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离婚后军阀大佬一夜白头小说是双洁吗宁祯盛长裕免费小说全文阅读_完结的小说夫人离婚后军阀大佬一夜白头小说是双洁吗(宁祯盛长裕)

火爆新书《夫人离婚后军阀大佬一夜白头小说是双洁吗》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初点点”,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宁祯被迫嫁给督军盛长裕。  盛长裕有个白月光,还有两房妾室,盛家内宅危机重重。    宁祯一个留洋归来的千金,无法适应内宅争斗,人人等着看她笑话。  不到三年,果然如众人预料,宁祯要离婚。  不是她被扫地出门,而是不可一世的督军红眼哀求:“能不能别丢下我?”…

点击阅读全文

夫人离婚后军阀大佬一夜白头小说是双洁吗

经典力作《夫人离婚后军阀大佬一夜白头小说是双洁吗》,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宁祯盛长裕,由作者“初点点”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他掏出香烟点燃,薄雾升腾,用余光看她:“你留洋几年?”“三年。”宁祯如实回答。“三年就养成了洋胃口,饺子、馄饨吃不惯?”宁祯:“……”她陪着打了一晚上的牌,劳心劳力,现在还要受冷嘲热讽。吃力不讨好…

在线试读

从金凤俱乐部走出来,凌晨三点半,街道并不消寂,霓虹染透了街树,繁茂翠叶似镀了一层琉璃。

黄包车不断,逍遥一夜的人陆陆续续返程。

街边有挑着担子卖宵夜的小贩。

宁祯年轻,打牌时喝了三杯咖啡,这会儿疲倦却不困顿。

“想吃什么?”盛长裕问。

宁祯:“督军,不如回家吃?铺子都关门了,只剩下一些卖饺子馄饨的小贩。”

盛长裕睃一眼她。

他掏出香烟点燃,薄雾升腾,用余光看她:“你留洋几年?”

“三年。”宁祯如实回答。

“三年就养成了洋胃口,饺子、馄饨吃不惯?”

宁祯:“……”

她陪着打了一晚上的牌,劳心劳力,现在还要受冷嘲热讽。

吃力不讨好。

“长裕,你说话怎么夹枪带棒?宁祯是你夫人,不是你仇敌。”一旁的程柏升说。

这才是人话。

不过话说回来,她这个夫人,和仇人也没什么两样。

“吃点吧,饿着肚子回去也睡不着。”程柏升又对宁祯说。

宁祯道好。

三个人在小贩摊子前站定,远处盛长裕的副官长程阳来了。

程阳有话要说,盛长裕和他往前走了几步。

两人说着话,越走越远,宁祯伸头一瞧,已经快走到街道尽头去了。

小贩煮好了两碗馄饨,宁祯和程柏升坐在矮桌前,两个人都屈着腿。

“宁祯,你牌技不错。”程柏升说。

“无聊的时候会打牌消遣。”宁祯道。

他们俩有一搭没一搭说话,来了两个短打扮的人,吵吵嚷嚷叫小贩煮馄饨。

一看就不太好惹。

小贩吓得连连应是,点头哈腰。

宁祯往那边看了眼,正好与一个小地痞对视上了。

小地痞一愣之后,朝这边走过来,挤挨到了宁祯和程柏升中间位置:“小姐,您是歌星吗?”

宁祯今天穿了件短袖旗袍,手枪放在手包里了。

然而手包在汽车上,她忘记了带。

“兄弟,我们在吃饭,麻烦让一让。”程柏升说。

小地痞轻蔑看一眼他。

另一个小地痞挤过来:“陈爷愿意跟你们搭话,是你们的福气,别不识抬举。”

宁祯:“……”

程柏升今日衣着格外正式,丝绸衬衫光洁而优雅,他又是白釉似的肌肤,看着就是养尊处优的贵公子。

像读书人家的少爷,带着女朋友出来玩。

两个小地痞说着话,就要对宁祯动手。

宁祯站起身。

“小姐,等会儿去玩玩?我们有好酒。”

“是啊小姐,跟我们陈爷去玩玩,还能亏待了你?你是哪家的?”

程柏升也站了起来。

宁祯待要说什么,身子微微往后一仰。身后有人拉着她的胳膊,将她整个人圈在怀里,让她连退两步。

结实胸膛,暖融融的体温把衬衫都烘透了。

宁祯跌入这样的怀抱,微微发窘,盛长裕开了口:“去哪里玩?”

和程柏升不同,盛长裕哪怕衣着华贵,浑身上下也透出军官的威严。

两个小地痞表情微敛,一时摸不准他路子。

盛长裕不耐烦了,催促问:“说话,想要带我夫人去哪里玩?”

“你知道我们爷是……”

小地痞话还没有说完,盛长裕松开了环抱着宁祯的手,长臂一伸,一巴掌抽在那小地痞脸上。

“在老子面前充爷?”盛长裕声音不高。

挨打的两人环顾一圈,没瞧见盛长裕的帮手,不甘受辱,围住了盛长裕要打他。

盛长裕出手极快,很快把两人都打退了好几步。

他脸色越发阴沉。

程柏升了解他,觉得他动了杀心,拉住他上臂:“长裕,算了。一看就是洪门的人,回头有人收拾他们。”

“知道就好,洪门你也敢惹?”小地痞提高嗓音给自己壮胆。

盛长裕:“我今天就要惹,闲得手痒。”

程柏升:“……”

盛长裕的身手非常灵活,三两下把两个地痞打趴下。他对着一个人的脑袋,猛踢好几脚,那人眼珠子都快要爆出来。

另一个挨打不轻,在盛长裕行凶时,打算偷袭他,宁祯不由自主出声:“左后方!”

盛长裕回头,也不知他如何动作,一只筷子在他掌心,顺势插入了小地痞的眼睛里。

血溅了出来,滴落在宁祯手背,她用力搓掉。

小贩摊上的其他顾客全部跑了。

程柏升再次出面:“长裕,别吓到了宁祯。”

盛长裕回神,松了手。

他解开衬衫的第三颗纽扣,露出他的胸膛,脸上煞气不消:“晦气死了。走,回去。”

他招了招手。

街角的汽车开过来。

盛长裕打开了车门,不由分说先把宁祯塞了进去。

宁祯:“督军,我……”

盛长裕没等她说完,也挤了上来,宁祯只得赶紧往旁边座位挪。

程柏升善后,掏出钞票给小贩做补偿,盛长裕的副官已经开车走了。

宁祯尽可能挪到旁边,紧贴着车门不看他。

她觉得盛长裕很暴戾,也很容易冲动。

车子行驶了好半晌,宁祯静静抱臂沉默,盛长裕突然开口:“你要回老宅?”

宁祯:“我要回娘家,跟姆妈说过了。”

盛长裕吩咐副官去宁师座府上。

车子拐弯时,宁祯隔着一条街道瞧见了浓烟。

她用力望过去。

盛长裕解释:“是两派火拼,烧了一家店铺,没什么大事。已经结束了,直接从那边过去。”

副官应是。

宁祯却很想说,要不还是绕道吧。她又没敢说,怕盛长裕回头又讽刺她。

他这个人,刻薄得很。

盛长裕说火拼结束了,其实并没有,因为军警出动了,拦住了路。

车子被拦停,瞧见是督军的副官,负责的军警急忙过来行礼。

宁祯瞧见了远处的火光,烧掉了店铺的窗户。

窗户脱落,啪嗒一声掉在了火里,腾起稀薄的火焰与烟。

宁祯耳边一嗡,她下意识想要冲进去。时光错乱,她像是回到了两年前,那场公寓里的大火。

闻梁予死在那场火里。

宁祯死死咬住唇,让自己区分现实与回忆。她似溺水的人,用力想要抓牢一点什么。

她摸到了旁边的手臂。

手臂那么结实,隔着衬衫的肌肤也暖,宁祯很仓促贴上去,抱紧了。

外面说话的军警见状,大惊失色,急忙转过脸:“抱歉督军,下官这就去处理。”

盛长裕转头看投怀送抱的宁祯。

宁祯却把头埋在他的胸口,几乎贴着他光裸的肌肤。

盛长裕:“……”

小说《夫人离婚后军阀大佬一夜白头小说是双洁吗》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7月3日 am10:22
下一篇 2024年7月3日 am1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