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沙雕,她摆烂,合伙发疯红透天屈芳晴丁奕辰全集免费小说_热门免费小说他沙雕,她摆烂,合伙发疯红透天屈芳晴丁奕辰

主角是屈芳晴丁奕辰的精选现代言情《他沙雕,她摆烂,合伙发疯红透天》,小说作者是“黄桃儿”,书中精彩内容是:【社牛幽默霸总x沙雕丧系顶流】【娱乐圈+沙雕+恋综+真假千金】捧着奖杯,屈芳晴穿成一本娱乐圈万人迷文的小透明。开局影帝甩出3000万退婚,屈芳晴开直播认证撒币行为蹿红。为了30岁退休,屈芳晴决定参加恋综赚够老本吃利息。恋综自我介绍时,她说:“我是屈芳晴,不可爱,不性感,长嘴了而已。要说魅力,技多压身。我是传统摆烂技艺非遗传承人,奥林匹克睡觉记录保持者,国家一级抬杠运动员,发疯及死亡文学教科书,贫困锦标赛金奖,废物榜第一名,亚洲茶艺代言人,全球首例浪漫过敏者,国际酸柠檬吉祥物……我无意逗你笑,信仰回笼觉。你们谈恋爱,我只想赚钱,外加搞笑。”屈芳晴低调行动,众人开始迷恋,真人秀逐渐抓马。恋综告白夜,众人追逐,屈芳晴淡然一笑。“和我在一起会迷死你的,准备好了吗?”屈芳晴的顶流路红的发紫,接综艺,接代言,拍戏,她抽空平等地怼所有人。“我沙雕?我疯狂?我样样技术强,不用去蓝翔。”“吾日三省吾身,吾没素质。”“我嘴臭,但我享受。你嘴香,但你憋屈。”“我身柔弱不能自理,我心疯狂不讲道理。” “沙雕是艺术,我疯起来猪都上高速。” 众人:“千山鸟飞绝,屈芳晴神学!” (沙雕为主,全员有缺点)…

点击阅读全文

他沙雕,她摆烂,合伙发疯红透天

屈芳晴丁奕辰是现代言情《他沙雕,她摆烂,合伙发疯红透天》中出场的关键人物,“黄桃儿”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好好反省!”两家的“奶奶”正色训斥道。再不出口制止,看样子两个孩子还能闲扯好几个来回的。年纪略大的几位老人,慢悠悠走向电梯间。很快,客厅里不那么拥挤了,肉眼可见敞亮多了…

他沙雕,她摆烂,合伙发疯红透天 在线试读

“你奶奶?”

直播事故的当事男女各自讨了一下打,吃痛地揉着头。

动作有些神同步。

屈芳晴忍受不了冷场,随便开口道:

“我就知道我不配,现在都什么时代了,还让我们跪着受罚,家人们活不起了。你们真要是觉得我不一样,那我可一整个无语了就是说。一整个蚌埠住了属于是。你看,我要是信了我还是你们的小宝贝,可就苦死个人了,我还是你的尔康吗,紫薇格格,呜呜呜——”

“我们不好好坐着呢么……”丁奕辰咧着嘴一脸懵逼地问道。

“哦莫,猪上不了树,丁奕辰属于是一整个他蚌埠住!”

“别胡说了!”丁奕辰白了一眼,他脑子嗡嗡的,不确定刚才听见了什么。

“别胡,说什么了?说爱不在了?”

“……”客厅里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在屈芳晴身上,她浑然不觉,也不care。

“好好反省!”两家的“奶奶”正色训斥道。

再不出口制止,看样子两个孩子还能闲扯好几个来回的。

年纪略大的几位老人,慢悠悠走向电梯间。

很快,客厅里不那么拥挤了,肉眼可见敞亮多了。

丁奕辰肩膀一耸一落,整个人松弛了下来,又瞥了眼旁边的屈芳晴,咧开了不可思议的嘴唇。

“你在干吗?”

“盘腿,you know?”

屈芳晴一手利落地撩起裤脚,大咧咧地将腿搬上来,双腿丝滑地双盘起,另外一只手冲着微微发红的小腿肚子啪啪就是两个大逼斗,斯哈一声说道,“让你痒,是不是你又羊了?”

丁奕辰闭嘴,这个女人好可怕,一点都没有杜美娜温柔可人。对自己都这么狠,对他肯定不在话下了。

屈芳晴狠狠地抓了几下,露出了超白皙的小腿,而腿肚子上除了淡红的几处晕开的痕迹,一个圆圆的黑色胎记引起了丁奕辰的注意,他以为是个污渍,便不知不觉地抬起手,指尖刮了刮那处。

“哦,不是土啊。”丁奕辰有些冒昧的羞涩感。

屈芳晴丹凤眼轻轻向上一挑,目光不善地说,“小哥哥现下几岁,吃什么药?!”

丁奕辰没懂这是哪种阴阳话,下意识问道,“什么?”

原来是脑子慢半拍啊,屈芳晴会意一笑。

“你最近一定没吃溜溜梅!谁给你的胆子,赶觊觎本女神的真皮组织?”

“那是表皮组织吧,我以为是脏了,这有一个小黑点。”

“这不是黑点,我这块皮肤就是困了,正在白天想念夜的黑你懂不。你脑子不好,眼睛还瘸了,可怎么办啊。”

“你什么意思,我是好心!我好歹影帝,碰一下都不配吗?”

丁奕辰一头雾水,这女人真的是他的粉丝吗?

粉他粉的很不明显。

说是黑粉,还差不多。

屈芳晴的态度、音调和口气明明是在吐槽他。

“哦,你摸我我还得感恩戴德,就因为你是爱豆吗,多新鲜呢。”屈芳晴逗他道,“虽然你手我腿都是肉,你我都是人,但肉和肉是不一样的一整个,人和人也不同的属于是。好吗?好的。”

什么意思啊,丁奕辰眉头自然堆得老高,他托起下巴,更迷糊了……

这时,观看二人互动多时的屈方宇看不下去了,作为屈芳晴最帅的弟弟,被忽视的这么彻底,简直过分,他决定站队丁奕辰。

于是,屈方宇见缝插针,瓮声瓮气地窃笑道,“嘿嘿,辰哥,你怎么还没听得懂呢,我姐说你沙比,脑子缺根弦,不配帮她挠痒痒。”

“啊——!好像是这个意思!”丁奕辰醍醐灌顶般通透多了,他还得捋一捋,知道么,以前没人敢跟他这么说话,估计以后也没人敢。

“我是屈方宇,辰哥以后多罩着点我。”

丁奕辰抬眼便见到一个眉眼间与他有几分相似的男生,看样子最多20岁。

“你脸这么大,平底锅怎么罩得住?”屈芳晴的火力转移到屈方宇身上,接着损道:

“你谁啊,从哪个洞穴来的,刚变成人不太习惯吧?但你也别太习惯了,因为到了七月七,我就又快吃你的席了。”

屈芳晴丹凤眼含笑,凌厉地划过屈方宇,少年下意识颤抖了一下。

“姐,你这嘴皮子又进化不少……”有点阴恻恻之感。

“你这个一身精致土的2XBY,是否感受到我对你的爱恨交织?”

“辰哥,她是说你2b。”

“不对吧,她好像说的是你,sb。”

“哎呀,别争了,我平等地说你们两个2s,合并同类项b。”

像一道数学题,伤害性不高,侮辱性极强。

这么说着,话题就岔过去了,逐渐到谁是2b,谁是sb的问题上。

屈方宇选边战丁奕辰,三人你来我往、唇枪舌剑。

这是什么神仙打架哦,两个男士还说不过一个女士,屈方宇换了个招式:

“hey呦,屈芳晴,看到你直播了切克闹……你生猛啊swag。影帝你也是,你招惹她干什么,我姐看起来很甜,脑袋全是盐,因为水被cpu烧干!”

屈方宇摇滚手势撞了下丁奕辰的肩膀,丁奕辰赶紧起身,离这姐弟俩远了一点。

屈方宇毫不介意,笑嘻嘻地献宝一样,凑到屈芳晴面前,“姐,我这段rap如何,能不能去有嘻哈试试,我想出名圈钱。”

“闭嘴吧,抽烟喝酒烫头,样样都沾,你还不好笑!”

屈芳晴丹凤眼轻轻一撩,格外娇俏。

屈方宇贱呲呲露出大白牙,“姐,你最近整挺叛逆,走反骨路线了?你火了,不过你弟我撞大运,是有钱人了,我跟你说,我最近和人对赌……”

“不听不听,屈方宇念经,还不是圣经。”

屈方宇还没想好怎么回怼,就听丁奕辰补刀:“年轻人,啃老不好。”

丁奕辰已有些猜测,瞧了眼人畜无害、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的屈芳晴,话到嘴边生生咽了下去。

“能不能别这么幼稚!”屈芳晴给了弟弟一脚。

“都别闹了!”

“妈!”姐弟俩公平挨揍,谁也没落下。

大部队里的几个重磅人物不知什么时候又都回到了客厅。

“方宇啊,去!去你爷爷像前,祭奠一下吧。”丁奕辰的奶奶静静地走了过来。

“啊?不会吧?找到了?!”丁奕辰惊讶道。

……

屈芳晴也很惊讶。

爷爷?

爷爷死了?不可能啊!

她听见了耶!没人解释一下吗?

屈芳晴讶异了一下,刚要开口,大部队就又都走了……

这回客厅里,只剩下丁奕辰和屈芳晴两个人。

二人并排坐在椅子上,灰头土脸,衣衫不整,脸上、身上多处擦伤。

顺着视线,丁奕辰衬衫裂开的地方,露出了牙齿般整齐的腹肌条,人鱼线若隐若现。

屈芳晴根本回忆不起来怎么撕碎的丁奕辰的衣服,目光不自觉带动小脑袋动了动,刚刚直起来的背又弯了下去。

“挺行啊……”

丁奕辰察觉到目光,拢了拢衬衫。

“8块腹肌!”屈芳晴摆正姿势,嘴角一咧,露出反派的微笑,“看不出来,你瘦猴一样,还有肌肉。”

这话不是撩人的,但丁奕辰莫名有些羞赧,“谁让你看了!”

屈芳晴噗嗤一笑,“还以为你会抗议瘦猴这个称呼。”

大意了,失算,屈芳晴的话坑太多,防不胜防啊。

“再说,我让你好看!”

“我当然好看,我这种就是你不能高攀的,最好看的。”

丁奕辰的怒火还没消,“能不能闭嘴。”

屈芳晴只要不说话,连自己心脏咚咚的跳动声都听的一清二楚。

“丁奕辰?”屈芳晴小声问道,“你说,他们在做什么呢?”

屈芳晴锤了锤胸口,心口处闷闷的,好像有口痰没吐出来。

丁奕辰投来讶异的目光,屈芳晴察觉到,灵机一动,煞有介事道,“别担心,我的内丹锤出来,也不给你。像我这种最好看的千年妖精,内丹都是亮晶晶的像钻石。”

丁奕辰决定不和她说话,他纳闷的是为什么这些人说大事不叫他呢。

他难道不重要吗?!

“丁奕辰?”

“没听见!”

“问你个问题。”

“不会!”

“3000乘以27等于多少?”

“81000,特么的!”竟然答了,天生丽质难自弃。

“哦,你欠我8亿。”

“你?!你就跪一次,而且咱们扯平了。”

最后虚晃一枪很伤人自尊的!

丁奕辰都没有让屈芳晴赔偿他精神损失费呢。

“你把属于我的800亿给我!”

“没有800亿,只有8亿。”丁奕辰不懂,干嘛回答这个欠揍的问题。

“哦,我就说你欠我8亿。”

“没有的事。”

“单位呢?”

“百度上有!我影帝这么有名,你不知道我经纪公司?!”

“8亿的单位。”

“人民币。”

“吓死,还以为津巴布韦币……”

“对啊!”丁奕辰猛拍大腿。

“你欠我的800万种货币给我!”

“你莫名其妙啊。”

“小说的800万种写法,纽约的800万种死法,屈芳晴的800万人民币,还给我!”

“我不欠你的,恩?你跪一次,我跪一次,咱们两个负负得正了。失忆了?”

丁奕辰气的差点结巴。

“既然这样,伯父,请把女儿嫁给我吧?”

“没有女儿,没有伯父!”

“请把别墅也给我。”

“跑题了,3000万。”

屈芳晴像是终于得到了满足,一双眼睛亮晶晶一笑,看的丁奕辰毛骨悚然,“丁奕辰。”

“死了,被你气的。”

“你能说漫才,咱们组合啊,叫「负负得正」。”

“谁和你组合啊,你气死人不偿命!”

“好,就叫「要你小命」!”

“我不同意组合……”丁奕辰气的闭嘴了。

“Sorry,Lilei,I am not Han meimei”

“你……”

丁奕辰想掐死自己了。

谁来救救孩子。

这时,一个温柔的声音冷静地说道,“别听她胡言乱语。听她的话,猪都能上树。”

屈芳晴的母亲从二楼款款而下,换了件红色旗袍,整个人都焕然一新。

平静的湖泊表面涟漪微动,像蛰伏着深海巨兽。

屈芳晴不想触及水下世界,那里明明藏着秘密。

“哎呀,丁萍女士,不带这样的胳膊肘朝外!”

丁奕辰惊诧道,“你妈妈叫什么?”

“丁萍!”

“私……不,我出走的小姑……也叫丁萍。会这么巧吗?”

“是啊,会这么巧吗?天涯何处无芳草呢,干嘛都叫丁萍,如萍,依萍,梦萍,心萍不也行嘛。你小姑离家出走是因为你爷爷不给她八百万吗?”

“嗨,不是。”

“这叫,call back。”

“你可闭嘴吧,屈芳晴。阿姨,你……真的是我小姑吗?”

丁萍欲言又止。

“你姑你都不认识?!是因为你那时候有些独,以至于孤独了,所以没见过你姑?”屈芳晴丹凤眼弯弯,对自己说的笑话正开心时,听见丁萍的声音颤巍巍的,“大晴,妈妈有话对你说。”

丁萍颤抖着双唇,双泪滑下。

“妈妈有话女士,母上大人,请讲!”

丁萍抬手迅速擦干泪水,便又凝着浓浓的疑惑神态,薄唇颤巍巍地似要开口……

小说《他沙雕,她摆烂,合伙发疯红透天》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2月13日 pm10:11
下一篇 2024年2月13日 pm1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