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渣了邪尊之后,我失忆了》百度云下载

《渣了邪尊之后,我失忆了》小说简介

小说渣了邪尊之后,我失忆了是由陶闻歌所著书中主要讲述了:魏星阑坐在榻上,用指头按了按疼到麻木的嘴角一看,竟然有血,当即只觉委屈。“公子,星阑只是觉得那野丫头太无礼,就想顺着你的话吓吓她,谁知她倒动真格的。”东方润递过去一方帕子,魏星阑擦了擦嘴角,似想到什么……

小说《渣了邪尊之后,我失忆了》百度云下载

《渣了邪尊之后,我失忆了》 免费试读

魏星阑坐在榻上,用指头按了按疼到麻木的嘴角一看,竟然有血,当即只觉委屈。

“公子,星阑只是觉得那野丫头太无礼,就想顺着你的话吓吓她,谁知她倒动真格的。”

东方润递过去一方帕子,魏星阑擦了擦嘴角,似想到什么般立马站起身。

“士可杀不可辱,这丫头今日哪都不打却专打脸,我非得让她尝尝下场,公子,你且等着,星阑这就去一洗雪耻。”

说罢,拿起一旁的佩剑,拉开房门就要出去。

“不急,来日方长。”东方润坐在几前喝着茶,神色平静,只唇角微勾。

魏星阑只得关了门,“那要是那丫头连夜跑了怎么办?”

东方润拂了拂茶叶,“星阑,你忘了我们此行的目的了吗?”

魏星阑抬了抬眉,坐到东方润对面,“公子的意思是?”

“张天师起的课向来不会错,我们一来苍月就遇上了,只能说‘缘分’这种东西是天注定的,她又能往哪儿跑?”

“公子已然确定了?”

“不早了,回房歇着吧。”

东方润不在多言,伸了伸懒腰,只觉浑身酸痛的紧,唇角却绽出朵花来。

这丫头,下手还真够狠的。

阿江两手紧抱住金疮药,没想到月灵溪一个女子出手竟这般厉害,待见三人都归了房,方小心翼翼的将此见回明掌柜。

掌柜一听也不敢招惹,只得散了众小二,算好账关了门回屋歇下了。

……

月灵溪只觉疲累,她已经跑了一个多时辰,可身后追她的人还未停下,不由抬手擦了擦额上的冷汗,接着向前走了两步。

忽然脚下一空,整个身子极速下坠,月灵溪手脚并挥,想要抓住一个救命的东西,可身子还是不停下坠。

猛地睁大眼,浑身已汗湿,额上一滴汗珠滚下,叫醒了依旧沉浸在梦魇中的月灵溪,她看了看周围,这才发现方才那般被人追杀场景只是做梦。

望了望窗外,天刚蒙蒙亮,后院已有伙计在备早点。

月灵溪想起与东方润二人的过节,等不到吃完早饭,当即起身小小收拾一番,重新戴起簑笠,从窗户跳到不远处得大树上,看了一眼没任何动静的天字号房的窗,放心的出了客栈。

月灵溪在城中随意晃了一圈,便寻了棵河边的大树,补了一觉,刚醒这腹中就唱起歌来。

还好她早有准备,当即靠在高高的树杈上一边啃着捎带出来的鸡腿与牛肉,一边欣赏这久未赏过的水天风光。

远远见一对男女一前一后的走了过来,似有话要说。

为了不打扰她们,月灵溪只好停住嘴,压低呼吸,躲到密叶后勉为其难的听上一听二人的心事。

“雪儿,我对你的心你还不明白吗?本以为我冷她几年,她就会知难而退,谁知这些年,她热情不减反增,竟然不问我的意愿,直直让王上赐了婚。”

男子上前握住女子的双手,奈何人正在伤心中,一把甩开他的手。

“我秦暮雪何德何能配得上萧大人的欢心?你若真想娶我,又何必左右这许多年都不曾开口?”女子声音尤为哽咽,说完便转过去身对着一方山水。

月灵溪本就觉这男子声音耳熟,本以是自己的错觉,现听那女子唤他萧大人,加之他言语中的信息,她已然知晓他的身份。

呵,原来当年那场宫变,萧问清不仅没被贬,依然身居要职,护卫新皇,还重新有了喜欢的女子,她的担心反倒成了多余,现在,就连她这个人,也多余了起来。

呵,她这是下山没看黄历吗?还是老天就是见不得她好过?

虽然她一直都很想见萧问清,可从没想过会以这种方式。

她本以为他会和她一样等着她,却算差了他会找一个心上人陪他一起等。

月灵溪忍不住的拨开眼前的枝叶,想要看看萧问清那张脸,是不是还和从前与她说话时一样,那般爱脸红。

萧问清从秦暮雪背后抱住她,“你知道的,当年是月灵溪纠缠于我,我从未给过她好脸色,在听说她要让先皇给我赐婚时,我心里虽急,却没有办法,本以为此生定要负你,不料我父与盛王早有联系,所以在收到父亲的修书时,我才会不顾一切的选择他,雪儿,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啊!”

“可你事后并未来我府中提亲,还让瑞馨公主瞧上了你!”

“月灵溪对我的心思满朝皆知,大家都以为我同她一样,若是才换新主我便抛下旧人与你提亲,这让满朝文武怎么看待你我?”

“说来说去,你还是为了你的前途,你爱的,始终都是你自己!”

秦暮雪用力挣开他的怀抱,准备离开。

萧问清连忙抓住她的手就要解释。

一下子接触到这么多的内幕,月灵溪的心着实受了不少的重击,原来,从前都是她的一厢情愿了,她还以为是她不在,萧问清才移情别恋,弄了半天,原来她竟成了那个十恶不赦乱人姻缘的坏人。

呵,可笑,实在可笑。

她只觉今日同六年前的那日一样,都该深深刻于心间,以待时时铭记。

她无心在听这对狗男女的话,当下放下面纱,收了包袱背上,脚尖一点,光明正大的飞离了此处。

萧问清的情绪一直都处在极度紧张中,全然未注意到树上有人,此时见人离去,惊觉自己方才的对话全被人听了去,一张脸刷的一红,抓着秦暮雪的手不知是该收紧还是该放松。

女子脸皮本就薄,知晓自己未婚与男子在外拉拉扯扯,还将怨言被人从头到尾听了个遍后,俏脸再也挂不住的泛着滴血的红,忙甩开萧问清的手,留下一句。

“既然萧大人知道了自己想要的,暮雪便不再强留,此后一别,过往随烟,在见,只望萧大人以礼待之。”

眼见秦暮雪离开,萧问清悬在半空的手落了下来,在身侧紧握。

或许,早就该做出决定,毕竟,想要得到些什么,必然要用旁的东西来换。

月灵溪立在城郊的树上对着城内的方向,只觉苍月国虽大,如今却好似没有一处能容下她的地方,姥姥说走就走,就连最疼她的父王也下落堪忧,偌大的人世间,只剩她一人独自对着青天黄土,夜夜梦魇裹身。

最后看了一眼繁华的月安城,月灵溪重新回了落霞谷。

小说《渣了邪尊之后,我失忆了》试读结束

>>>点此阅读番茄小说正版《渣了邪尊之后,我失忆了》全文<<<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