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小说傅闻璟徐渺徐渺徐渺叶巧_傅闻璟徐渺徐渺徐渺叶巧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傅闻璟徐渺徐渺》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徐渺叶巧,讲述了​《傅闻璟徐渺》,情节引人入胜,剧情极佳,文风独特新颖,非常推荐。精彩内容如下:…《傅闻璟徐渺小说》第16章免费试读傅闻璟徐渺小说_第16章秦兰做完一台手术,还没休息一会儿,就接到家里电话,说徐渺丢……

点击阅读全文

傅闻璟徐渺徐渺

《傅闻璟徐渺徐渺》是作者 “徐渺”的倾心著作,徐渺叶巧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秦兰摇摇头:“你回来就好,咱们进去吧。”客厅内。陆耀和叶巧也正打算出去找人。“徐渺?!”门打开,乍一看到进门的人,叶巧眼中闪过一丝惊讶…

热门章节免费阅读

《傅闻璟徐渺》,情节引人入胜,剧情极佳,文风独特新颖,非常推荐。
精彩内容如下:…《傅闻璟徐渺小说》免费试读傅闻璟徐渺小说_秦兰做完一台手术,还没休息一会儿,就接到家里电话,说徐渺丢了,她撂下电话火急火燎地往回赶。
快到家门口的时候,徐渺也刚到。
两人碰了个正着。
“诶,宁宁?!”“秦阿姨。”
看到徐渺好生生的站在那里,秦兰用手顺了顺自己胸口,明显松了口气:“诶,谢天谢地你回来了!我刚才接到小耀电话,说你走丢了,还没回家,真的吓死阿姨了,你说你要是出事,阿姨真不知道怎么跟你妈妈交代。”
天知道她接到电话的时候,有多担心害怕。
徐渺一只手拎着保温桶,一只手安抚似地替秦兰顺了顺后背:“抱歉秦阿姨,让你担心了。”
秦兰摇摇头:“你回来就好,咱们进去吧。”
客厅内。
陆耀和叶巧也正打算出去找人。
“徐渺?!”门打开,乍一看到进门的人,叶巧眼中闪过一丝惊讶。
愣了一秒后,她上前拉过徐渺的手,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模样,“宁宁,你去哪儿了?我就回去拿个钱包的功夫,让你在原地等我,没想到回来你就不见了,可急死我了,我到处找你没找着,只能赶紧回来通知家里人。”
没等徐渺回话,她视线又瞥到徐渺手里的保温桶,上面印着“国营饭店”几个字,紧接着道:“原来你去国营饭店吃饭了,你早点跟我说多好,下次别一个人先走,这样别人找不到你会担心的。”
秦兰和陆耀之前只当徐渺走丢,没去细问背后的原因,现在听叶巧这么一说,两人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到那个保温桶,露出几分探究。
徐渺简直想给叶巧鼓掌。
好家伙,三言两语就把她走丢的责任撇清了,还倒打一耙说她走丢是想一个人去国营饭店吃独食?不愧是对照文女主。
徐渺也不是吃素的,大大方方地把保温桶放茶几上,然后飞快酝酿情绪:“本来害怕你们担心,没想说的,但叶巧姐好像误会我了。”
她眼眶蒙上一层水汽,委委屈屈地看向叶巧:“姐,你说回商店找个钱包就回来的,让我在胡同口等你,结果我等了你好久你都没回来,还碰上两个流氓骚扰呜呜呜……”“要不是我运气好,碰上两个军人同志路过救了我,我恐怕已经被两流氓给……给……”眼泪顺着眼眶无声地往下滚,徐渺哭得鼻头红红,我见犹怜。
秦兰心疼地上前抱住徐渺,“哎,你这孩子受了那么大委屈,怎么刚才不说呢?”陆耀则听得咬牙切齿,拳头捏紧,“徐渺妹妹别哭,该死的流氓,要是被我抓住,肯定胖揍一顿!”“我没事。”
徐渺抹了把泪,对着两人露出一个故作坚强的微笑,然后继续转头对叶巧道,“姐,得救后我去商店找你,售货员说你拿完钱包还在那里逛了半天才走,你为什么不早点回来找我呀?明知道我在原地等你,你还把我一个人丢在那里,差点就……”一句话,又把锅甩回给叶巧。
叶巧心头一跳,下意识地去看陆耀和秦兰的反应。
见两人看她的目光隐隐有些责备,她立刻抬起巴掌就往自己脸上狠狠扇去,空气里想起啪啪两声脆响:“宁宁对不起,都怪我,都是我不好!”“我以为只是买两件衣服的功夫,没想到你会碰上流氓,对不起宁宁……”紧接着,咚的一声,她直接跪在徐渺面前,痛哭流涕的忏悔。
徐渺没想到叶巧这么豁得出去,又是扇巴掌又是下跪,怕不是琼瑶剧里学的演技吧?反应了一秒,徐渺索性也咚的一声跪在叶巧面前,紫薇眼瞎似的摇头:“叶巧姐,别打了,别打了,遇上流氓是我自己运气不好,不关你的事,你别再打你自己,惩罚你自己了,我不怪你了……再也不怪你了……”“都是我不好,不好……”徐渺眼泪顺着眼角不要钱似的往下掉,举起巴掌也往自己脸上啪啪抽了两下。
用魔法打败魔法。
果然,叶巧扇巴掌的动作一僵,忽然有点接不上徐渺的戏。
“小叶、小温,你这是干什么呀,快起来”,一旁的秦兰看着地上哭成一团,各自抽巴掌的两人,赶紧去将两人扶起来。
然后分别拍了拍两人肩膀,安抚地说:“好在小温没出事,小叶你也不是故意把她一个人丢下,这次就当你们俩都长了个教训。”
这事儿就算是揭过了。
徐渺没有恋战,点点头,顺势起来擦干眼泪,指了下茶几上的保温桶:“对了,秦阿姨,我记得昨天您不是说想喝鸡汤吗,还有陆叔叔喜欢吃猪蹄,我回来的时候路过国营饭店,看到正好供应这两道菜就买回来了。”
原来是给她带的,秦兰心头又暖又心疼,摸摸徐渺的头,“你这孩子,自己遇上这么大的事,还想着我们。”
徐渺乖巧道:“您不也随时都想着我们,还给我们买衣服。”
说到衣服,秦兰想缓和一下气氛,很有兴致地问道:“对了,你们俩今天买到喜欢的衣服了吗?”徐渺点头,正要把买的衣服拿出来给秦兰瞧,叶巧却抢先抓起沙发上的包,把里头的衣服取出来。
徐渺一看那拿出来的衣服,颜色深沉,根本就不是年轻女同志穿的,心头正犯嘀咕,不知道叶巧又要搞什么幺蛾子,便见对方献宝似的把衣服送到秦兰面前:“秦阿姨,我的旧衣服还能继续穿,而且我在家不怎么出门,不用穿新衣服,倒是您,每天要出去上班,所以我今天给您挑了两身衣裳,您看看喜不喜欢?”叶巧没什么经验,挑衣服的风格全是按照村里年纪跟秦兰差不多的长辈审美来的,不是深蓝就是深灰,一板一眼的款式。
徐渺只想笑,原书里没有原主走丢的剧情,却有这段送衣服的剧情。
秦兰掏钱给两人买衣服,原主老老实实挑了自己喜欢的,叶巧却什么都没给自tຊ己挑,而是反过来给秦兰买了两件。
衬得原主多少有点不知感恩。
秦兰当时很感动,不过没收下衣服,而是让叶巧去把衣服换成花色年轻点的,自己留着穿。
眼下,秦兰也正跟原剧情一样,欣慰地道:“你的心意阿姨领了,谢谢你想着阿姨,阿姨衣服挺多的,这两件你还是拿回去换两身自己喜欢的吧。”
友谊商店一直有退换服务,只要保证商品完好无缺,可以进行二次销售就行。
叶巧推脱了几下,答应了。
第二天。
叶巧赶在张婶起床前起来,照例给一家人做早餐。
张婶起来的时候,叶巧早饭都做好了。
张婶没有用武之地,只好去找些别的活儿干。
今天的早餐是烙馅饼,陆振国爱吃饼,吃饭的时候特意夸了一句说饼不错。
叶巧笑着说:“陆叔叔要是喜欢,明天再给您烙。”
陆振国惊讶:“小叶,这饼是你烙的?”叶巧点点头。
秦兰跟着夸道:“想不到你做饭的手艺挺不错。”
叶巧不好意思地说:“以前在村里经常帮着伯母她们做饭,可能熟能生巧了吧。”
吃完早饭,陆振国和秦兰就出门上班了。
陆耀照例要上楼睡个回笼觉。
陆家人走后,叶巧没有跟张婶抢洗碗的活儿,而是转身上楼去拿昨天买的衣服,打算一会儿就去商店把衣服换了。
拿着衣服下楼,想到昨天拉肚子的经历,怕出门又要找厕所,便把衣服随手放到沙发上,去厕所蹲坑。
等她从厕所出来,发现沙发上的衣服不见了。
“奇怪,我衣服呢?”叶巧在家里转了一圈,忽然听到院子外有搓洗的声音,她急忙跑出去看,便见院子外张婶正坐在小板凳上,面前摆着个洗衣盆,吭哧吭哧地洗衣服。
叶巧定睛一看,张婶手上那涂了洗衣粉的衣服,不正是自己要换的吗?“张婶!”叶巧抢下张婶手里的衣服,语气急切:“你怎么把我衣服给洗了呀?”张婶不明所以地望着她。
叶巧委屈地指了指手里这件衣服:“这是我一会儿要去友谊商店退换的衣服,你洗了我还怎么换呀?”张婶了然,嘟囔道:“叶丫头,你要是新衣服,干嘛放脏衣盆里?而且我哪里知道这是你衣服,还是要拿回去换的新衣服……”叶巧无奈:“我明明放沙发上的,没放脏衣盆……那我还有一件呢?”张婶又从泡着水的盆里拎出来一件:“你看是不是你的?”叶巧一看,正是她找的另一件,两件衣服都过水了,一般衣服下水后就没有新衣服那味了,售货员肯定看得出来。
这下她还怎么去商店换呐?叶巧简直想骂人,但又不能冲着张婶发脾气,一口气憋在心口不上不下。
张婶还不以为然:“这衣服不好好的嘛,叶丫头,要我说你别换了,我给你洗了,晾干后你正好可以穿呀!”“你看这布料多好呀,款式也稳重,穿个五年十年的都不会过时!”叶巧:……想到昨晚看徐渺买的新衣服,又是粉红衬衫又是布拉吉的,而自己往后都得穿着这两身老气横秋的衣服,叶巧心一横,还是把衣服从盆里捞起来,拧干,打算明天再拿去商店试试。
万一跟售货员说点好话,装装可怜,对方同意给她换呢?陆家二楼。
徐渺趴在窗户边,听着楼下叶巧和张婶的对话,悄悄勾起唇角。
衣服是她趁叶巧去厕所的时候丢进脏衣盆里的。
她知道张婶的习惯,每天洗完碗就会开始昨天一家的洗衣服。
原本穿书后,她没打算搭理叶巧,可昨天的事让她意识到,有些人你不去招惹她,不代表她不会对你下手。
流氓的事就是个教训。
明显昨天就是叶巧故意把她一个人丢在胡同口,盼着她出点什么事。
回家后还想倒打她一耙。
徐渺不惹事,但也不是圣母,别人都往脸上招呼了,她还要笑着原谅。
衣服的事儿,就当是讨点小利息。
北方天干物燥,衣服干得快,早上洗的衣服,到下午两三点就晾干了。
太阳当空,陆家院子外有一棵大树,树荫正好遮住院子一角。
张婶端了个小板凳,坐在树荫下摘菜,菜盆就在她脚边,里头装着晚上准备做的豆角。
徐渺和叶巧也在院里,帮忙收上午洗的衣服。
三个人安静地忙活着,院子外有人敲门。
张婶起身去开门,是后勤部的小赵过来送菜:“张婶,这是分给陆首长的海鲜,刚从山省那边运过来的,新鲜着呢!晚上要是不吃,就用水养着,等明天吃,不过最多也就保管两天,时间长就不新鲜了。”
小赵把手里的网兜转交给张婶。
是一兜子蛤蜊、海白虾还有螃蟹,虾脚还一动一动的,螃蟹也是张牙舞爪,一看就新鲜得很。
张婶接过来,笑着跟小赵点头:“好嘞,我这就去找盆养上,辛苦跑一趟啊小赵。”
小赵腼腆地摆摆手,“走了啊张婶。”
送走小赵,张婶就赶紧拎着一兜子海鲜进厨房,找了个盆放水,把网兜扔进水里。
弄完后,张婶接着去树下摘菜,见到徐渺和叶巧,笑着说道:“刚后勤送了一兜子海鲜过来,正好后天家里要来客人,我还愁准备什么菜呢,这不正好。”
“咱们平时吃的菜都是特供的,隔三岔五也会送点新鲜物资过来,这就是当军区家属的好处,时间长你们就习惯了。”
叶巧好奇地问:“张婶,后天谁要来呀?”张婶:“你们秦阿姨最好的姐妹,手帕交,这不听说她多了两个干女儿,也要过来看看嘛。”
哦,叶巧点点头。
衣服干了,叶巧没忘要去商店的事,跟张婶和徐渺说了声,就抱着衣服出门了。
叶巧走了,徐渺没闲着,搬了个小板凳挨着张婶坐下,一起摘菜。
摘了会儿,张婶不知道想到什么,自顾叹了口气:“小温,你说这海鲜怎么做才好吃呀?以前我都是清蒸,但是吧,清蒸的容易腥,你陆叔和秦阿姨本来就不爱吃海鲜。”
徐渺以为什么事儿呢,原来是为这心烦,“张婶,你等会儿,我上楼找个东西。”
徐渺上楼找来纸笔,坐到张婶旁边,膝盖并拢,把本子放在上面,低头唰唰写着什么。
张婶惊叹:“哟小温,你这字写挺好啊!”“一般一般。”
徐渺随口谦虚着应付,继续唰唰写,没一会儿就写完了两张纸。
徐渺把纸撕下来递给张婶:“给,您看看,这两道海鲜菜谱怎么样?”张婶是识字的,接过来一看,照着念道:“捞汁海鲜、酸辣柠檬虾……”接着往下看完后,张婶目光已经从疑惑转变成惊叹。
“哎呀,这个菜谱绝!没想到海鲜还能做成凉拌的,这样做出来肯定有味又不腥,小温啊,你是怎么知道的,好厉害呀!”徐渺谦虚地笑笑:“我姥爷家祖上是宫廷御厨,家里传下来一些御用菜谱,小时候我妈教我认字儿就喜欢用菜谱,我差不多都倒背如流了。”
徐渺完全瞎编的,没想到张婶特认真地感叹:“真没想到以前皇帝还挺会吃的,海鲜也吃凉拌的。”
徐渺憋住笑,继续忽悠:“张婶,我厨艺没叶巧姐好,不能帮你做饭,但是菜谱我见得多,以后你要是不知道做什么菜,我就再给你默写几个。”
说到叶巧做饭这事儿,张婶原本兴奋的表情僵了几秒,没忍住跟徐渺抱怨:“你说这小叶也是,天天就往厨房里钻,勤快是勤快,可搞得我这一天没事干,怪心慌的。”
张婶在陆家,一个月拿二十五块薪水,包吃包住。
原先干得顺风顺水的,可叶巧一来,天天跟她抢活干,她就怕哪天陆家觉得家里多她一个保姆多余了,给她开了,那她上哪儿找工作去?徐渺看出张婶的想法,仿佛找到知己一般,激动地握住她的手:“张婶,不瞒你说,我也心慌啊!看着叶巧姐那么能干,我也想跟着帮家里干点什么,总不能天天在家里吃白饭吧。”
吃白饭,对,就是这种感觉,张婶感同身受地拍了拍徐渺肩膀:“我懂你的心情,人在屋檐下嘛,可这家里的活儿你也看到了,就是做饭、打扫卫生、洗洗衣服,一个人干刚刚好,再多个人那就是什么来着,人才浪费呀。”
徐渺狠狠点头:“可不嘛!我都打算好了,等过几天我去外面转转,看能不能找个工作什么的。”
“哎哟,工作可不好找”,张婶盯着徐渺那张好看的小脸,忽然想到,“我前几天听说文工团在招考,要不你让你秦阿姨帮你打听一下,看能不能考进文工团去?”徐渺一下就想起火车上那个骗子大妈说的话,文工团包吃包住,每个月还能领薪水,在恢复高考前,如果能苟到文工团上班,好像的确是个不错的选择。
徐渺是个执行tຊ力很强的人,表示道:“文工团招考的话,肯定会贴告示,那我明天去看看。”
“行啊,你去看看吧,哎哟,我得去准备晚饭了。”
张婶起身拍拍屁股,端着小板凳回厨房。
徐渺跟着她一起进厨房。
到厨房后,徐渺看到盆里的虾和螃蟹已经不怎么动了,这年代没有打氧机,就这么放着第二天准死,到时候都臭了,想了想,徐渺还是决定提醒张婶:“婶子,捞汁海鲜最好做完放一天,这样更入味,反正我们这会儿有空,不如一起把这些海鲜给处理了吧?”张婶看了眼水盆,又看了看客厅,家里安安静静的,就只有两人,心里没有像面对叶巧时候那样的危机感,爽快道:“行啊,那我得赶紧把调料给备好。”
两个人在厨房忙活。
张婶准备柠檬虾和捞汁海鲜的调料,徐渺就帮忙处理虾线,把花蛤清理一遍,再顺便把螃蟹给煮上。
很快就做把柠檬虾和捞汁海鲜给腌好了。
张婶用大搪瓷缸装好,盖上盖子,放到冰箱里冷藏。
两人刚忙活完没多久,叶巧回来了。
徐渺一看她垂头丧气的样子,就知道她那衣服没换成。
哪知道叶巧没放弃,说第二天还要去,要找商店的经理求求情。
徐渺懒得发表意见,爱折腾就折腾去,她可不陪叶巧跑腿。
第二天一早,吃完早饭,叶巧果然出门了。
今天徐渺也有事,约了傅闻璟和孙长征吃饭,顺带还想着吃完饭去文工团打听一下招考的事。
陆振国和秦兰不在家,陆耀出去和朋友打球了,徐渺也不用跟谁打招呼,只和张婶说了一声,就准备出门。
“小温,等等。”
张婶神神秘秘地叫住她。
“怎么了张婶?”张婶带着她进厨房,左右看了眼,确认家里没人了,才打开冰箱,从里头一堆菜后面端出个铝制饭盒:“这个给你,你偷摸吃啊,别让小叶看见。”
徐渺打开,里头居然是昨天两人做的柠檬虾和捞汁海鲜。
张婶怕她不要,又道:“昨天你扒了那么多虾,手指头都割破了,婶子心疼,今儿你不正好要出门嘛,在外面吃了再回来。”
徐渺莫名有点感动,昨天她扒虾确实挺累的,弄螃蟹的时候手还被夹了,当时没吱声,没想到张婶都看在眼里,但是,“张婶,你给我盛了一份,明天客人来了不够怎么办呀?”张婶笑道:“放心啊,够够的,那么大两缸子呢,而且我还要炒两个别的菜。”
徐渺收下了,甜甜地冲张婶一笑:“谢谢婶子。”
张婶只觉得心窝子都被甜到了:“哎哟,好了好了不耽误你办正事了,赶紧出门嗷。”
徐渺在厨房找了个网兜,把上次国营饭店借的保温桶和铝饭盒都放兜子里,提着出门。
飞行大队。
傅闻璟和孙长征没忘记今天跟徐渺有约,上午结束训练,队里没什么事,两人也准备出发。

小说《傅闻璟徐渺徐渺》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7月2日 am10:43
下一篇 2024年7月2日 am10: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