这个大师还是靠谱的。”

林业诚顿了顿又说“而且这闻家,是父亲和闻老爷子在颦儿还未出生就定下的。”

“也是啊,前几天闻老爷子话里话外都在询问我们的意见,想让他们先订婚,算算两个孩子也都到该成家的年纪了”林母赵雅琳女士忍不住的感慨时光的飞逝。

“也不知道闻宿那孩子愿不愿意,你说要是他们真在一起了,万一哪天我们的颦儿,她…她….”后面的话赵雅琳说着说着就小声的开始呜咽起来。

林业诚揽着妻子的肩膀轻声安慰:“大师说了,不用担心,颦儿自有天人保护,而且颦儿现在的情况也在好转不是吗?”

“对。”赵雅琳擦干眼泪,她相信大师。

“那我们不哭了?你看看,一把年纪了还动不动就哭,要是被颦儿看见了还不得取笑你。”林业诚笑着打趣道。

赵雅琳娇嗔的瞪了他一眼,随即挽上他的胳膊。

“那走吧,去闻家,拜访闻老爷子!”

林父林母前脚刚走,没多大一会。

正在小花园里“被迫”散步的林颦颦小姐便拿出手机,打给她的好朋友。

闻韵温。

“温温,想出去吗?”林颦颦握着手机,眼睛却在四下偷瞄,盘算着待会怎么“偷偷”出去。

“我的颦儿大小姐,您知道您的温温现在正在公司忙的焦头烂额吗?”闻韵温一边开着免提一边目不斜视的看着报表。

“噢好吧,那温温女神什么时候有时间呢?你的颦儿想你了!”电话那边的林颦颦软着声和闻韵温撒娇,以闻韵温雷厉风行的做事风格,她最受不了的就是她撒娇了。

闻韵温常常说,林颦颦,你要这么跟一个男人撒娇,后果会很严重的!

可林颦颦每次都拖着长音说:是温温又不是别人。

闻韵温总是拿她没办法,谁让她们是从小玩到大的朋友呢。

嘴上说着不约,可身体比谁都诚实,加班加点的把东西赶出来,就是为了明天能不鸽那位娇气的小颦儿。

——

作者有话说:

女猪其实就是个古灵精怪的撒娇精….

小说《病弱咸鱼被迫营业中》试读结束

>>>点此阅读番茄小说正版《病弱咸鱼被迫营业中》全文<<<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