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小说
2020小说排行榜前十推荐

《财富大明》全集免费在线阅读(琅琊老马)

《财富大明》小说简介

财富大明小说是作者琅琊老马的倾心力作书中主要讲述了:回到王府,徐应元安排洒扫应对,他预料明日的信王府门前车水马龙,恐怕贵客会络绎不绝。宫里的消息很快传遍整个北京城,信王成为皇太弟以后今非昔比,信王府从无人问津,甚至无人敢碰的冷灶,瞬间升起熊熊烈火,不知……

《财富大明》全集免费在线阅读(琅琊老马)

《财富大明》 免费试读

回到王府,徐应元安排洒扫应对,他预料明日的信王府门前车水马龙,恐怕贵客会络绎不绝。

宫里的消息很快传遍整个北京城,信王成为皇太弟以后今非昔比,信王府从无人问津,甚至无人敢碰的冷灶,瞬间升起熊熊烈火,不知多少人排队等着捧臭脚。

朱由检没当回事,皇后派太监传话,让他闭门谢客,最好称病不出。他虽然不会照做,但也不会敞开大门恭迎宾客。

在他看来,以前的大明朝会灭亡,主要原因是不可调和的阶级矛盾,以及因此产生的帝国腐朽,导致经济体制的崩溃,然后表现在军事上的无能和老百姓的饥寒交迫,终究酿成民变,在恶行循环中凄惨赴死。

作为经济学专业的学生,他将致力于经济的复苏,让百姓安居乐业,让军队恢复战斗力,想办法调和或转移国内矛盾。

为了实现这些目标,他首先需要一个班底,一个能力强大、无比忠诚,同时又具备专业背景的个人班底。

因此,他会有选择的揽才,信王府的大门不会关,但也不会对所有人开放。

此刻的朱由检有些心不在焉,他在焦急的等待,等待王府的护卫头领高起潜回来,那个思想家黄宗羲也会出现。

朱由检求贤若渴。相比于大明朝那些状元、榜眼,他更稀罕黄宗羲。

至于爱情,甚至于奸情,以后当了皇帝,有的是。

以至于,朱由检暂缓与夫人们的亲密接触,仍旧保持一副处男之身。

直到二更天过了一半,高起潜方才回府复命。

“让殿下久等,兵马司的人一直搜寻到戌时。直到确认安全,奴婢方才返回。”

“高公公辛苦,黄宗羲何在?”

“他…… 黄公子负伤,奴婢正安排人为其疗治!”

安排人?朱由检心中咯噔一下。要知道,信王府可不是什么净土,到处都是魏忠贤和刘太妃的眼线。

高起潜回应道:“奴婢并未将其带回,而是放置在一家赌坊的后院之中。”

赌坊?安全吗?

“殿下放心,总比王府保险的多。”

是啊,只要黄宗羲现身王府,不可能捂住消息。高起潜很难干,没有朱由检的指令,他依然做出正确的选择。

“带本王见他!”

高起潜急道:“殿下,天色已深,恐怕出入多有不便。更何况,赌坊那种地方……”

有什么不便的?

大明朝之所以糜烂如此,与皇帝高高在上不知民间疾苦不无关系。

朱由检坚持微服私访,高起潜没办法,一边派人知会徐应元,一边给朱由检乔装打扮,带了十几名心腹陪同,向正阳门外的赌坊行去。

赌坊很热闹,门前仍有摊贩逗留,里面吵闹声不绝于耳。

正如高起潜所言,大隐隐于市,越是人多的地方反而越安全。

他似乎与赌坊掌柜相熟,朱由检一行人通过赌坊,来到相对安静的后院。

穿过院落,他们进入一间有着昏黄灯光的房子。

高起潜敲开门,安排仆人和带来的侍卫守住,他护佑信王入内,走上前对黄宗羲说道:“信王殿下亲临!”

黄宗羲刚刚从床上坐起,因为受伤的缘故有些吃力,看到朱由检走进,他挣扎着要下床参拜。

高起潜紧走两步将其扶住,身后的朱由检道:“黄先生莫要多礼!”

黄宗羲愣了下,他与朱由检年纪相仿,论月份还要小一些,两人并不相熟,黄宗羲也没什么名声,怎么会有“先生”一说?

朱由检深知自己口误,如果站在后世的角度,黄宗羲当得上“先生”的称呼,而此刻他只是个毛头小伙,而且是个被人追杀的罪犯。

高起潜搬过椅子,供朱由检坐下。黄宗羲有些惶恐,很忐忑的继续呆在床上。

朱由检微微皱了下眉头,自从穿越以来,他似乎与病榻结下不解之缘。先是自己躺着,在床上被恶仆和悍妻欺辱。接着去魏忠贤府上,那位九千岁把床换成长椅,同样躺着形似一个病人。然后是紫禁城里的乾清宫,皇帝在床上与疾病做最后的挣扎。如今到了黄宗羲,还是该死的“病榻”。

好在黄宗羲没有病,他只是在逃跑中受伤。

朱由检问:“怎么回事,兵马司的人为何追你?”

黄宗羲虽不能下床,还是坚持要行跪拜礼,在大概意思一下之后,方才言道:“谢王爷救命之恩!”

“碰上就是机缘,不值一提!”

黄宗羲却道:“并非机缘,草民打定主意进信王府,正是想拜见王爷千岁。只是恰巧兵马司的人此刻追到,草民又无法入府,只好逃窜。”

“哦?你要见本王?”

黄宗羲正色道:“不瞒王爷,草民父亲曾在都察院任御史,两年前被魏忠贤一党诬陷而死。”

朱由检知道,他的父亲是黄尊素,东林党最强盛时的两大智谋之一,在两年前的六君子事件中惨死。

对于东林党,说白了是江南官僚地主阶级的代表,朱由检谈不上喜欢还是讨厌,但是他有基本的认知,朝堂上不应该出现大规模的朋党,无论是众人口中以魏忠贤为首的阉党,还是强势时期搞出“众正盈朝”的东林党。

提起党,朱由检首先联想到“党同伐异”四个字。一个人一旦有了政治派别,接下来便会失去分辨是非的能力,会为了政党利益颠倒黑白。

朱由检可以容许一个阶层的崛起,但不能眼睁睁看着政党横行,阶级与派别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你可以在朝堂交朋友,平日生活可以为朋友两肋插刀,但是在处理政务时不能捆绑利益,更不能因私废公!

同时,朱由检很清醒,你不能说当官的坏,只能说不做坏人当不了官。那些臣子结党不是他们个体的责任,多半是朝堂大环境的纵容,甚至逼迫。因此,你要想别人不结党,首先做到洁身自好,只有上梁正了,下梁才可能不歪。

拿眼前的黄宗羲来说,他的父亲是东林党骨干,但朱由检不会认为他也是。你只有当他是独立的个体,不朝他身上贴标签,他才有可能变成你想要的样子。

黄宗羲继续道:“父亲惨死之后,草民弃文从武,在坟前结下草芦,请了师傅每日勤学苦练,只等有一天阉党倒台,草民会亲来京城,亲手了结那些仇人的性命。”

阉党倒台?

朱由检笑了笑,“如今京城局势稳定,恐怕并非黄兄弟的机会。”

黄宗羲坚毅的摇头,“草民不蠢,历朝历代,没有两任皇帝都会信用的权臣。一旦殿下继位,魏忠贤必然失宠!”

朱由检吓一跳,不自觉看了眼门外,慎言啊!

黄宗羲不愧是思想家,丝毫不用关心表面的东西。他的理论没错,对于魏忠贤这等巨奸,不可能得到继任皇帝的青睐,败亡是迟早的事。

如果魏忠贤身边有这等清醒的人,朱由检拿什么稳住他?退一步讲,魏忠贤身边不可能没有这样的人,比如那个老奸巨猾的崔呈秀。朱由检要想顺利接任皇位,需要做的是蒙蔽魏忠贤,哪怕有人提出不同看法,只要魏忠贤不接受便可以了。

黄宗羲丝毫不怀疑自己的答案,他虽然弃文从武,本身的聪明劲并没有减少。

“听闻皇帝病重的消息,草民从浙江余姚老家出发,一路上不敢走漕运、官道,只能用尽心思避开官府盘查,蹒跚两个多月方才来到京城。”

朱由检看他衣衫褴褛的穿着,一路上没少吃苦。

“黄兄弟没有官府路引,也无家人陪同,仅凭才智从浙江赶到京城,让人叹服!”

黄宗羲露出苦笑,信王夸他聪明,完全可以坦然接受。只是,他没有料到的是,人情冷暖。在绝对的利益面前,人情竟如此凉薄!

“故翰林院编修陈仁锡是家父故友,故礼部侍郎钱谦益为东林骨干,少詹事周延儒此前与家父书信往来频繁,这些东林党人如今都在京城。草民前往拜访,无不是吃了闭门羹。渐渐的资费耗竭,草民流落街头,无衣无食,又要躲着府衙盘查。万般无奈之下,草民硬着头皮再次拜访,这帮人没有伸出援手,最后有人出了个主意,给草民指出一条出路。”

“什么出路?”

“那人说,草民为父报仇,必然要撼动魏阉。普天之下能动魏阉的,唯有下一任皇帝,也就是殿下您啊!”

“所以你来信王府?”

黄宗羲慨然道:“草民在京城苦无生路,唯有冒昧一试,做最后一搏!”

朱由检转头看了眼侍立的高起潜,言道:“黄兄弟只是没有路引,兵马司不至于出动几百人大张旗鼓的捉拿他。更巧合的是,南城兵马司的人,有的是机会动手,他们完全没必要选黄兄弟进信王府的时候,其中必有蹊跷。”

黄宗羲是这个时代杰出的思想家,对他而言思路清晰是基本功,此前忙着逃命没空细想,如今恍然大悟,惊道:“兵马司捉拿草民,绝非查什么路引,定然是因为身份,因为草民是东林党人的子弟。为何在王府门前动手,自然是想利用草民陷害王爷。”

朱由检低声言道:“通过你无法陷害本王,但可以产生误解。”

什么误解?

在朱由检和黄宗羲面前,高起潜是那个反应迟钝的,眼前两人思路太跳跃,他一不小心没跟上。

黄宗羲解答道:“自然是让某些人误会,以为王爷袒护东林党。”

袒护东林党,意味着憎恨阉党,非黑即白的推理。

由此,朱由检站在魏忠贤的对立面。

说到这里,高起潜听明白了。他们想让魏忠贤讨厌朱由检,从而发挥魏忠贤在宫内宫外的作用,最终起到阻止朱由检继位的目的。

没有那么多证据,只是用正常思维推理。三个人越聊,事情越来越清楚,有人不想朱由检继位,多半又不是魏忠贤的人,谁啊?

还能有谁?

朱由检此前感觉两座大山压下,一座是魏忠贤为代表的所谓“阉党”,一座是刘太妃与皇后形成的宫内势力,互相挤压下让朱由检如芒在背。

如今,第三方势力抬头,出场的喽啰是南城兵马司指挥使冉兴让。

冉兴让是寿宁公主的驸马,丈母娘是郑贵妃,大舅子是远在洛阳的福王。

福王是朱由检的叔父,当年是光宗皇帝继位的最大竞争者。

如今,在大明朝又一次皇位更迭的时候,福王肥硕的脸庞再一次浮现。他是那个虽不在京城,却虎视眈眈的第三方势力。

“此处已经不安全!”

朱由检不自觉的又一次看向门外,不用怀疑,他已经中了圈套。信王府周遭少不了福王的眼线,他私自外出肯定被发现,说不定此刻的赌坊内外已经有福王的人混入,黄宗羲的行踪没有逃离他们的眼睛。

若是再迟疑片刻,兵马司的人闻讯赶来,黄宗羲还是会被抓,继而牵连朱由检。

高起潜握紧了手里的刀,他想不明白,主子即将登位称帝,谁人还敢如此大胆?

黄宗羲必须转移,但是去哪里呢?还有比赌坊更安全的吗?

“有!”

朱由检坚定的说道:“大雨欲来风满楼,与其被动的躲避,不如迎面痛击!既然躲无可躲,干脆跟本王回府吧!本王倒是要看看,福王与郑贵妃敢上门?魏忠贤又能奈我何?”

小说《财富大明》试读结束

>>>点此阅读番茄小说正版《财富大明》全文<<<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