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宛意纪宛意纪景辰完本完结小说_热门小说在线阅读纪宛意纪宛意纪景辰

《纪宛意》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纪宛意纪景辰是作者“纪宛意”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纪景辰纪宛意》精彩小说,是小说写手纪宛意所写。网络热度颇高!精彩内容:…《纪景辰纪宛意》第14章免费试读纪景辰纪宛意_第14章面对面交谈确实只有堵车那一回,可私底下,从纪宛意毕业回来开始,沈黎川……

点击阅读全文

现代言情《纪宛意》,主角分别是纪宛意纪景辰,作者“纪宛意”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如下:风雨无阻。“好了。”梁父喝止她,“夫妻一体,信任是基础,我在外应酬喝醉,你妈妈怀疑过吗?纪宛意这几年见黎川次数一把手数得过来,有孕纯属无稽之谈。”纪宛意下楼正巧听见最后一句,心头酸得发胀…

纪宛意

在线试读

《纪景辰纪宛意》精彩小说,是小说写手纪宛意所写。
网络热度颇高!精彩内容:…《纪景辰纪宛意》免费试读纪景辰纪宛意_面对面交谈确实只有堵车那一回,可私底下,从纪宛意毕业回来开始,沈黎川每天去公司都会特意绕路,卡着时间经过纪宛意上班的公司,远远见她一面。
风雨无阻。
“好了。”
梁父喝止她,“夫妻一体,信任是基础,我在外应酬喝醉,你妈妈怀疑过吗?纪宛意这几年见黎川次数一把手数得过来,有孕纯属无稽之谈。”
纪宛意下楼正巧听见最后一句,心头酸得发胀。
梁父是标准严父,话少,不苟言笑。
没想到会是梁家唯一一个信她的人。
白瑛也进门。
两人凑在侧位的沙发上,纪宛意背着手,白瑛在她手心写字,“京城不通。”
纪宛意一瞬紧绷。
白瑛又写,“市一院可以。”
纪宛意垂下眼,迅速思考对策。
市一院的妇科主任买通了,代表她体检无碍,但随后就是薄先生诊脉这关,纪景辰没有提及薄先生什么时候到南省。
有可能是明天体检,也有可能推迟。
今天晚上,她必须想办法弄清楚。
“婚期我会再找大师想办法。”
沈黎川目光隐晦扫过纪宛意,压抑又潮涌,“但我希望梁家能答应,以后不会再有查我行踪,胡乱攀扯的事出现。”
纪景辰一直不出声,望着沈黎川,又望纪宛意,再接收到梁文菲求救的视线。
“任何一段关系出错,都不是单纯一方的错误。”
他从沙发上起来,目光发凉又严峻,“是你没有给足菲菲安全感,遇到问题不耐逃避,漠视她的不安,用冷暴力惩罚她,我是否有冤枉你?”梁文菲双眼爆红,哥哥一如既往是她最坚实的后盾。
纪宛意却心如刀绞,纪景辰给梁文菲多少好,给她就有多少坏。
沈黎川没给的安全感,他帮梁文菲全从她身上讨回来。
这一刻,沈黎川与她心意相通,冷声质问,“所以你这个当哥哥的,就要替折磨别人?我是男人,名声已经坏过一次,纪宛意呢?她也是你妹妹,你对她难道没有一点兄妹情谊吗?”“没有。”
纪景辰神色犀利又阴郁,“血脉不同。”
没有。
血脉不同。
纪宛意握着拳,这话纪景辰多次提过,可这一次,是首次在外人面前公开态度。
这么决绝果断,毫不迟疑,狠得她的心脏发颤。
“抱歉,是我失礼了。”
她拽白瑛上楼。
背后是掉针可闻的寂静,她感受到所有目光集聚后背,看她落荒而逃。
“纪景辰有病吧。”
白瑛反锁门,气得捶墙,“还有你爸妈,直到咱们上楼,没人替你反驳一句。”
纪宛意心底刚因梁父有点热乎气的冰窟,几分钟的功夫冰冻更深。
她蜷缩在沙发上,勉强支着精神,“薄先生那边,到底什么情况?”提起薄先生,白瑛愤懑一滞,面上带出深深疑惑,“纪景辰投资薄先生中成药项目两个亿,其中一个亿是因为你。”
纪宛意不解,“为我什么?”“为你免受针灸痛苦。”
白瑛观察她神情,“他坚决要治好你的病,还怕你受疼,会不会他还在乎你?”“可能吗?”纪宛意冷声冷气,“刚才他那样子,你也看见了,像有一丝一毫的在乎?”别说在乎,那绝情冷漠的神态,放到仇人身上也不违和。
白瑛一时无解,“那他这一个亿是为什么?”“你觉得呢?”“他……他……”白瑛脑海没有一星半点纪景辰对纪宛意好的画面,来解释他为纪宛意花一个亿的行为。
“他不会真神经病了吧。”
“应该是为了联姻。”
纪宛意四肢虚浮,“他最近总提到我婚事,治好我才能给梁家带来回报,至于免受针灸,巴掌打了给颗糖,甜甜我,我才能心甘情愿为梁家做事。”
同时纪宛意清楚,一个亿真金白银砸下去,薄先生那边机会渺茫了。
室内一时寂静,愈发显出纪宛意喘息无力又艰难。
白瑛沉默听了半晌,只觉梁家空气中,风霜刀剑严相逼,四面楚歌,纪宛意是囚徒困兽,而她只能生生看着,束手无策。
“你准备怎么办?”“走一步看一步。”
纪宛意仰头靠着沙发背,凝望天花板,“我今天先探明薄先生来南省的时间,如果就是明天,只能在体检前,想办法见薄先生一面。”
再缥缈稀薄的希望,纪宛意还是想争一争。
白瑛觉得即便能见面,机会也渺茫,只是眼下有希望,总比等死强。
她还要准备明天纪宛意抽血作假事宜,没有多待。
下楼离开时,发现客厅已经其乐融融,梁文菲面带甜蜜邀请沈父留下用饭。
沈黎川先一步应许。
迫不及待的样子,白瑛直呼刚才走眼。
而她走后,三楼走廊突兀出现一道影子,轻轻停在纪宛意门口,敲了敲。
纪宛意开门,仅仅一道门缝,影子跨出一步,强行挤进去。
门立即合上。
沈黎川颀长的身形抵着门,笔挺清俊,却悲沉愤怒,急促地喘息,眼睛直逼纪宛意,像沸腾的岩浆,一瞬喷发。
“四年前,你不是自愿的,对不对?”“是纪景辰逼你的,你心里还有我,是不是?”纪宛意没想到来人会是他,措手不及骇在那。
“私奔那天,那个电话——”“都过去了。”
纪宛意抢断。
当年双方父母捉到沈黎川酒醉欺负梁文菲,现场衣物撕碎一地,床上还有梁文菲的处子血,他百口莫辩。
只有纪宛意信他没碰梁文菲,可两人前脚找证据,后脚纪景辰就做主退了她的婚。
等纪宛意千万百计,问松了酒店侍者的嘴,梁沈两家已经重新定下沈黎川和梁文菲的婚事。
沈黎川激烈反抗过,被纪景辰联合沈家父母镇压,沈黎川没办法了,要带她私奔。
私奔那天恰逢台风登陆,狂风暴雨折断树木电线,满城没过小腿的积水,根本无法出行,沈黎川无奈推迟一天。
纪宛意接完电话,在房间继续收拾行李。
纪景辰一身寒气闯进来。
后来台风停了,纪宛意赤身裸体,哆哆嗦嗦,濒临崩溃。
纪景辰将她扣怀里,盯着她给沈黎川打电话,说她舍不得家人,吃不了苦,不愿跟沈黎川瞎胡闹了。
祝他跟梁文菲,订婚快乐。
“过去的事,都过去了。”
纪宛意垂下眼,平定情绪,“现在我对你,没有多余的想法。”
“是没有,还是不敢有?”沈黎川俯首凝视她,“你怀了纪景辰的孩子。”
他如此肯定。
纪宛意头皮一瞬间炸开,坚决否认,“没有。”
“集安路芸柠茶餐厅,我在隔壁。”
于此同时,楼下。
“黎川呢?”梁文菲问。
“好像上楼了。”
身边佣人也拿不准,“我看见沈公子往楼梯方向去了。”
梁文菲一惊,沈黎川来梁家多次,疏淡客气得很,从来不会主动上楼。
她目光扫过二楼,静寂无人。
再往上,纪宛意房门隐约露出一丝微光。
贱人,果然不安分。
她夺路奔上楼梯。

小说《纪宛意》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7月2日 am10:45
下一篇 2024年7月2日 am10: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