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快穿直播:满级绿茶玩转渣系男主》在线全文阅读

《快穿直播:满级绿茶玩转渣系男主》小说简介

古代言情小说快穿直播:满级绿茶玩转渣系男主的作者是余歌漫书中主要讲述了:柳相带着还没完全清醒的柳青青,气势汹汹地拿着药告上御前。“陛下明察啊!”随着一声惊呼,柳相拖着厚重的身体跪了下去,一脸老泪纵横,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坐在高位的皇上明白了事情的经过,眉头……

小说《快穿直播:满级绿茶玩转渣系男主》在线全文阅读

《快穿直播:满级绿茶玩转渣系男主》 免费试读

柳相带着还没完全清醒的柳青青,气势汹汹地拿着药告上御前。

“陛下明察啊!”

随着一声惊呼,柳相拖着厚重的身体跪了下去,

一脸老泪纵横,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

坐在高位的皇上明白了事情的经过,眉头皱出深深褶皱,

满脸怒火地将手中的本子砸向身边的一个小太监,怒道,“去把这逆子叫过来!!”

小太监立刻俯下身子,颤颤巍巍地应下,小腿飞快的离开了。

不一会儿,一个身穿青珀色织锦软云服的男人迈着修长的腿,大步向前走,

一边走一边皱着眉头,眼神流转幽暗,低沉而沙哑的声音缓缓响起,“父皇叫我所谓何事?”

为了跟上男人的大长腿,小太监小短腿几乎慢跑了起来,追得气喘吁吁,

听到主子这么问,立刻垂头恭敬地回答,“奴才也不知,但是殿前来了贵人。”

贵人?

沈俞呈心下一思索,倒想起今天听见下人一直在议论的那位柳家嫡女在成亲之日与人苟且的事,

他当时还没有多想,现在一想来的可能就是柳青青她们。

这个柳相真是顽固不灵,在朝堂上跟他作对也就罢了,现在女儿犯了错还想着拉他下锅,真是当他好欺负是吧。

想清楚一切,沈俞呈发现也到了殿门前,

他嘴角携着那抹熟悉的三分纨绔的笑,跨步走进殿里,

先向皇上行了个礼,便开口问道,“父皇找儿臣所谓是何事?”

皇上见到都到这个时候了,这个逆子还笑得出来,

一时气上心头,狠狠地拿起手边的墨砚,向他砸去。

在砸中的那刻,皇上火气极旺地声音从头上传来,“逆子!你竟然给人下药,那可是朕专门挑出来嫁给赵爱卿的人,

你的手竟敢伸这么长,下一次是不是想直接干掉朕了?啊?”

眼看东西就要砸过来,沈俞呈不避不闪,硬生生地被砸中,

任凭血从额角上留下遮挡了半边视线,也眼睛不眨一下,

嘴角仍是带着一抹邪气的笑,他眯了眯狭长的眼不动声色地瞟了一眼身边站着的柳氏父女,

笑得越加和煦,“父皇息怒,儿臣不知发生了什么,况且儿臣与柳姑娘都不认识,何必害她?”

皇上闻言一愣,好像是这么一回事,他只听说过这位柳姑娘对自己的太子穷追猛打,

从没见过自己老五与人家有关系,难道真是自己搞错了?可是那瓶药又怎么解释?

皇上眉头皱得死紧,感觉自己头痛病又要犯了。

与这边波涛汹涌的紧张气氛不同,沈乔已经语气激越,表情生动地趁着醉意,

将好玩的事机关枪一样通通说出来了,而见多了阴暗面的沈俞谨听到几个小故事的时候

也忍不住笑了下,好感度也增加了四个点。

就在沈乔讲的口干的时候,车子突然停了下来,

随后一个样貌普通,衣服也普通的男人坐了进来,朝沈俞谨拱了拱手,

可是眼光一瞟发现沈乔的存在后便立刻闭上了嘴巴。

倒是沈俞谨表情淡淡的,毫不在意地整理了一下杯子,声色低沉又冷清,“但说无妨。”

男人得了首肯,立刻将殿中发生的情况毫无巨细地说了出来。

正当在座的人都以为沈俞谨会立刻说出解决方案时,当事人突然看向沈乔,问,

“皇妹觉得应该如何?”

沈乔微微一愣,随后嘴角露出一抹狡黠的笑,“这还不简单?他说没有就没有吗?只要有‘证据’,五哥的话就成了狡辩,

试问谁会见了‘证据’还相信他的话呢?”

沈俞谨闻言,眉眼渐舒,看来他发现了个宝贝。

得了沈俞谨的默认,沈乔笑得越是张扬肆意,开始自我举荐,“太子哥哥你可不知,我有一绝活,

我模仿字迹的能力可以以假乱真!

现在我用五哥的字写几封爱而不得的信,这就是铁证。”

沈俞谨闻言一挑眉,眼神有些意味深长。

沈乔试探地身子探前,笑嘻嘻地说,“太子哥哥连皇贵妃娘娘那种秘药都能搞到,五哥的信物自然也不再话下。”

连算计人的样子都是这么娇媚可爱,

沈俞谨不知为什么看着心情突然愉悦起来,他有些好笑地点了点头。

本来就长的俊美异常的男人笑了磨合了那种不易近人的冰冷气息,变得越吸引人目光。

沈乔一时看呆了,也跟着傻傻的笑了起来,显得格外的憨呆俏皮。

沈俞谨一见,越发觉得眼前的小女孩像自己之前养过的那只狸猫,

对外极凶,只对他露出自己软软的一面,想到这他心里不由的一软,嘴角的笑痕越深。

“男主好感度+5,当前好感度25。”

旁边的黑衣男人觉得惊奇,他待在主人身边这么多年,虽然主人一直笑着很少生气,

但是如今这般带有温度的笑还是第一次见,这般想着,他暗地里打量了一下身边这个娇媚动人,软萌可爱的女孩,

是挺好看,而且就刚刚那么短时间就能想出策略,表示也带有脑子,

这样一看,感觉也挺配自己主子,但是这身份….他没记错的话,好像是那个冷宫妃子的女儿吧,

这兄妹的关系…..

注意到自己属下一脸别扭为难的样子,沈俞谨疑惑地看了他一眼,

以为他要方便,便挥了挥手,让他退下。

随后,黑衣男人一脸欲言又止地下了马车。

待人完全离开后,沈俞谨拿出一张他们皇子用的纸,递给了沈乔。

沈乔立刻上道地编起沈俞呈在之前与柳青青街上惊鸿一瞥,一见钟情,后面辗转反侧,爱而不得的话。

沈俞谨坐在对面,看着看着嘴角没忍住抽了抽。

这么油腻的话,他皇妹是从哪学来的?他看着都有点….

不过放在他五弟身上,就莫名其妙地感觉很正常。

摇了摇头,沈俞谨被自己奇怪的思维说服了,麻木的收下这几副“爱而不得”的信,递给了帘外的南弗。

又是一瞬停车,沈乔知道这是去办事了,心下一稳,便又把注意力重新放在了沈俞谨身上。

也是这时,她才发现他的相貌真的好,皮肤细腻的找不到一个毛孔,

棱角分明的脸上,睫毛又长又密又翘,就像一把小扇子一样,在无甚么光照进来的车里,在眼睑处投下一片阴影。

有这么惊人的美貌加持,再加上显赫的身份以及心智如妖的,这世上真的很难有人会不被他吸引吧?

沈乔眼神渐渐放空,原主也是如此,明明清清楚楚地记得是这个人命令人砍了她的双腿,

还是后面喜欢上了“他”,原谅了这个,甚至为此奉献了生命。

你要说原主喜欢的是五皇子沈俞呈吗?那倒不一定,

若是一心一意爱的是五皇子,怎么会在死的时候发现真相后就立刻怨恨地指定让她虐他,而对太子的却是攻略呢?

说不定,沈俞谨在原主心里一直是最爱的,仰慕的光,

所以她才会愿意原谅打断她腿的沈俞谨,死后也只是想要她攻略而已。

真傻啊。

人家明明是最冷酷的侩子手,对你没有一点情分。

转眼间,马车在冷宫外停下。

沈乔下车一直目送马车离开,转身进冷宫的时候笑意瞬间消失,接踵而至地是一脸冷漠。

现在已至暮晚,因为柳青青之事,反正冷宫的主子不用伺候的仔细,索性都跑去凑热闹了,

毕竟宫中唯一有趣的也就今日那个宫中的娘娘怎么样了,这个宫中娘娘又捅出什么篓子了,

一个个八卦的故事拼拼凑凑都可以出书了,还一个赛一个精彩。

沈乔也懒得去打听,因为她身边有系统这个直播器。

果然系统激动的声音下一刻就响起来了,“宿主宿主!刚刚殿前你不知道多精彩!本来沈俞呈还胸有成竹,

可是等着信里写的只有他自己知道的细节,以及信物,他就变了脸色,

特别是最后他不得不跪下求皇上赐婚时,低着头的那双阴霾的眼神….太解气了,”

沈乔闻言嘴角勾出一抹满意的笑,那可是她给他送的一份礼物呢,

谁叫他为了得到原主的心,先设计得到了原主的身呢,

他身上的细节,与他做过的原主自然都是记得一清二楚。

“沈俞呈虐值+10,当前完成度10%。”

嗯?柳青青呢?

沈乔眼神疑惑地看向系统,系统接收到信号立刻捣鼓出回放。

下一秒,画面投射在沈乔面前。

偌大的宫殿里。

上面坐着威严的皇上,高高坐在上面看不清什么神色。

殿内沉寂地让一旁的太监忍不住擦了擦额头的汗,

这就差太子,其他三大势力都在场,可以说任选一个站在外面跺几脚都能引起京城慌乱的人物。

现在丞相和五殿下各执一词,皇上又觉得两方都有理,犹豫不决,气氛一时僵持不下。

突然一个守在外面的侍卫进来禀告门外有人求见,说是对陛下了解真相有作用。

正在愁眉不展的皇上立刻瞪大眼睛,挥了挥手,说,“快传进来!”

沈俞呈站在一旁,闻言眉头一皱,突然有股不详的预感传来,

他不动声色地将心里涌上的那股不安压下,心想难道他还不成真与柳青青有关?

可笑至极,这事连他这个当事人都不知道。

随后,顶着殿内目光如炬的眼神,一个瘦小的侍卫装扮慢慢地进来,

行了礼后,虽长的一副稚气未脱的样子,但是眼神却不卑不亢,

“禀告陛下,奴才是收拾五殿下房屋的,就在前几日奴才意外地发现了这些信。”

沈俞呈眼神一凝,这人身份的确没错,但是没想到是个眼线,

他半阖眼眸,低垂的眼神晦涩不明。

皇上身边站着的大监立刻将信传给皇上看,随后殿下的人眼睁睁地看着皇上眼神变得越发血红,神色越来越愤怒。

这边沈俞呈还没怎么样,柳青青已经缓过神来了。

如今见了皇上这神色,她怎么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

可是她喜欢的一直是沈俞谨,是那个一直高高在上的太子殿下!这么个狡邪纨绔的人怎么配的上她?

而且若传出她与五皇子有关系,太子怎么想?他肯定更加不会要她了。

想到这,她快步走到那个小侍卫面前,给了他狠狠一巴掌,怒斥道,“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我喜欢的只有太子殿下!”

可是她没见到的是她背后的皇上和丞相见了,脸色变得更黑。

这是御前失礼,柳青青打完后也慢慢看见了自己这行为的愚蠢。

她表情立刻一转,由怒气扭曲流畅地转化为一副受了委屈,楚楚可怜地样子,

她顺势转过身来,流畅地跪下,边哭边浅浅的诉说,

“请陛下明察,臣女心中只有太子殿下,从未有与五殿下有关系。”

皇上也是看着她长大的,见到人儿哭成这样,心里也原谅了一大半,

但是此事牵扯较大,他皱了皱眉,没有说话。

柳青青却以为皇上还是不相信她,她立刻哭的更严重了,

眼泪就像不要钱的一样大颗大颗地往下掉,任是硬汉见了都会变成绕指柔。

“陛下,臣女,臣女真的不知….五殿下会喜欢臣女,臣女一心只有太子殿下…..”

站在一旁无聊转着手上指扣的沈俞呈闻言,暗忖:好啊,这是打算一股脑地推在他身上了?

他低着头,嘴角微微一挑,眼底却一片阴沉。

可这边他还没有什么动作,柳相就立马跪下,双手交叠往前一推道,

“小女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况且谁能想到,五殿下竟然会因为爱而不得而做出这种卑劣手段,

要是他在之前说出对小女有意,微臣也愿撮合,但是如今大婚之日下*,

毁了我小女,微臣这脸以后往哪搁呢?求陛下一定为微臣做主啊!”

见了自己爱卿这副模样,皇上阴沉着那张满是沟壑的脸,

唤了身边站着的大监将信封递下去,才看向沈俞呈,沉声道,“老五,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沈俞呈还打算争辩,但看了信一眼脸色几不可察地一变,

这么私密的事,不是身边亲密之人是不会知道的…..

事到如今,可是打的沈俞呈措手不及,此等铁证在手,他若再说下去,就是凭空笑话了!

他低沉着眸子,心里一片阴暗,他想到:反正左右不过是娶个侧妃,他宫内最不缺美人,

但是这么不听话的还是要带回去好好惩戒一番,这般想着,他的面上却是玩世不恭的笑,

只见他跪下身子,拱手道,“父皇保重身体,切莫为了这小事伤了身体,

儿臣愿意娶了柳姑娘,并且保证绝不让父皇明天能听到下人一丝议论的声音。”

娶她?为什么把她搭进去?

不是只要把这个“罪魁祸首”拉下去处罚就可以了吗?为什么是嫁给他!他身份这么卑贱,凭什么娶她?

柳青青差点惊呼出声,但是看着上面皇上威严的脸,

只能暗暗地扣着裙角,内心一阵恨。

自从她十岁那年见了那风度翩翩的太子殿下,就一见钟情了,

然后她为了追上他的脚步,慢慢地变成了这京城第一才女,

她甚至还为了靠近他,故意接近那个公主,那个奴才都不如的公主!

她为了他,连忍受这么卑贱的人接近她都忍下来,

上天怎么能这么捉弄她?让她竹篮打水一场空,嫁给这纨绔不堪的五皇子呢?

可是,都过了这么久了,他不可能没收到半点消息,他为什么不来救她??

她都为了嫁给他,做了替嫁这么欺君的大事了!她不相信现在发生的事他不知道!可是他为什么不来,为什么不来?

肯定是沈乔这个贱人,她好好的嫁给将军不好吗?她给她这么好的前景,她这么就不能乖乖地出嫁呢?还惹出这么大的篓子….

是的,此时巨大的落差让柳青青将所有的错都归在了沈乔身上,

可是她忘了替嫁这种事是她提出来的,也是她自己找到太子说出了自己的打算,

而反被太子利用得体无完肤,可以说所有的事都因她而起,

她反而自欺欺人,将错怪到她设计的无辜人身上,况且原主对她真可谓是掏出心摆在她面前,她不念着她的好,

反而觉得对方本应该这样,甚至暴露了没有去担心沈乔是否有危险,

而就只看到了自己将要嫁给五皇子做侧妃,再也不能与太子有关系的未来。

“‘让柳青青得到应有的惩罚’任务完成度10%。”

沈乔笑了笑,两眼弯弯。

柳青青,尝到原主当初的滋味了吗?

你之前不是可以模仿太子的笔记,嫁祸原主吗?我只是把这些都照样还给你罢了。

现在只是破了你一直想嫁给沈俞谨的梦,接下来,柳青青,我们来日方长呐。

沈乔看着远方落下的夕阳,在心里这样说道。

小说《快穿直播:满级绿茶玩转渣系男主》试读结束

>>>点此阅读番茄小说正版《快穿直播:满级绿茶玩转渣系男主》全文<<<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