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热门小说夫君寡嫂生野种?来!做亲子鉴定(沈锦书佚名)_夫君寡嫂生野种?来!做亲子鉴定沈锦书佚名推荐完结小说

现代言情《夫君寡嫂生野种?来!做亲子鉴定》是作者““沈锦书”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沈锦书佚名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那刺目的红,让赵桓禹瞳孔紧缩!他立刻大步流星走向沈锦书。沈锦书站稳后裙摆就落下来遮住了腿,她自以为遮掩得挺好,没让赵桓禹发现她的血迹,见赵桓禹走过来,她笑眯眯把缰绳递过去,“世子要帮我牵马吗?给!辛苦了!”赵桓禹看着她递到眼前的缰绳,抿紧嘴唇把缰绳接过来。看她要走,赵桓禹一把抓住了她胳膊。……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夫君寡嫂生野种?来!做亲子鉴定》,是作者“沈锦书”笔下的一部​现代言情,文中的主要角色有沈锦书佚名,小说详细内容介绍:沈锦书伸展胳膊冲他笑,“走啊,去喝水,你不口渴吗?”赵桓禹牵着两匹马跟在沈锦书身后。沈锦书见已经被他发现了受伤的事于是不再遮掩,她为了不让衬裤摩擦伤口走路就变成了很夸张的一瘸一拐,像个罗圈腿一样张牙舞爪前行,赵桓禹看着又好笑又无奈。他说,“你这样,等会儿还怎么骑马?”沈锦书在溪边捧了一口水喝下,一边…

夫君寡嫂生野种?来!做亲子鉴定

热门章节免费阅读

那刺目的红,让赵桓禹瞳孔紧缩!

他立刻大步流星走向沈锦书。

沈锦书站稳后裙摆就落下来遮住了腿,她自以为遮掩得挺好,没让赵桓禹发现她的血迹,见赵桓禹走过来,她笑眯眯把缰绳递过去,“世子要帮我牵马吗?给!辛苦了!”

赵桓禹看着她递到眼前的缰绳,抿紧嘴唇把缰绳接过来。

看她要走,赵桓禹一把抓住了她胳膊。

她扭头奇怪地望着赵桓禹,“怎么了?我还要去喝水呢,渴死我了。”

赵桓禹看着她这副没事人的轻松姿态,眼神愈发复杂。

他握紧沈锦书的胳膊,嗓音低沉,“你大腿磨破皮了,为什么不跟我说?你流了这么多血,为什么不说?”

沈锦书眼睫毛眨了眨。

啊。

被这家伙发现了。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裙摆,明明把里面的衬裤遮得好好的呀,这家伙是怎么看到她衬裤上的血的?

见已经被发现了,沈锦书也没有嘴硬。

她摆手无所谓地说,“没事儿,磨破皮是因为我这身体缺乏锻炼,多来几次让它皮厚点就不怕磨了,你都骑了两天了不是一点事儿也没有吗?”

赵桓禹皱紧眉头,“你跟我怎么能一样?”

沈锦书含笑望着他,“怎么不一样?我是娇弱女子,你是八尺男儿?可你这八尺男儿还是皇家的凤子龙孙呢,你是锦绣堆里长大的贵人,你不也十三岁就抛下了高床软枕金尊玉贵的好日子跑去边关从军了?你十三都能吃苦,我都十八了,我现在锻炼一下怎么了?”

赵桓禹一时间无言以对。

沈锦书伸展胳膊冲他笑,“走啊,去喝水,你不口渴吗?”

赵桓禹牵着两匹马跟在沈锦书身后。

沈锦书见已经被他发现了受伤的事于是不再遮掩,她为了不让衬裤摩擦伤口走路就变成了很夸张的一瘸一拐,像个罗圈腿一样张牙舞爪前行,赵桓禹看着又好笑又无奈。

他说,“你这样,等会儿还怎么骑马?”

沈锦书在溪边捧了一口水喝下,一边洗脸一边回答,“能骑,我没那么娇气!”

赵桓禹在旁边下游让马儿饮水,抱着胳膊靠在马身上沉默看着沈锦书。

他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有毛病。

几年前沈锦书娇气的时候,他明明跟沈锦书有了婚约却非要坚持退婚,怕这个娇气的姑娘拖累他,可如今,人家不娇气了,他看着这磨破了皮流着血还满不在乎的姑娘,居然希望这姑娘娇气一点,别这么逞强。

他揉了揉眉心,转身从马背上摸出一瓶金疮药。

他走到沈锦书面前,蹲下来,捏着瓶子递到沈锦书眼前,“去林子里上点药,这么大的太阳,当心伤口恶化。”

沈锦书没有扭捏拒绝。

她接过药瓶,“谢了啊,我这就去,不会耽误你事儿的。”

说完,她站起身一瘸一拐走进了林子里。

赵桓禹依旧保持着那个姿势蹲在那儿,耳边还萦绕着沈锦书那句“不会耽误你事儿的”……

这句话在他耳边不停盘旋,纠缠得他心底生出了一丝丝愧疚难言。

怪他。

他怎么没早点想到这姑娘会磨破皮呢?

是他不够关心,是他大意了。

沈锦书很快给伤口上好了药,等金疮药粉粘合在了伤口上,不会被裤子蹭掉了,她才从林子里走出来。

见赵桓禹还蹲在那儿,她猜测这家伙是有点愧疚,于是笑着打趣。

“世子爷啊,我要怎么样才能让你好受点呢?”

她凑到赵桓禹面前望着他,“听说掏钱了就能心安理得了,要不然你给我一百两银子当我的辛苦费吧,我拿了钱我高兴,你付了钱你也踏实了,你觉得怎么样?”

“……”

赵桓禹扭头看着凑到跟前的这张漂亮脸蛋。

看着沈锦书眼中的笑意,他又揪心,又好笑,“沈锦书,你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以前受点伤就哭个不停,如今都这样了还没心没肺跟我开玩笑。”

他一边说,一边从怀中摸出一摞银票,取了一半爽快塞沈锦书手里。

沈锦书啧啧道,“你别总拿小时候的眼光看人啊,女孩子小时候怕疼爱哭很正常,长大了就能忍了,我早就不爱哭了好吗?”

她接过银票,飞快一数,抬起头惊诧望着赵桓禹,“一百两面额,十张?世子这是抬手就从指头缝里漏了一千两银子给我?世子大气啊!”

赵桓禹愈发哭笑不得。

看着在他旁边坐下美滋滋摸银票的沈锦书,他怎么看都觉得如今这姑娘跟小时候不一样了。

他问出了心头疑惑。

“你一个养在深闺的姑娘,是从哪儿得到血脉果这么神奇的东西的?”

沈锦书面色不变。

她捡起鹅卵石扔进小溪里,“每个人都有自己不想跟外人说的秘密,只要没有作奸犯科伤害别人,连老天爷都能允许我们保留一点秘密,世子你说是吧?”

赵桓禹嗯了一声,笑道,“我没有恶意,只是单纯好奇,我想,天下人都会有跟我一样的好奇,毕竟血脉果这种东西,不像是凡人能拥有之物。”

沈锦书笑他,“不是凡人能拥有之物,难道我还能是神仙?”

赵桓禹侧眸打趣,“说不定沈姑娘就是呢?”

沈锦书笑得不能自已。

异能这种东西,的确不是凡人能拥有的东西,就像那可怕的末世,那也不是凡人能想象到的灾难啊。

两人坐在溪水边歇了会儿,又吃了两个包子,沈锦书站起身来,“走吧,继续赶路。”

赵桓禹看着她的腿,有些不忍心,“你这样怎么骑马?”

迟疑了一下,他低着头看着别处,轻咳一声,小声说,“要不然,你我共乘一骑?”

沈锦书刚准备上马,听到他这话,诧异地望着他,“共乘一骑?”

赵桓禹点头,“你侧身坐着,便不会再磨到大腿了。”

沈锦书看了看马匹,又看了看赵桓禹,在脑子里想象一男一女要怎么侧身共乘一骑,难道……

要被赵桓禹抱在怀里?

她打了个哆嗦。

不行不行那绝对不行。

也太暧昧了!

沈锦书摆手拒绝道,“我自己可以,没事儿,我们各骑各的,骑一匹马也太为难马了!”

说完,她就走到自己的马匹旁边,准备翻身上马。

可腿有伤,一挨着马背就疼,她连上马都没能成功。

在她咬牙忍着痛再次往马背上爬的时候,身后两只手伸过来握住了她的腰肢。

小说《夫君寡嫂生野种?来!做亲子鉴定》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7月4日 am10:42
下一篇 2024年7月4日 am10: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