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万古第一灾星)武墓树荫有一只蝉_《玄幻:万古第一灾星》完结版免费阅读

奇幻玄幻小说《玄幻:万古第一灾星》,由网络作家“树荫有一只蝉”近期更新完结,主角武墓树荫有一只蝉,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凡人流 无系统 玄幻 星修】
世人修炼皆靠星辰,修炼有成者被称为星官二十八星宿中星辰无数,究竟哪颗才是武墓本命所归?
与众星斗,其乐无穷
武墓从小生活在大墓葬群——邙陵之中,由于某些原因,他想要生存下去必须要借助一些特殊手段……
“墓儿,你是灾星,此生注定孤独……”
“墓儿,爷爷只能陪你走到这了,本想护你成年,奈何……咳咳咳!”
“墓儿,爷爷力量耗尽,仅能护你一年不被厄运侵蚀,要在这一年内找到星官!”
“墓儿,若你累了,想解脱,必须要自葬于邙陵深处,只有那样世人才不会因此遭难……”
可爷爷才死去半年,武墓的厄运便已来临……

小说:玄幻:万古第一灾星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树荫有一只蝉

角色:武墓树荫有一只蝉

小说《玄幻:万古第一灾星》是网络作者“树荫有一只蝉”写的一本奇幻玄幻小说。详情:这声音似鬼魅吐气,武墓感觉跌入万年冰窟。但下一刻,武墓就抄起小铁铲警惕地张望着四周。小铁铲是爷爷留给他的,三尺长,也不知是什么材料做的,锋利异常,而且好像根本不会损坏。平日里他拿着小铁铲砍柴、垦荒丝毫不费力,不然他一个十三岁的少年如何能够活下来。四下打量一番却并未见任何人影,略一思索,连忙对着面前的十鬼槐连连叩首,“星官勿怪……星官勿怪……”“哦?汝怎得知吾乃星官?却不是鬼魅?”声音再次传来,武墓这次确定声音是从十鬼槐中传出来的

评论专区

重启2009:这破书好就好在 角度刁钻…

诸天改革者:金手指系统:你磨叽啥呢?你家系统东北拿里产的?发地址谢谢

机械武圣:我是刷新书月票榜来喷的,一看2.4分,看来大家都不瞎,妈个鸡的,这期月票榜质量很高的,搞得我没有来查分数就先看了这本书,3章就刺瞎了我的狗眼。

玄幻:万古第一灾星

第2章 星官坟冢

这声音似鬼魅吐气,武墓感觉跌入万年冰窟。

但下一刻,武墓就抄起小铁铲警惕地张望着四周。

小铁铲是爷爷留给他的,三尺长,也不知是什么材料做的,锋利异常,而且好像根本不会损坏。

平日里他拿着小铁铲砍柴、垦荒丝毫不费力,不然他一个十三岁的少年如何能够活下来。

四下打量一番却并未见任何人影,略一思索,连忙对着面前的十鬼槐连连叩首,

“星官勿怪……星官勿怪……”

“哦?汝怎得知吾乃星官?却不是鬼魅?”

声音再次传来,武墓这次确定声音是从十鬼槐中传出来的。这是一道女子的声音,好听是好听,可就是完全没有感情可言,有的只是阴寒。

武墓真想说你就是鬼魅,可他这种情况下怎么说的出口?

爷爷曾告诉他面对未知的事物时一定要保持敬畏之心,比如鬼与星官……

“鬼只会在夜晚出现,现在是大白天,你肯定是星官!”武墓盯着十鬼槐。

但话刚出口他就又意识到不妙,这大树笼罩出一大片阴寒,与黑夜又有何区别?

“呵,既如此,吾便等夜晚再见!”十鬼槐中再次传出清冷的声音。

随后,武墓只是一眨眼,这颗高耸入云的十鬼槐就不见了踪影。

武墓顿觉莫名其妙,这到底是只什么鬼?先吓自己一下,然后又消失不见……

但更诡异的是,原本大树栖身的地方只留下一个长满杂草的小荒坟。这地方武墓以前来过,从来没有注意过这座荒坟!

不过对于常年住在邙陵的他来说,鬼与坟并不是多么可怕的东西。只要不惹到鬼,鬼便不会害人。比起鬼,他更怕的是人……

“先不管它,按照刚才的声音来判断,十鬼槐绝对是鬼魅的栖身之所,早些离开此地要紧!

夜晚再见?见鬼去吧!”

心中打定主意,武墓站起身就朝身后跑去。

一刻钟过后,武墓却又回到荒坟前,跌坐在地大口喘着粗气,

“跑不出去?究竟是什么鬼地方?”

武墓以为自己应该是遇到了以前听说过的鬼打墙!

本想别过身子撒尿,可刚解开裤子忽觉后背传来一阵阴寒,瞬间尿意全无。

他这才意识到自己被困在荒坟附近,坟头撒尿乃是大忌!

良久,武墓终是没能撒出来,只好整理衣衫,手持小铁铲仔细打量起不远处的荒坟。

荒坟上没有墓碑,野草杂乱不堪,甚至周围都长满了一人高的蒿草。

思索片刻,武墓决定先替荒坟整理一下。今日正值清明,乃是扫墓的日子,坟头的草他不能动,但荒坟周围的草是必须要清理掉的!

他与爷爷本就是邙陵守墓者,对这种事再熟悉不过,算是他的职业素养。

对着荒坟磕了三个头,武墓便起身整理起杂草,口中念念有词,

“清明祭扫,法嗣为先;礼仪虽简,高义长存;着添新土,墓主安眠……”

不一会儿,荒坟便整理完毕。就算是坟主人亲自出来,也会忍不住夸赞武墓整的到位!

“咦?原来有墓碑!”

添新土的过程中,武墓用小铁铲刮到埋入荒坟前的墓碑。

没有做什么思索,武墓就拿起小铁铲想将墓碑刨出。墓碑深埋地下对墓主甚至是后人也绝对是大忌。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武墓满头大汗,终于是将墓碑扶正,满意地打量着上面的字。

墓碑深埋地下多年,上面的字迹依旧清晰。

“逆命星官古天葬之墓”

几个大字刻画的极有气势,点点如桃,撇撇似刀!

十余年来,爷爷教会武墓最多的东西便是识字,依据邙陵中各种墓碑上的文字,古今列国各类文字武墓都能认出不少。

这几个字并不是当今大周统一的文字,应该更为久远。

仔细看去,墓碑右下方还有一排小字,

“大周历1714年天葬自立”

“自立?人都死了,还能自立墓碑?

怪不得墓碑歪在了土里……”武墓如是想到。

不过下一秒他又想到,死人怎能自立坟冢?而且两千年前立下的墓碑字迹怎会如此清晰?

越想越是惊骇,直到他看见墓碑底部的一排更小的字,

“误见此碑者速离,妄动此冢者皆灭”

见到这句话,武墓心脏狂跳,没有多想起身便要离开。爷爷曾说过,对于墓碑上的文字一定要敬畏!

然而刚一起身,就感觉脚下一空,失重感蔓延全身。

轰!

顺着不知何时谁人留下的坑洞,武墓一路直跌而下,最后狠狠地摔在平整的大石板上。

洞底漆黑一片,头顶的墓碑在武墓跌入的一瞬间再一次歪倒,紧紧盖住上方的洞口,仅有的一点光亮也没有了。

“我跌进了这位星官的墓里?”略一思索武墓便猜到这是怎样的地方。

但一想到墓碑上的警告,武墓顿觉后背凉飕飕。

到底是常年在墓地里生活的人,对于坟冢他其实并不是很怕。

如今上方的洞口被堵上,妄动铁铲刨土的话很可能会使墓碑跌落下来,运气不好的话自己应该会被砸死。

然而对于自己的运气,他心知肚明。自己可是灾星,妄动的话一定死的更快!

越是这种情况,武墓心绪流转的越快。

如果爷爷没有骗自己的话,星官的墓室中一定会有一盏长明灯!

想到这里,武墓取出火折子,凭借微量的火光开始打量起四周。

很快,他便找到了长明灯之所在。

两千年过去,灯油尚在。点亮油灯,墓中的景物顿时清晰起来。

“奇怪……”武墓小声咕哝着。

说是墓室,其实更像是一座洞府!

桌子、床铺应有尽有,甚至连梳妆的镜子都有!

床铺上躺着一具漆黑的骸骨,身上的衣物已经腐朽,盖不住骸骨上闪烁的点点星光。

武墓大惊,连连对着石床叩首,

“星官勿怪,武墓误入此地,绝不妄动此地分毫,找到出路便自行离去……”

骸骨历经两千年而不朽,更有点点星光闪烁,不是星官还能是谁!

这一刻,武墓想通了很多。这应该是星官古天葬的修炼洞府,临终直接用来当做墓室,并在坟冢上立了碑!

正当他沉思之际,鼻中传来一阵阵若有若无的臭味,比自己身上的更甚。

“咦?这世上竟然有比我还臭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