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小说
2020小说排行榜前十推荐

完整版小说作死大王免费阅读

《作死大王》小说简介

小说作死大王是一本非常好看的武侠文,它的作者是传说哥彪悍书中主要讲述了:直到你转身离去的那一刻起,逐渐的清醒,才知道原来是下面给我吃啊,呃…我还以为是下面给我吃……薛宇辰感到失落,想到了一首刀郎的歌曲。可是话说回来,谁会吃那玩意?那玩意能吃吗?又腥又咸的,一点……

完整版小说作死大王免费阅读

《作死大王》 免费试读

直到你转身离去的那一刻起,逐渐的清醒,才知道原来是下面给我吃啊,呃…我还以为是下面给我吃……薛宇辰感到失落,想到了一首刀郎的歌曲。

可是话说回来,谁会吃那玩意?

那玩意能吃吗?

又腥又咸的,一点都不好吃。

虽然穿越前,住的地方离大海近,可我就是“不”喜欢吃海鲜!

每天都穷得叮当响,哪买的起海鲜,只能吃得起泡面,自己买面自己煮,以至于…下面是特长。

公主下面给我吃,为了表示诚意,改天有机会的话,我下面也给她吃…薛宇辰激动地想着。

那么问题来了,娇生惯养的公主殿下,她会下面吗?

不知道这里有没有味精,鸡精等调料,如果没有,那公主殿下下的面会好吃吗?

所谓千金难买真情意,就算公主下面不好吃,我也得把含泪把把它舔得干干净净。

下面不难,下面其实是一件,非常非常轻松的活计,喜欢下面的那些人们大多都心知肚明。

难的是做饭,麻烦的要死,想吃饭还得炒菜,炒完菜,没汤还不行,硬邦邦的饭团儿,怎能吞得下去。

薛宇辰不由得想起两年前,跟初恋女友一起做饭的经历。

记得那天初恋女友,莫名其妙地跟他说,说是想跟他一起做饭吃。

饭是电饭煲煮的,比较简单。

但轮到炒菜熬汤的时候,那说起来真是一言难尽呐!

他回忆起当时的场景,当时他站在厨房门口,(家境贫寒,厨房小)做的是宫爆鸡丁,还有鲫鱼汤。

他边炒小母鸡,边熬鱼汤,一手拿着铲子,一手抓着勺子,双眼同时盯着两口小锅,(双头液化气灶,锅也买不起大的)翻来覆去,一遍又一遍,来来回回地折腾着,等到奶白色的鱼汤一出锅,小母鸡也跟着熟透了。

看着令人垂涎三尺,娇艳欲滴的小母鸡,已经虚脱无力,直冒满头虚汗的他,顿时没了吃饭的兴致,黯然地退出了厨房,默默的给自己点了根红梅。

怪不得公主殿下,不说煮饭给我吃,呵呵,不然活活累死她!

薛宇辰不由得感慨,怪不得公主殿下只说下面给我吃,下面好,舒服,不用那么累。

……

浮想联翩之际,颜惜最已经缓缓步出门外,望着公主转身离去的曼妙身姿,薛宇辰咽了口口水,当着这位千岁爷的面,小人得志般,殷勤地小喊道:“公主殿下,你下面的时候加点海鲜,味道会更好哦!”

颜惜最闻言,回过头来,迟疑地冲他莞尔一笑,点了点头道:“嗯,好的。”

果然不错我所料,这绝色大美女公主殿下,真的喜欢我…薛宇辰挥挥手,熟络道:“谢谢!”

这混蛋咋跟三天前,那个整天冷若冰霜,摆着一张臭死人脸,对公主殿下爱理不理的家伙,不一样了呢?

一旁的魏大海,微微侧面,不忍直视他这般贱贱的贼样。

可奈何不住公主喜欢啊……身为“千岁爷”的他,只得无奈地摇摇头,心叹道:你这家伙,有多少情敌都不知道,死到临头也还不知道,竟还一心只想着吃。

御膳房距司礼监并不算远,穿过几个宫门,绕过几条鹅卵石铺就小巷就差不多到了。

颜惜最忽然想到那个“半仙人”道长,交给她的锦囊。

道长说,只有到了紧要关头,才能打开它,现在他失忆了,算不算是紧要关头?

不知那锦囊里,藏着什么秘密。

不知道能不能助他恢复记忆,若是他记忆恢复了,他曾经立于五品剑客的修为,还有那口枯竭的气府,会不会也跟着一起恢复?

可他要是恢复记忆,是不是又会变成以前那个,对她爱理不理,喜欢一路向西的犟牛…

颜惜最忽然想到这,令原本满心欢喜的她,徘徊不定,踌躇原地,低着头直溜溜地晃神。

身为公主殿下的贴身婢女小月,并不知道先前发生的一切,正惊讶于公主她,为何会对这司礼监内的门道,做到这般轻车熟路,却见她突然停下了匆匆的脚步。

“殿下,您这是?”婢女小月看着神情的公主,疑惑道。

眼见四下并未闲杂人等,颜惜最回过头来,跟这个自小一起长大,且感情深厚的婢女,以朋友的语气,跟她直接问道:“月儿,你能不能跟我说说,这些年来,你心里头对宇辰的看法?”

是宇辰,不是薛宇辰,对于颜惜最的叫法,小月并不惊奇,公主喜欢他这件事,小月是知道的。

也知道不止一次,殿下她亲自下厨,给那个家伙下面吃。

只是不知道公主殿下,居然能为了那个混蛋,做到这般不顾脸面,不顾礼仪廉耻,竟连司礼监太监窝,都敢随意过来。

小月觉得,那个喜欢摆臭脸的混蛋,这三年来,能经常吃公主下的面,那该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啊!

可是这么多年来,他居然是这样对待公主的!

哼,给脸不要脸,混蛋就是混蛋,没良心的臭混蛋,在她还没开口前,就已经在司礼监的门外,将薛宇辰给骂了几千几万遍了。

小月一脸不屑道:“他这个人嘛,长得好看是好看,说句实在的话,可以说是个女子都会为他着迷。

“可这个傲慢无礼,冷酷无情的家伙,进宫以来,天天摆着一张爱理不理,冷冰冰的臭脸来对着我们…搞得我们整个凤鸣阁,好像每个人都像欠了他钱似的。”

看来经常给他送饭菜的月儿,也是心有怨愤啊……颜惜最连忙打断她,蹙眉不悦道:“月儿,我可不许你这样说他!”

“殿下,可不是嘛!”

小月努努嘴,表示她说的每句话,并没有错。

身为大新王朝最尊贵的长公主殿下,颜惜最,自然明白薛宇辰为何会这般对待她。

这事,应当从十五年前,那一场“离新两国之战”说起。

原本大离王朝那位擅长帝王权衡心术的天子,一心只为证道成仙,企图以制衡之术,把控朝野。可惜后来一群无德的文官们渐渐得势,儒以文乱禁,最终酿出的悲剧…

一干饱受文官压榨的武官将士们,忍无可忍,最终起兵造反,造反需要钱粮,只能苦了当年大离的老百姓…

当年大新朝的年轻天子颜放,顺势而为,势如破竹,趁势吞下大离,成就霸业。

当年年幼,还尚属大离的薛宇辰,他的父母都在那场动乱之中……

后来,大离王朝某些居心叵测尚存的余孽,在大新境内,四处散播谣言,将罪名全都推给了大新皇帝。

说是颜放,用卑鄙的伎俩,破坏两朝和平共处的约定,在大离朝廷里,安插了不少的暗子,并操纵这些暗子,诱使大离武将造反,致使大离王朝,千里江河,土崩瓦解,毁于一旦。

颜惜最知道,他…这是怪罪她父皇不讲信誉。

那一年只有三岁可怜的他,四下颠沛流离,最终在邻家一位好心人的救济下,勉勉强强活了下来。

可惜五年后,那位姓杨的好心人突然去世了。

这些事,是大约在三天前,大新皇帝颜放,通过暗中调查后发现后,将这些事完完全全说给了他最疼爱的闺女听。

密报上还说,那位好心人死的之后,他家的,家产都被一群,伪装成大新铁骑的恶霸们霸占了。只留下了一间破旧不堪的茅草屋,还有恩人年仅六岁的小女儿。

薛宇辰跟他恩人的女儿,在接下来的两年时间里,可谓尝遍世间冷暖….

因为两年后,杨家的那个小女娃,突然就不见了。

颜惜最可以想象那个画面,一间一无所有,遮蔽不了风雨,抬头就能仰望星空的茅草屋下,就是这两个命运多舛的小孩子的家…

密报上还说,当年他为了给恩人的女儿一口饭吃,那个只有八岁的小男孩,不仅独自沿街乞讨,甚至不畏艰险,山上爬树,下河摸鱼,甚至是寒冬腊月里,都晓得怎么跟老天爷去讨生活…..

这只是一个八岁的小孩子啊!

三天前,当颜惜最一字不漏地看完密报后,不顾女孩子家的矜持,直接就当着她父皇的面,当场泪湿了双眸。

……

再后来,剑塾的剑圣老爷子,某一天在一座深山老林的小溪边,捡回了奄奄一息的他。

战火纷飞的年代,穷山恶水的环境里,颠沛流离。寄人篱下,相依为命又遭生离死别……在这薛宇辰陷入昏迷的三天时间里,颜惜最一直在想着他弱小无助的悲惨遭遇。

原来,这些年里,他一直不曾忘记寻找那个,年纪与她相仿的杨姓女孩。

颜惜最觉得,这也是薛宇辰知道她真正的身份,还有她逼迫他进宫,夜夜与她一起盘膝吐纳,让他完全没有时间再去打探关于那个女孩的消息。

颜惜最这才彻底明白,薛宇辰为何会生死不惧,胆敢如此对她。

“对了,儒家的掌观山河或许就能帮到他寻找杨家小女…”

这也是她想让他去白云书院求学,甚至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想办法他进到书院的信念。

至于她跟薛宇辰的缘分,她相信,有朝一日,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

“殿下,殿下,您又恍神了?”

月儿轻轻举起粉臂,在颜惜最眼前,晃了晃。

正揉着面团,回过神来的颜惜最,羞颜一笑。

婢女小月连忙问道:“殿下,锅里的水烧开了,您说面里要加点海鲜,到底要加什么海鲜,小月这就去后厨拿?”

颜惜最娇羞的脸庞上,满是掩盖不住,对于未来的憧憬。

她一边揉着面团,抿着嘴,沉思片刻:“那就拿几只新鲜的鲍鱼过来。”

(科目一,你们过了吗?哈哈哈,顺着网线来打我啊!)

小说《作死大王》试读结束

>>>点此阅读番茄小说正版《作死大王》全文<<<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