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完本小说白月光回来后,我揣崽跑路了(安昕容绍聿)_白月光回来后,我揣崽跑路了安昕容绍聿全文免费小说

高口碑小说《白月光回来后,我揣崽跑路了》是作者“安昕”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安昕容绍聿身边发生的故事迎来尾声,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小编今天给大家带来小说《白月光回来后,我揣崽跑路了》,小说《白月光回来后,我揣崽跑路了》讲述了主角安昕容绍聿两人之间的恋爱感情史,内容精彩情节多变,作者容绍聿文笔精深。值得阅读,简介:…《白月光回……

点击阅读全文

白月光回来后,我揣崽跑路了

小说《白月光回来后,我揣崽跑路了》,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安昕容绍聿,文章原创作者为“安昕”,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主任那边刚刚来问,说下个月有个外派出国学习的机会,你要去吗安昕的心微微一松:“你打电话来就是说这个事啊?我还以为又有什么紧急情况了。”“嘿嘿,哪儿能天天有紧急情况呀,你放心,一般情况我都能应付的。”“嗯,好。”“那外派你去不去?这次可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我连申请材料都给你打印好了,你要去的话我现…

白月光回来后,我揣崽跑路了 热门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主人公是安昕容绍聿的书名叫《白月光回来后,我揣崽跑路了》,小说《白月光回来后,我揣崽跑路了》作者为容绍聿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
主要讲的是:…《白月光回来后,我揣崽跑路了》免费试读容绍聿停下脚步,“又是医院的事吗?”安昕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的确是医院的座机号码:“嗯,可能孕妇出现紧急情况了,不然不会在休假日给我打电话。”
容绍聿道:“我送你。”
“不了,我可以自已……绍聿!”不远处的安昙扬声叫了他一声:“大蒋来电话催我们呢。”
容绍聿微微蹙眉,有些为难。
安昕的手机一直在响,她拿着手机走向远处:“我先接电话。”
“喂?安医生,我是林乔。
主任那边刚刚来问,说下个月有个外派出国学习的机会,你要去吗安昕的心微微一松:“你打电话来就是说这个事啊?我还以为又有什么紧急情况了。”
“嘿嘿,哪儿能天天有紧急情况呀,你放心,一般情况我都能应付的。”
“嗯,好。”
“那外派你去不去?这次可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我连申请材料都给你打印好了,你要去的话我现在就给你填好交上去。”
“不了,”安昕柔声道,手轻柔地覆盖在自已的小腹上:“我也不想让孩子在外国出生,还是上国内户口的好。”
“也?安医生,你家里人最近也有生孩子的吗?……哦,我丈夫的一个朋友。”
“好吧,”林乔语气中很惋惜:“唉,为了孩子,为了家庭,牺牲工作机会的总是女人,太不公平了。
你才这么年轻就是医院里妇产科的权威了,如果出国几年回来,肯定能更上一层楼……”林乔说是她的助手,其实也就比她小两岁,还是研究生在读。
或许是因为在妇产科的缘故,看惯了人情冷暖,林乔最近总是很感慨,怀孕生子对女人的一生影响太大了,一度有点不婚主义的倾向。
安抚了林乔几句,她收了线,环顾四周,已经没有了容绍聿和安昙的身影。
想必他们已经进去了吧。
安昕走进清吧里,立刻就被里面喧嚣热闹的音浪吞没了。
清吧的大厅里聚集了至少有将近一百人,都跟容绍聿差不多年纪,不过她还是第一眼就从人群里看到容绍聿的身影——他很高,而且气质儒雅出尘,长相也十分出挑,不过跟他身上的气质相反,他的长相更加桀骜,棱角分明,如果不了解他的话,会觉得他天生带着一股狠厉和霸道。
“……容绍聿真的跟安昙结婚了啊?废话,那还能有假?财经频道的专访你没看吗?他自已亲口说的,他老婆就叫安昙。”
“不会吧,他们那么多年朋友,要好的话早就好了,还用等到现在?这我哪知道,可能是突然看对眼了呗?不过以前上学的时候,安昙确实一直喜欢大蒋那种文质彬彬的温柔暖男,不太喜欢狂拽霸道的这一款。”
“那是安昙现在口味变了?容哥读书的时候那可是五中一霸,谁能有他拽?也不一定是安昙口味变了,有可能是容哥气质变了。
你看他现在,西装革履往那一站,金丝眼镜一戴,多温柔多彬彬有礼!谁能想到啊,中学时候那个嚣张凶狠的容绍聿会是现在这幅样子?”哐啷啷……安昕握在掌心的手机掉在了地上,吓了旁边正在八卦的两人一跳。
其中一个穿蓝色西装的帮她捡了起来,递给她:“同学,你没事吧?”安昕接过来,感激地笑了笑:“没事。”
“你是哪个班的啊?我怎么好像没见过你。”
“我不是你们的同学,我是……不是?那不好意思哦小姐,我们今天在这里同学聚会,清吧已经被我们包下来了,不对外营业了,你要玩的话只能去其他地方了。”
“我不是来玩的,我来找人。”
“找谁啊?容绍聿。”
男人一惊:“你找容绍聿……你是他的?我是他太太。”
面前的两个男人都惊呆了,上下打量着她:“你……我叫安昕,昕木的昕。”
这下,两个人都愣住了。
安昕笑了笑,问道:“你们今天的同学聚会,是不能带家属吗?啊,那倒不是。”
“那我先进去了。”
她拎着包走进了清吧,不过今天人的确很多,容绍聿作为绝对的焦点,一直被人群团团围在中间,跟各路人马寒暄。
安昕也不想凑这个热闹,索性找了个卡座,坐了下来。
清吧里异常的喧嚣,容绍聿应该是觉得有些热,把西装外套脱了下来,搭在手臂上。
不过一双手很快就接了过去,“我帮你拿着。”
容绍聿避了一下,躲开她的手:“没事,我自已拿着就可以。”
安昙轻笑,温柔道:“你看看这些人,今天不把你喝趴下是不会善罢甘休的,给我吧,你专心应付他们。”
容绍聿犹豫了一下,但是没有再拒绝。
安昙从他的手臂上把西装外套取了下来,也没有放在旁边的意思,一直拿在自已手里。
忽然,她轻轻扯了扯容绍聿的袖子,示意他低头。
容绍聿乖顺地微微俯下身,迁就着她的身高,把耳朵凑到她的唇边。
安昙小声在他耳边说了什么,容绍聿眼中的光华一闪而过,对她微笑着轻轻点了一下头“诶,你们说什么悄悄话呢?”安昙是个开朗的个性,直接扬声道:“我可跟你们说好啊,绍聿可是我罩着的,你们都给我悠着点,不许灌太多。”
“哟,昙姐这是心疼了啊?”安昙脸色微红:“去去去,心疼你个大头鬼。”
容绍聿也微微蹙眉:“别乱说话,安昙都结婚了,没看见她大着肚子呢?”这群同学似乎都很怕他,他一发话,就没有人再敢胡天胡地的开玩笑了,纷纷收敛了起来。
站在容绍聿旁边的一个男人还帮腔了一句:“你们差不多得了啊,别喝了点酒就口不择言,容哥和昙姐的友谊可是坚不可摧的。”
“就是就是,他们俩就算是一起去酒店开房,那也肯定是开黑双排打游戏,这些人真的是,净胡扯。”
说话的当口,安昙不动声色地往容绍聿手里塞了一个分酒器,里面装的满满的透明色液体,乍看之下跟白酒没什么区别。

小说《白月光回来后,我揣崽跑路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2月9日 am10:33
下一篇 2024年2月9日 am10:34