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美人如皎月》百度云资源

《美人如皎月》小说简介

小说《美人如皎月》是一本十分好看的古代言情文,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琅月逐鹿书中主要讲述了:老夫人眯了眯眼“逾明,舒窈毕竟唤我一声姨母,你如今连这点情面也不愿给我这老婆子了?“儿子不敢,只是儿子想着秋氏的性子难免有些急躁,不若,就让秋氏去翠峰寺待些日子,一来,可让秋氏修身养性,二来也是为母亲……

小说《美人如皎月》百度云资源

《美人如皎月》第五章 过继风波 下 免费试读

老夫人眯了眯眼“逾明,舒窈毕竟唤我一声姨母,你如今连这点情面也不愿给我这老婆子了?

“儿子不敢,只是儿子想着秋氏的性子难免有些急躁,不若,就让秋氏去翠峰寺待些日子,一来,可让秋氏修身养性,二来也是为母亲诵经祈福,不知母亲以为如何?”沈侯爷对着老夫人恭敬地说道。

“如此,倒是逾明有心了,我若是不答应,倒显得我这老婆子不识好歹了?”老夫人心里微怒,但是脸上还是扬起了一抹些许感动的笑容。

沈皎皎等人也是诧异地看着沈侯爷,她们都清楚沈侯爷虽不是老夫人亲子,但素日对老夫人这个母亲向来是言听计从的,就说当年秋姨娘陷害林氏,沈侯爷悲痛欲绝,可是信誓旦旦的要为‘爱妻’报仇的,还不是老夫人一句话的事,秋姨娘那条命就保住了,这次怎么…

沈秀涵见老夫人不再劝沈侯爷了,心下着急,看了眼无动于衷的秋姨娘,‘咚’的一声便跪在了地上,清丽的脸庞上满是脆弱,眼眸里的泪珠泫然欲泣,“父亲,一切都是涵儿的错,与姨娘无关,涵儿恳请父亲绕过姨娘。”

老夫人无奈的看着沈秀涵,本想将涵儿过继给林氏,有了嫡女的身份,将来也能找个‘好婆家’不成想…

“父亲可愿听女儿一言?”

见沈侯爷点头后,沈皎皎状似有些羞愧,道;“父亲,今日这事,也不能全怪二妹,皎皎身为嫡姐,未曾将二妹管束好,皎皎也有不是。”说着还朝沈侯爷福了福气身子,见沈皎皎如此懂事,沈侯爷内心总算是得到了一丝慰藉。

沈皎皎又道;“秋姨娘也是爱女心切,父亲莫要生气,既然二妹有心替姨娘求情,父亲何不成全二妹的一片孝心?”沈侯爷面露沉思,“皎皎的意思是?”

“二妹素来是个孝顺的,若是让二妹前往翠峰寺,一来是替姨娘受罚,二来是为祖母祈福,皎皎想来,二妹应当也是愿意的。”看着言辞恳切的沈皎皎,沈秀涵只觉天塌下来了一般,去翠峰寺’祈福’?上京城中谁不知,官门中女眷只有在家中犯下错事才会被送往寺庙‘祈福’若是她真去了,将来那户人家还敢娶她?

沈皎皎似是才察觉到沈秀涵的异样那般,疑惑的问道;“二妹这是怎么了,脸色这般苍白?二妹可是担心去了翠峰寺以后太过想念府中亲人?”微顿,沈皎皎悠悠又道:“还是说,妹妹不愿去?”

沈秀涵眼神有几分慌乱,翠峰寺哪里日子清苦不说,将来的婚事也就全完了,但若是说不愿意去,伤了姨娘的心且不说,父亲也会更加厌恶她,沈皎皎可是以为祖母’祈福‘为由提及的此事,推脱不去,祖母也定会对她不喜,捏了捏手中的帕子,罢了,她如今的处境也只能放手一搏了。

众人只见沈秀涵对着老夫人与沈侯爷砰、砰、砰连磕了三个响头,跪在厅中的女子一脸决然,面目含泪,瓷白的额头微微泛红,可谓是我见犹怜,就连向来不喜这个女儿的沈侯爷此时也有些不忍。

“是涵儿不对,不该顶撞嫡姐,还连累姨娘替涵儿受过,涵儿自知罪孽深重,恐污了佛祖的眼,涵儿如今,唯有一死方能谢罪。”

众人还未反应过来,只见一道素白的身影一闪而过,‘砰’的一声。

“涵儿”秋姨娘踉跄着身子奔了过去,颤抖着双手捂着沈秀涵的伤口;“呜呜呜,我的涵儿,来人,来人啦,快叫大夫”大厅内一阵兵荒马乱,门外的仆从在听到秋姨娘的叫声才反应过来,忙奔出去找叫大夫去了。

“我的涵儿啊,怎么这么傻,你要是走了,让我可怎么活啊,呜呜”沈侯爷此时也有些着急,不断的催促下人快些叫大夫。

沈皎皎扶着额头连连叹气,她本想将此事推到沈秀涵身上,借此让老夫人打消过继的心思,谁知这小美人竟想到了寻死脱身的昏招,还真是不管黑猫白猫,能抓住耗子的就是只好猫!果然啊,寻死觅活这招是古今通用啊。她倒也不担心小美人儿的安危,那点速度和力道,估计也就破点皮昏迷一阵也就好了,啧啧,好好的一个美人,可惜,就是心思也忒重了。

几个婆子将沈秀涵暂时移到了老夫人的内室,没过多久大夫也提着药箱匆匆赶来。

众人一道在外间等候,秋姨娘坐在椅子上一个劲的抹眼泪“呜呜,我苦命的涵儿,都是我连累了你,呜呜。”沈侯爷被吵的心烦,连带着对沈秀涵的一点子怜惜也荡然无存。

“闭嘴,还没死昵!你个丧门星,哭什么哭,没用的东西。”

秋姨娘失声尖叫;“沈逾明,你莫不是要将我们母女逼死?呵!我倒是忘了,就是因为这个小杂种,涵儿才会被逼的自尽。”只见秋姨娘愤怒地朝着沈皎皎扑了过去,沈皎皎又不是真的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怎会让秋姨娘得逞?

沈皎皎将身旁湘竹的胳膊一拉,二人便闪到了一边,只是可怜了秋姨娘,眼见沈皎皎已经躲了过去,奈何冲劲太大一时停不下来,只得眼看着自己一张‘貌美如花’的脸蛋与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砰’的一声,重物落地!秋姨娘的丫鬟忙跑过去将自家主子扶了起来。沈皎皎仿若受惊的兔子一般倚靠在湘竹怀里,待到丫鬟将秋姨娘扶起来后才一脸害怕的看着秋姨娘道;“姨娘,你这是在做什么?虽说二妹一时没想明白做下这等糊涂事,但二妹吉人自有天相,自会性命无忧,姨娘怎得已经疯魔了?”众人看着秋姨娘,面前的女人鼻青脸肿、衣衫凌乱,发髻散乱了,发钗也不知掉到哪里去了,嘴里骂骂咧咧的也听不清在说些什么,可不是一副疯癫之象吗?

“唔,唔,里个晓贱棱,唔”看着手舞足蹈胡言乱语的秋姨娘,沈侯爷气不打一处来,只得铁青这脸命人将秋姨娘拉了出去,还吩咐秋姨娘身边的丫鬟回去收拾行礼,要将秋姨娘送到郊外别院去了。

“张大夫,我那孙女如何了?”

“幸好二小姐乃是女子身子娇弱,冲过去的力道不是很大,额头处是受了点伤,在下也已经上过药了,并无大碍,约莫一盏茶的功夫也就醒了,在下再为小姐开几副安神的药,以免小姐受到惊吓不得安睡!”眼见张大夫背着药箱就要离开,老夫人忙有些忧心的问道;“就是不知,不知可有损容貌?”张大夫恍然,倒是忘记了,这大户人家的小姐,对容貌都是十分看重的,原以为这老夫人是担忧孙女的身子,不成想竟是,哎!也是个可怜的孩子,只是这些却不是他一个大夫能管得了的。

“老夫人且安心,伤口倒是不深,一月便可痊愈。”

老夫人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是放了下来,涵丫头身份本就不够,也就唯有才貌还说的过去,若是连容貌都毁了,就真是百无一用了。

果真如那大夫所言,不足一盏茶的功夫,沈秀涵悠悠转醒,女子只着一身白色里衣,脸色苍白如纸,额头的伤口也用白色棉布包扎了起来,瘦小的身子静静的躺在床上,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当真是惹人怜爱。

“祖母,”声音低而婉转,沈秀涵双目含泪的看着老夫人。

老夫人叫张嬷嬷扶着坐在了榻边,爱怜的将沈秀涵脸颊上的发丝理了理道;“你这个傻孩子,有话同祖母好好说便是,如此作践自己的身子,你可曾替祖母想过,可是要我这个老婆子白发人送黑发人不成?”

“劳祖母担忧,涵儿罪该万死,只是,今日大姐姐如此咄咄逼人,涵儿实在是…”似是因沈皎皎不顾念姐妹亲情而伤心那般,沈秀涵将头转到床榻里侧抹了抹滑落的眼泪。

“二妹妹,这做人昵,还是实诚点的好,你说是不是?”沈秀涵与老夫人寻声望去,只见沈皎皎由丫鬟扶着一步一步慢悠悠的走进了内室。

“大姐姐,涵儿,”看着眼泪珠子又要落下来的沈秀涵,沈皎皎忙出声打断,“二妹,你与我说这些并无用处,姐姐想着妹妹刚醒,可能还不知道…因着你寻短见之事,秋姨娘受不了刺激,可是有了疯癫之象昵,为着家宅安宁,父亲已经命人将秋姨娘送去别院了,这下,妹妹倒也不用去寺院了昵。”

沈秀涵紧紧地拽着身下的床褥强压下心底的气愤,她为什么会有这般愚蠢的娘,沈皎皎只因是从嫡母的肚子里爬出来的,一出生便身份尊贵,而她昵,一个姨娘肚子里出来的庶女,这也就罢了,姨娘还要给她拖后腿?今日之事原本她‘以死谢罪’也就可以糊弄过去了,谁知一个蠢得要死的姨娘,害的她怕是又成了府中的笑柄。

先不论沈秀涵心底是如何想的,只见沈秀涵一脸惊慌失措道;“姨娘,姨娘刚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一会就,会不会是弄错了?”老夫人看着沈秀涵,眼底闪过一丝复杂,倒是个能忍的,只是那会子在大厅里为何会那般沉不住气?

“姐姐也不知,若真是误会,相信父亲自会明察秋毫,妹妹不必太过忧心,还是早日将身子养好,我想,秋姨娘也会好得快些。”沈皎皎此言是在说,若不是你要寻短见弄出这么多事来,秋姨娘也不会得病,可见是你这个做女儿的不孝啊。

“哎呀,二妹妹,这是怎么?”沈皎皎夸张的叫道。额…秀涵大美人被气晕了?

老夫人看着忽然倒在榻上的沈秀涵,吓得老脸都白了,忙让身边的嬷嬷再去请大夫来。

“皎皎,你也太过放肆了,涵丫头好歹是你妹妹,还受了伤,你怎能这般刺激她?”老夫人怒气冲冲道。

沈皎皎适时的咳了几声”咳咳,祖母,我,我不是故意的,秋姨娘却是有些疯癫了,秋姨娘发疯的时候爹爹还有一众人可都是看见了的,这秋姨娘都要被送走了,皎皎只是想着二妹将来要见秋姨娘怕是有些不易,便想着妹妹若是无碍,可否去送一送秋姨娘,不成想二妹竟这般…”随即几人又听到沈皎皎似是自言自语那般低声说道;“我明明问过那大夫了,那大夫不是说妹妹要是醒过来便就无事了吗,怎么又晕倒了?真是个庸医。”

几人听罢,又齐齐看向倒在床上昏迷不醒的二小姐,这张大夫的医术在上京城也算是数一数二的,既然说二小姐已无事,那为什么又晕倒了,到底是受了刺激,还是在装晕?众人表示,此事有待斟酌。

昏迷的沈秀涵“…”

福德院毕竟是老夫人的住处,沈秀涵一直住在老夫人的房间也不是个事,待大夫再次背着药箱急匆匆赶来为沈秀涵看过后,便将还在‘昏迷不醒’的沈秀涵挪到了梅忻院,老夫人今日将所有人叫到福德院为的便是商议将沈秀涵过继一事,谁知事情没办成不说,秋姨娘母女也是一个因着‘疯癫’被送离府中,一个受伤‘昏迷’倒是又成了侯府众人的饭后闲谈,这说来说去,还是不得不感叹一句,这秋姨娘与二小姐的命不太好啊,纵是有老夫人护着也压制不住那霉运要来!

“简直就是狂妄至极!”

福德院里,老人将桌上的物件扫落了一地,目光愤怒的盯着一地狼藉,“沈皎皎,她好大的胆子,竟敢如此忤逆,当真是翅膀硬了,以为自己可以飞了是吗,老身定会叫你知道,这府里,到底是谁说了算?”张嬷嬷几人跪在地上头都不敢抬,心里暗暗叫苦,自家这主子是个面慈心恨的,老夫人这次妹讨到好处,八成下次要出狠招了,她们这些人这些年跟这老夫人,这该知道的还是不该知道的,可都是…也不知将来可还有命离开这侯府?

——

作者有话说:

人家都是‘坑爹’,我们秋姨娘是专业坑女儿。不过哩,秋姨娘暂时还是没有盒饭吃滴,

小说《美人如皎月》第五章 过继风波 下试读结束

>>>点此阅读番茄小说正版《美人如皎月》全文<<<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