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一夜沉婚》txt下载

《一夜沉婚》小说简介

小说《一夜沉婚》是著名网文作者花时玖所著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你怎么在这里?!”景焱这话想表达的意思其实是……时间这么晚了你怎么没回家,这里比较偏你一个女人多不安全。只是他这个人做事简明扼要成了习惯,有时候生活中某些事情的表达方式也变得太过概括。若是换做从前,……

完整版《一夜沉婚》txt下载

《一夜沉婚》第三章 最熟悉的陌生人 免费试读

“你怎么在这里?!”

景焱这话想表达的意思其实是……时间这么晚了你怎么没回家,这里比较偏你一个女人多不安全。

只是他这个人做事简明扼要成了习惯,有时候生活中某些事情的表达方式也变得太过概括。

若是换做从前,沈若初一定会自动将他的话转换成关心。甚至哪怕是景焱对她不耐烦或者疾言厉色,她都能回路强大地将其脑补成打是亲骂是爱。

可人这种动物就是这样,一旦心里存了芥蒂,就是关心也变成了恶意。

所以景焱这句话,在沈若初耳朵里便解读成了他不愿意见到她的厌烦和不屑。

于是她心里更加像是吃了苍蝇一样。

懊悔当初自己怎么那么厚脸皮的死缠烂打,让人家现在把她当小强看待。更恨自己没出息,迷迷糊糊地竟然还把根本不属于她的地方当成家!

她吸了口气,终于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一个自认为合适的理由,“我落了点东西在这里,回来取。”

“你可以明天过来的。”景焱皱眉往旁边示意了一下,“上车!”

“不用了,谢谢!”沈若初客气地一笑,转身走向了小区的电动门。

白天太匆忙,钥匙和磁卡都没来得及还给他。

沈若初刷开侧门刚走进去没几步,身后一阵强光就打了过来。随后景焱就在她身旁一米远的路上缓缓驶过。

她咬了咬牙,又愤愤地往地上跺了下,才继续往车尾灯消失的方向走去。

欣晨花园占地广阔,别墅位置又略微靠里面。从大门徒步过去起码要20来分钟。

沈若初踩着高跟靴子走到地方的时候,景焱正站在门口的台阶上正在打电话。

路灯将地上的影子拉的老长,昏暗的光线下,他高大挺拔的身影显得更加颀长。

他是侧对着她的,冷硬的面部线条似乎带了些柔和的调子。间或有几个应答的音节在寂静的夜幕中划过,传进她耳中,也是她从未听过的轻柔。

沈若初顿住脚步,只觉着心头蓦地一痛。

痛的她连呼吸都有些不顺畅。

能让景焱用这样的语气,露出这样表情的。她不用想也知道电话那边的人是谁!

当年她义无反顾倒追景焱的时候,沈行之几乎每天耳提命面地念叨:b城英俊多金人品良好,符合言情男主形象的青年才俊一大票,赶紧放弃眼前这个回头是岸。

她不听。

然后终于有一天,她为他穿上婚纱,如愿以偿。

沈若初想起婚礼前的那个晚上,沈行之看着她时那复杂而沉重的眼神。

他说:初初,景焱城府太深,性情冷漠,你嫁给了他,未必就会幸福。

可她真的是中毒太深,鬼迷心窍。

怎么会不幸福呢?!

能嫁给景焱,就是她最大的幸福!

那是她的男神唉!

什么城府深,性情冷,这些沈行之所不屑的,在她眼里却统统都是优点。

那个时候的沈若初一直觉着,景焱性子冷又怎么样?她热情就好了!

反正她浑身上下都是火。所以,她早晚都能将他融化掉。

直到有一天她才终于发现,再冷漠的人,都会有他柔软的一面。景焱也不例外。

只是他的柔软,永远不会给她沈若初。而是属于另外一个女人,一个和他青梅竹马,却终究没能执手相伴的女人!

“怎么不进来?”低沉的声音将她凌乱的思绪打断。

沈若初回神,发现景焱不知何时已经结束了通话。隔着一条很短的碎石小路,正蹙眉凝望着她。

视线交汇间,她忽然有些浑身不在。随后轻咳一声,用一种客气到近乎别扭的语气说道:“这里现在不是我家了,好歹我进门也要得到主人同意不是吗?”

景焱皱起了眉头,“请进。”说完便径自转身,推门进屋。

早在两个月前,沈若初就已经和景焱闹分居,从这里搬了出去。然后抱着从此以后老死不相往来的心态,她把自己的东西也统统带走,连用过的毛巾都没剩下。

所以此刻,她发现自己这个回来取东西的理由,是多么的不走大脑。

该带的都带走了。

剩下的,要么是不属她的,要么就是看到只会触物生情徒惹难过的。

沈若初楼上楼下转了两圈儿,最后在卧室某处犄角旮旯的地方翻出来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买的钥匙链。

随手揣进口袋准备离开,结果刚下楼梯一条毛茸茸的大萨摩就蹿出来,直接扑到她身上。

沈若初被扑了个趔趄,而后看着它长长的舌头,一阵恍惚。

她想起第一次见到它的时候,是在景焱办公室。

那时它才一岁零一个月,一见她便很友好的扑上来,丝毫不像它的主人那样。而她正艰苦的行走在追男神的路上。

她问景焱“它叫什么?”

他头也不抬的只回了一个字,“狗。”

她丝毫不觉尴尬,边逗弄它边上赶着没话找话,“我当然知道它是狗不是猫。我是问它叫什么名字?”

“狗。”还是那一个字。

于是她死皮赖脸地自告奋勇,“哪有叫这种名字的呀,我给它起个名字吧。唔……就叫大白!好不好?”

“随便。”景焱仍旧盯着文件头也不抬。

只有大白狗兴奋地叫了两声,似乎知道自己有了新名字。

后来,当沈若初知道景焱不喜欢带毛动物时,问他“不喜欢为什么还要养?”

他说“没有为什么,养了就养了。”

直到前一段,她才猛然发现,那条狗是他心里那个人送他的。而他只是爱屋及乌,哪怕是他不喜欢的东西。

“唉……”一声轻叹缓缓溢出。

三年了,从她嫁给景焱那天起,这条狗就一直是她在喂。可感情再深又怎么样,终究不属于她。

她连人都不要了,更何况是一条狗!

沈若初心一横,用力将一脸讨好的白狗扒拉到了一边。

白狗毫无准备之下爪子打滑,摔倒在了地板上。

委屈的呜咽从它喉咙里发出,脚步声也同时在她身后响起,“你有什么不高兴直接冲我来。何必和一只狗较劲。”

“我就是喜欢,怎么着吧?”沈若初回头,一脸‘你奈我何’的表情。

景焱步子一顿,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眉心越拧越紧。

而沈若初在他冷沉的目光下脖子一梗,毫不示弱,“我讨厌狗的主人,自然也讨厌它咯!反正我这种恶毒的女人连人都害呢,虐待动物怎么了?”

他嘴角的肌肉跳了跳,最终只是沉默着快步走下楼梯。然后在经过她身边时,忽然出手擒住她纤细的腕子,不容分说地拽着往外走,“我送你回去!”

“用不着!”沈若初一把将他甩开。而后从包里翻出了这栋别墅的钥匙和小区门卡,泄愤一般往地上一扔,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了。

小说《一夜沉婚》第三章 最熟悉的陌生人试读结束

>>>点此阅读番茄小说正版《一夜沉婚》全文<<<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