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如皎月》全集免费在线阅读(琅月逐鹿)

《美人如皎月》小说简介

火爆古代言情小说美人如皎月安利给各位书虫阅读,这本小说的作者琅月逐鹿是著名的网文作者哦书中主要讲述了:半日闲居韩灵均把玩着手中的折扇悠悠道:“半日闲居,这字,倒是写得颇有风骨,” 绪联疑惑的看向韩灵均“公子,这字可是出自林少主之手?”,韩灵均转头看了眼绪联,似笑非笑的说道:“我可没说!本公子看你倒是对……

《美人如皎月》全集免费在线阅读(琅月逐鹿)

《美人如皎月》第七章 初见 免费试读

半日闲居

韩灵均把玩着手中的折扇悠悠道:“半日闲居,这字,倒是写得颇有风骨,” 绪联疑惑的看向韩灵均“公子,这字可是出自林少主之手?”,韩灵均转头看了眼绪联,似笑非笑的说道:“我可没说!本公子看你倒是对这林少主喜欢的紧,不若,今日就将你送于她如何?”

绪联有些惊恐的看向韩灵均“属下终此一生都是公子的人,决不另投他主”他就是见林少主气质不凡,便忍不住在公子面前多提了几句,怎么就平白惹得公子厌烦了?

旁边的羽飞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身为公子的侍卫,怎么可以有人这么蠢,这两日只要一提及林少主,绪联眼中的敬意可是藏都藏不住啊,难怪公子不高兴。绪联见兄弟也不帮自己,只得干笑了两声,这习武之人,对强者素来敬佩,绪联对沈皎皎的敬佩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瞥了绪联一眼,韩灵均提步进门,一进去便看见大堂里的高台上站着个老先生,一张桌子,一块扶尺,讲得那叫一个洋洋洒洒,抑扬顿挫,曾听人言,这城南的半日闲居,不同于一般酒楼茶肆,最有名的便是说书先生的一张嘴,话尽天下志怪奇谈,果真是名不虚传!

“公子是听趣事,还是要吃饭呢!若是要吃饭,小的带您去二楼包间”小二躬身问道,一看这位公子与两位随从的打扮,小二便知,此三人应当不是来听趣事的,便打算将三人往二楼带去。

韩灵均扫了眼三楼的方向意味不明的轻笑一声,随即对着小二说道;“吃饭”

望着韩灵均几人往楼上走去的身影,沈皎皎啧啧称奇,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髻若刀裁,眉如墨画,鼻如悬胆,眼若秋波,虽怒时而似笑,即瞋视而有情。当时在红楼里读到这一段时只觉好笑,这世间怎会有如此样貌风情之人,只当是曹先生杜撰的,谁知今日见这韩家主倒真是开了眼界。

小儿带着韩灵均三人进了包厢,殷勤的为几人沏了茶水,说道;“几位一看就是头一回来,可是要尝一尝小店的招牌菜?还是客官按照喜好自个儿看着点几样?”

“上几样招牌菜,再来壶青梅酒,听说这儿的果酒酿的不错,我今日得空便来尝一尝。”

“好嘞,几位请稍等片刻,饭菜一会儿便好”小二随即有些得意地扬了扬下巴,“我们‘半日闲居’的果酒可都是东家亲自酿的,堪称一绝,且每日只卖十小坛,公子今日可是赶早了,要是再晚点可就没了咯。”

韩灵均状似颇为吃惊那般道;“哦,如此说来,本公子今日定要好好品上一番才是。”随即还抛了一枚银锭子给小二。

“在下也是爱酒之人,不知可否有幸见一见你们东家/”韩灵均看着喜笑颜开的小二笑着问道。

小二摸了摸手里的银子,略有些为难的道;“不是小的不愿通传,实在是东家出了远门,一应事务都是交由管事处理,不若,小的将管事的叫来,公子可以与他说说?”

慢悠悠的从袖袋里掏出一物放到桌上,韩灵均状似有些遗憾那般叹了口气“有人将这块玉佩给我,让我来‘半日闲居’寻她,我想着此人应是你们东家,不成想,竟是我想岔了。”小二震惊的盯着面前的玉佩,“小的斗胆问一句,此物,公子是从何得来的?”

韩灵均唰的一声展开了手中的折扇,悠悠说道;“一位林姓前辈所曾,怎么,你可识得此物?”这小二倒是有意思的紧,虽说掩饰的极好,但观其步态与气息,便知是个长久习武之人,这般人物在‘半日闲居’里竟只是个迎来往送的小二?可见其他人,更不是个简单的。林渥丹,本公子对你是越来越好奇了。

小二此时一改方才的谄媚笑意,一脸恭敬道;“公子请稍候,小的先去禀报。”

望着空荡荡的门口,韩灵均一脸深思,这玉佩到底有何问题,即便是说明此物乃是林老庄主所赠,若只是一块简单的玉佩,也不该这般反应,难道是有什么特殊的意义是他不曾知晓的,那老庄主为何要将这块玉佩送给他?

绪联觉得自己要是再喝,就真的要被茶水给撑死了…

“公子,”韩灵均看了绪联一眼,挑眉说道:“这就坐不住了?放”绪联幽怨地看了自家公子一眼,还不是您让属下去打探虚实,结果,什么都没探出来不说,还将林少主给得罪了!

看着欲言又止的中年男子,沈皎皎挑眉,“陈伯这是怎么了?有话不妨直说。”陈泊是山庄里的老人了,沈皎皎对他也是极为信任,也是方才那小二口中的管事。

“少主,姑爷那边,您要不去看一看?”

沈皎皎无奈的扶额,笑道;“陈伯,不就是一块玉佩吗,外祖父给他便给了,怎么连姑爷都叫上了?”不错,玉佩本是一对,据说她出生不久,外祖父便得了那玉佩,巧的是,玉佩上雕刻的花纹与沈皎皎身上的云纹胎记简直是如出一辙,外祖父极为高兴,便说要将另一块玉佩留着给她寻夫君,只是也不知怎得就将玉佩给了韩灵均?

陈伯摇了摇头,那韩家主定然是有过人之处,不然老庄主也不会如此草率,只是,少主素来是个有主意的,只怕是不会听从老庄主的安排。

“陈伯不必思虑太多,我过去看看就是”沈皎皎失笑,带着青林大步走了出去。

……

“贵客临门,在下有失远迎,失敬失敬。”一个容貌俊秀的翩翩公子哥推门而入,韩灵均淡笑,起身拱手说道:“是韩某御下无方,几日前惊扰了林少主,还忘海涵!”

沈皎皎扫了一眼显然吃惊不小的绪联,朗声笑道:“韩家主客气,这位绪联小哥倒是有趣的紧,不像我家青林,呆头呆脑的!”跟在身后的青林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这是又被少主嫌弃了?

绪联表示他受到了惊吓,眼前和自家公子谈笑风生的少年,真的是女子所扮?

沈皎皎与韩灵均二人落座,沈皎皎悠悠说道:“青林,命人上壶茶来,真是越来越没规矩了,客人的茶没了,也不知道续上!”青林嘴角抽搐着出去,命人又上了壶茶来,少主绝对是故意的!,这都是第六壶了!真怀疑,韩家主三人还喝的下不? 韩灵均咬牙切齿地说道:“林少主真是好客!”果真是唯女子难养也,怎能如此记仇!

“韩家主客气!”沈皎皎没骨头似的靠在椅子上看着眼前容貌精致的男子,方才虽已远远地看了几眼,但还是忍不住惊艳,若是带去21世纪,绝对可以C位出道,哎!可惜,一朝身死,她如今也是回不去的,莫说是旁人了?

韩灵均勾唇“林少主,好看吗?”

“嗯,好看啊!”沈皎皎坦然道,随即不怀好意的将韩灵均打量一番道;“只是可惜了韩家主生得这般样貌。”

虽知定然不是什么好话,但韩灵均还是架不住好奇,挑眉轻笑道;“哦,为何?”沈皎皎眯了眯眼,俯身前倾趴在面前的桌子上,瞥了眼站在韩灵均身后的绪联和羽飞,低声说道;“这般貌美的美人,怎能像韩家主这般汲汲经营谋取权势昵?这上京城中的夫人们可是很乐意与你这般的人儿好好交流交流昵!”都是习武之人,虽说沈皎皎状似压低了声音,但谁又能听不到昵?青林偷偷瞟了眼韩家主,内心咆哮不已,少主,您能不能别这样总是语出惊人,韩家主可不好惹,您这般出言羞辱,可是会出人命的。

绪联一听差点炸毛,上前几步‘唰’的一声拔出手中的佩剑对着沈皎皎,青林身形微顿,气凝掌心刚欲出手,只听男子如深山清泉般的轻笑,“绪联,不得放肆。”见公子发话,绪联只得不情不愿的收起手中的剑,只是气愤的瞪着对面的沈皎皎,怎会有如此无礼的女子,亏得之前自己还对她那般敬仰,真是唯女子难养也,竟这般出言羞辱公子,站在一旁的羽飞瞥了眼绪联,忍不住暗骂一句,蠢货!没看见林少主是在故意激怒公子吗?

沈皎皎撇了撇嘴,“你怎么不生气?”

韩灵均“这副皮囊承蒙林少主看的上,是在下的荣幸,为何要生气?”

沈皎皎被噎的一时无话。

“哈哈”

“你笑什么?”沈皎皎眯了眯眼不悦地盯着一袭蓝衣面目含笑的男子问道。

“在下只是感概,沈大小姐果真是这世间罕见的奇女子”

沈皎皎敲着桌面懒懒的回道;“哦,韩家主也是这般认为的?果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就连一向稳重的羽飞此时也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在下知道林少主素来是个爽快的,初次见面,在下也未曾备下薄礼,实在是在下的过失,若是少庄主不嫌弃,在下在陇州还有些生意,送少庄主四成,便当是在下的见面礼,少庄主以为如何?”

沈皎皎摸了摸下巴,林家就在陇州,她自是知道韩家在哪里的生意不少,只是,他当真舍得白送?还是说这天上真会掉馅饼?,她怎么就这么不相信哩?“韩家主,虽说只是见面礼,但该有的诚意还是要有的。”

韩灵均面露疑惑,“哦,林少主何故这般认为?”

沈皎皎敲着桌面悠悠道;”韩家主说是将陇州的四成生意给我,但是万一事后韩家主又来告诉我韩家在陇州的生意只有一家布庄,所以要将布庄的生意分给我四成,那我岂不是很吃亏?”

韩灵均哭笑不得;“林少主不会是想叫在下立字据吧?”

沈皎皎面带一丝恰到好处的惊讶,“怎么会,韩家主自是一言九鼎之人。”微顿又笑眯眯的说道;“我只是听闻韩家主在这上京城中有两家青楼,所以…..就是不知道韩家主舍不舍得?”青楼茶肆用来打探消息最合适不过,虽说她不愿费心筹谋这些,但如今她既已成了明月山庄的少庄主,总要为山庄众人打算,而且她总觉得外祖父有事瞒着她,防患于未然,还是要早作打算。

韩灵均慢条斯理的站了起来,颇为遗憾的说道;“在下本是有事相求才忍痛给了少庄主四成,还以为少庄主是个爽快的,不成想…罢了罢了,绪联羽飞,我们走吧,那日你们温公子还在向我讨要那株雪见草,我本打算要送于林少庄主的,便未曾给他,如今看来少庄主不想要,我还是拿去送人好咯!”说罢,便提步朝门口走去。

沈皎皎一听他竟然有雪见草,心下着急。众人只见一道紫色的身影闪过,待反应过来,沈皎皎已经站在了门口。

“呵呵,韩兄,有话好好说,先请进,来来来”说着似是怕韩灵均几人离开那般,忙将韩灵均的袖子抓住往里拽,呸呸呸,为了这一世能长命,她也是拼了,韩灵均,这个奸诈小人,一定是故意的。

宾主落座,沈皎皎嘻嘻笑了几声,转头看向青林道;“快去,将我的那坛杏花酿拿来,今日我与韩兄一见如故,定要共饮几杯。”青林应下,忙出去拿酒了。少主真是……能屈能伸,江湖人称脸皮厚。

韩灵均轻笑,“少庄主太客气了,能与林少主共饮,是在下的荣幸,只是实在是?”

“对对对,韩家主有何事需要在下做的,尽管吩咐,在下必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沈皎皎面带真诚的说道。

忍下心中的笑意,韩灵均正色道;“少庄主可是知晓武林大会?”

沈皎皎思索片刻,认真道;“每三十载举办一次,江湖上但凡是有点名望的门派都会参加,对外称是要各门派之间相互切磋,实则是要选出最强的一派,作为盟主,盟主之位一旦选定,各门派都必须以其为尊”若是一胆参加了所谓的切磋,盟主之令还敢不听从,那便要做与整个武林为敌的打算了。

小说《美人如皎月》第七章 初见试读结束

>>>点此阅读番茄小说正版《美人如皎月》全文<<<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