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小说赛季免费阅读

《赛季》小说简介

作者是绿茵烽火台的热门新书赛季火爆上线,是一本体育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哈……哈……哈……”在冬天跑步是一件非常难受的事情,寒风顺着急切的呼吸窜入肺腑,冰与火在胸腔里激烈碰撞,神经末梢则将刺痛感传送至大脑,告诉你自己的身体正在受到损害。曲语泠额角虽为未出汗,却已感觉到面……

完整版小说赛季免费阅读

《赛季》 免费试读

“哈……哈……哈……”

在冬天跑步是一件非常难受的事情,寒风顺着急切的呼吸窜入肺腑,冰与火在胸腔里激烈碰撞,神经末梢则将刺痛感传送至大脑,告诉你自己的身体正在受到损害。

曲语泠额角虽为未出汗,却已感觉到面颊发热,如果身前有一面镜子,那么里面一定会出现一位肤若出雪红梅,肌似温玉软床的画中仙子。

至少,她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江城1997训练基地建筑虽然不多,占地面积却很大,这早已不是三十年前那个寸土寸金的年代,更何况这里紧邻龙兴球场,是一个偏的不能再偏的郊区。

从行政部办公室到基地大门,曲语泠一路小跑,用了七八分钟,方才见到那一处遗世而独立的门岗亭。此前,她给门卫马老师接连打了两通电话,却均是无人接听,没办法的情况下只能采用笨办法,所以现在她跑来在了这里。

两人、一车、一门、一亭,果不其然,萧桅与陆长缨苦等的“下等人”,在这里被马老师给截住了。

此刻,坐在车里的单缜正在发愁,他被表上“个人爱好”一栏给困住了,笔在那里停留了足足一分钟没有丝毫挪动,因为他实在是想不出自己的爱好是什么。

单缜本打算就这样把表单交给门卫大爷,可当他抬头看见车外那一张写满“不破楼兰终不还”的老脸时,他知道自己今天是“须尽汉书三千言”了。

“马老师,快……快让他进来吧!陆总他们都在等着的。”

声音从前方传来,落入单缜耳中,此刻他总算是明白了那些残军守孤城的将军,在见到援兵之后,心情为何会如此激动的原因了。

门卫马老师向前方跑来的身影望了一眼,也没多说什么,伸手取过单缜手中未填完的表单,扭头走进了门卫亭中。

不多时,拦在道路中央的栅栏缓缓升起,这场十余分钟的“阻击战”宣告结束,单缜一脚油门,车终于驶进了江城1997训练基地……

“哈……哈……哈……”

曲语泠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她有些恼火,自己不喜欢跑步,特别不喜欢在冬天跑步,可面前杵着的那个“下等人”却又让自己跑了五六分钟。他方才开车直接从自己身旁经过的时候,不仅没有停下来载自己一程,甚至眼睛都没往这边撇上一眼。

不过,更让人不快的是,面对这样一个不知礼数的“下等人”,自己还必须笑脸相迎。毕竟,只有小孩子才会为点小事生气,自己不是孩子,但她的确已经开始生气。

曲语泠走上了台阶,她打量着眼前的这位“下等人”。

单缜,男,汉族,36岁,江城本地人士……

昨日,在帮萧桅整理资料时,曲语泠实在是按捺不住好奇心,她将今天来球队面试主帅的上、中、下三位人士资料都浏览了一遍,而这位“下等人”引起了她的额外留意。

事实上,她并非被单缜过往经历所吸引,单纯仅是因为“下等人”这个身份的特殊性。在喧闹的市井街头,比那些俊男靓女更为吸引眼球的,往往是衣衫褴褛的流浪汉。

曲语泠眼前的这个男人,的确比刚来的“上等人”和“中等人”更为引人瞩目,因为之前二位均是西装革履,梳着干净利落的发型,给人留以中年职场成功人士的印象。

而眼前这人,上身穿着一件灰色毛衣,下面配上一条藏青色的牛仔裤,脚上踩着一双休闲皮鞋,这样的穿着搭配曲语泠在那些普通企业员工身上见过无数次,却很难在公司高层或是足球教练身上见到。

“下等人”身高中等体格偏瘦,他长相并没有什么过人之处,戴着一副半框细边眼镜,模样白净斯文,这样看起来倒也有几分俊秀。“下等人”没有像那些成功人士一样剃着寸头,或是将脑门前的头发梳起来抹上发胶,而是留着一头学生样的偏分刘海儿,在三十岁以上人群中,曲语泠倒是头一次见到。

总之,这位“下等人”给她留下的第一印象,不像是位三十六岁的成熟职场人,周身散发着书卷气,倒像是一个初入社会的年轻人。

这里是基地大楼门口,方才开车飞驰而过的单缜,此刻却呆呆杵在在这里。曲语泠当然知道他为什么等着,因为这“下等人”还在等人接引他去会议室面谈,而这人就是方才被他当作空气一样忽视掉的自己。

“哈……单……单先生,这边请。”曲语泠一边说话,一边佝偻着身子喘着气,其实她早已缓过劲来,只是装作很累的样子,想着这样多少会让单缜明白他方才飘然而过熟视无睹的行为,然后心中产生一丝歉意。

“哦,好的。”单缜语气不冷不热,他向这边瞥了一眼提脚便走。曲语泠知道自己的计划落空,只得依旧面带微笑地在前引路,同时在心中嘀咕了一句:

怎么会有这种人啊?

……

这是陆长缨今天第一次皱眉,他拿着手中厚厚的资料,看了一眼对面的“下等人”,又瞟了一眼身旁的萧桅,脸上写满了疑惑。他明白“下等人”肯定是下等,但没料到会下等到如此地步。

不是球员出身,没有比赛经验,不属足球系统,不是足球主帅,甚至连教练都没当过……

陆长缨很难理解这样一个人为什么会出现在一个干练如萧桅他的候选名单中,不过出于尊重,他的面色很快由阴转晴,并直视着单缜,愉快轻松地问道:“单先生,你的过往经历我们都很了解了,你可以称得上是冠军收割器了。那么你有信心带领我们江城1997塑造奇迹吗?”

“没有。”单缜没有一丝停顿,脸上也不带任何表情。他的回答让陆长缨愣了一下,通常来说,人们在听到这个问题后,都会给予对方肯定的回答,然后侃侃而谈长篇大论证明自己的论断,而之前的“上等人”与“中等人”均是如此这般。

不过,在这位“下等人”这里,陆长缨却有种吃了哑巴亏的感觉,尽管他并没亏什么,只是听到了一句别人都不愿意说的实话。

事实上,在之前面试的二人那里,陆长缨有种俱乐部可以浴火重生的感觉,“上等人”与“中等人”观点让自己对球队重拾信心,他愈发认为此前球队之所以会成为“老二十”,“朴二十”罪不可赦。

“哈哈……年轻人果然不一样啊。”陆长缨笑了笑,“之前我听到过许多关于球队未来怎样发展的好建议,大家的观点都很好也很乐观,那么单先生可以说说你这的理由吗?”

“嗯,可以啊”。单缜顿了顿,然后说道:

“首先在我看来这是一家毫无雄心的球队,无论从哪方面来说都是这样。”

“第一,教练团队观点分歧内讧不和的问题日益激化,在上赛季的最后一场比赛中,甚至出现了大打出手的混乱局面,这仅仅是我能看到的,而在球队日常训练中只怕更加严重。”

“第二,球员斗志低迷毫无进取心,首发主力在输球之后在社交媒体上用球队成绩当做笑料自嘲,年轻球员在输球当天晚上便开始胡吃海喝流连夜店。”

“第三,球队设施老旧训练不合理,这样不仅很难提高球员能力,而且我之前大致查了一下,发现上赛季因为日常训练造成的球员受伤这样的情况,一共出现了12次。”

“第四,我们有中甲最多的球迷,却没有最多的投入。俱乐部财政拮据,虽然是居于次级别联赛,但最近几年每个赛季的转会投入支出都是中甲球队中最少的,这样很难增强球队现有战力。”

“第五,俱乐部内部人员管理不合理,高层……”

单缜逐字逐句地说,而随之一点一点改变的,是陆长缨的脸色。他原本只是想走走过场,象征性地面试一下这位“下等人”,然后为今天的工作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只是他没有想到,这个句号现在变成了感叹号。

无为而治,这四个字陆长缨很是喜欢,可究竟喜欢到什么地步呢?

几年前,曾有一位云游四海的高僧来到江城华岩寺讲经,梵学佛法世俗人自然是听不懂的,可高僧那一手好字,却是人人都知道。

这天凌晨5点,陆长缨便登上了华岩寺,他像一位虔诚的信徒般听完了大师的早课,也随一众僧侣用完了早斋,之后寻到了大师,表明了自己求字的心愿。

无为而治是道家学说,可大师是佛教高僧,陆长缨缘木求鱼的举动让大师很是为尴尬,可那五万元的香火钱,也让陆长缨慧根深种。大师几经推诿,最终还是了却了陆长缨的一桩心愿。

于是,今天江城1997的总经理办公室中,便多了这么一帖好字。

当单缜说到第五点的时候,无为而治的忠实拥趸陆长缨终于坐不住了,他干咳两声,打断道:“单先生,您的观点我个人非常认同,只是集团那边5点半还有个会,实在是对不住了,我们之后再进一步沟通您看可以吗?。”

“哦,当然。”单缜非常识趣,起身握手致意,双方互道再见之后,他径直退出会议室,转身离开了。

陆长缨听见门外脚步声逐渐消失,他已经很难看的面色变得更加难看了:“小萧,你们上学时学过《田忌赛马》的课文吗?”

自单缜进门后一言不发的萧桅,此刻也只是支吾了一声,然后等待着下文。

“上等马、中等马、下等马,它们都是马,所以能比赛。”陆长缨顿了顿,厉声道:“可你今天却给我找了头骡子,还是他妈头蠢骡子!”

萧桅上一次听见陆长缨骂人,还是在一年之前,那天陆长缨的儿子因赌博被抓,他独自一人在办公室骂骂咧咧了整整一天。

之前曲语泠觉得单缜不像是个成功人,可现在萧桅觉得单缜简直不像是个人,尽管面试足球主帅与面试普通人不一样,但遇到如此口无遮拦的面试者,他还是平生第一回。

“对不起,陆总……”做事一向干净利落的萧桅,这时说话却有些吞吐,“这个单缜不是我找来的,他是……是欧总推荐的……”

如果不做球队总经理,那么陆长缨一定是位川剧名角,因为他对变脸绝技的运用简直炉火纯青。当欧总二字从萧桅口中吐出时,陆长缨脸上云开雨霁,立马换上了一副和蔼可亲的面孔。

“噢,是小欧啊,那她一定有自己的考虑,哈哈哈哈,我懂了,你先出去吧。”

小说《赛季》试读结束

>>>点此阅读番茄小说正版《赛季》全文<<<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