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不良人小说大结局免费阅读

《大唐不良人》小说简介

看历史类型的小说,一定不要错过中国足球论道写的《大唐不良人》书中主要讲述了:根据唐朝实行的《宫卫令》中所做的规定:每天晚上衙门的漏刻“昼刻”已尽,就擂响六百下“闭门鼓”;每天早上五更三点后,就擂响四百下“开门鼓”。凡是在“闭门鼓”后、“开门鼓”前在城里大街上无故行走的,就触犯……

大唐不良人小说大结局免费阅读

《大唐不良人》 免费试读

根据唐朝实行的《宫卫令》中所做的规定:每天晚上衙门的漏刻“昼刻”已尽,就擂响六百下“闭门鼓”;每天早上五更三点后,就擂响四百下“开门鼓”。

凡是在“闭门鼓”后、“开门鼓”前在城里大街上无故行走的,就触犯“犯夜”罪名,要笞杖罚二十下。

如果是为官府送信之类的公事,或是为了婚丧吉凶以及疾病买药请医的私事,才可以得到街道巡逻者——武侯的同意后行走,但不得出城。

对于此时的长安县尉孙兴平,以及陈浩为首的八名不良人来说,尽管这个时候已经到了一更三点的宵禁时间,他们是为了追查杀人案而滞留在平康坊的飞仙楼之内,自然是属于公务的范畴。

按理说,在宵禁期间,他们出了平康坊走在大街上返回光德坊,只要是跟在街道上巡逻的武侯们说明情况,自然是可以放行的。

当平康坊的“闭门鼓”“咚咚咚”地敲响了以后,面对着飞仙楼一众仙女(唐时ji女的称呼)和仆人们的挽留,长安县尉孙兴平不为所动,作为不良人的陈浩,自然也是洁身自好,反倒是在场的其他几个不良人动起了歪心思。

要知道,这些个不良人,在进入长安县衙当差之前,他们一个个都是在雁门关外戍边的大头兵,长年累月见不到女人,又几乎个个都是单身汉。

再加上,他们这些不良人的月俸,也只能够勉强度日,更为长安百姓们所瞧不起,自然连女人的身子都很少尝过,现在好不容易逮着一个千载难逢可以跟女人共度良宵的机会,他们自然不想就此放过。

这不,心有所动的不良人薛定山,就凑到孙县尉的身前,极力劝说了一番道:“孙县尉,您看,平康坊的坊门即将关闭,咱们即便是出得了平康坊,返回光德坊的县衙至少也需要半个钟头的路程。等到咱们出了平康坊以后,想必大街上都已经有武侯巡逻。

“我可是听说,在长安城内很多坊的武侯,对咱们长安县衙颇多怨言,尤其是跟我们这些不良帅有不少过节。若是咱们告知在街道上巡逻的武侯,说是在平康坊办案耽搁了时间。

恐怕到时候这些巡逻的武侯们也很难全然相信。一旦这些巡逻的武侯们不给予我们放行,咱们可就不仅进不了 光德坊,出了平康坊想要再进来就更难啦!”

待薛定山把话说完,站在一旁的不良人郑景,也忙不迭地随声附和道:“是啊,孙县尉,若是咱们现在就离开平康坊,想要再进来就会非常困难。到时候,巡街的武侯们不让咱们同行,光德坊也回不去。到时候,咱们所有人都得露宿街头不可。”

在薛定山和郑景这两个不良人劝说之前,孙县尉对于飞仙楼众仙女和几名仆人留宿的请求,还口口声声地断然拒绝掉了,现在的意志开始有些动摇。

有些拿不定主意的孙县尉,转而寻求陈浩的帮助,希望陈浩能够给他拿定一个主意,因为通过方才的破案,他觉得陈浩是个可信赖之人。

于是,孙县尉把陈浩单独叫到了一旁,问询道:“陈浩,本县尉征询一下你的看法,你觉得咱们今个儿晚上是留宿在平康坊的这飞仙楼之内,还是离开这里返回光德坊呢?毕竟,现在各坊的‘闭门鼓’都敲响了,咱们若是出了平康坊,可能也回不去光德坊。你来说说看,咱们眼下该怎么办?”、

面对孙县尉的问询,陈浩并没有立即做出答复,而是回想了一下他脑袋里面储存的记忆,立马就想到了他们这些长安县衙的不良人们,跟巡街的武侯们之间确实有过节,曾经结下过梁子,前几次交手,都是巡街的武侯们吃了大亏,而他们不良人则是占据着上风。

若是今个儿晚上,他们在宵禁期间离开平康坊,在返回光德坊的途中,被这些巡街的武侯们抓到,他们即便是拿出执行公务的正当理由,恐怕也不会被这些巡街的武侯们采纳。

由此造成的后果,他们八名不良人,连同孙县尉,轻则将每个人接受几十下的杖罚;重则还不会关进大牢。

毕竟,无论孙县尉,还是他们这些不良人,都是在官府中任职,在宵禁期间不呆在坊内,那就是知法犯法,自然是要罪加一等的。

念及至此,陈浩就斩钉截铁地说道:“孙县尉,咱们眼下不宜离开平康坊,否则的话,出去容易,想要再进来可就难了。可咱们若是留宿在飞仙楼之内,自然会惹来不少闲话,对于咱们今后秉公办案是极为不利的。

“依我之见,咱们不如去光德坊的北门,去找一下平康坊的坊正,让他们帮我在平康坊内找几间闲置的房屋,咱们凑合一宿便是。反正,我是绝对不会在飞仙楼内留住一宿的,还请孙县尉三思。”

孙县尉仔细一想,觉得还是陈浩言之在理,若是在飞仙楼留宿一晚,对于他们的影响不好,更何况,他们又是在飞仙楼办案,还是一个三条人命的杀人案,现在好不容易把案子给破了,不能够就此前功尽弃。

对于其他几个不良人的心思,孙县尉自然是了然于胸,他孙兴平可是有在长安城内有家室的人,家中的老婆是一个标准的悍妇,若是他待在平康坊的青楼留宿一晚,回到家以后,非把他的脸给挠破了不可。

来不多想,孙县尉就吩咐其他人在飞仙楼内保护好案发现场,他带着陈浩去往了平康坊的北门,去向坊正求救。

在唐朝都城长安的一百零八坊之内,除了设有负责巡街和治安的武侯铺之外,还有设有一名坊正,对武侯管辖权。

由于坊正都是长安县尉和万年县衙任命,他们大多都听命于县衙,而武侯则是从驻守长安城的军队抽调,也就是说坊正和武侯一文一武的配置。

在长安城内的一百零坊里面,大坊之内设置的武侯铺内有五十名左右的士兵,中小坊内的武侯铺的士兵在20到5人之间。

平康坊作为长安城内的烟花之地,人流量比较大,算得上是一个大坊,武侯铺内的士兵为五十人,,都归坊正曹凯管辖。

还有一点就是,平康坊作为一个大坊,开了南北两个坊门,而北门多以贫民百姓出入居多,南门则是多以文人雅士出入居多。

鉴于平康坊北门每日的人流量比较大,作为坊正的曹凯,无论是在夜间关闭坊门,还是早晨打开坊门的时候,他基本上都在北门坐镇视察。

当陈浩跟随着孙县尉来到了平康坊的北门后,果然见到了坊正曹凯,待孙县尉说明情况,曹凯立马就答应下来,在距离北门旁侧大概二十丈开外的地方,寻了几间无人居住的破旧房屋。

小说《大唐不良人》试读结束

>>>点此阅读番茄小说正版《大唐不良人》全文<<<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