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小说
2020小说排行榜前十推荐

财富大明最新章节,财富大明全文在线阅读

《财富大明》小说简介

你喜欢看历史类型的小说吗?一定不要错过琅琊老马的一本新书《财富大明》书中主要讲述了:作为一名大学生,祝振最大的特长是没有特长,各方面挺平均的。他家境一般,没有钱,没有房,没有车,也没有女朋友,连手机都是二手的。按理说,条件这么差,该是个学霸吧?对不起,他成绩只是中等。外人并不知道,祝……

财富大明最新章节,财富大明全文在线阅读

《财富大明》 免费试读

作为一名大学生,祝振最大的特长是没有特长,各方面挺平均的。

他家境一般,没有钱,没有房,没有车,也没有女朋友,连手机都是二手的。

按理说,条件这么差,该是个学霸吧?对不起,他成绩只是中等。

外人并不知道,祝振唯有一点与常人不同,那便是他的身体。他没有贵族的命,偏偏生了贵族的病。

他的病是娘胎里带来的,据说这种病曾经在欧洲皇室中很普遍,症状非常恐怖,只是擦破皮流点血,就会血流不止,极有可能就此挂掉。

为此,他不得不谨小慎微,体育活动根本不敢参加,风吹草动都能惊出一身冷汗。好不容易活到二十多,眼看大学毕业走上工作岗位,终于能为家里出点力,偏偏出事了。

凌晨两点,他正在完成自己的毕业论文,一篇用经济学理论分析历史事件的文章,名字叫《论军屯制度废弛对明朝经济的毁灭性打击》。老师已经批改过几次,责令他继续修改,标题不要太浮夸,内容不要用那么多形容词,你写的是论文,不是小说。更不要以为古人蠢,你穿越去明朝还不如崇祯皇帝呢!

祝振苦思冥想,终于按老师要求完成新的一版,用宿舍集资买的机器打印出来,指望着明天找人当面指点下,确定无误再交给老师,这是他毕业前的最后一道坎,无论如何不能大意。

恰在此时,他疲惫的手划过A4纸。出乎他意料的是,小心翼翼渡过二十年,没有摔伤,没有磕破,从不和人打架,最后偏偏被纸划破了手。

伤口很长,足有两三厘米的样子,顿时血流不止。

宿舍里没有人,舍友们出去浪了,估计又是一个通宵。

他慌了神,摸过毛巾先捂住,同时想着打电话,喊120救命。

伤了的手挤压在胸前,另一只手腾出来拨打手机。脑中在想,120是多少号来着?

他从小知道自己的毛病,二十年里脑海中经常浮现,似乎准备的很充分。等到事情到了跟前,还是慌了手脚,120当然是拨打120了!笨!

他苦笑着摇摇头,开始拨打电话。

电话通了,对面传来接线员甜甜的声音。他刚想应答,不知为何,突然脑袋一阵眩晕,直接趴伏在桌面,伤了的手落在那叠A4纸上,殷红的鲜血不断蔓延,覆盖了整篇文章。

他还记得,那篇论文的标题是《论军屯制度废弛对明朝经济的毁灭性打击》……

等到再一次醒来,祝振没有出现在医院,身边围绕的不是穿白大褂的医生与护士,而是一群身着古装的男男女女。

那些男的不像男的,说话尖声尖调的。那些女的倒是秀色可餐,随便挑出一位,远比班里最美的女同学漂亮。

昏昏沉沉好几天过去,祝振清醒的时间越来越长,身体状态在不断恢复。他仔细倾听身边人的言语,偷偷观察他们的一举一动,渐渐清楚自己的处境。

他穿越了,真的!

现在是明朝末年,具体年份是天启七年,大明朝刚刚取得宁锦大捷,在山海关外的宁远城,袁崇焕用大炮轰跑了皇太极。

天启是他同父异母的兄长,历史上有名的木匠皇帝。当权的是魏忠贤,连兄长都承认他是九千九百岁,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牛比人物。

而他呢,恰恰是明朝最后一位君王:崇祯皇帝。

如果历史轨迹不改变的话,兄长很快会因病去世,没有儿子只能兄终弟及,他作为天启帝唯一的兄弟,只能勉为其难的登基称帝,在皇帝岗位上奋斗十七年,最终去煤山找颗歪脖子树自挂东南枝,落了个国破家亡的悲惨下场。

现在呢,他是信王爷,年初刚刚从皇宫出来,娶了媳妇,有了王府……

从此,他是朱由检,不再是祝振。朱元璋的朱,而不是祝无双的祝。

朱由检心想,我命在我不在天,既然来都来了,作为国内著名野鸡大学的经济专业中等生,决不允许大明朝在眼前崩溃。他将用经济学里领会的知识,以及大数据、互联网的思维,破解大明朝的财政死局,让军队恢复战斗力,让百姓安居乐业,让朝野呈现清朗,让中华民族的荣光播撒海外……

还等什么呢?从床上起来吧!战斗了!英雄!

朱由检发现,这具躯体以前的主人很耐操,体质好的没话说,这么久躺着不动,说下床就真的下床了,只是稍微适应了一番,便能愉快的小步慢走。

嘿!还能小跑了!

他很兴奋,心中十分清楚:自己迈出的一小步,将会是大明朝迈出的一大步。

从经济学的角度分析,大明朝最先需要解决的是税收,税赋制度的改革势在必行,毕竟衡量一个政权是否强大的标准,首先是收税的能力。

收不上钱来,谁跟你玩?

收税引起农民暴动,得不偿失!

如何巧妙的驱动国家机器,朱由检心中有了主意,只不过他还不是皇帝,只能意淫着高兴一番,脸上呈现傻傻的笑。

现实立即当头泼下冷水,莫说是重振大明,你连占地几十亩的信王府都未必搞得定。

不知谁喊了声:“王爷千岁,您没事吧?”

没事怎会傻笑?你看呢,多吓人!

又有人喊:“太医!太医!快来给王爷诊治!”

朱由检正沉浸在下床走路的快感中,脑袋里想象大明朝富国强兵的繁华景象,殊不料身体只是刚刚恢复,几位年老的太医便能将其制服。没等他表达意见,已经被摁在床上,又是推拿又是扎针,还有位白胡子的太医给开了方子,吩咐一个时辰内必须喝进去……

在多重疗法的联合诊治下,本来下床走路,甚至能小跑的朱由检,再一次躺在床上,病恹恹的直哼哼,太TM受罪了,你们是治病救人的?还是打击报复的?

接下来的一天里,他不止身体上遭罪,被几位太医联手搞得死去活来。更恐怖的是精神上,他接连遭遇两次猛烈的打击,让他不得不感叹 :以前那个朱由检怎么不去死?活得太窝囊了!太憋屈了!

先是傍晚时分,王府的右长史李永贞在床旁服侍。朱由检觉得,你是王府的属官,还是个死太监,也就是我的家奴,借着聊天功夫打听点事,你应该百依百顺,甚至要对我阿谀奉承才行。

万没有想到,他只是刚开口,问辽东战事如何,宁锦大捷后袁崇焕升官没?

李永贞开启狂喷模式,对着他好一通教训。

“殿下身为一名亲王,须晓得大明朝的祖制,亲王不得干政,问也不行!殿下如今需要谨守本分,凡事遵照大明礼制和朝廷法度,皇上和九千岁知晓你的表现,方能在之籓时为殿下选一个好的去处。”

叽里呱啦,这货很能掰扯,足足说教小半个时辰。

朱由检身体刚刚恢复,根本抵抗不了他的嘴炮,只得挥挥手,谁能帮本王把他赶走?打死也行!

李永贞说累了,这才悻悻离去,似乎对病榻上的朱由检很不满。那意思好像在说:都不知道认错的吗?提到皇上,提到九千岁,脸上表情都不呈现恭敬吗?

太没有礼貌!太没有教养!

朱由检心里苦,一个死太监在自己面前飞扬跋扈,有没有人管?

他到底是家奴?还是骑在脖子上的克星?

不一会,信王府的王妃周婉言驾到。

朱由检心情好转,王妃是自己明媒正娶的老婆,该不是来侍寝的吧?虽说自己身体没复原,扶起来还是可以试试的。再说了,你可以上来,自己动呐!

心里美滋滋的,嘴角流口水了,周婉言瞅他几眼,表情很是冷淡。

朱由检心中有点慌,怎么手底下太监怼他,王妃看起来也不待见他?

果不其然,周婉言没有嘘寒问暖,没有替他擦拭嘴角的口水,反而抱怨道:“殿下不想着修身养性,反倒整日游山玩水,终究被小人所趁,险些淹死在太液池中。你若是死了,妾身嫁入王府,不曾洞房花烛,恐怕守寡终生,怎一个凄惨了得!”

朱由检一脑门汗,心中无比的吃惊。这周婉言长得水灵通透,眉眼如画一般,典型的肤白貌美,一派江南烟雨中走出的小家碧玉模样。以前那个朱由检有病吧?结婚后居然不碰她?

周婉言的吐槽没有结束,朱由检越是沉默,她越是说的起劲,完全不顾旁边还有太监、宫娥在场。

“妾身让你未雨绸缪,你年纪够了,之籓是迟早的事,最好能去江南,讨到苏州做封地最好不过。殿下却瞻前顾后,做事情唯唯诺诺,到如今没半点进展……”

就这样,周婉言从家庭到工作,啰里啰嗦比刚才的李永贞话多,半个时辰很快过去。

最后,还是太监徐应元劝解,殿下大病初愈,不能太过劳累,眼看天色不早,请王妃回去歇息,一些事情待明日再议。

周婉言走后,病榻上的朱由检又气又恼。气的是以前的朱由检未免太怂,居然被家奴和媳妇欺负成这样。恼的是他的境遇,脑海中无数改变大明朝的想法,偏偏一个都用不上,如果连李永贞、周婉言都驯服不了,哪怕以后登基称帝,又能有什么出息?

天色已晚,朱由检挥退众人,现场只留太监徐应元。

他是个白面老者,六十上下的年纪,除了没有胡须,翩翩帅老头一枚。通过朱由检的观察,他似乎是态度最温和,可能最有忠心的一位。

徐应元干得是察言观色的活,早已明白朱由检的意思,主动言道:“李永贞是信王府的右长史,官位在奴婢之下。不过,他有个后台,九千岁魏忠贤。”

朱由检点点头,怪不得,如此嚣张跋扈,有人撑腰啊!

“王妃是刘太妃亲自指定的。”

刘太妃?对于历史知识不够扎实的朱由检而言,没听说过。

见朱由检疑惑,徐应元只当他大病初愈记性不好,介绍道:“刘太妃乃万历帝的昭妃,居慈宁宫,掌皇太后印。她老人家一生谨慎,从不牵扯政务,却唯独在殿下选妃之时,钦定现如今的信王妃。”

好的嘛,原来周婉言是刘太妃的人。刘太妃是万历帝的妃子,也就是他和当今皇帝的奶奶辈,行使皇太后职权。

朱由检刚才受到两番欺辱,表面上是一个恶仆、一个悍妻,其实面临两座大山,一座是权倾朝野的九千岁,一座是宫内最有权势的女主人。

两座大山的夹缝里,朱由检在艰难的喘息,他似乎一个都不能惹。

但是,朱由检觉得,不敢惹的是以前那位,现如今的他来自未来,通晓《经济学原理》、《微观经济学》、《宏观经济学》、《金融学》、《会计学》等几十门教程,读过《魔鬼经济学》、《博弈论》、《经济学讲义》、《国富论》、《资本论》等众多著作。

如此的“满腹经纶”,朱由检还怕李永贞?还怕周婉言?

他笑了,嘴角勾出坏蛋的模样,小样的!敢惹我?

徐应元吓得险些喊太医,被朱由检拉住,怕了你们!本王没病!

徐应元奇怪,殿下为何如此?怎么看都不太正常。

朱由检言道:“本王和徐公公打个赌,只需略施小计,让李永贞跪地求饶,让王妃脱光衣服乖乖上床躺着。”

徐应元自然不信,看来信王爷的病根本没好。即便是身体上有所恢复,这脑袋还是有问题。

他没法应承,李永贞跪下是应该的,毕竟是王府的家奴。王妃脱不脱衣服,上床后乖不乖,徐应元可不敢管,甚至不敢提。

朱由检很自信,你要问他靠什么,他会告诉你:经济学!

信不信?

几万里外有个培根,在几年前刚说过:知识就是力量!

——

作者有话说:

第一次百无聊赖,想认真写点东西。人生很短,书很长,请读者放心阅读,请编辑多多指点!

小说《财富大明》试读结束

>>>点此阅读番茄小说正版《财富大明》全文<<<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