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诸天成神)严望莫斯肯_严望莫斯肯全文免费阅读

《我在诸天成神》这部小说的主角是严望莫斯肯,《我在诸天成神》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都市小说小说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穿西装打领带的光头男子,因意外可以穿越诸天
我早已不是人类,你们想以人类的道德准则限制于我?
我无双一开谁都不爱
我为刀俎,你为鱼肉

小说:我在诸天成神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莫斯肯

角色:严望莫斯肯

《我在诸天成神》小说是作者“莫斯肯”的倾心力作。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这个世界绝大多数人都是愚昧,肮脏,恶心,伪善的,你应该不在这绝大部分人当中。底层人互相狗咬狗,高层人稳坐高台把控底层思维走向。大多数人都嘲笑着别人的勇敢,且抱怨着自己的艰难……你或许不在其中。杀鸡是杀,杀狗是杀,杀鱼是杀,杀羊是杀,杀猪是杀……,杀你……也是杀!那么杀人,也是杀。这是一个医院越来越多,患者越来越多,他们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时代

评论专区

房产大玩家:得到金手指前后反差太大,没有成长的过程,如果之前就是这种头脑,不至于那么惨

诸天之深渊降临:书没看,不敢看

魔潮起时:据说女主被扒光了,绿?不敢看啊,谁看过的解释下

我在诸天成神

第 1章 不是一栋楼,是一个小区

这个世界绝大多数人都是愚昧,肮脏,恶心,伪善的,你应该不在这绝大部分人当中。

底层人互相狗咬狗,高层人稳坐高台把控底层思维走向。

大多数人都嘲笑着别人的勇敢,且抱怨着自己的艰难……你或许不在其中。

杀鸡是杀,杀狗是杀,杀鱼是杀,杀羊是杀,杀猪是杀……,杀你……也是杀!

那么杀人,也是杀。

这是一个医院越来越多,患者越来越多,他们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时代。

——————

“砰 ,砰 ,砰“——

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了躺在凌乱白床单上的两人。

白色的床单扭成一团,大圆床上躺着一男一女,此刻间,那男人猛然的惊醒,睁开了双眼。

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他揉了揉太阳穴,摇晃着脑袋。

严望的脑袋到现在还有些疼痛,这是昨天晚上酒精灌多了的原因。

他摇醒身旁假装熟睡的女子,女子身穿露出腰肢的紧身上衣,把胸前的高耸之物淋漓的展现给世人,下半身则是一个黑色的超短裙,随着女人身躯的扭动,裙子微微摆起,可以看见裙下的风采,这个女人并没有穿安全裤!

女人假装‘嗯哼’一声,然后揉了揉明亮的双眼,俨然一副刚睡醒的模样。

“嗯,你干嘛啊!”慵懒,娇柔的声音传出,女人坐了起来,假装惺忪睡眼的看着严望。

“你……是你带我来这家宾馆的?”

“还有,我身上的衣服是你脱掉的?”

“这酒店的档次也太低了吧!”

看着不到五十平米的房间,与房内陈列的一些简单设施,严望无语了,他第一次住这么简陋的房子!

扫了一眼女子那姣好的容貌,与火辣勾人的身躯,他舔了舔嘴唇,“等会再收拾你,你先去把洗洗,洗干净后我们来个晨练,嘿嘿!”说完他淫笑一声。

女子的双眼闪躲,不过却是顺从的点头。

严望不是一个细心的人,并未发现女子奇怪的神情。

这女子的名字叫什么严望不记得了。

是他昨晚在夜店里搭讪的妹子,准备玩个**搞一搞爽一爽,谁知道酒喝多了,别说**做的事情了,就连脱衣服都没脱,直接躺在床上就呼呼大睡了。

砰砰砰——这时。

急促的敲门声又响了起来,让他停止了看女人是几头鲍的想法。

“他妈的,谁啊?大早上敲尼玛,脑残吧你?”

严望有些不耐烦的从床上走了下来,门外的敲门声听见有人回应,那敲动的频率更加大,更加快了。

“草拟吗,敲尼玛,你爹来了!”

严望把宾馆墙上的电视直接硬生生的扯了下来,他要给门外不礼貌,一直敲门的人一个教训。

提着电视,气势汹汹的向着门口走去。

“哎呦,这电视也太重了吧,真他娘的累。”没走两步他就在喊累,他的脚步虚浮,清秀的脸上却是苍白一片,俨然一副酒色纵欲过度的模样。

严望换了一只手,提着电视走到门口,也就才不到十步的距离,他已经满头大汗了。

敲门声还在继续不停的敲着。

严望破口大骂,“你爹来了,还敲尼玛呢?”

靠近房门时,他才听见门外是有人在说话的。

“你好,开门查水表!”一个男人的声音。

‘这小破宾馆,还要踏马的查水表,果然是低端。’

严望烦闷的拉开了房门,开门的瞬间直接把手中的电视砸了出去。

“啊!”门口敲门的男人顿时吓得一叫,身子连忙往后,企图躲开砸向自己的物体。

可却没用,距离太近,电视还是砸到了他,男人只是本能的举手一挡,电视轻易的被他挡了下来。

男人很是惊奇,没有想到自己能这么轻易的挡下砸过来的电视。

究竟是自己太强了,还是自己太强了……

严望那清秀苍白的面容之上,顿时变得愤怒。

一个身穿制服,胸前挂着胸章写着‘秩序维稳者’的男人,走了过来,男人从怀里掏出证件,举在严望眼前道:“我是夏国阳香市秩序维稳者杨东,我们接到报案,您涉嫌强奸案。

请您跟我们走一趟吧!”杨冬的面色带着恭敬。

眼前这位染着花花绿绿长发,脸色苍白的男人,哪怕最后真的是权力斗争中的牺牲品,但是现在却不是他能拿捏的,作为阳香市第一大族严家的第三子严望,如果不是因为站队问题,或许他一辈子都没有跟这种人物平等对话的权利。

权力斗争,杨东所在的管辖区,已经选择了站队。

证件是真的,严望从攀附自己家的一些小维稳官的证件上看过很多次,所以一眼就能看出这证件的真假。

况且在夏国,这个时代是没人敢冒充秩序维稳者的,以前有,那也是黑暗混乱的改革初期,很多年前了。

“涉嫌强奸?呵呵!”严望不屑,什么样的女人值得他去用强?

只要用钱,这世界没有砸不开的腿。

他那苍白清秀的脸庞之上的不屑却是变得成愤怒,这种情绪他很少生出。

旁边那几个高举摄像机与手机的男女让他变得异常愤怒。

严望是纨绔,但不是煞笔,只是转念一想,便明白问题的严重性了。

他双眼一冷,内心带着无比的寒意:“我一直以来不争不抢,放肆的玩乐,就是向你们表示我没有任何的野心,对严家的产业更是没有丝毫觊觎,真是没想到你们竟然给我玩这一出!

你们,可真是我的好兄弟啊。”

这偌大的东香市,除了严家内部,还有谁敢和严望这位严家氏族家主的第三子玩这一出?

严望的内心已经有了答案……自己那些好兄弟之间的斗争越来越激烈了。

或许,他父亲那里也出了什么差错。

正常情况下,哪怕是如养蛊般的内斗,也没人敢玩这种下三滥损人不利己的下作手段。

旁边那位叫杨冬的维稳者掏出手铐,“严少爷,该走的流程我们还要走一遍吧?”

他晃了晃手中银色的手铐,示意询问着。

严望脸色顿时一冷:“杨大人对吧?狗可以叫,可以追人,但如果咬到人了,他的下场是什么你知道吗?

只要他咬到人了,那么他的下场只有一个,被主人活活打死。

都说咬人的狗不会叫,我看你叫了,你应该不敢咬人吧?”

严望丝毫不把这披着官方权力机构外皮的男人看在眼里,他的话中直接明了的指着杨冬说他是狗。他有这个资本,严家有这个实力,这是千古以来不变的传承。

杨冬闻言脸色一沉,不过却是惺惺的抓了抓头,把手里的手铐放进了怀里。

“哼。”严望冷哼一声,对着杨冬摆了摆手掌,“去,把那女人给我带出来!给我下套,呵呵。”

杨冬踌躇少许,招呼旁边一位女性维稳者进去带出房间内的那名女子。

那名女性维稳官年龄三十许,有着一定的生活社会阅历,对于严望蔑视他们的行为和话语,她也只是沉着脸照办。

“你们几个,他妈的把手里的东西放下!”严望怒吼一声,最直接的威胁不是来自这些代表秩序的维稳者,而是来自于这几个手持摄像机与手机直播的家伙。

现代文明社会,网络的能量是非常可怕的,一旦形成了社会焦点,不是屎,也会是屎,对于爱惜羽毛的家族来说,如果真的形成了社会焦点,自己作为污点的存在,多半是要被舍弃。

严望父亲的子嗣很多,坊间有传闻,阳香市香格里拉高档住宅小区,有一栋楼都是严家家主严开明养的小老婆。

严望可以很负责的告诉他们,这个传闻有误,不是一栋楼,是一个小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