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小说
2020小说排行榜前十推荐

刺杀包青天最新章节目录,刺杀包青天全文在线阅读

《刺杀包青天》小说简介

武侠小说刺杀包青天的作者是适闲客书中主要讲述了:俗话说,智者千虑必有一失。论及头脑智慧,古千流称得上是天才属性上身,自小就是个学霸;但碰到张半仙这个事情,想到了自己的家人,也就失去了平日的冷静。这不是恶狠狠要跟着捕快们去抓捕韩比良,那李大根本就是没……

刺杀包青天最新章节目录,刺杀包青天全文在线阅读

《刺杀包青天》第9章 疑窦丛生 免费试读

俗话说,智者千虑必有一失。论及头脑智慧,古千流称得上是天才属性上身,自小就是个学霸;但碰到张半仙这个事情,想到了自己的家人,也就失去了平日的冷静。

这不是恶狠狠要跟着捕快们去抓捕韩比良,那李大根本就是没有主意的人,一看古千流去了,也就跟着去了——实则是为了图一个威风。

等到搜寻了几天不见线索,古千流有了挫败感,仔细一想,才发现自己犯了一个弃車保卒的重大战略性失误。张半仙的药铺那里根本就无人看守,那正好是杀人灭口的好时机啊!

古千流把这担忧给邢捕头一说,二人火速带队赶回了药铺。到那一瞧,果然张半仙不见了,伙计们也没人知道到底是去了哪里。古千流暗暗捏了一把汗,心里只盼望那韩希文能够念及师徒情分,不要真的就将张半仙杀人灭口了。

李大根还诧异地说道:这半仙老头,不好好在家里呆着,怎么还跑出去玩了?

古千流看了他一眼说道:半仙可能是被歹人带走了。

李大根一听,说道:不可能。咱都没找到歹人在哪里,那老头怎么可能找得到?

古千流说道:就不许人家过来找你么?

这话一出,李大根一拍脑门,是恍然大悟,赶忙说道:这么说,咱得赶紧去找半仙?晚了可怕是来不及了!

古千流点点头,对着邢捕头说道:捕头,我看此事应当如此。你且带人回到县衙,禀明江县令,在大人有何对策;我带着李大根在街上找找看,我主仆二人轻装上阵,没有大队人马,不容易引起猜疑。

邢捕头说道:事到如此,也只好先这样。只是有劳讼师了。回去我一定禀明县尉,讼师必有封赏。

看官听闻,这大宋朝基本属于太平时代,朝廷为了鼓励百姓安居乐业,是对于维护社会稳定、抓捕罪犯、提供线索等做出积极贡献的人,给予一定的奖励的。很多人乐意做这种事情。古千流也不例外,靠着这个赚了不少银子。

话分两头,邢捕头带人回到县衙,暂且不提。古千流带着李大根在三街五衢之上,是暗自留神、细细查访,但也终究没看到值得注意的现象。况且,天色将晚,只得打道回府。

回家一看,刘师爷正在等他,旁边坐了一个人,不是旁人,正是那张半仙!

李大根没好气的埋怨道:你这老头儿!我们找了你一天,你可倒好!跑俺们家里来藏着了,叫我们骑驴找驴?

张半仙骂道:夯货,你才是驴呢!

古千流心里也纳闷,这是唱的哪一出啊?急忙拱手问道:师爷久等了,莫怪罪!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刘师爷看了看张半仙,说道:还是你自己说吧。

半仙喝了口茶,说道:古讼师,你可能有危险!

哦?此话怎讲?古千流问道。

张半仙说道:我今天遇见了那歹人了,面貌变化了好多,但是声音未变。那韩比良竟然敢去找我,我假装不曾怀疑他,骗他到街上,刚好碰见邢捕头,索性发作起来,邢捕头即刻就拿了人了。现在也过了堂了,关在了大牢里。那厮说,要找你给他辩护呢!因此,我特来告知。

古千流越听越觉得奇怪,说道:为何要找我辩护?

刘师爷接过话茬,说道 :大概是听闻过讼师的事情,知道你能言善辩。只是这韩比良,终究是一个杀人凶手,讼师若要同意,须得千万小心。大人有言在先,此人万不可保举,韩比良关在大牢里,对讼师而言是最安全的。

古千流当下心里就起了疙瘩了。这韩比良用了这么残忍的手段,杀害一个妙龄女子,现在要为他做辩护的话,谁能保证韩比良不会一时兴起,拿自己开刀呢?可若是不答应,自己这讼师的头衔,不也就没有意义了么?思来想去,还是先见一见韩比良再说。

古千流对刘师爷说出了自己的意思,刘师爷安排两个衙役送张半仙回到了药铺。第二天一大早,自己这边带着古千流、李大根去了大牢。

进得牢房,古千流一看那韩比良,也是多经了风霜的人了,但看上去却并无杀戾之气。大概这真正的坏人,都极其善于隐藏自己的本性。

我就是古千流,听说你要找我?古千流率先问道。

韩比良恭敬的鞠了一躬,说道:我希望你能为我辩护。

古千流说道:我不为杀人凶手辩护,这是规矩。

韩比良从怀中掏出一支粉脂玉环,说道:这是当年我娘留给我的传家之物,你且拿去做讼费。事成之后,我还有纹银相赠。

古千流接过来看了看,当真是一块好玉,遍体还镶嵌着金色龙纹,价值绝对不菲。当下说道:好了,我答应你了!

韩比良倒吃了一惊,说道:这么…爽快?

古千流把玉环收好,说道:难不成你要我反悔?

韩比良急忙摆摆手,说道:不不不 .我听说过你,知道你是一个好人,所以才要找你。因为我是冤枉的,我没有杀害彩莲。

古千流并不在意,说道:杀人犯都这样为自己开脱。

韩比良睁着双眼,直瞪着古千流,说道:可是我不一样。我真的是清白的!

古千流与韩比良对视了一下,那眼神里的的确确是充满了挚诚,眼神坚定切温暖,丝毫不像是行凶之人。古千流心里不禁纳闷,难道韩比良真的不是凶手?那么他来找张半仙是为了什么事情?难道自己一直以来都猜错了?

种种疑虑,塞满了胸膛。古千流心知,在这大牢之中,并非是谈话场所。若真是无辜之人,自己无论如何也要搭救出去。当下决定,要将韩比良先从大牢之中保释出去。

江县令对古千流的意见极为震惊。将杀人凶手保释出去,实在太过危险。但律法规定,犯人可以保释,江县令没办法,只好让古千流交了五百了纹银做保费,并且作了保人,放出去了韩比良。临走,还对古千流说道:出了什么事情,你都得给我负责!

古千流点点头,带着韩比良回家了。一路上,李大根始终挡在古千流与韩比良之间,生怕这个韩比良是个伪善之人,伤到了自家老爷的性命。

到了书房,韩比良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说道:讼师,一定要为我洗刷清白!

古千流扶起他,问道:想要清白,可以。你得把所有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我!

那韩比良狠狠点了点头,将自己离开高安县后的事情是一五一十说了个清清楚楚。说完,已经是三更时分,古千流心里依然知晓了全部经过。看看韩比良,确实是浪子回头。再瞅瞅,李大根,好家伙,趴椅子上睡着了,嘴巴大张着,打着呼噜,也是人间极品啊。

第三天,江县令派人送信,说要提审韩比良。古千流立刻带着韩比良,赶赴了县衙。

众人看到古千流平安无事,看到韩比良在后头跟着,心里也都松了一口气。

一声威…武…,江县令端坐于清正严明匾牌之下,一拍惊堂木,喝道:带犯人!

那古千流急忙带着韩比良到了大堂之上,韩比良双膝跪倒,古千流鞠了一躬,立于一旁。

江县令问道:大胆韩比良,今有张半仙告你行凶杀人,又有人证在此,你还有何话说?

韩比良只是叩头,说道:大人,草民是清白的。

江县令说道:带上张半仙。

人群中张半仙走了过来,也是跪倒在地,说道:大人,这韩比良本是我的学徒,因勾搭我家彩莲,被我拆散,赶出清江县。故而怀恨在心,说要扒了我父女的皮。如今我那可怜的女儿,正是被人扒了皮!实在可怜,请大人一定为我主持公道!说完,是泪如雨下,叩头在地。

张半仙说的话,句句属实,这都是事先查证过的。从动机上,韩比良怀恨在身;从时间上,韩比良刚好从高安消失,彩莲就出了事;从手法上,韩比良扬言要扒皮,结果彩莲姑娘确实被人剥了皮。无论怎么看,这韩比良都是杀人凶手!

江县令说道:韩比良,你有杀人的动机,又有杀人的时机,又吻合杀人的手法,还想狡辩不成?

这是,古千流接过话来,说道:大人在上。韩比良已由草民代为辩护。此事可否容草民言说一二?

平时呢,江县令对古千流是颇有好感的,这人聪明、热心、有正义感,帮着县衙破了不少案子;但是偶尔呢,古千流总会接一些替坏人辩护的案子,着实让江县令很是恼火。但这毕竟是人家的职业,也没办法限制。谁让当初还是自己举荐古千流去参加讼师考试的呢?

江县令问道:你有何话说?

古千流深鞠一躬,说道:大人,此事疑点有三!

江县令说道:说说看。

古千流说道:疑点之一,杀人动机:大人若是以怀恨在心作为动机,敢问大人,这清江县与张半仙交恶的人并不少见,怀恨在心的不止韩比良一人,此种动机如何说服人心?疑点之二,杀人时间:韩比良离开高安县没错,回到清江县也没错,但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韩比良当日去过后山;疑点之三,杀人方式:扒皮抽筋本就是俗语,市井小人多用做口头禅,仅以此话认定杀人方式实在太过武断。此三疑点,还望大人明察!

江县令听闻此言,陷入了深思。动机上,张半仙虽然医术高超,但也的确索要高额的诊费,因为这个事与他交恶的人确实不少;时间上,的确没法证明韩比良当日去过后山,况且根据捕快回报,当日通往后山的路上有一座关口,关口上的侍卫从未见过韩比良上山;方式上,想要在山上完成杀人并且剥皮,需要大量专业刀具、填充物准备等,韩比良自己恐怕有心无力。

疑点虽然在,但是韩比良的确比他人更具有嫌疑,究竟应当怎么办呢?

这时候,刘师爷走上前来,悄声说道:大人,卑职想到一个事情,不知当讲不当讲?

江县令说道:但说无妨。

刘师爷讲道:卑职刚刚听到古讼师言说杀人方式之疑点,想到这剥皮的手段,寻常人可做不来。必定得是专业人士才行。

江县令点点头,说道:我也考虑到了。可是那韩比良不正是半仙的徒弟,药铺的伙计,具备相应的能力么?

刘师爷说道:大人,彩莲姑娘的皮肤,剥皮手法非同寻常。以我之见,系一次性完整剥离,手法纯熟。本县曾有一位老仵作,现已退休多年,何不请他来看一看?

说到这里,古千流已经听到了,拱手说道:大人,草民还有一个请求。

江县令问道:什么请求?

古千流说道:彩莲姑娘被人杀害扒皮,手法之纯熟实为罕见。草民听闻本县有一老先生,原为仵作,故申请老先生前来验尸!

江县令一听,心说,嗬!好家伙,什么事儿你都知道。

这事儿古千流还真就知道。原先办案件的时候就听年轻的仵作提起过这位老先生,姓周名义中,对于验尸极具经验。古千流曾经多次前去聘请,无奈那老先生性格古怪、不见生人,故此未能得见。现在遇上这么个案件,刚好可以请求县衙来请老先生出山。

江县令听闻,即刻派人去请,没想到老头以年岁大了拒不出来。没办法,第二天江县令只好备齐厚礼,亲自前往,这才请出了周老先生。

这周义中得有八十岁了,是鹤发童颜,面有润色,走起路来依然是虎虎生风,颌下飘着一尺来长的胡须,真乃仙风道骨之姿。到了县衙,给茶就喝,给礼就收,是全无惧色。众人将女尸抬出来,老先生摸了一摸,翻过来看了一看,说道:有了。

众人惊奇,问道:有啥了?

老先生说道:这女子乃是死后被人剥皮,一刀下去全部剥离。此等手法若非医生郎中,干不来。据我所知,这清江县有这种能力的大夫,只有三个人。

江县令赶忙问道:哪三个人?

周老先生回答道:第一个便是黄老先生,香织医馆的大夫;第二个便是老朽;这第三个嘛……

江县令看到老头故意停顿了一下,心里着急,问道:老神仙还请明示,这第三人到底是谁?

老头慢悠悠说道:第三个便是那张半仙。

话音刚落,人群里张半仙忽然跑出来,双膝跪倒,说道:老前辈所言非虚。能做到一刀剥皮的,这清江县至今也只有我三人而已。但我这手段,已经教给了韩比良,如若不是韩比良下手,还请大人捉拿黄大夫过来询问!

那周老先生一笑,说道:是不是要把我老头子也抓起来,审问一番哪?

半仙忙说道:不敢不敢。老前辈的医德尽人皆知,不敢冒犯。

那周老先生说道:黄先生你也不必去找了。老东西好几年前就归隐山林了,现在早已不露面了。自己开了一个学堂,只做师父较年轻人医术了。倒是他有几个徒弟,有学的好的,或许值得问问。

古千流听闻此话,心中暗喜,嫌疑人越多,对韩比良就越有利,说明这个案件韩比良就有了很多的合理怀疑。这样下去,定罪是很难的了。

张半仙叩头在地,说道:请大人立刻派人,还我女儿公道!

话音刚落,那韩比良却忽然说出一段话来,竟让古千流脑袋瓜子嗡地一下,是险些摔倒在地!

究竟所言何事,且听下文分解。

——

作者有话说:

普法小提示:刑法的基本原则是疑罪从无,即没有证据能够证明嫌疑人犯罪的,或者有合理怀疑能够排除嫌疑人犯罪的,均应当按照无罪进行处理。

小说《刺杀包青天》第9章 疑窦丛生试读结束

>>>点此阅读番茄小说正版《刺杀包青天》全文<<<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