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直播:满级绿茶玩转渣系男主》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快穿直播:满级绿茶玩转渣系男主》小说简介

经典小说快穿直播:满级绿茶玩转渣系男主是网络作者余歌漫的代表作书中主要讲述了:正在被一大批人找的沈乔正乐呵呵地蹦蹦跳跳地到了一个破屋前。系统探出个小脑袋,“宿主为什么来这里呀?”“做慈善。”“哈?”知道宿主又开始嫌弃自己的系统打算靠自己丰衣足食。它随便捣鼓了一下,平面就立刻出现……

《快穿直播:满级绿茶玩转渣系男主》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快穿直播:满级绿茶玩转渣系男主》 免费试读

正在被一大批人找的沈乔正乐呵呵地蹦蹦跳跳地到了一个破屋前。

系统探出个小脑袋,“宿主为什么来这里呀?”

“做慈善。”

“哈?”

知道宿主又开始嫌弃自己的系统打算靠自己丰衣足食。

它随便捣鼓了一下,平面就立刻出现了一份资料。

何运臣,赵郓城的未来那个助他战无不胜的白面军师,

也被称为军事鬼才。其常出的点子总能打的敌人措手不及,百战百胜。

见到系统查到了人,沈乔终于笑了,她揶揄道,“当时赵郓城重用他时是恰好赶在他生活刚有点起色的时候,就得到了他一辈子的守候。

那我们现在在他最落魄的时候收了他,那他岂不是以身相许都不为过?”

见到宿主这久违的不正经,系统目瞪口呆:完了完了,它宿主又飘了…..

见到系统成功被自己挑逗,沈乔一下子没忍住笑出声来。

笑声惊醒了屋里的人,门立刻从里面打开,

从里走出一个身着麻衣的男子,衣服上虽有几块补丁,

但是周身却有一股竹子般的气质,再配上那张清秀的脸,简直给人沁人心沛的感觉。

这么一位遗世独立的君子样,真难想象出他看着战场上的厮杀时还是一副淡然得几近残忍的样子。

不过这不是她该想的,她找他,纯属是因为她少了一把像他这样锋利的剑。

所以她走上前,礼貌的问了一句,“请问可以进去讨杯水喝吗?”

却没想到男人当着她的面“啪嗒”一声将门关上,声音冷漠,“不可以。”

这直男,怪不得结局也没听见他有成亲的消息,活该孤生!

沈乔抽了抽嘴角,在心里咒骂到。

目睹了一切的系统没忍住笑了,真是头一次见到宿主吃瘪,

不过它还是有些疑问,“宿主为什么一定要来帮他?宿主又不要打仗。”

“傻!”沈乔点了点系统的小脑袋,没好气道,

“我没有,但是沈俞谨要啊,虽说每次都胜利了,但是我可是记得有一次偷袭战差点没要了他的命,

如果我们能有何运臣这把剑,沈俞谨的好感度还怕捞不到吗?

毕竟……比起男人护着自己的女人,整天为她担心受怕的爱情,

沈俞谨这种人更喜欢对方能与他势均力敌,并肩作战!”

闻言,系统崇拜地看着沈乔,心想:果然还是宿主有远见!

看了系统整理的何运臣这人的资料,沈乔啧啧出声。

若说前面的人都是生来身世悲苦,那这人的惨纯属是自己做的。

何运臣本来出生一个平民之家,虽然算不上富贵,但也是四口一家,

母亲和善,父亲憨厚,妹妹听话可爱,本来是那种宫里人最羡慕的家庭和睦的幸福。

但偏偏生了这么一个奇种。

他出生那日,天祥祥和,田园瞬间结果,轰动了当地,

当地的人都认为这孩子将来是福星,纷纷送来鸡蛋什么的希望能沾沾福气。

结果何运臣也众望所归的那样,不到四岁,就会作出小诗,

六岁,就会弹琴一绝,十岁就破了一道沉寂了三年的悬疑案。

正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何家也逐渐变得富裕有名起来。

本来这样发展起来,何家迟早会成为大家。

可能是因为从小就是少年天才,周围的人都是赞扬的原因,让他只知道黑即是黑,白即是白。

他竟然大胆到去设计那些贪官!

因为超出常人的智商,总能把那些贪官玩的团团转,

可是官官相护,做得多了,难免涉及到了京城那边官的利益,管你有没有错,他说你错了你就别想再好过日子!

何运臣再怎么聪明,在这个权利至上,金钱能使鬼推磨的社会,

也被打压的家庭破碎,父亲工作被抢,母亲日日以泪洗面,

最后父亲在一次找工作的路上被撞死在街头,母亲闻此,随后在办理丧事后也跟着去了。

你以为何运臣没有想过复仇吗?他想啊!

他每天夜晚都因为在梦里见到父母桑白又带有点点怪罪的眼神惊醒而恨意难销。

他恨!

明明那些贪官贪了他们所有人的钱,为什么在他们家被报复的时候,所有人都对他们避而远之?

他不是因为他们而去“惩治”那些贪官的吗?为什么现在帮一点忙都不肯?

明明只要给一包药,他母亲就不会死,为什么不给?为什么….

每当他想着要不就拼上自己这条命,将京城的那位杀死,可是一想到自己八岁的妹妹还是放弃了。

但是如果他就这么放弃了就不叫何运臣了!

他开始潜心阅读军书,看遍那些奇兵军书,去揣摩用兵之道。他要复仇!而最快的途径就是通过行军拿军绩!

后来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

他凭着自己诡辩的思想,成功被赵郓城看中,一步步登上那个闻人丧胆的白面军师的位置。

前后整整十年后,太子掌权,惩治贪官,他再暗暗地推了一把力,成功地将那把腐败分子连根拔起。

他的恨,他的仇,报了!

从此他将心完全放在辅佐赵郓城身上,抵御外敌,他以一种不太尽人意地明白世上的灰色地带,

也除途同归地出人头地,被大黎百姓传为神!

沈乔看完突然理解了何运臣刚刚的行为,毕竟人家在最困难的时候,从小玩到大的街坊邻居都可以说变脸就变脸,更何况一个不认识的人呢?

再说算算时间,现在距他父母去世已过了三年,这已经是他搬的第三次房子了。

看来,要获得这位的信任,要从长计议。

沈乔将手中的饼子全部吃完,拍了拍手,将包装纸丢了后站起身来。

“回去咯。”

她该去找渣渣沈俞呈了…..诶?等等!

沈乔突然停下脚步,系统不解地问,“宿主,你停下干嘛?钱变多了,会被上面发现的!不能再买东西了….”

听着自家系统这么抠搜的声音,沈乔抽了抽嘴角,一脸无奈的伸出手指轻轻点了点不远处一地,说,

“我想不用等明天了,今天就可以让这位天才少年记住我!”

系统疑惑地看过去。

只见在不远处,在一群人围成圈中,唯露出身材瘦长的何运臣那张清秀的脸。

“大家快看啊!他那衣服都几个补丁了,还说自己没必要拿,

这可是柳先生的字,大伙都知道柳先生高中了,现在他的字画特别值钱呢,

他还没说自己必要偷?我看啊,他就是想偷偷地拿回去卖钱……”

“是呀是呀!没想到这么一副谦谦君子的样貌,竟是这么个不知羞的人,现在都被卖家抓住了,还在狡辩……”

被一直拽着衣服的何运臣不耐地皱了皱眉,这么多年,他多难听的话都听过来了,

现在被人这么当面指指点点,他也是面色不变,自带一股清冷。

他只是不想因为这种小事耽搁了自己看书的时间,可是这些人为什么不放过他?

那副字画明明在他来之前就已经坏了,他碰都没有碰,

这群人无非就是看他衣着简陋,想找冤大头欺负罢了。

他眉宇间闪过一丝不耐烦,随后用手轻轻一捻那副字画,清清淡淡地说,

“这副字画被撕的边痕,已经微微泛黄,这种泛黄程度只有一点,

而柳先生用的纸是**纸,是上等纸,只有在保证有一天的时间才会有此状况,

而我刚刚前后不过一刻钟的时间,根本不会是我可以办到的。”

话音刚落,全场一静。

“哥哥好厉害呀!”突然一道稚气未脱的声音响起。

随后带着孩子来的女人立刻捂住她的嘴,低声训斥了几声,马上灰溜溜地走了。

接着不知道谁先起头的,立刻比刚刚大的讨伐辱骂的声音扑面而来,骂的话也越发低俗不堪。

听着这些脏话,何运臣眼里闪过一丝冰冷。

成年人往往是这样,一旦意识到颠覆自己之前所认识的道理,就会自欺欺人地去掩盖真相,而继续自己所谓的“正义”!

他刚刚到底还在期待什么?何运臣自嘲地笑了笑。

一直观察着这边的沈乔见到这神情,才勾了唇,轻启粉唇,

“系统,现在,给他脑里一个刺激,让他看到之前最落寞时那些人对他的指指点点的虚影,

届时旧的心理阴影与现在眼前的场景重叠在一起,就是我们登场的时刻。”

系统下意识一抖,点了点头。

随后,围着的人眼睁睁地看着男人突然睁大瞳孔,刚刚还平淡的脸以一种惊人的速度白了下来,

就在他颤抖的身子快要倒下去的时候,

一道清脆软甜的声音在他们身后响起,“你们未免也欺人太甚!”

本来是一个个头娇小都没有她们高的少女,但不知为什么,

他们见了,背后却是一寒,甚至忍不住自动挪开步子,让出一条路让她进去。

这个少女什么来历?她们为什么感觉到一股上位者的气息。

不过她们马上缓过神来,虽然还是有点后怕,

但是为了给自己这方壮胆子,一个大妈吼了出来,“小姑娘不要多管闲事的好!小小年纪懂个什么?”

“是啊!到时别被骂的哭着回去找娘。大伙说是不是啊?哈哈哈…..”

接着是一阵哄笑。

闻言,系统愤怒地就想去惩治这几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喽啰,

结果突然看到自己宿主嘴角勾出一抹浅笑,眼底却是一片冷漠,见到宿主这个样子的系统立刻知道这是宿主生气的样子。

宿主一般不生气,但一旦生气就代表着有人要遭殃了。

看,系统还没喘口气,

沈乔便上前先轻轻地将何运臣扶住,看见男人变得有点清醒的眼神,对他温柔的笑了笑露出两个小酒窝以示安抚。

接着温柔的将男人手中攥紧的字画拿了过来,随后迈着轻轻浅浅地步子走到一副被摊开的白纸前,

拿起一旁的毛笔,摊开那副“原字画”,泰然自若地执笔开始写字。

周围的人本来还想讽刺她的不知天高地厚,却意外地见了字,瞬间惊讶地只顾长大嘴巴,

心下都惊叹道:怎…..怎么可以这么像?

可是还是有几个不知天高地厚地人立马尖叫到,“别以为你又写了一副一模一样的就可以了!竟然是你写的,那再怎么像,也只是个赝品,

你这个黄毛丫头还是回家找妈妈吧!你的字又值不了几个钱,你抄袭了柳先生的字又怎样?”

沈乔闻言只是从袖口掏出一件物品,神色似有嘲笑的意味,“那这个够不够重量?”

血色的玉佩在灯光下闪闪发光,折射出一抹红光,

一看就知道是一枚质地极好的玉,可比这更惊人的是它所代表的身份。

那个大叔果然什么都不懂,一脸莽夫,他见自己不认得,立刻张口就要开骂。

结果刚刚还在叫骂的人瞬间都跪在了地上,纷纷颤抖着声音磕头,

“不知姑娘是将军的人,请姑娘不要怪罪,草民……给您磕头!”

每次都会挂在将军腰间的,一抹刻有“城”字的血玉,她们怎么会不记得?

随后在一大圈人的磕头声做背景,沈乔逆着光慢慢半蹲下,向何运臣伸出手,嘴角温柔的勾起。

不知是这酒窝太醉人,还是第一次被人护在身后,何运臣第一次握住了除妹妹以外的女人的手。

这种哪怕站在所有人面前都要护着你的感觉,对于何运臣来说,既新颖又让他忍不住沉迷。

可是手下温软的触感马上将他拉入现实,他一愣,眼神的光逐渐被女人眼里如星辰的笑升起。

真的有人会没有目的来帮助一个陌生人吗?

这………怎么可能呢?

人都是自私自利的,没有绝对的利益趋势她们是不会去做的。

想明白一切,何运臣又把自己的心封锁,他立刻松开手,收起眼里的软弱,一脸清冷,

随后他往后退了几小步,行了个君子之礼,“多谢姑娘相助。”

沈乔笑意不减,心下却是一笑,看来真是一块难啃的硬骨头啊。

“不客气。”

说完转身就要走,

何运臣看到对方真的不计回报地利落转身要走,下意识地一问,

“姑娘为什么要救在下?”

闻言,沈乔停住脚步,却没有回头,

何运臣没想到自己就这么把心里话问了出来,反应过来眉头皱了皱,盯着女人的背影有点紧张起来。

随后他就看见女人似乎低头笑了笑,他一愣还没反应过来,就听见对方软糯甜软的声音传来,

“杀人可能需要理由,但救人是不需要理由的。”

说完,也不顾何运臣的怔愣,抬脚离去。

漫无目的走着的沈乔很快就被沈俞呈的人找到,男人找到她时,紧张的神情真是让沈乔看了想吐。

但她表面上还是乖乖地点头,一副很听话的样子,简直看得沈俞呈心里下意识的一软。

随后他牵起她柔嫩的小手,将她带到了一搜船上。

沈乔一边看着夜色河水的风景,一边在心底与系统扯皮。

“你有没有觉得这个沈俞呈有点奇怪?”

系统闻言一惊,佯装淡定的问道,“宿主为何这么说?”

“剧本里这时候他对原主应该是冷漠态度的啊,态度发生改变的时候,是在沈俞谨凯旋归来时,

他为了打败太子,不得不陪原主做戏,现在无缘无故地提前,

他还没被逼到使用这下下策,就已经脸上就差没贴一张‘这女人老子要了’的纸了,

这唯一的解释只有,他重生了!”

这么一想,她之前所有的疑惑感觉都迎刃而解了。

想清楚这一点,沈乔差点没笑出声来。

在人死后才发现这赤子之心,才追悔莫及,真TM的贱呐。

现在梦回重生又装什么深情,要她说,他根本就不喜欢原主,而是单纯的也想看看别人为他牺牲一次,那真是够恶心的!

小说《快穿直播:满级绿茶玩转渣系男主》试读结束

>>>点此阅读番茄小说正版《快穿直播:满级绿茶玩转渣系男主》全文<<<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