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宠,三爷又被夫人虐了》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团宠,三爷又被夫人虐了》小说简介

现代言情小说《团宠,三爷又被夫人虐了》推荐大家一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穆宁宁书中主要讲述了:夜半时分,医院空荡冷清。晏归和荆若水并肩而行。他比她高半头,灯光将两人的影子拉得很长,荆若水的头仿佛靠在晏归肩膀上。“难受就说出来。”荆若水停下脚步,看着望不到尽头的走廊,沉思片刻,忽然转过身和晏归面……

《团宠,三爷又被夫人虐了》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团宠,三爷又被夫人虐了》 免费试读

夜半时分,医院空荡冷清。

晏归和荆若水并肩而行。

他比她高半头,灯光将两人的影子拉得很长,荆若水的头仿佛靠在晏归肩膀上。

“难受就说出来。”

荆若水停下脚步,看着望不到尽头的走廊,沉思片刻,忽然转过身和晏归面对面。

“不管你有什么目的,荆家是我的。”

少女白嫩的脸庞在白炽灯下显得十分严肃。

晏归抬了抬手,想摸摸她眉间的彼岸花,却被躲开。

他眼眸微缩,一手扣住她的腰,一手护着她的脑袋,强势把人压在墙上。

“荆家归你,你归我。”

荆若水挣扎了几下,没有挣脱出来。秀气的眉微微一皱,她冷不丁笑出声。

“呵!我只属于我自己。”

全世界没有人可以成为荆若水的主宰,她的命运由她自己做主!

这是独属于荆若水的骄傲。

晏归听懂了。

他松开她,后退两步,单膝跪地,笑容玩味却十分真挚。

“我归你。”

荆若水闭了闭眼,眼白染上一丝暗黄的混浊。她轻轻叹了口气,终于问出了心底的疑问。

“我们以前认识吗?”

晏归抿唇:果真忘记了。

“有过一面之缘,在XX地方,你说过只要我活下来,你就嫁给我。”他将当时的情形一一道来。

荆若水有些惊讶。

她没想到自己曾经做出那样的承诺。

初秋的夜微凉,一阵风吹过,荆若水有些冷,不自觉环住双臂。

“既然你是为了救我才命悬一线,我自会护你一生。至于嫁给你,我不记得了,你也忘了吧。”

前尘往事,如过眼云烟,一味执着只会伤人伤己,不如忘记,开始新的人生。

晏归愕然,胸口的伤隐隐作痛。

努力了这么久,得到的却是这样的结果。

起身,他俯视女孩认真的神情,勾了勾唇,“你夺走了我的初吻、我的心,随便一句话就想把我打发了。荆若水,你是渣女吗?”

被指责的荆若水:“……”

她没有,她不是!

荆若水抿唇不语,良久,“我的初吻也给了你。迄今为止,你是唯一一个吻过我的人。”

是人,不是男人。

荆若水纯洁得让晏归兴奋!

然而下一句话,将他打入冷宫。

“我们扯平了,两不相欠。”

说完,荆若水继续往前走,晏归不紧不慢地在后面跟着。

萧瑟寒冷的秋风中,女孩似有若无的叹息飘进他的耳朵。

“别对我好,我没有心,只有一个未婚夫。”

晏归脚步一顿,脑袋“轰”的一下炸开了。

身后渐渐平静,荆若水松了口气。

她从未遇到如晏归这样热烈强势的追求者,若是他追上来,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

毕竟他救过她的命,也是她先主动招惹他。

言而无信不是她的风格,但和她订婚的人亦是无辜的,何况那个人是不可辜负之人。

荆若水深呼吸,清除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

她是荆若水,为守护荆家、抓捕罂粟余党而来。晏归和他浓烈的爱太美好,她配不上。

不断给自己洗脑,荆若水将晏归赶出心里、赶出生活。

第二天,荆老夫人顺利醒来,去除了脑子里的瘀血,加上晏归高超的针灸推拿技术,她身体恢复得很好。

郑云婷和荆媛白天轮流照看荆老夫人,晚上请了一个护工照料。

荆若水打晕护工,每晚亲自守着老夫人。通过催眠等各种方法,她从老夫人嘴里套出重要信息。

和她猜想的一样,荆家父子的失踪不是意外,是罂粟所为。

罂粟在十年前插手荆家公司和账目,做得很隐蔽,直到三年前荆家父子才发现。罂粟察觉后,立刻对父子俩下手。

儿孙失踪后,荆老夫人扛起荆家,一边经营公司,一边调查他们的下落。

大概半年前,她找到儿子留下的信息,暗中开始清算公司十年内的账目。遇到强大的不明势力阻碍,紧接着她便无缘无故从楼梯上摔下来,陷入昏迷。

荆若水将消息上报。

上面的回复是让她继续待在荆家调查。

能让罂粟花费十年布局,荆家本身就有问题。荆家三人都因账目惨遭毒手,那荆家的账目可能是解开所有谜题的关键。

荆若水应下。

转眼间,半个月过去了。荆老夫人康复出院,这期间晏归一次都没有出现过。

“若水?”

荆家老宅,荆老夫人看着对面亭亭玉立的少女,大为震惊。

“你和媛媛真的抱错了?”

传闻中荆老夫人睿智慈祥,对谁都慈眉善目,此刻望着荆若水的目光却满是凌厉的审视和极度的排斥。

荆若水觉得口干。

喝了口水,她捏着鉴定报告,直视老夫人,懒洋洋的,“千真万确。”

荆老夫人看了眼鉴定报告,胸口闷闷的。

事已至此,这个孙女她想不认都难。

“明天把额头的纹身洗掉。”她生硬地命令。

荆若水摸了摸额头的彼岸花。

这是高棉的图腾,每个女孩在满月时会用特殊的药水在额头上画一朵花骨朵儿。随着年龄的增长,花慢慢绽放,寓意女孩长大成人。

比命还重要。

“不洗!”她坚定地拒绝。

“让你洗就洗!”郑云婷见她连婆婆的命令都敢违抗,非常恼火。“这里是荆家,不听话就滚出去!”

将亲生女儿赶出家门,做得太过了。

荆若水漫不经心地扫了她一眼,唇瓣微扬,挑衅地说:“我是荆家唯一的血脉,要走也是别人走。”

现在荆家就四个主人,两个媳妇一个养女,只有荆若水身上流着荆家的血。这是荆家老宅,谁走都不该她走。

荆老夫人沉下脸,怒道:“放肆!不遵长辈命令,谁教你这么没规矩的。”

荆若水漂亮的杏眼刹那间布满杀气。

她上下打量了一下荆老夫人,声音又轻又漫,带着少年人的不羁和狂傲,“反正不是你们教的。”

荆老夫人一噎。

荆若水自小流露在外,荆家除了那身血脉,什么也没有给她。

这样一想,她发觉自己没有资格嫌弃她。

“咳咳!既然回来了,就好好待着。过阵子我送你去学校,女孩子还是要多读点儿书。”

荆若水眼中的杀气慢慢消散。

小说《团宠,三爷又被夫人虐了》试读结束

>>>点此阅读番茄小说正版《团宠,三爷又被夫人虐了》全文<<<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