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热门小说阮嫆慕景琛凌也的阮嫆慕景琛_阮嫆慕景琛凌也的(阮嫆慕景琛)完本小说推荐

《阮嫆慕景琛凌也的》是作者“阿法”的代表作,书中内容围绕主角阮嫆慕景琛展开,其中精彩内容是:她觉得自己一定是上辈子积德行善,这辈子才有这泼天的富贵命,不然为什么会在一起两年,自己什么都不用做,就分得了这么多家产呢!那个无论如何都要离婚的前夫哥:“这些,算是补偿你的。”她表面伤心骂他是负心汉,实际上怎么挥霍这财产都想好了。有了这笔钱,要什么男人没有?为了实践自己这个想法,她花重金让助理去请了一个又帅基因又好的男人回来,美其名曰是共孕。可谁知,刚脱离虎口的她就入了恶狼的算计。直到某天,前夫哥突然打电话,却只听见一个男人的声音:“找我老婆有事?”前夫哥:……——怎么听着这声音,如此耳熟?…

点击阅读全文

阮嫆慕景琛凌也的

《阮嫆慕景琛凌也的》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阮嫆慕景琛是作者“阿法”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小月那边顿了顿道,“阮总,您现在持有原凌总股份中交割出的10%的股份,是凌氏的股东……”这是阮嫆第二次来凌氏集团,第一回是为抓小三,这回是为保障自己的巨额财产。阮嫆到凌氏集团会议室时,里面其他股东皆已到齐,都是熟人,要么都是跟阮家生意也有些往来叔叔辈的,要么出席过她跟凌也的婚礼。只是会议室股东的脸色…

阅读最新章节

他语气疏冷柔和,像极了清冽甘甜的山泉,欲溢未溢,不经意间就令人怦然心动。

——

他们昨夜在梵慕的旗下酒店套房过得夜,一大清早才回公寓去换衣服。

阮嫆人还没到公司,就收到小月的消息。

凌氏集团临时召开股东大会。

阮嫆看见这条消息时神色猝然冷了下来,凌氏股东大会当然会见到那个人,她并不想见他。

再说按照惯例除非一年一度的股东大会或者亏损极其严重,其他时候也没到需要召开股东大会的程度。

而且是临时召开,让人心中狐疑抗拒。

她直接打了个电话给小月,问,“凌氏怎么会突然召开股东大会?”

小月那头恭敬严谨的道,“据凌氏透露出的消息是因凌氏集团副总凌鸿衍那边出了些状况,凌氏董事会已取消了凌鸿衍的一切经费开支,并将他所控资产进行转让,凌鸿衍已向董事会提出反对请求。”

“但凌氏驳回了他的请求,并继续对其资产进行转让,是凌鸿衍申请召开临时股东会议。”

阮嫆听着小月如实转述,眉不由拧紧,凌也跟他二叔凌鸿衍内斗已久,他们内部起哄关她什么事。

“不去。”她冷冷的道。

小月那边顿了顿道,“阮总,您现在持有原凌总股份中交割出的10%的股份,是凌氏的股东……”

这是阮嫆第二次来凌氏集团,第一回是为抓小三,这回是为保障自己的巨额财产。

阮嫆到凌氏集团会议室时,里面其他股东皆已到齐,都是熟人,要么都是跟阮家生意也有些往来叔叔辈的,要么出席过她跟凌也的婚礼。

只是会议室股东的脸色都不大好看。

为首的男人西装笔挺,懒散的靠在椅背,已不似上回见面时落寞寂寥,一双桃花眼冷傲多情,看到她进来时面上没什么表情。

看似也已放下了与她离婚这件事,两人之间氛围微妙,由夫妻,彻底沦为了陌生人

离他不远处坐着脸色阴沉难看的凌鸿衍。

凌鸿衍今年不过三十七八岁,眉宇间却已皱出深深的褶痕,一副不怎么好说话的模样,虽然也姓凌,跟凌也长得却一点也不像。

脸型方正古板,中规中矩,一看就是公司高层的模样,给人一种分外可靠的感觉,但据她所知,凌鸿衍能干出的事儿却完全不似他长相那么正派。

与凌也明争暗斗多年,什么阴损狠招都使过,不是什么好对付的。

待她落坐,为首的男人低沉磁性的嗓音传来,“都到齐了,开始吧。”

一旁的特助开始宣读股东大会议案表决办法。

凌鸿衍听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情绪到达了个临界点。

将凌也助理冰冷无情的宣读打断,“生意有赚有赔很正常,但停止我一切经费开支,转让我的资产,恐怕不妥当吧,凌总。”

凌鸿衍一点也不客气,直切主题,最后的凌总二字可以听出他的咬牙切齿。

凌也神色未变,十指交叉轻扣,整个人靠坐在宽大的皮质椅子中,狂傲不羁,恣意张扬,显得有几分目中无人。

他锐利的眸看向凌鸿衍,声音冷的可怕,“你是说滥用职权为空壳公司豪业地产担保一事,还是通过增发20%新股,来稀释其他股东手中的股权?”

凌鸿衍听见这话神色一闪而过的慌张。

小说《阮嫆慕景琛凌也的》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7月10日 am10:17
下一篇 2024年7月10日 am1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