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完结小说《大唐德宗皇帝》全文免费阅读

《大唐德宗皇帝》小说简介

推荐一本网络作者季立东文化纵横谈的新书《大唐德宗皇帝》,这是一本历史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这柳姨娘只管低头,便说道:“小妇人没有七宝施舍,难求真佛降世。”那俊朗的声音笑道:“施主,我佛将,一切端赖阿赖耶识,若此识在,便可从我处得一大白象也。”平儿在旁跪着,早就瞥见一个俊美的高大和尚,一身淄……

已完结小说《大唐德宗皇帝》全文免费阅读

《大唐德宗皇帝》 免费试读

这柳姨娘只管低头,便说道:“小妇人没有七宝施舍,难求真佛降世。”

那俊朗的声音笑道:“施主,我佛将,一切端赖阿赖耶识,若此识在,便可从我处得一大白象也。”

平儿在旁跪着,早就瞥见一个俊美的高大和尚,一身淄衣,只是实在不知二人说的是什么。只见柳姨娘这才回过头来眉目含情地看了一眼这和尚,低首道:“虚怀大师,小妇人见礼了。”虚怀和尚赶忙用手虚掺了一掺,说道:“我刚才看到施主施舍了不少香油钱,敢问有何困惑?”柳姨娘道:“我怕佛祖嫌我嗔痴贪婪。”

“这是何解?”

“昼夜想着白象呢!”

“那请到方丈用茶,让我为施主大开方便法门。”

“法门一开,白象自来是么?”

“施主,好聪慧!一看是有慧根的人。”

说着,柳姨娘跟着虚怀和尚出了这里,又过了一个院子,来到一个僻静的小跨院,院中有一个小木塔,东西两面墙上都是画着平生作恶下额鼻地狱的故事画。平儿道:“姨娘,这画好生恐怖。”

虚怀道:“因恐怖心,生敬畏心因敬畏心生知止心,因知止心生涅槃心,因涅槃心生脱苦海。你既然生了恐怖,也是得了善种子。无需再跟随我等往前了。前面更为恐怖。”说完吩咐身边跟随的小沙弥将平儿带到一边的斋堂吃饭休息,一帮恶鬼一样的和尚看到平儿,犹如打了鸡血,好不殷勤,不提。

虚怀和柳姨娘进了那小院的正房,参禅打坐,各种超度欢喜,何须细说。

在说崔用,也是个不省心的。进庙之前,柳姨娘让他把人参先送回府,晚上日落之前来接。回到府中偏偏碰到大夫人王氏,随把人参交给大夫人。王夫人又叫他去买点杂物。这崔用便借机去了勾栏瓦肆,秦楼楚馆逍遥快活。

在长安所有花街柳巷中,“平康坊”(又称“北里”)是最出名的一处场所。“平康坊”位于翰林院和东市之间,是长安城内最繁华的地段之一。“平康坊”的从业女子都经过官府登记备案,她们的服务对象主要是贵族、官员、科考士子、富商。“平康坊”的妓女从小就经过诗文、写作、音乐表演等训练,因此她们不仅只会出卖色相,而且个个多才多艺,与现代人印象中的“失足妇女”有很大不同。

由于“平康坊”的从业女子们素质普遍较高,因此来这里消费的价格自然也不是普通人所能承受的。根据一个叫孙棨的唐朝人在他的小说集《北里志》中的记载,“平康坊”的妓院一桌酒席标准消费是1600文,第一次来的生客还得付双倍价钱,即3200文。如果客人在喝花酒的同时需要专业的音乐助兴,还得另付乐师的费用。此外,喝酒一巡要花1200文,第一副蜡烛燃尽后则要付双倍。由于妓院中的各种项目都需要花钱,因此一个晚上娱乐花掉上万文的情况很常见。

当然,长安城的花街柳巷并不仅限于“平康坊”。许多里坊中都有妓院、酒店等娱乐场所。比如长安东南角远离城市中心,但这里靠近风景优美的芙蓉园,且有一些多才多艺的名妓生活于此,因此这边就成了名气仅次于“平康坊”的风月场所,许多达官贵人厌倦了“平康坊”的灯红酒绿,因此不惜远道而来在这里一掷千金。

这两个地方都是崔用所不能来的,他没有那么多钱。

可是,他还就得来,来的是哪呢?就是芙蓉园了。这里离晋昌坊也近,在这里快活完了,顺便赶车去接柳姨娘回府。这是其一,其二,也是重要的是,这里有一个相好,叫绿珠。开始是崔用偷府里的钱来这里快活才认识绿珠的。后来,因为这崔用长相健美,身形高大,吹得一手好笛,便和绿珠私定终身了。加上他是崔府的佣人,吃白食,这里的掌柜老板也不敢多说什么。谁不知道崔家的势力这天下呢?有道是比三国的四世三公的袁绍家还威风百倍!

谁成想,这绿珠是烟花女子出身,看惯了风月之事,所谓的私定终身,完全是顺嘴一说,何况她私定终身的对象就有一打之多,如果都要跟着走,恐怕是分身乏术的。

这众多的私定终身的人当中,有个人不同寻常,叫常修,字子植,太学生,正是当朝宰相常衮的小儿子,常衮家教很严,可是对这个小儿子却宠得没边,闯了祸,都是上面两个哥哥替他挨打。也常来这里诗酒风流,而且在芙蓉园,公子王孙可是正常交往,就是常衮也不能说什么。没想到今天常修正在屋里和绿珠被翻红浪,双鱼戏水,被崔用推门撞个正着。常修没穿衣服,崔用也就不知道对方的身份,对常修一顿好打。常修岂是吃亏的?叫来门外的跟随又反过来打崔用。好汉难敌四手,饿虎害怕群狼,崔用一个人,吃了大亏,被打得满地找牙,鼻青脸肿。一气之下,告到了万年县衙。

万年县衙一看两边可都是不好惹。按说崔用一个奴才居然和当朝宰相的公子而且是太学生的身份的人打架,那怎么也得判崔用理亏。可是崔氏门生故吏遍天下,半个大唐都是人家的,这奴才可比万年县衙的知县老爷要高贵多了。另外这边是宰相公子,实在不好惹。正在发愁,身边的一个尖嘴的幕僚从后堂匆匆跑来对着万年县知县大声喊道:“老爷,先别审案子了,大事不好了!”

“何事惊慌?”

“后院的葡萄架倒了,咋了在下面乘凉的夫人,您快去看看,估计砸的不轻呐!”

说完不容分说,拉起知县就往后跑。

知县去救老婆,这案子就没法审了,不了了之。

其实,哪里有什么葡萄架倒了的事情?这都是事前安排好的,只要看着这种两难的案子,后面的幕僚就出来说葡萄架倒了。一年得倒十多回也说不准。

这种滑头的做法,崔用这种整天伺候宰相的人怎么能不懂?没法子,吃了闷亏,只好回来去接柳姨娘。柳姨娘一看鼻青脸肿,自然就问,崔用忙道:“七姨娘,不瞒着您老,小的是因为一个心爱之人被人横刀夺爱,气不过才打了一架,没成想,对方居然是宰相常衮的儿子。这万年县不敢审,装孙子,说什么葡萄架倒了。”

柳姨娘本来也对崔用暗生情愫,早有奸情,又看他对自己一五一十说了实话,知道忠心,而她和崔祐甫这里学的第一招就是佣人要忠心,其他都是次要的。所以,一见他和盘托出,便娇嗔地用手在崔用头生狠狠戳了一下道:“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活该啊!”

崔用一看柳姨娘如此,便知道她要帮自己,便狠狠扇了自己几个耳光,一把鼻涕一把泪,一头扎到柳姨娘怀里撒娇卖萌了。

柳姨娘刚刚从虚怀大师那里得够了温存,此时也要恩威并用,显现她当家主母的威风,心想,我若不如此,以后你怎么会乖乖听我的呢?随道:“不是什么大事。我回去跟老爷说声。好歹不能丢了我们家的颜面!”

柳姨娘回去把这事情和崔祐甫一说,老头忽然笑了起来,一口茶从白胡子里喷出来,咳嗽半天,边咳嗽便笑,道:“还有这种风花雪月的事,真是越来越热闹了。”

“怎么办老爷?咱们家的面子可不能丢呢!说出去我还怎么见人?说我是崔家当家的主母?这么点事都办不了。”

“这种事情,我自是不能出面,否则说出来那才丢人。你小小年纪,不知道这里的奥秘所在。万年县不敢管,你可以让他去京兆尹那里去告啊!京兆尹严郢当今正在打压京城的权贵,威风得很。告他个宰相之子行凶,欺男霸女,定然是好罪名。”

“可是我一个女人,怎么会认得京兆尹?”

“你不认得不要紧,大慈恩寺的虚怀大和尚可是认得的。你抽空请他来家做点布施,顺便把事情跟他一说,让他去说动严郢的家眷,无个不成的。”

“当真?”

“严郢本身是当今河中尹王翃的女婿,因为这媳妇太霸道最后离了婚,现在这个媳妇,可是这虚怀大师给搭的桥呢,算是月老。严郢本人也爱佛,和虚怀大师经常参禅谈佛,这都是我们知道的事情。我们家没少给慈恩寺布施,这点面子他还是给的。”

柳姨娘满心欢喜,自去周旋,这一来回就过了好几天。

小说《大唐德宗皇帝》试读结束

>>>点此阅读番茄小说正版《大唐德宗皇帝》全文<<<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