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小说
2020小说排行榜前十推荐

《少年行:永不言弃》小说全文在线试读,《少年行:永不言弃》最新章节目录

《少年行:永不言弃》小说简介

看社会生活类型的小说,一定不要错过辛辛橙子写的《少年行:永不言弃》书中主要讲述了:我叫问天,从小和姥姥相依为命,我上学,她捡破烂换钱供我。姥姥说爸爸妈妈在一次地震中死了,这是从小到大姥姥唯一对我坦诚的事情,虽然我很渴望她说爸妈在外地,或者去了遥远的什么地方。我们家很穷,只有三间破房……

《少年行:永不言弃》小说全文在线试读,《少年行:永不言弃》最新章节目录

《少年行:永不言弃》 免费试读

我叫问天,从小和姥姥相依为命,我上学,她捡破烂换钱供我。

姥姥说爸爸妈妈在一次地震中死了,这是从小到大姥姥唯一对我坦诚的事情,虽然我很渴望她说爸妈在外地,或者去了遥远的什么地方。

我们家很穷,只有三间破房子,院子里堆满姥姥捡来的破纸箱、破瓶子等各种破烂,本来家世单薄、人丁稀少,更让人难以接受的是村里没有一个人愿意和我们来往,见了我们就绕着走,还在背后骂我和姥姥是扫把星,害得全村人没水吃。

大人是这样,同村的孩子受大人影响也跟着欺负我。除了骂我们是扫把星之外,还有一个特殊原因一姥姥是个英国人,金头发、深眼眶、蓝瞳孔,姥姥的异域长相给欺负我的孩子给足了理由,因为姥姥长相的缘故,他们骂我是洋人和特务的后代,还送了我一个绰号叫“洋特少年”,不过这个绰号一般在写文字骂我时才用到,寻常他们都叫我“洋鬼子”,因为这样叫顺口又解恨。

我从小没有朋友,没有小朋友愿意和一个洋鬼子一起玩。上学后我更是经常被打的鼻青脸肿,在欺负我的孩子当中,以我们上水村村长的儿子冯天宝——外号冯胖子——最为突出,堪称打我的鼻祖。他经常一边揍我一边骂:“打死洋鬼子,为上水村报仇!“他说我们一家是上水村的致富克星,还说村里的吃水困难就是我们家造成的。

每当我遍体鳞伤回到家,姥姥问起时我就说自己不小心磕的,然后等她给我擦药。我从来不向她诉苦,因为我知道说了也无济于事,只会让姥姥跟着难受。

高三那年,冯胖子频繁的欺负我,他不仅要我的零花钱,还撕我的书,我忍无可忍便和他狠狠的打了一架,最后的结果就是我被学校开除了。

背着被褥,我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在村口绕了一圈,寻见一块玉米地,中秋前后,苞谷都已经收完了,玉米杆也挖了,只是还没拉回走,密密麻麻的铺在地里,我把被褥放在地上,用玉米杆遮起来。

我不想让姥姥知道我被开除了。来到家门口却发现家里没人,姥姥不在。这个点儿姥姥应该还在捡破烂。我有钥匙,但我不想一个人进去,我想去找姥姥。

从村口绕过一个大弯儿,西边有个大坑,那是镇上人倒垃圾的地方,我知道,姥姥一定在坑里捡破烂。

果然,刚绕过那个弯,我就看见姥姥在坑里,身边都是垃圾,她麻利的翻腾着大大小小的塑料袋,从里面捡出瓶子、纸箱等东西,然后吃力的从坑里扔上来,有些会中途滚下去,顺着她扔上来的方向,我看到那边已经堆了一堆瓶子。

“姥姥~”我大喊一声。

姥姥闻声抬起头,脸上露出笑容,然后颤颤巍巍的从坑里往上爬。

我想下去扶她,可她向我摇手:“别下来,这里太脏了!”

姥姥摇摇晃晃从坑里爬上来,中途还跌倒了两回。

才出了坑姥姥就问我:“问天,今天不是礼拜天,你怎么不上学?”

面对姥姥的询问,我半晌才挤出一丝笑容:“姥姥,我被学校抽去市里的实验高中学习,全校共6个名额,有我一个。”

“哦,那可太好了,”姥姥笑着说,一直以来,我的好成绩始终是她捡瓶子的最大动力。

可这一回,她越开心我越难过、内心绞痛绞痛的,我知道,我利用了姥姥最信任我的一面去欺骗她。

“对了,一定要交费吧,”姥姥说着就开始翻自己的兜。

我急忙拉住她的手:“姥姥,不交钱,学校替我们出钱,算公费学习,嘻嘻。”

姥姥这才住手,拉着我又要回家做饭,我阻拦她:“不吃了,姥姥,我是回来给你说一声就走。”

随后,姥姥开始嘱咐,什么出门在外不要与人相争,什么学习一定要刻苦用功之类的话,我东一句西一句的应承着。

在我的记忆中,姥姥从来不拖泥带水,她很少安顿这些,和很多老人不一样的是,她不喜欢婆婆妈妈。

当然,我也给姥姥说了很多嘱托的话,我让她别太劳累,早点休息,吃好穿好。

好几回,眼泪已经夺眶而出了,我装作转身去吐痰(姥姥从小教育我,不能当着大人的面吐痰),然后乘机擦干眼泪。

临走前,姥姥还是拉住我,塞给我一百块钱:“问天,姥姥老了,可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一定要走的精彩!”

为了不让她怀疑,我把钱揣起来,和寻常一样笑着说:“谢谢姥姥。”

“快去吧,孩子,”姥姥对我扬了一下手。

我一转身,眼泪轰一下就下来了,我没有擦,我怕一抬手被她发现;我也不敢回头,我怕被姥姥目送我的模样吞噬,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加快脚步,不回头的加快脚步。

待绕过一个弯后,估摸着姥姥又下坑里去忙活了,我才回过头,对着垃圾坑的方向,深的跪下:“姥姥,对不起,我辜负你了!”

磕完头,我起身擦干眼泪,然后找到那块玉米地背上被褥,去镇上买车票,又到县城倒车,最后发往省城,南城。

去省城是我想了很久的决定。

县城离家比较近,我害怕姥姥万一哪一天来县城撞见我。另外,我也不想在县城待,我想离开这个地方,越远越好。

再见,青山中学!冯胖子,还有欺负过我的你们,最好加油,因为下次回来时,我不希望你不堪一击!

再见,青山镇!姥姥,您要保重身体,我虽然没机会考大学,但我一样可以带你离开这里……

去省城的路很长,望着车窗里不停向后移动的家乡,我想了很多。在学校和村里被欺负到被开除的点点滴滴,一幕幕恍若昨天发生,件件在眼前浮现。

“哎~”我长舒一口气,不如意的过往,真的让人无奈。

“年纪轻轻的,叹什么气!”邻座突然转头对我说。

我看了他一眼,一个和我年纪相仿的、黑黑的小伙子。

我这一路上总在想心事,都没注意到周边的人。

“没事,”我礼貌性的笑了笑。

“哪个镇的?去南城做啥?”他问。

“青山镇的,去南城……逛逛,”我心里发虚,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我去省城干什么。

“哦,我三湾镇的,”他说,“你第一次出门?”

我本来不想告诉他,除了对陌生人的警惕,我现在根本没心思谈论任何事。可他真的很有活力,我被他感染了。

精神头足的人,总能给人带来不一样的力量。

“恩,”我应声。

“活计(工作)找好了吗?”他说。

“还没有,”我说。听得出,他有经验。

“那你去干嘛,”他略带嘲讽,“南城和家里不一样,一定要先找好工作,不然连吃饭睡觉的地方都没有。”

“哦,”我又应一声,然后落魄的低下头。生活处处是挫折,真的一步比一步难。

“不过没事,”似乎是为了鼓励我,他给我打气说:“现在工作好找,工地打零工、饭店送餐、超市搬东西,都可以的。”说着,熟练的从兜里掏出烟准备点上,可打火机刚一响,就听见前面有人大骂:“车上不许抽烟,耳朵聋了嘛!”

我一听被骂,心想这下糟了!可谁知,他挨了骂一点都不紧张,也不生气,反而很自然的笑着喊:“知道啦师傅!刚忘记了这是在车上,咳咳,等下车了咱爷俩一起抽!”

此话一出,引得车上人集体失笑,我也笑了。

随后,就听见师傅笑骂:“你个小家伙!”

说实话,我开始有些羡慕他,我羡慕他年纪和我相仿,却能自如的掌控生活,更能轻盈的化解遇到的困难和别人的刁难,虽然他抽烟不对在前。

可他的圆滑和灵活让我似乎意识到,原来人生除了学习、打架和被要钱,还可以这么自如的面对。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他问我。

“我叫问天,”我说,“你呢?”

“我叫吴明川,”他掏出手机:“你电话多少,咱们都是门关县的,以后在省城也有个照应。”

“我……”我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没手机,太丢人了!

“你不会没手机吧?”吴明川又略带嘲讽,“没手机可不行,现在没手机不方便。”说着,给我晃了一下自己的手机。

“我……我还没买,”我强给自己撑面子。

“嗨~没事,”吴明川说,“南城东门二街,有专门卖二手手机的地方,特便宜,”他把自己的手机略微抬高:“我的就是在那买的,才八十几块钱!”

八十几还便宜?!我悄悄咂了一下舌。

一路上,吴明川说东说西,他很健谈,很多时候,我只是默默的听着,一直到师傅大喊一声:“南城东站马上到了,大家把自己的行李收拾一下,不要落下东西,”然后提高声调,凶巴巴的强调:“把垃圾也带走!”

望着车窗外的灯火,我神情落寞,没有一丝来到省城的高兴。

我才从行李舱拽出自己的被褥,吴明川拍了拍我的肩:“问天,你晚上住哪?”

——

作者有话说:

下一更下午两点,不见不散!

小说《少年行:永不言弃》试读结束

>>>点此阅读番茄小说正版《少年行:永不言弃》全文<<<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